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2章 按规矩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742章 按规矩来

    说完之后,孔令侃又特意强调道:“王政委,三百万真是最高价,不能再加了,如果你们还嫌少的话,那真就只能找别家了。”



    王沪生心下轻叹一声,默默的点头。



    三百万元看上去挺多,但其实真的不多,甚至都未必能够保证工业区建设完成。



    接下来工业区运转所需启动资金还不知道上哪弄去,因为在工业区的成果还没有看到之前,首先得购入原材料吧?被服厂需要购入皮毛吧?炼化厂需要购入原油吧?食品罐装厂需要购入牛羊肉吧?发电厂需要购入煤炭吧?这可都要钱!



    王沪生甚至都可以预见到将来那无比拮据的日子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包头工业区都是必须建设起来的。



    当下王沪生把目光转向徐锐,问道:“老徐,你觉得呢?”



    这么大的事,王沪生一个人当然不敢拿主意,必须得徐锐同意。



    徐锐却只是嘿嘿一笑,然后对着孔令侃鼓掌,办公室里便立刻响起清脆的掌声,却把王沪生他们几个给弄糊涂了。



    孔令侃也是满头雾水,说道:“徐团长,你这是啥意思?”



    徐锐嘿嘿一笑,说道:“今天之前我一直不怎么明白舌灿莲花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今天我却明白了,孔大公子刚才的这番表演,就是舌灿莲花这个成语的最完美注解,真是能把稻草说成金条,也能把金条说成是稻草哪。”



    把稻草说成金条,也能把金条说成稻草?



    王沪生脸色一愣,怎么着,我们被蒙了?



    孔令侃的脸色也垮了下来,不高兴的道:“徐团长,你的意思是我在蒙你们?你这话我就有些不爱听,我刚才也说了,三百万是我们的底线了,你们要是还是嫌少的话,尽可以去找别家,或者,干脆不找人来接盘,直接挂牌上市好了。”



    “不不不,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徐锐连连摇头道,“我的意思是说,孔大公子你的口才真是相当了得,也就只有舌灿莲花这个成语才能够形容。”



    孔令侃还是听得云里雾里,道:“那你到底什么意思?”



    王沪生几个也是下意识的点头,他们也没懂徐锐的意思。



    徐锐嘿嘿一笑,不答反问的道:“孔大公子能够调动的最大资金量是三百万元,这我没说错吧?”



    孔令侃点头道:“没错儿,三百万是我权限内的最大额度。”



    “那就三百万!”徐锐道,“不过,我们只转让三百万股,剩下两百万原始股仍然由我们察哈尔独立团持有。”



    “啊?”孔令侃闻言便愣在那里。



    王沪生几个却是拍案叫绝,对啊,可以只卖三百万股啊!



    也是到这时候,王沪生他们才猛然回过神来,刚才不知不觉居然被孔令侃这家伙带到沟里去了,在他的反复强调之下,把察哈尔独立团持有的五百万股当成了一个整体,转让股权的时候,也就只想着整体转让,而没想部分转让。


至尊之路
    好半晌孔令侃才回过神来,说道:“徐团长,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咱说好的五百万股整体转让,事到临头,你却跟我说只转让三百万股,你这不是戏弄我么?”



    “孔大公子言重了。”徐锐嘿然道,“要说戏弄,不定谁戏弄谁呢?”



    孔令侃眉头皱了下,问道:“徐团长,您这句话,似乎是话里有话啊?”



    徐锐嘿嘿一笑,说:“老话说看破不说破,有些话说破了就没意思了,还是互相之间留点余地的好,免得将来见了面不好说话。”



    孔令侃的目光便猛的一凝,难道徐锐真看破了?



    如果徐锐看破了其中门道,知道股价中的猫腻,那这事还真不能拖了,因为跟一个明白人打交道,拖得越久对方获得的资讯越多就越麻烦。



    当下孔令侃一拍大腿说道:“那好吧,三百万股!”



    虽然不能全部吃下察哈尔独立团持有的五百万股,这个未免有些遗憾,但是能够吃下三百万股也已经很不错了,因为,在吃进这三百万股后,他手里已经持有七百万股,已经是包头茶贸公司绝对的控股股东了。



    当然,孔令侃要的绝不是包头茶贸公司的经营权,他只是想赚快钱而已。



    说完,孔令侃便站起身来,向徐锐伸出右手,说:“徐团长,合作愉快。”



    徐锐却没有马上就伸出手,只是定定的看着孔令侃,又说道:“孔大公子,我刚才话还没有说完,这次的交易,我们只收美元、英镑或者银元,你拿法币是没有用的,而且,必须现金交易,如果赊账的话那还是免谈吧。”



    “没问题。”孔令侃很干脆的道,“美元,现金交易!诸位稍等,我去去就回。”



    说完之后,孔令侃便站起身告辞,返回到鸿运酒楼去筹钱去了,这次来包头,这小子是早就准备好了,区区三百万元,也就六十万美元,对家大业大的孔家来说,还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数目,凑齐这笔钱也就是半袋烟的功夫。



    包头城虽然没有花旗银行的分行,但是钱庄多的是,而且包头钱庄也认花旗银行,所以他拿着花旗银行的美元本票,很容易就能从包头的钱庄换到足额的银元,至于说现在已经是晚上,钱庄很可能已经打烊,这事还能叫事么?



