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5章 就任参谋主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765章 就任参谋主任

直到徐锐精壮、矫健的身躯被浴巾包裹住,狄安娜才终于回过神。

  不过这个时候,徐锐都已经走到浴室门口,眼看着就要消失不见,狄安娜便立刻有些急了,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这样的行为有些过于大胆了,如果因此让徐锐产生误会,认为她是个自轻自贱的女孩,甚至向统帅部提出来更换她这个专职翻译,那她就没法活了,而且再也没机会接触徐锐了。

  狄安娜是真喜欢徐锐。

  当下狄安娜急声说道:“徐上校,请等一下。”

  徐锐脚下便真的一顿,然后就跟猜透了狄安娜心思一般,淡然说道:“狄安娜小姐,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我会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说完徐锐就扬长去了,这一次再也没有驻足。

  目送徐锐的身影消失,狄安娜先是松了口气,看来徐锐并没有因为她的这番举动就看轻她,更没有向统帅部提出换掉她这个翻译的念头,也就是说,她依然是徐锐的专职翻译,依然可以每天看到他,但庆幸之余又难免有些失落。

  说真的,狄安娜是真的想跟徐锐发生点什么。

  不过失落之后,狄安娜却更加的敬慕徐锐了,高大英俊、健硕精壮、能指挥大兵团、又能够指挥特种部队,单兵格斗能力还超强,深爱自己的妻子且忠贞不渝,这个世界上男人该有的优点,徐锐全都有了,简直是男神啊!

  就在狄安娜失神之时,一阵脚步声忽然从男浴室外响起。

  紧接着,安德烈的身影便从浴室门口走进来,看到狄安娜居然在男浴室里,且身上只裹了一件浴袍,安德烈的表情便立刻变得无比精彩。

  刚才他半夜起来撒尿,结果正好从阳台上看到徐锐从澡堂子里出去,然后,就鬼使神差的跑进澡堂来看看,结果,却居然看到了狄安娜,这就不能不由得安德烈怀疑,两人是不是在澡堂子里做了点什么事?

  这对狗男女还真会挑地方,居然在澡堂办事!

  想到就在这个男澡堂子里,狄安娜修长丰腴妖娆的躯体竟被个中国男人骑,安德烈的心里就感到像有烈火在燃烧,这家伙就是一个根深蒂固的大斯拉夫主义者,他认为斯拉夫的男人可以睡别的种族的女人,但是斯拉夫女人绝对不能被别的种族的男人碰一下!否则的话就是整个斯拉夫民族的耻辱!

  当下安德烈生气的道:“狄安娜,你这个贱人,你令整个斯拉夫民族蒙羞!”

  “安德烈少校!”狄安娜的俏脸便立刻冷下来,生气的道,“收回你刚才的话,并且立刻向我道歉!否则就把你对我的无礼,报告给政治部!”

  听到政治部这三个字,安德烈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但是安德烈终究没有低头道歉,闷哼一声走开了。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后,徐锐便带着狼牙大队在红军招待所的院子里完全集合,然后在铁木辛哥和安德烈的陪同下,前往莫斯科火车站,搭乘莫斯科发往列宁格勒的军列,踏上了前往列宁格勒的征程。霸宠之黑道女皇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进入到十二月初,整个北欧地区早已经是冰天雪地,透过火车的车窗往外面看去,但只见整个世界一片素白,除了白色,几乎看不到别的颜色,北欧大地留给狼牙的另一个印象,就是原始森林特别多。

  军列离开莫斯科没多远,便开始进入到森林,而且这不是像中国那样稀疏的森林,而是长满了参天大树的原始森林,火车在森林中行进,你把头探到车窗外,根本就看不到头顶的天空,你就只能够看到一排排的参天大树。

  ……

  与此同时,在中国包头。

  町田龙二所率领的十三名鬼子特种兵已经悄然潜入到了包头附近,并在一户牧民的羊圈里潜伏了下来。

  整个潜入的过程比町田龙二估计的要困难的多,因为包头抗日民主政府下面的各级机构都已经建立起来,现在基本上村村都有民兵队、儿童团、妇女队以及老头队,对于外来人口的排查简直到了风吹不进水泼不进的恐怖程度。

  刚进包头根据地时,町田龙二他们因为太过大意,险些当场被逮住,庆幸的是,当时发现他们的只是一群儿童,所以很容易就被他们摆脱了,但是从那次之后,町田龙二他们的行动就开始变得小心无比,只敢在夜间渗透了。

