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8章 骑战演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728章 骑战演示

徐锐说的都是不争的事实,在现阶段,察哈尔独立团无论兵力、装备或者说训练,都远不足以跟鬼子驻蒙军的骑兵集团相提并论,尽管驻蒙军骑兵集团也是刚刚才重建不久,但是小鬼子的骑兵基本都是训练有素的后备役。

  也就是说,鬼子骑兵在参军之前就接受过最严格的训练。

  相比之下,察哈尔独立团的士兵来源,素质就要差得多。

  察哈尔独立团的骑兵当中,也就总部特务连以及骑七师的部分老骑兵素质还可以,都是久经战阵的老骑兵,剩下的不是刚刚招募的牧民,就是收编不久的伪蒙军骑兵,这些牧民或者伪蒙军骑术还行,但是别的方面就一塌糊涂了。

  别的不说,单单只说射击,枪法就差的离谱!

  不仅是在马背上枪法不行,既便是在地面静止射击,枪法也很差。

  现在毕竟是热兵器时代了,不可能再让察哈尔独立团的官兵拿着弓箭战斗,装备骑步枪是必然的选择,但是这些蒙族牧民马上射箭还行,打枪就不行了,而且由于弹药不足,没办法敞开了训练,这就导致骑兵团的枪法更加糟糕。

  总而言之,察哈尔独立团现在的战斗力很差。

  所以跟鬼子骑兵正面交锋,可说是毫无胜算。

  当然,这得加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在现代条件下的正面交锋,察哈尔独立团面对鬼子的一个骑兵旅团,可说毫无胜算,但如果换成是冷兵器时代的对冲,察哈尔独立团未必就没有获胜的机会。

  说到底,无论是之前马飞所率领的特务连老兵,还是骑七师的老兵,或者是在伊克昭盟收编的巴特的伪蒙军骑兵,都已经跟着徐锐打了不少的胜仗,士气极高,所以面对鬼子骑兵时他们非但不会感到胆怯,反而会有心理上的优势。

  刚补充进来的一千多蒙族牧民,也是骑术极好。

  所以说,真要是进行骑兵对冲,而不采用龙骑兵的打法,察哈尔独立团未必就怕了鬼子的骑兵旅团,不过鬼子的骑兵毕竟有一个骑兵旅团,所以真要是拼起来,察哈尔独立团就算最后拼赢了,死伤肯定也极其惨重。

  说不定,直接就可以取消建制。

  所以说,单纯的骑兵对冲不行,还得加点东西。

  当下徐锐对几个骑兵营长说道:“你们几个都给我听好了。”

  几个骑兵营长便立刻打起精神,聚精会神的聆听徐锐讲解。

  ……

  回头再说鬼子骑兵。

  小原一明亲自率领一个骑兵小队充当开路尖兵,跟骑兵第一旅团主力之间的距离,一直保持在大约十公里左右。

  之前在那个山谷的莫名的感觉,一直都在困扰着小原一明。

  终于,在行进至又一个山谷时,小原一明再一次勒住战马。

  之前那个鬼子少佐便再次上前,沉声问道:“大佐阁下,怎么不走了。”

  “有敌人,周围有支那军埋伏!”相比之前的那个山谷,这次小原一明的直觉却是要清晰得多了,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甚至可以闻着他们身上的气味了!”

  小原一明并未瞎说,身为猎户,他从小就练就了敏锐远胜常人的嗅觉。

  鬼子少佐闻言便立刻警觉起来,铿然抽出军刀又高举过顶,厉声喝道:“准备战斗!”

  身后的三十多名鬼子骑兵便纷纷跟着抽出军刀,又将军刀竖举于胸前,正好一抹阳光透过云层洒落下来,照射在那一排雪亮的军刀上,霎那间反射出炫目的寒光,再下一刻,三十余骑鬼子骑兵便排列成了一个整齐的骑兵横阵。

  只不过,鬼子骑兵在雪地上等了好几分钟,四周毫无动静。

  那个鬼子少佐便有些沉不住气,上前问道:“大佐阁下,怎不见支那军。”

  小原一明便缓缓抽出军刀,往前方一指说:“就在前边,不到一公里外的树林里。”

  鬼子少佐的目光便立刻前方十一点方向的那片稀疏的树林,下一霎那,便再次扬起军刀再斜斜前指,然后引吭长嗥道:“全体都有,前进……”

  已经排成整齐横队的三十余骑鬼子骑兵,便立刻如墙而进。

  前进了大约四五百米之后,前方那片稀疏的白桦林里忽然响起马嘶声。

  紧接着,一骑中国骑兵的身影便从树林里策马缓缓走出来,下一霎那,更多的骑兵便紧随其后而出,前后不到两分钟,三十余骑中国骑兵就已经在那片稀疏的白桦林外排列成了一个骑兵横阵,不过相比起鬼子,略显得散乱。

  看到这,小原一明的嘴角便立刻绽起一抹狞笑,这些中国骑兵难道想跟大日本皇军的骑兵较量骑战?也好,既然你们自己想要找死,那就只能成全了!