    总而言之,孔令侃兴匆匆的回去筹款去了。



    ……



    目送孔令侃的身影远去,王沪生舒了口气,对徐锐说:“老徐,幸好你回来了,要不然我们被孔令侃这小子给卖了,还在帮他数钱呢。”



    肖雁月也心有余悸的道:“是啊,同样是三百万元,转让五百万股跟三百万股,这差别可就大了去了,差点就让人给蒙骗了,孔令侃这公子哥也真是猴精,一块钱的股票,他愣是敢压价到两毛,也忒黑心了!”



    “忒黑心?”徐锐哈哈大笑,道,“从一块压到两毛就叫黑心了?我要是告诉你们孔令侃拿到股票后,能够赚多少你们还不得发狂啊?”



    “啥意思?”肖雁月愣愣的说道,“合着我们卖亏了?”



    “卖亏了?不能够吧,老徐。”冷铁锋说道,“你啥时候做过亏本的买卖?”
名侦探柯南之让我们重新来过


    “这不是没有办法嘛。”徐锐嘿然一笑,道,“这不工业区急等着用钱么?”



    “那也不能够贱卖吧。”冷铁锋哼声道,“回头孔令侃这小子来了,就把他扣下,咱们再跟他商定一个合理的股价,他要是敢炸刺,哼哼!”



    “这么做不好吧?”肖雁月犹豫的道,“老蒋会狗急跳墙的。”



    “怕他个毛线啊。”地瓜冷不丁说道,“有本事让老蒋亲自跑包头来要人。”



    “全都给我闭嘴!”王沪生大喝一声,等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又问徐锐,“老徐,你还没说最关键的呢,孔令侃能够从中赚多少?”



    冷铁锋几个闻言,也立刻竖起了耳朵。



    徐锐微微一笑说:“孔令侃购入我们独立团的股票价是一元,购入包头商家的股票价是五毛,但是上市之后,既便是最保守估计,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价也可能涨到二十元,你们自己算,这小子最后能够从中赚到多少差价?”



    王沪生等人闻言,一个个便立刻傻在那里。



    过了好半天之后,王沪生回头对柳眉说道:“老叶,我读书少,你帮我算一算,孔令侃最后能够赚到多少钱?”



    柳眉说道:“孔令侃能从我们身上赚到至少五千七百万元,从包头商家的身上赚到至少七千八百万元!”



    地瓜叫道:“五千七百万加七千八百万,六千五百万?!喔艹,孔令侃这孙子啥事都没有干就能白得六千五百万,还有没有天理了?”



    肖雁月笑道:“地瓜,你数字是体育老师教的?”



    “没有啊。”地瓜茫然的道,“我数学是团长教的。”



    包括徐锐,众人便哄堂大笑,地瓜却又生气的道:“太便宜孔令侃这龟孙子了。”



    “说的是。”冷铁锋也说道,“这事绝不能这么算了,必须得把这小子给扣起来。”



    甚至连王沪生也忍不住说道:“老徐,这样的话我们还真是亏了,这个绝对不行,绝不能让孔令侃占这么大便宜,必须重新议价。”



    “我同意。”柳眉也道,“必须重新议价。”



    “你们哪。”徐锐微笑摇头道,“事情不是你们这么办的,凡事都得按照规矩来。”



    “按规矩?”地瓜不服气的道,“团长你是不是睡糊涂了,咱们独立团啥时候按照规矩办过事?你常挂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凡战绝不能按套路出牌,现在你却跟我们说凡事都得按照规矩来办,扯犊子呢?”



    柳眉便立刻喝斥道:“地瓜,怎么跟团长说话呢?”



    地瓜却一撅嘴,说:“阿姐,我说的都是实话呢嘛。”



    “地瓜说的对,正常情况下,我们绝不能按套路出牌。”徐锐嘿嘿一笑,又道,“但是这次不同以往,因为,如果继续跟国民政府僵持下去,老蒋固然没好果子吃,但是我们包头工业区也会被拖黄了,毕竟苏联人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顿了顿,又道:“不过,孔令侃也别想赚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