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7章 发现鬼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727章 发现鬼子

此时,已经临近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的年关。

  漠北的气温更进一步下降,已经接近到临零下三十度的严寒了,在这样的低温环境,既便是徐锐这样的超级特战兵王,身体也开始感觉到了不适,说到底,徐锐也是血肉之躯,而不是钢浇铁铸的金刚不坏之躯。

  好在,今天是个难得的艳阳天。

  已经在乌云后面躲藏将近半个月的太阳终于又露出久违的笑脸,从天上洒落下来的金灿灿的阳光,也为这片苍白的雪原带来了一丝丝的微弱温度,至少给人一点心理上的慰籍,感觉上没有之前几天的阴冷潮湿。

  “吁~~”正策马向前的徐锐忽然轻轻喝住猛男。

  因为,徐锐已经看到一点灰影正从前方过来,是大王回来了。

  此时,距离徐锐率领察哈尔独立团主力北上已经有五天多了。

  不过,徐锐仅仅只派了一个骑兵营加狼牙大队北上中蒙边境,前去接应苏军,然后带着剩下的四个骑兵营一路向东,前来截杀鬼子骑兵!

  徐锐料定鬼子驻蒙军一定会派兵拦截,所以他决定主动出击。

  与其等鬼子追上了苏军护送的设备再被动应对,那还不如主动出击,先设法将鬼子的拦截部队给灭了,这样没有机器设备的拖累,打仗的自由度还大些,否则,等到鬼子发现了苏军护送的设备,他们就只能等着被动挨打。

  但是徐锐也是防着万一,把狼牙大队派去中蒙边境接应苏军。

  经过五天的行军,察哈尔独立团主力已经来到了二连集附近。

  因为张家口的小鬼子往中蒙边境出击,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经过乌兰察布盟直接往西进行截击,这是一条近道,但是中途肯定会遭遇驻守在归绥的绥军,傅作义可不是万向云这样的垃圾,他绝不可能跟小鬼子合作,所以此路不通!

  不走乌兰察布盟,那就只能走苏尼特右旗再到二连集!

  所以,徐锐径直率察哈尔独立团主力直奔二连集而来。

  二连集就是将来的二连浩特市,不过此时只是库伦至张家口的这条骡马交通线上的一个大型集镇,聚居着几十户蒙族牧民,也有几十家蒙汉商家,靠着给过往的客商提供各种服务勉强维持生计,不过鬼子入侵之后,牧民和商家跑了大半。

  按理来说,漠北草原方圆千里,在没有航空侦察兵配合侦察,也没有沿途游击队提供情报的前提之下,要想从茫茫草原上找到从张家口出击的鬼子骑兵,简直不亚于大海捞针,但这难不住徐锐,因为徐锐还有大王!

  大王可是狼王,而且徐锐怀疑,大王可能是整个漠北的狼王!

  也就是说,整个漠北所有的狼,全都是大王的士兵以及眼线。

  所以,徐锐不愁找不到小鬼子,而事实上,大王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

  经过连续五天的侦察追踪之后,大王终于成功锁定了鬼子骑兵的行踪。

  看到徐锐勒住马,跟在身后的地瓜便也赶紧勒住胯下的战马,再抬头看时,便看到大王正踩着雪,从前方山梁上飞奔而下,将近膝盖深的积雪,竟然不能迟滞它丝毫,转眼间,大王便已经来到徐锐马前,然后绕着猛男呜呜的低咽起来。

  徐锐便从皮囊里取出一块风干的牛网,高高抛起来。

  大王那小牛犊般的身躯立刻凌空跃起,一下叨住牛肉干美美的吃起来。

  徐锐却翻身下马,先伸手轻抚了两下猛男马颈,然后踩着大王留在雪地上面的爪痕,迅速登上了前方的山梁,等到地瓜拴好战马跟上来时,徐锐已经借着积雪及白披风的掩护,悄然爬到了山梁的顶上,与周边的环境完全融为一体。

  这个时候如果不走近了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地瓜用同样的白披风裹紧了全身,确保全身上下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然后一点点的挪动了徐锐身后,又慢慢的举起望远镜。

  借着望远镜的视野,地瓜很快发现了目标。

  一支由大约三十余骑组成的骑兵,正从前方大约一公里外缓缓的行进,走在中间的那个骑兵的步枪上,还挑着一面三角小旗,小旗上方绣了一个醒目的膏药图案,毫无疑问,这是一支鬼子骑兵,正是他们要找的目标。

  “是鬼子!”地瓜便立刻兴奋起来,低声说,“大王可真行!”

