第1710章 都上当了(骗几张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710章 都上当了(骗几张月票)

南京,芳华园。

  为了自己的老命着想,多田骏最终接受了山下奉文的建议,不仅从之前租住的夫子庙附近的公寓楼搬到了芳华园,而且还对芳华园的安保进行了强化,重点就是拆除芳华园四周一百米内的所有建筑,确保围墙四周的岗哨拥有比较良好的视野。

  多田骏有晚睡的习惯,忙碌到凌晨一点多,正要去睡觉时,忽见副官铁青着脸,匆匆走了进来,然后顿首报告说:“大将阁下,出事了!”

  多田骏顿时心头一凛,沉声道:“出什么事了?”

  副官沉声说道:“刚刚接到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急电,说是一支不明武装在半个多小时之前袭击了大同机场,不仅全歼了一个中队的机场守备队,而且还抢走了两架轰炸机!华北方面军据此做出判断,这支不明武装极可能就是狼牙大队!”

  “纳尼?”多田骏从大板桌后面会计霍然起身,满脸震惊。

  老实说,多田骏虽然听取了山下奉文提的建议,搬进芳华园不说,而且还强化了芳华园的安保力度,但是内心里,多田骏对此并不以为然,他并不觉得徐锐真会不远万里从包头跑到南京来找他报仇,这完全不符合一个指挥员的作风嘛。

  但是现在,多田骏却觉得,这种可能正在无限增大!

  因为徐锐指挥狼牙大队袭击大同机场,真正目标很可能并不是停泊在大同机场的那几架九六式轰炸机,而是他多田骏!这是因为,只有夺取停在大同机场的九六式轰炸机,徐锐才可能率领他的狼牙,在一天之内杀到南京!

  不仅多田骏是这么担心的,阿南惟几也是这么想的。

  当下副官又道:“华北方面军司令阿南惟几阁下还特意在电报中提醒大将阁下,徐锐极可能已经率领狼牙,搭乘被劫走的这两架九六式轰炸机,飞赴南京,所以最近几天,让大将阁下您无论如何也要提高警惕,如非必要,千万别外出。”

  稍稍停顿了下,副官又道:“阿南惟几阁下还说了,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猎杀徐锐的机会,如果能够中途击落徐锐驾驶的攻击机,那就可以永远剪除这个帝国死敌,为此,华北方面军将出动尽可能多的战斗机,在河北以及河南上空予以全力拦截!”

  “索代斯。”多田骏点头道,“你给值贺君打个电话,让他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

  值贺忠治是中国派谴军直属第三飞行集团的司令官,多田骏这是要调动整个飞行集团的战斗机以及侦察机去进行截击了,因为他很认同阿南惟几的一句话,这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猎杀徐锐的机会,真要是得手,立刻就是大功一件哪!

  要知道,徐锐这个帝国死敌,可是在天皇陛下那里都挂了号的!

  想到这,多田骏的心便立刻热切起来,仿佛徐锐驾驶的攻击机已经被日军击落,仿佛徐锐已经摔死!而他,大将多田骏,也很可能因为这一事而晋升元帅!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因此而晋升元帅,多田骏便越发的激动了起来。

  ……

  在重庆,蒋委员长官邸。

  这时候,蒋委员长也同样还没有睡觉。

  处理完了手头上的公务,蒋委员长又将侍卫长王世和叫进书房,问道:“世和,最近徐锐有什么动静没有?”

  几天前,蒋委员长乾纲独断,叫停了徐锐公开竞拍包头茶叶贸易公司股份的事,事情的确是做下了,但是蒋委员长的心却始终是悬着的,因为他实在太了解徐锐的性格了,这家伙从来就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所以他一定会反击!

  所以说,蒋委员长一直都在等徐锐的反击呢。

  然而这一等就是好几天,却迟迟没有等来徐锐的反击。

  如果换成别人,蒋委员长就敢断言对方一定是认怂了,但是徐锐,却是绝对不可能主动认输的,所以他一定是躲在暗中酝酿什么大招,而且时间拖得越久,释放出来的大招就越发的厉害,越发的让人难以招架。

  所以熬了几天之后,蒋委员长就熬不住了,把王世和叫来问问。

  王世和摇摇头答道:“徐锐?这几天好像挺安分的,没什么事……”

  话音还没落,一个卫士便拿着一纸电报匆匆走进来,王世和上前接过电报,匆匆看完之后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蒋委员长抬眼问道:“何事?”

