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你知道的真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69章 你知道的真多



木楼一层,偌大的聚义大厅里空荡荡的,只有搁在正北台阶上的虎皮大椅上,好整以遐的坐着一个身穿大红劲装的年轻女子,年轻女子以手支颐,斜依在宽大的虎虎大椅上,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慵懒的神态来。

脚步声响,一个同样身材高挑的红裳女郎从大厅一角转出来。

坐在虎皮大椅上的赛红拂掠了刚进来的红裳女郎一眼,问道:“小桃红,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么?”

“没有。”小桃花老实摇头,又问道,“姐,要不要派人去北崖上看看?”

“不用。”赛红拂嫣然一笑,摇头道,“派人去北崖上蹲守,万一吓跑了我们的贵客怎么办?”

“吓跑?”小桃红愣了一下,嗤笑道,“那他就不配当贵客。”

赛红拂摇了摇头,忽然说道:“来了,我们的贵客已经来了。”

“来了?”小桃红立刻警觉起来,一边掏枪一边紧张的问道,“在哪?”

“小桃红,别急。”赛红拂笑道,“他才刚上北崖,还没来得及下来呢。”

“刚上北崖?”小桃红将信将疑道,“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赛红拂微微一笑,说道:“直觉告诉我的。”

“直觉?”小桃红茫然。

偷偷在这里插一句:剑客首发站是在创*世中文网,希望各位读者能够去创*世中文网支持剑客,有打赏的话,也尽量去那里。

(分割线)

徐锐的感知力如潮水般退回来,然后霍然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冷铁锋立刻问道,“寨子里还有没有土匪埋伏?”

“寨子里只有两个人。”徐锐微微一笑,又道,“不过,在四周的树林里却埋伏了至少五六十人,看来赛红拂已经识破了我们的意图。”

“你说啥?”冷铁锋闻言顿时心头一凛,又道。“赛红拂识破了我们的意图?”

“这下可麻烦了。”大兵也道,“大队长,咱们弹药不足,还是赶紧撤退吧。”

“撤退?”徐锐撇了撇嘴,邪笑着说道,“为什么要撤退?来都来了,不跟主人见一面就走。怕是说不过去吧?”

冷铁锋凛然说道:“老徐,你什么意思?”

“没有别的意思。”徐锐摆摆手。又道,“这次来青风寨,原本就没有打算要跟赛红拂翻脸,只是想跟她谈合作而已,左右都是谈,那就趁现在谈。”

冷铁锋沉声说道:“可是我们不清楚这个赛红拂的底细。”

“不清楚赛红拂的底细?”徐锐微笑道,“等见了面,不就清楚了?”

冷铁锋皱了皱眉,还想劝阻时却让徐锐给打断了。徐锐蛮横的说道:“老兵,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能杀我徐锐的人还没从他娘肚里生出来呢,就这样,你们留在这里,我去会会这个赛红拂。看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说完不等冷铁锋再表态,徐锐便从藏身的大石头后面站起身来,大步往前走,冷铁锋还有大兵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徐锐下山。

徐锐从北侧山崖上显身,然后顺着平缓的山坡下了山,不片刻。徐锐便下到了青风岭顶上的平地上,然后顺着阡陌间的土路,径直来到了水塘边上,然后脚下没有片刻的停顿,又大步走向了水塘北侧那栋木楼。

堪堪走到木楼前方,一层大门自动打开。

徐锐的目光霎那间便越过几十米的虚空,与赛红拂的目光对接。

看到一个红裳美人慵懒的斜靠在大椅上。徐锐嘴角便立刻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凶名昭著的赛红拂竟还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就是相比江南、小鹿原纯子这样的美人也是毫不逊色。

徐锐打量赛红拂的同时,赛红拂和站在她身后的小桃红也在打量徐锐。

从女性的角度,徐锐无疑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高大、健壮,还有着冷浚硬朗的外形以及仿佛能够穿金裂石的犀利目光,尤其刚才他嘴角绽起的那抹邪魅的笑意,更是瞬间就击中了小桃红芳心的最柔软处,太帅了,真的是太帅了,简直就跟她心目当中的黑马王子一模一样啊。

徐锐迈开长腿,几步就走进聚义大厅,直到距离赛红拂只剩不到两步远才停下,然后就那样子站着,直直的打量着赛红拂。

赛红拂自然不会畏惧徐锐的目光,也淡淡的打量着徐锐,不过在她的内心深处,却毫没来由的掠过一丝异样,离开上海后,整整三年多时间,从来就没一个男人敢像眼前这个家伙这样,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看。

打成别的男人,赛红拂相信她早就已经发作了。

“赛红拂,赛大当家。”徐锐大大咧咧的拉开一张椅子,在赛红拂的对面坐下,然后盯着赛红拂眼睛说道,“真是个美人。”

“登徒子。”赛红拂侧首斜睨着徐锐,冷然道,“我让你坐了吗?”