  由于没向导,再加上只能在夜间进行渗透,所以效率非常低。

  在包头城外兜兜转转过了七八天,都还没有找到进城的门路。

  特种部队虽然厉害,但如果没有内线接应,要想凭空在敌人的地盘上打出一片天地,绝对是十分困难的,徐锐作为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回来的特种兵之王,当初在到达东京之后,也必须借助中村俊的协助,否则不可能那么快站稳脚跟并展开报复。

  现在,町田龙二他们却没有任何内线接应,完全只能靠自己,所以就十分之苦逼了。

  时值隆冬季,而牧民们的羊圈又是露天的,所以町田龙二他们只能够借助羊圈里边堆放的干草进行取暖。

  不过町田龙二这小鬼子在黑谷意外突破后,身体素质已经变得十分之强悍,现在几乎就是寒暑不侵了,冬季夜间的包头,温度最低的时候甚至可以低到零到三十多度,但是町田龙二却毫无感觉。

  但是稻田俊成他们几个却没有町田龙二的造诣,还是被严寒冻得簌簌发抖,十几个小鬼子紧紧抱在一起,再拿干草压在身上,也还是抵挡不住寒风的侵袭。

  到了后半夜,稻田俊成冻得实在受不了,过来对町田龙二说道:“大佐阁下,你看这片牧场也挺隐蔽的,这个羊圈更是藏在山谷中,就算我们升火也不会被发现,所以,你看,能不能升一堆篝火?”

  “八嘎。”町田龙二便立刻骂道,“绝对不行!升火会暴露目标!”我的同桌是男神

  稻田俊成道:“这样的话,就把这户牧民杀了吧,我们进蒙古包!”

  町田龙二本意不想杀这户牧民,这并不是因为他心慈手软,而是因为他担心杀人后会暴露目标,但是扭头看了看已经冻得鼻青脸肿的十几个手下,町田龙二还是妥协了,如果再不设法找个能够御寒的潜伏地,这些家伙就该被冻僵了。

  当下町田龙二一顿首说:“好吧,但是一定要干脆俐落。”

  “哈依!”稻田俊成重重一顿首,然后返身向两个鬼子特种兵一招手,三个小鬼子便立刻从靴帮里拔出锋利的匕首,然后凭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无声息的摸向前方那顶亮着灯光的蒙古包,蒙古包里,一个老妈妈正在油灯下做着针线。

  ……

  回头再说徐锐。

  满载武器装备、补充兵以及各种补给物资的军列,在铁路线上慢腾腾的爬行了十六七个小时后,终于在第二天的凌晨一点多抵达了列宁格勒。

  铁木辛哥虽然还没有正式到任,但是西北方面军司令部的人却早已经接到了苏军最高统帅部的命令,所以早早的就派人在车站等候,铁木辛哥一下火车,便立刻被司令部派过来的人给接走了,铁木辛哥安排了徐锐跟他同行。

  至于狼牙大队的队员,另外有卡车接送。

  西北方面军的司令部设在列宁格勒郊外,是一座要塞式军营。

  半个小时后,铁木辛哥和徐锐便乘车到达西北方面军司令部,遂即被请到会议室,偌大的会议室里,西北方面军所有少将以上将领及下属四个集团军的军长、政委、参谋长等高级将领都已经等着,前任司令梅列茨科夫也在。

  交接完了后,梅列茨科夫便立刻离开了。

  相比铁木辛哥的风光,离开的梅列茨科夫却连个送行的人都没有,难免有些凄凉,不过西北方面军的高级将领们已经顾不上他们的前任司令官,因为新任司令官已经到任了,并且居然还带来了一个东方人做他们的参谋主任。

  铁木辛哥坐到了梅列茨科夫坐过的座位,朗声说道:“在座诸位,有不少人是我昔日的同僚甚至是学生,所以我就不做自我介绍了。”

  停顿了一下,铁木辛哥又说道:“但是我必须向你们郑重的介绍一下徐锐同志。”

  被叫到名字,刚刚在末座坐下的徐锐便立刻站起身来,团团敬礼,铁木辛哥又指着徐锐说道:“徐锐同志,是一位来自中国的友人,也是应我们苏联红军最高统帅部邀请,特意从中国赶过来帮助我们对付芬兰人的。”

  听到这席话,会议室里边便立刻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声。

  “全体肃静!”铁木辛哥连续敲击桌面,将议论声压下,又说道,“我知道你们心里都在想些什么,你们一定是在想,一个中国人,而且还这么年轻,能有什么本事?值得最高统帅部如此正儿八经的发出邀请?太抬举他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