  王世和答道:“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委座刚问起徐锐,关于徐锐的消息立刻就传来了,而且一来就是凌厉的大动作。”

  “凌厉的大动作?”蒋委员长心下猛的一跳,急道,“什么动作?”

  王世和这才意识到没把话说清楚,当下赶紧解释道:“委座放心,徐锐这次的大动作却是冲着鬼子去的,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说完,王世和又把徐锐报仇的事情说了一遍。

  “还有这事?”蒋委员长闻言后,先是松了一口气,遂即又满怀期待的道,“世和,你说日本人这次能够击落徐锐的飞机吗?”

  “这不好说。”王世和不敢把话说死,摇头道,“兴许徐锐根本就没去南京。”

  “不,不会。”蒋委员长摇了摇头,断然说道,“世和你不了解徐锐的为人,这家伙虽然狡诈成性,但是言出必践,自从无锡横空出世以来,这家伙公开放出来的大话,最后几乎每一桩都成了事实,比如斩首冈村宁次,又比如气死西尾寿造,再比如刺杀裕仁!”

  停顿了一下,蒋委员长接着说道:“所以这一次,徐锐也百分之百会去南京。”

  必须得承认,徐锐的言出必践的形象,营造得实在太成功了,不仅小鬼子深信不疑,甚至于就连蒋委员长对此也是深信不疑。

  所以,如果哪天徐锐扬言要来重庆走一趟,蒋委员长极可能连夜坐飞机出逃。

  王世和说道:“如果徐锐真的驾驶攻击机去南京,或许逃不过被击落的下场,因为他只抢到两架攻击机,而攻击机在空战中面对侦察战斗机,却可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何况,日军还可以调集南京周边几乎所有的战斗向,拥有绝对的数量优势!”

  “这便是了!”蒋委员长用力一拍手说,“这一次,徐锐怕是死定了!”

  一想到徐锐这个心腹大患很快就会被日本人除掉,蒋委员长感到松口气之余,忽然间又有些小小的忧虑,忧虑指挥能力如此出众的一员悍将,却要永远的离开抗日战争,今后,中国的抗战形势只怕会变得更加的恶劣。

  ……

  与此同时,在北平南苑军用机场。

  二十多架战斗机或者侦察战斗机已经驶上了跑道,正在排着队等待加速升空,不过,此时才只是凌晨四点多钟,冬季黑夜长,距离天亮至少还有两个多小时,而战斗机、侦察战斗机由于载油少,滞空短,所以这时候仓促升空没卵用。

  因为鬼子并没有在中国安装雷达,所以无法准确定位狼牙驾驶的那两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的确切方位,也因此,南苑机场的战斗机以及侦察战斗机如果在这个时候升空,只怕还没熬到天色放亮,就要燃油耗尽返航了。

  所以,只有等到天亮之后再升空。

  其实按照正常程序,应该是首先派几架侦察战斗机去大同飞赴南京的航线上,不间断的盘旋侦察,待发现目标,再从南苑机场等相邻的机场起飞大量的战斗机、侦察机,前往目标空域拦截,按这个程序,费效比更高。

  但是,最关键还是,现在并非正常情形!

  一个可能击毙徐锐这个帝国死敌的机会,绝对不是正常情形,这样的机会,完全值得小鬼子花最大的代价去赌!更何况既便赌输了,损失的也无非就是一些航空燃油,至少在多田骏和阿南惟几他们看来,最多也就这点损失。

  然而,真是这样吗?真的只有这点损失?

  在焦灼的等待之中,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终于,东方天色露出一丝微微的鱼肚白。

  接着,航站楼上的红色信号灯转为绿色,机场跑道两侧的红色指示灯也瞬间转绿,原本拦在跑道中央的地勤人员便立刻让到了两侧,然后冲着排在第一位的战斗机驾驶舱竖起了他的大拇指,意思说飞机状态良好,可以升空。

  鬼子飞行员轻轻一推油门杆,战斗机的引擎便立刻发出了昂昂的巨大轰鸣,原本还能够看到叶片轮廓的螺旋桨,瞬间就只剩下一圈圆形的淡淡轨迹,紧接着,整个机身便在螺旋桨的牵引下开始向前滑跑,滑跑了几十米之后,猛然腾空而起。

  紧接着,是第二架和第三架,这第三架飞机却是侦察机,侦察机升空之后,之前升空的两架战斗机便绕了个弧形飞过来,跟在侦察机的左右侧后方,形成了三机编队,然后向着西南方向呼啸而去,不片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