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1章 打成平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731章 打成平手

看到鬼子开始前进,处在骑阵最前面的徐锐扬起军刀往前虚虚一引,走在横队最右侧的三个骑兵营长便立刻长嗥了起来:“全体都有,前进~~~”

  严阵以待的一千两百多名骑兵将士便不约而同的催动战马向前行进。

  雪地上便立刻响起马蹄践踏在厚实的雪地上,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响。

  徐锐轻轻一勒马缰,猛男便稍稍的减缓马速,很快退回到队列之中,与骑七营的第一个横队走成一排,但只见,马头攒动、鬃毛在飞扬,雪亮的军刀竖举于战士的胸前,凛冽的杀机顷刻间布满整个战场,压得战士们喘不过气来。

  除了徐锐这个兵王,甚至就连从骑七师过来的老兵,也本能的紧张。

  那些刚参军不久的蒙族牧民就更加不用说了,紧张得都快要窒息了。

  因为紧张,平时训练时的一些已经十稔熟的技术动作就会出现差错,甚至于就连马步的节奏也很难再保持一致,走着走着,独立团的队形就开始变得参差不齐,有人走快了,有人却走慢了,从原先的三条直线变成了三条波浪线。

  好在,前后三个横阵间距够大,才没有前后两队挤成一团。

  但是,徐锐也知道,不能再任由紧张的情绪继续漫延下去。

  古代,许多军队之所以会不战而溃,就是因为有士兵忍受不了战前的对峙,因为紧张而感到恐惧,因为恐惧而萌生退缩的念头,然后意志崩溃转身逃跑,最后从一个人的溃逃演变成所有人一起的大溃逃,一支军队转眼间就不战而溃、土崩瓦解。

  其中,是有名的就要数东晋与前秦间的淝水之战,成语草木皆兵就是从这里来的!

  既便在残酷的军纪下不敢逃跑,但是如果任何紧张的情绪继续漫延,毒草般肆虐,也会严重的侵袭士兵的神经,以及肌体,使得他们反应变慢,动作变得僵硬,十分的战力,在战斗当中很可能连一分都发挥不出来。

  初次上战场的新兵,生存率之所以低就是因为这个。

  此时,就考较指挥官的能力了,一个优秀的指挥官,总会有办法缓解战士的紧张。

  令人窒息的行进中,徐锐低沉的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忽然间再次响起:“大家别怕,如果实在害怕,就扭头看看左右的战友!你,其实并不孤单,你,更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整个独立团一千多个弟兄始终与你同在!”

  许多新兵便下意识的环顾左右,发现全营的弟兄都跟自己一起前进,甚至连营长、团长也跟他们在一起,紧张的情绪便立刻缓解了不少,人多势众,胆气就壮。

  不过徐锐的演讲并没有停下来,他要的不仅仅只是壮胆,还有激励!

  徐锐稍稍加重了一些语气,接着说道:“如果还是感到害怕,再想想你们家里的亲人,你的父母,你的妻子还有儿女,如果你们这时候退缩了,逃跑了,鬼子就会再次占领绥远,你的父母就会遭到杀戮,你的妻儿就会受到奴役与蹂躏!”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的语气越发高昂:“你们,能够看着父母被杀,妻子被**,儿女被人奴役吗?”抗战之英雄儿女

  “不能!”

  “不能!”

  “不能!”

  一千多官兵大声的回应。

  “你们愿意像个懦夫活着,还是……”徐锐将音量加到最大,几乎嗓子都扯破了,那尖锐的声音更是几乎刺破了虚空,传进对面鬼子耳朵里,“你们愿意像个懦夫一样毫无尊严的活着,还是愿意做个爷们,哪怕只是几秒钟?”

  “爷们!”

  “爷们!”

  “爷们!”

  伴随着全体官兵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紧张的情绪得到了彻底的渲泄,不仅如此,每一名战士的心中更是充满了斗志:为了父母、为了妻儿,跟狗曰的鬼子拼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吧,来吧,放马过来,小鬼子们!

  气可鼓不可泄,尽管还没有进入冲锋的最佳距离,但是徐锐不能再等。

  下一刻,徐锐再次扬起手中的军刀往前用力一引,声嘶力竭长嗥起来:“全体都有,跟我冲,冲啊~~”

  “冲啊!”

  “冲啊!”

  “冲啊!”

  千余将士便再次山呼响应,然后开始了最后冲刺。

  霎那间,千余战马便由一溜小跑变成了快跑,最后变成极速冲刺,马蹄踏雪,蹄声如雷如潮,三条不断涌动的波浪线,就如滚动的大潮,向着前方席卷而去,环顾左右,徐锐从将士们眼睛里看到的不再是恐惧,而是熊熊的战意,杀!

