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收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71章 收编



“闭嘴!”赛红拂娇叱一声,猱身同徐锐。

“我闪!”徐锐猛然一闪身,躲过了赛红拂这凶狠的一扑。

赛红拂扑击落空,柳腰一拧,颀长的娇躯竟然凌空硬生生拧转过来。

徐锐便立刻啊哦发出了一声惊叹,很难想象,在空中无处借力,赛红拂是如何将她的身体拧转过来的。

不过有一点徐锐非常确定,那就是这小妞的身体柔韧性强到了逆天。

赛红拂凌空转身,一条修长的****顺势就向着徐锐太阳穴扫了过来。

徐锐微微一俯身,赛红拂的一条****就贴着他的头顶飞掠而过,徐锐一边侧身滑步一边微笑着赞道:“速度不错,八十分。”

一边说,徐锐一边还探出手试图捉住赛红拂的脚脖子。

当初在包兴徐六福家,徐锐就是靠着这招制住了江南。

然而赛红拂的反应却明显还在江南之上,徐锐这一爪竟落空了。

一爪落空,徐锐由衷的赞道:“反应更快,至少可以打九十分。”

徐锐明明是夸奖,可听在赛红拂耳朵里,却是不折不扣的讽刺,什么时候轮到你个登徒子对老娘品头论足了?

“可恶!”赛红拂躲过徐锐的禄山鹰爪,借着落地的短暂瞬间,赛红拂右脚脚尖猛的一点地,颀长的娇躯便再一次腾空而起,到了空中再猛的收腹、拧腰,赛红拂的娇躯便已经侧过来,一对大长腿照着徐锐连环猛踹了过来。

这次徐锐没有躲,反而伸出双掌来格挡。

霎那之间,赛红拂便已经连踹了十几脚,徐锐便也挡了十几掌,将赛红拂的连环飞踹全挡了下来。

最后一掌,徐锐更是将赛红拂推了出去。

赛红拂一个翻身,稳稳的落在了三米外。

徐锐眨了眨眼睛,嬉笑着说:“速度、反应都不错。就是力量稍差了些。”

赛红拂彻底恼了,一声不吭,双脚猛一点地人便再次腾空而起,到了空中,赛红拂借着腰腹之力猛的半转身,然后一条修长的右腿高高的扬起,下一霎那。这条大长腿便照着徐锐头上恶狠狠的抽下来。

“荷,还会鞭腿?”徐锐嘴上调笑着。脚下却是一个滑步闪开。

几乎是在徐锐滑步的一瞬间,赛红拂的这记鞭腿便已经抽下来。

徐锐躲开了,可是他刚刚坐过的那张虎皮大椅却遭了池鱼之殃,只听嘭的一声,那张虎皮大椅便被抽散了架。

徐锐也不禁咋舌,这张虎皮大椅可是用铁木打造的,十分坚固,却竟然被赛红拂这一记鞭腿硬生生抽散了架,可以想象。刚才这一腿的力量有多大,还真没看出来,赛红拂这小娘皮竟然是一头母暴龙。

“嗬,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过。”徐锐冲赛红拂笑道。

“现在想认怂了,晚了!”赛红拂却余怒未消,人弹起。双腿在大厅中间的一根立柱上猛然一蹬,整个人便如脱弦之箭向着徐锐射了过来。

徐锐见状脚下便又是一个滑步,然后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徐锐才刚刚滑步躲开,赛红拂便也跟着改变方向,依然向着他笔直的射过来。

这下却是大大出乎徐锐的意料。徐锐完全没想到赛红拂有这本事,能够空中转体也就罢了,虽然难但徐锐也可以做到,但是空中转向就超出他的能力了,而赛红拂腾空之后却可以在空中改变方向,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就这一怔愣之间,赛红拂便欺近到徐锐面前。然后一拳照着徐锐面门砸了过来,赛红拂是存心想打徐锐一个满面花,竟敢调戏她,活腻歪了!

但是徐锐又岂会让赛红拂如愿?刚才一怔愣,虽然让徐锐失去躲闪的宝贵时机,但徐锐既便是躲不过,也不会真让赛红拂打他个满脸花,电光石火之间,徐锐已经竖起双肘护于面门前,赛红拂的粉拳便砸在了徐锐右肘上。

只听得喀嚓一声,一边观战的小桃花几乎连牙都酸掉,隐隐约约之间,她仿佛听到赛红拂闷哼了一声,可是那个笑起来坏坏的家伙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下一刻,两人的身形便已分开,那家伙竟不要脸的跑了,径直冲向了上二楼的楼梯。