  “这只是鬼子的侦察骑兵小队而已。”徐锐放下望远镜,嘿然说道,“小鬼子的大队骑兵肯定还在后头。”

  正说话间,视野中的鬼子骑兵忽然间停住了。

  地瓜见状不由得心头一凛,沉声道:“团长,小鬼子发现我们了吗?”

  “不要动。”徐锐也发现了异常,沉声说道,“鬼子暂时还只是怀疑。”

  地瓜轻哦了一声,便慢慢的俯下身,将身体蜷曲成一团。

  ……

  前方一公里开外。

  一个鬼子少佐策马上前来,询问正举着望远镜四处观察的鬼子大佐:“大佐阁下,发现什么异常了吗?”

  这个鬼子大佐就是骑兵第十三联队的联队长,小原一明。

  小原一明今年还只有三十多岁,在日本军中,除非是皇室子弟,否则要想在不到四十岁之前晋升大佐,几乎是绝无可能的!小原一明这小鬼子之所以能够以三十岁出头的年龄就早早的晋升大佐,一是因为他是骑兵,再就是他曾经在东北斩获殊荣。

  这么说吧,死在小原手里的东北抗联将士足足可以编成一个营!

  小原一明,这是一个两手都沾满了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不过,之所以会有这么多抗联将士死在他的手里,不是没原因的!小原家是旅居朝鲜的日本桥民,而且还是户猎户,小原一明很小就跟着爷爷进入深山狩猎,不仅是练就了一手过人的枪法,更练就了一身高超的追踪本领,而且,对于危险还有着与生俱来的直觉。

  正因为这,小原一明才向马场正郎主动请缨,亲自率领一个骑兵小队,负责侦察。

  就在刚才,小原一明突然间感觉到一阵恶寒,这种感觉,跟他小时候跟着爷爷进入深山狩猎时,被猛兽盯上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所以,他很怀疑,在财围的某个隐秘之处,极可能隐藏着一双眼睛,正在窥伺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不过当他举起望远镜仔细搜索,却毫无发现。

  面对鬼子少佐的询问,小原一明摇了一下头,再次举起手中的望远镜。

  围围的地形并不复杂,一条长长的马道从山谷之中穿过,山谷两侧是平缓的丘陵,丘陵的高度并不高,山上也没森林覆盖,视野之中除了皑皑白雪,再没有别的,这种地形,要想潜伏一支军队且不被发现,那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难道真的只是错觉吗?好半晌,小原一明又放下望远镜。

  之前问话的鬼子少佐再次问道:“大佐阁下,是否继续前进。”

  小原一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淡淡的说道,“继续前进吧。”

  “哈依!”鬼子少佐重重一顿首,然后勒马回头喝道,“开路!”

  一声令下,原本停在雪地上的三十多骑鬼子骑兵便再次上路,沿着山谷中的马道,一路纵队逶迤向前。

  ……

  四小时后,徐锐和地瓜便退回到了团主力的隐蔽点。

  察哈尔独立团主力的隐蔽点是一处四面环山的盆地,这处盆地从远处看,就只是一座不起眼的平缓山头,只有走近了才会发现,山头处还隐藏着一个方圆百米左右的盆地,这处盆地不仅极其隐蔽,而且还可以遮挡寒风。

  徐锐和地瓜一回来,几个营长便立刻围了上来。

  “团长,这回出去,你发现小鬼子的骑兵了没?”

  “团长,这么多天没什么发现,鬼子该不会不来了吧?”

  “团长,你说鬼子的骑兵该不会是从别的地方走了吧?”

  几个营长七嘴八舌的说将起来,他们已经等得无聊死了。

  “给我闭嘴!”徐锐没好气的道,“才这么几天,就不耐烦了?”

  马飞、巴特、程鹿鸣还有李峥嵘四个骑兵营长便立刻不吭声了。

  徐锐这才闷哼一声,又接着说道:“鬼子骑兵的行踪已经找到了,这次鬼子骑兵出动的规模可着实不小,至少一个骑兵旅团,距离我们这里大约有二十多里,不出意外的话,鬼子骑兵应该会在明天上午从这附近经过。”

  “鬼子骑兵真来了?太他妈好了。”

  “娘的,可算是让我们给逮到了!”

  “狗曰的,这回看你们往哪儿跑!”

  “他姥姥,这回老子可得多宰几个东洋小鬼子!”

  一听这话,马飞等四个骑兵营长顿时间群情激愤。

  但是徐锐紧接着又浇了他们一盆凉水,接着说道:“不是我泼你们凉水,鬼子的行军以及队列我看了,绝非我们独立团能比,至少短时间内,我们察哈尔独立团在战斗力上,还不可能追上他们,所以正面交战,我们可以说毫无胜算。”

  一听这话,几个骑兵营长便又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