  ……

  几乎是同时,对面的鬼子骑兵也开始了冲锋。

  看到中国骑兵如潮水般席卷而来,而且士气如虹,片桐茂的眸子里便立刻涌起一抹狂热之色,必须承认,小鬼子的军国主义教育确实很可怕,他们可以将一个个思维正常的爱国青年彻底洗脑成狂热的杀人机器。

  看到中国骑兵大声呐喊着冲过来,鬼子骑兵也霎那间兴奋了起来。

  片桐茂率先举起手中军刀,引吭长嗥了起来:“大日本帝国板载~~”

  下一个霎那,正策马冲锋的一千多鬼子骑兵便立刻跟着大声的呐喊。

  片桐茂紧接着高喊天皇陛下板载,一千多鬼子骑兵也跟着高喊板载。

  两军将士为了在气势上压倒对手,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几乎嗓子都喊破,一个个更喊得满脸通红,脖子上青筋也是根根凸起,再加上潮水涌动一般的马蹄声响,霎那间交织成了一曲高亢而又激越的战场交响曲。

  隔着几千米,马场正郎都能够感受得到那飞扬的乐章。

  毫无意识的,马场正郎的双手就开始挥舞起来,仿佛在拍打着节拍,这老鬼子除了是个狂热的战争贩子,还是个音乐爱好者,随着两军骑兵间的距离越来越短,老鬼子双手挥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快到就跟抽风似的抖个不停。

  终于,老鬼子的双手猛的一扬,然后停顿!
小人物闯荡大都市
  下一个霎那,战场上的两波骑兵便已经迎面相撞,战马撞击时发出的骨骼碎裂声、军刀交击时发出的金铁交鸣声,还有双方将士临死之前发出的惨叫声,瞬间便交织成一片,两军阵前顿时间一片人仰马翻。

  ……

  把时间拨回到半秒前,撞击发生前的瞬间。

  徐锐于间不容发之际,猛然一个侧身,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对面鬼子的那一记劈杀,几乎是同时,徐锐手中的马刀也从鬼子的腹部划过,对于自己的刀法,徐锐有着绝对自信,一击得手便绝不停留,猛男浑没有一丝的减速,继续迎向第二个鬼子。

  “西内!”第二个鬼子却是个骑战老手,竟把目标对准了猛男。

  但是徐锐又岂会让鬼子如愿,斜着伸出刀,只听当的一声炸响,鬼子刺向猛男颈部的军刀便已经被挡开,下一刻,猛男便跟鬼子的坐骑猛烈的撞在了一块,只听嘭的一声响,鬼子的坐骑便被撞得弹飞出去。

  隐隐约约间,徐锐仿佛听到了骨骼碎裂声。

  徐锐很确信,猛男的骨骼绝对不可能碎裂!

  还不等徐锐喘一口气,第三个鬼子又挟带着惊人的高速冲过来。

  这一次徐锐终于调整了过来,先于对面的小鬼子一刀斜斩而下,小鬼子竟不躲闪,同样也是一刀斩下来,这时候比拼的就是谁速度快,完全没有任何技巧!在电光石火之间,徐锐的马刀已经先一步掠过鬼子颈项。

  鬼子的一颗脑袋便立刻凌空高高的飞起来。

  人头一飞起,鬼子手中的军刀便失去控制,是后失去应有准头,几乎是贴着徐锐的颈侧划过,毫厘之差,徐锐的人头也就会跟着飞起,但就是这毫厘之差,决定了两人生死,徐锐生存,而对面的鬼子却人头落地!

  连续斩杀三个鬼子骑兵之前,眼前便空了,已经凿穿鬼子骑阵!

  但是徐锐并未立刻勒住猛男,而是任由猛男继续向前飞驰,一直冲出去五百多米,才终于轻轻摩挲猛男颈部的鬃毛,猛男便逐渐减速,直到最后停止,再回头看时,只见仍能跟在他身后的骑兵已经只剩不到一半。

  出击的六百多骑兵,已经只剩五百多骑还能跟在徐锐身后。

  看着身后已经停下、同时也变得稀疏许多的三道骑兵横阵,徐锐不由得心下恻然。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刚刚还跟着他一起策马飞奔、一起大声呐喊的战友,此时就已经静静的躺在前方五百米外,化为了一具具的尸体,不过,鬼子也没有讨到便宜,徐锐粗略的估计了下,躺在阵地中间的鬼子尸体,少说也有六百具!

  第一个回合的较量,双方应该是打成了一个平手!

  但是徐锐非常确信,接下来的第二个回合的较量,他们将占据绝对上风!

  因为鬼子的技战术能力不可能通过这一个回合的较量得到大幅度的提升,但是他们察哈尔独立团的骑兵却可以,实战才是最有效的练兵手段!当然也是最为残酷的!

  深深吸了一口冷气,徐锐再一次扬起马刀,喝道:“全都有,重新结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