“我看你往哪跑!”赛红拂却是真发狠了,当即不依不挠的追了上去。

接着,小桃红便听到二楼的楼板嘭嘭作响,再是重物坠地发出的声响,然后又是喀嚓一声,不知道什么物什碎了。

等小桃红匆匆追上二楼,却只看到遍地狼藉,翻倒的桌椅,碎碎的柜子,还有墙上挂的饰物以及窗帘什么的,扔的满地都是,却还是看不到人,赛红拂和那个笑起来坏坏的家伙早已经上了三楼。

小桃红又匆匆追上三楼,却还是没见到人影,再追上四楼,还是没见到赛红拂和那个家伙,小桃红跺了跺脚,顺着楼梯直上五楼。

五楼却是赛红拂起居室,总共只有里外两间,里间是卧室,外间是客厅。

小桃红才刚刚冲进客厅,便听到里间传来赛红拂一声惊叫,小桃红急了,当时就要掀起门帘冲进里间,这时候里间却突然传来赛红拂一声娇叱:“不要进来!”

小桃红都已经冲到门前,却又生生的收住脚,小声询问道:“姐,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儿。”里间传来了赛红拂略显慌乱的声音,又接着说道,“小桃红你别进来,我真没事,我跟徐营长有正事商谈。”

小桃红便哦了一声,心里却有些奇怪,刚刚还打生打死呢,这会又好了,又要谈什么正事了?姐今天可真奇怪。

不过呢,徐营长可真英俊,笑起来尤其迷人。

小桃红搬了张小板凳,坐在门帘前美美的想。

小桃红却不知道,里间卧室的两人并没有谈什么正事。

就隔着一张门帘,赛红拂双腿分开,面朝下趴在地上,尽管地板上垫着地毯,可这样的姿势实在羞人,如果可以选择,赛红拂真不想摆出这样的姿势,可又有什么办法,因为那个该杀千刀的混蛋就压在她背上。

徐锐整个压在赛红拂背上,双腿分开别住了赛红拂的两条大长腿,强迫她的双腿呈大字形打开,这样,徐锐就不用担心赛红拂的这双大长腿暴起伤人,同时,徐锐还用双手制住了赛红拂的双腕,将她的双手也呈大字分开。

这样一来,赛红拂的四肢就无法动弹,只有腰部还有臀部勉强可以动弹。

刚开始时,赛红拂还试图通过腰部发力掀翻徐锐,可尝试了两次,赛红拂便非常果断的放弃了,因为她发现了,只依靠腰部以及臀部发力根本就不可能将徐锐掀翻,这家伙就像一头狗熊,压得她气都快喘不上。

而且刚才腰臀的几下扭动,还带出了一个极其严重的后果。

因为背上的那头狗熊也是面朝下压在她的身上,所以她的臀部几乎正对着那头狗熊的小腹部位,刚才她的那几下扭动,非但没能掀翻背上的这头狗熊,反而让这头大狗熊的身体出现了某种可怕的变化。

隔着薄薄的绸裤,赛红拂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这头笨狗熊的**,赛红拂担心,她若再挣扎下去,压在她背上的这头狗熊没准会发狂。

徐锐当然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不过徐锐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可是一个正常男人,跟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如此亲密的肢体纠缠,如果没一点生理反应,那他就真的应该哭了。

“你起来。”赛红拂微微侧过脸,用眼角余光看着徐锐,弱弱的说道。

“那不行,我要是放了你,你再打我怎么办?”徐锐并没有起来,赛红拂的喉咙深处便忍不住发出微弱的呻吟,如此近距离,从徐锐身上散发出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便无孔不入的沁入赛红拂的鼻际,赛红拂也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生理正常的年轻女人,又岂能没有反应?

这跟爱情或者好感无关,完全就是生理上的反应。

“你起来,我保证不打你。”赛红拂发誓道,心底却道,等恢复自由,老娘非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不起来。”徐锐道,“除非你答应接受我们独立大队的收编。”

“好,我答应。”赛红拂想也不想就一口答应下来,先答应了再说,等恢复自由,收编不收编还不是老娘说了算?

老娘就是翻脸不认账,能咋滴?

徐锐自然不会上当,邪笑着道:“口说无凭,我凭啥相信你。”

赛红拂真的抓狂了,低叫着说:“那就你说,你想怎么着吧?”

徐锐坏坏的笑了笑,低下头咬着赛红拂的耳垂说道:“不如你做我的女人吧,你要答应做我女人,我就相信你。”

赛红拂听了顿时两眼发黑,险些当场昏死过去,老天爷呀,你怎么不降下一道天雷劈死这头狗熊呀,太欺负人了。

不过,就在赛红拂羞愤欲死的时候,徐锐却忽然放开了她。

当赛红拂翻身坐起时,发现徐锐早已经坐在了她的大床上。

抿了抿红唇,赛红拂没有再次发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