  “前进!”小原一明扬起军刀往前一指,然后策马缓缓向前。

  鬼子少佐却不无担心的道:“大佐阁下,前面树林里会不会还有埋伏?”

  “岛原君,放心吧,前面林子里已经没有中国骑兵埋伏了。”小原一明却十分肯定的说道,“所有的中国骑兵都已经在我们面前了。”

  “哟西!”小林少佐便彻底的放下心来。

  ……

  前方七八百米外,中国骑兵也开始缓缓向前。

  为确保首战获胜,这三十余骑都是察哈尔独立团中的老兵,而且还是由徐锐这个团长亲自率领,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给全团官兵进行一次实战展示,用鬼子的鲜血告诉他们,鬼子骑兵,也不过如此,也是可以战胜并且杀死的!

  小原一明的判断,也对,也不对,徐锐他们身后的这片白桦林里,确实没有伏兵了,但是在更远处的丘陵上,那片更大面积的白桦林里,却静静的埋伏着察哈尔独立团的主力,正从两公里外观摩这场即将爆发的实战。

  前进了四五十米,徐锐率先拔刀,竖举胸前。

  见徐锐拔出军刀,身后跟进的三十余骑老兵便纷纷跟着擎出军刀。

  “弟兄们!”徐锐迎着从白桦树梢上飘落的残雪,虚辟了两下军刀,然后狞笑着说,“都给我打起精神,这一战不仅要赢,而且还要赢的漂亮!”稍稍停顿了下,又道,“别忘了,全团的弟兄可都在两边山上看着呢。”

  身后三十几个老兵便立刻嚷开了。

  “团长你放心吧,论砍人,我们骑七营的怕过谁?”

  说这话的是骑七师的老兵,骑七师的老兵在连续经历了好多次的大战以及恶战之后,能够活到现在的,绝对都是强者。

  “说的好像就你们骑七营的人会砍人似的,我们骑一营的难道就是摆设?”

  说话的是延安总部特务连的老兵,这些老兵更得不了,他们能够从两万五千里长征中幸存下来,并且成为特务连的兵,更是兵中之王!

  “你们都不要吵,马背上冲锋,我们蒙古人才是祖宗!”

  说这话的是骑二营的蒙族骑兵,都是从伊克昭盟收降的。

  来自三个不同阵营的三十多名官兵吵成一团,不可开交。

  徐锐不耐烦的道:“都别吵了,谁行谁不行,来场比赛不就知道了?等到这仗打完,按人头数来清点,谁斩获鬼子人头多,谁就是第一!”

  三十几个骑兵轰然叫好,又道:“团长,第一有奖励不?”

  “当然有。”徐锐嘿然道,“拿到第一的,奖励一匹野马!”

  一听这话,那三十多个骑兵便立刻兴奋起来,因为他们早就听说了,团长从蒙古弄回来了百余匹野马,这些野马不仅体壮,而且速度快,都是百里挑一的良驹,据说几个骑兵营长都向团长讨了,但是团长谁都没给。

  三十几个骑兵全都兴奋得不行。

  所有人中,唯独地瓜有些担心。

  地瓜说道:“团长,小鬼子的骑兵不跟我们对冲怎么办?”

  毕竟都是龙骑兵,装备的可不仅仅只是马刀,还有骑枪,如果鬼子骑兵不选择对冲,而是选择以骑步枪射击,也不是没可能,这样的话,徐锐他们就要吃大亏,因为这次挑选的这三十多个老兵,都是砍杀高手,枪法却不怎么样。

  徐锐却摇摇头说:“放心吧,小鬼子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愚蠢也好,信念的驱使也罢,小鬼子对于有些东西的确非常的坚持。

  比如骑兵,出于武士的骄傲,当敌人发出近战挑衅时,日本的骑兵是绝不会拒绝的,哪怕是明知不敌,也会毅然的冲锋!当然,鬼子也不是真傻,如果真的多次吃了大亏之后,也是一样会革新战术的,但至少不是现在。

  所以徐锐敢肯定,这次鬼子一定会针锋相对。

  转眼之间,双方相距已经只剩下不到五百米,再然后,双方都默契的开始加快马速,开始最后的冲刺,为了防止大王冲得太快,徐锐必须连续的上紧马缰,同时摩挲大王马颈,要不然,一旦让大王敞开了往前冲,短短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它就能把别的骑兵甩下百米,到时候徐锐就要一个人面对三十多个鬼子骑兵,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距离迅速接近,鬼子骑兵果然没有换枪,徐锐又一次料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