徐锐嘴角再次勾起邪魅的笑意,笑道:“椅子,不就是用来坐的?”

表面上,徐锐的话没任何问题,可赛红拂还有站在她身后的小桃红却很容易听出了徐锐的言外之音:女人,可不就是用来骑的?

小桃红便有些傻眼了,不是吧,这男人嚣张得有些过头了吧?

赛红拂的美目里霎时爆起异样的神彩,眼前的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嚣张呢,赛红拂忍不住就想要给徐锐一点厉害尝尝,好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过,赛红拂却终究还是忍住了,她有的是时间,不是么?

赛红拂压住胸中怒火,没有当场发作,又说道:“徐锐,旅德归国华侨,据说曾经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里当过教官,身手了得,枪法尤其出众,刚到中国战场便力挽狂澜,率领暂编七十九师数百残部从无锡突围,并且一举端掉了日军步兵第6联队的司令部,紧接着,出奇兵于包兴镇伏击了侵华日军华中派谴军司令官伏见宫俊彦的亲王专列,一举击毙伏见宫俊彦,消息传开,举世震惊!”

“啊哦。”徐锐扬了扬浓眉,这下可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真没想到,大梅山中的一个女土匪竟然也能够知道他的底细,而且还知道的这么清楚,不过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徐锐的猜测,这个女匪显然大有来历。

当下徐锐笑着问道:“知道的还真不少嘛,你还知道些什么?”

赛红拂终于转过身,正对着徐锐,接着说道:“伏见宫俊彦毙命后,日军大本营以及日本皇室大为震怒,不仅撤换了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还责令新任司令官杉杉元剿灭刚刚编成的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与此同时,第三战区也派出特派员杨八难前往无锡接应独立营,却惨遭阁下驱逐。”

“还有呢?”徐锐微微一笑,目光却落在了赛红拂的长腿上,那真是一双令人怦然心动的长腿,薄薄的红色绸裤,紧紧的包裹着两条浑圆的大腿,勾勒出两道令人窒息的完美曲线,既便隔着几米远,徐锐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热力。

徐锐火辣辣的目光终于让赛红拂感觉到了一丝不自然,几乎是下意识的扯过散落在一边的大氅,将自己的娇躯以及两条长腿紧紧包裹起来。

徐锐失望的叹息了一声,又向赛红拂投去遗憾的一瞥,那眼神,仿佛是在说,好东西就应该拿出来让人欣赏,你这样藏起来简直就是浪费。

赛红拂轻哼一声,又道:“然后阁下率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趁雪夜逐次减兵,成功骗过了鬼子的追兵,从容渡江北上,又在南通设下埋伏,一举重创了重藤支队,就连重藤千秋都惨遭贵部俘获,却不知,重藤千秋今又安在?”

“赛大当家,你知道的可真不少。”徐锐邪笑着说道,“你该不会,连我屁股上有几痣都知道吧?”一边说,徐锐一这在脸上做出了紧张之色,还煞有介事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屁股,好像很担心会走光。

小桃红便赶紧用手后住自己小嘴,不然她真会笑出声。

赛红拂却是气得美目泛白,拜托,老娘在跟你说正事,你却跟老娘扯这个?一股邪火便从赛红拂心底腾的生起,赛红拂便从虎皮大椅上猛的站起身来,然后美目喷火居高临下看着徐锐,似乎打算翻脸了。

“呀,呀呀呀。”徐锐这次是真被吓了一跳,尼妹的,赛红拂坐着的时候,徐锐还没什么特别感觉,只觉得赛红拂的双腿特别长,可赛红拂这一起身,徐锐便立刻发现这小娘皮还真高,目测身高至少也有一米八零。

我艹,活脱脱就是水浒传中的一丈青扈三娘!

“你的屁股难道很美么,还捂起来不让人看?”赛红拂居高临下,恶狠狠的盯着徐锐的眼睛,说道,“信不信我让你屁股蛋开花!”

“不信。”徐锐邪笑道,“有种你爆我菊花。”

“爆菊?”赛红拂闻言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之后便立刻羞红了粉脸,站在赛红拂身后的小桃红用牙齿死死咬住下唇,才控制自己不笑出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