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5章 定点清除(定点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775章 定点清除(定点求月票)

徐锐一声令下,狼牙队员们迅速四散开来,然后各自开始伪装自己。

  地瓜本能的想要把刚刚升起来的篝火用雪浇灭,却让徐锐给制止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爬到了缓坡的对面,再将身后的白色披风倒卷过来,往头上一盖,整个就跟林海中的雪原融为了一体,如果不走近了仔细看,根本分辩不出来。

  徐锐却从一颗灌木丛折下一截树枝,将地瓜和别的队员留下的脚印全部扫平,然后倒着退出缓坡,在地瓜身边埋伏下来,当然,顺便也将大王裹进了披风之中,大王这头畜生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聪明,静静的趴卧在徐锐身后,居然一声都没有吭。

  刚刚还人声鼎沸的林海立刻便陷入死寂,仿佛数十名狼牙从来就不曾出现过。

  但是留在缓坡下的那堆篝火,却依然还在燃烧,不断散发出光和热,照亮并且温暖着阴暗潮湿的林海雪原,当然,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其实也像是一团光,正吸引着黑暗中的飞蛾不停的扑上来,然后在烈火中获得永生。

  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埋伏在缓坡四周的狼牙队员耳畔便听到了一阵阵异响,听着像是风刮过树梢的声音,但仔细分辩却又不太像,又过了片刻,一个矫健的身影便从缓坡上方的林海中嗖的穿出来,然后顺着缓坡飞速滑下。

  快要到达坡下的那堆篝火时,这个身影的脚下猛一挫,顿时扬起一大片飞雪,透过披风与雪地之间的缝隙,狼牙队员们这才看清楚,那身影的脚下竟然踩着两大块雪撬,从刚才的脚法及减速的效果,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滑雪高手。

  紧接着,一个接一个的身影从林海中穿梭出来。

  只片刻,六七个身影便已经团团围住那堆篝火,接着,便开始研究起刚才徐锐留下的脚印来,徐锐刚才并没有擦掉自己留下的脚印,但是徐锐是倒着走的,所以留下的脚印也是倒着的,所以看上去,就像一个人走到火堆边,然后消失了。

  人当然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所以这就只有一种解释,他们看到的只是假象,这很可能是一个陷阱!六七名芬兰军人瞬间警觉起来,纷纷举起枪对准四周,然而四周却是一片寂静,除了黑漆漆的林海就是白茫茫的雪原,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其中一个芬兰军人还打了一梭子,子弹打在一颗雪松树干上,大量积雪便从雪松的树冠上纷纷扬扬的落下,就跟下了场暴雪!然而,林中仍旧没有异样,那个芬兰军人还要继续开火时,却是遭到了芬军小队长的制止。

  很显然,芬军小队长认为敌人已经逃跑。

  刚才倒着留下的脚印只是为了隐匿形迹,他甚至都没有派人顺着脚印去搜索,因为以他多年的经验,不搜索都能猜到,这行脚印最多走出不到百米就会彻底消失,所以,与其浪费精力去搜索,还不如休息片刻,养足了体力,然后再去追杀不迟。

  然后芬军小队长回头呼哨了一声,便又有十几个身影从林海雪原中穿梭而出,很快就来到那堆篝火堆旁边,看到这一幕,徐锐嘴角便立刻勾起一抹狞笑,这些芬兰军人,警惕性还是挺高的,只可惜,这次他们遇上的是狼牙!渔娘

  芬军小队长又说了一声之后,十几名芬兰军人便立刻坐下来。

  不过,有两名芬兰军人却端着步枪爬到缓坡顶上,开始放哨,其中一个芬兰军人正好站在徐锐和地瓜旁边,很可惜的是,那个芬兰军人就没低头看一下,不然,说不定就可以发现隐藏在披风下的地瓜或者徐锐了。

  当然,这时候就算发现也没什么卵用了。

  几乎是在那个芬兰军人站到身边的同时,徐锐便猛的掀开披风跳起来,从身后扑向那名芬兰军人,芬兰军人听到异响,刚想要回头,眼角的余光却突然发现鼻尖底下多了一截冷森森的刀尖,然后整个人的意识瞬间陷入停滞。

  徐锐只是一刀,就刺穿了芬兰军人脖颈,在切断对方中枢神经的同时,也将气管从中间生生割断,芬兰军人甚至于都无法发出惨叫,便软绵绵的瘫倒在了雪地上,几乎同时,斗篷下的地瓜也开火了,一枪就打爆了另一个芬军哨兵的脑袋。

  下一刻,埋伏在这片缓坡四周的狼牙队员也纷纷开火。

  六十名狼牙伏击十几名芬兰军人,结果也就可想而知。

  转眼间,十几名芬兰军人全部遭到击毙,没一个幸免!

  开玩笑,在这么近的距离,狼牙队员又怎么可能失手?

  击毙全部十几名芬兰军人,狼牙队员们并未立刻显身,徐锐也没有如同往常一样闭上眼睛释放感知,而是摸了一下大王颈上的狼毫,大王便立刻竖起两只尖尖的耳朵,就像是两部微型雷达开始搜索四周的林海。

  片刻后,大王呜呜的低叫了两声。

  “安全!”徐锐便立刻低喝了一声,埋伏在四周的狼牙队员这才纷纷现身,跟着徐锐回到了缓坡下,徐锐率先走回到篝火堆边,一眼扫过去,就能确定十几个芬兰军人已经全部死得透透的了,绝对不可能有装死的现象。

  这是徐锐第一次近距离猎杀芬兰军人,但是他心下没有一丝的愧疚或不安。

  因为芬兰是北欧国家之一,而北欧国家是出了名的反华,无论瑞典、挪威还是芬兰,对于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都是相当的不友好!所以,既便不是为了帮苏联,徐锐对于猎杀芬兰军人也不会有一丝的心理负担。

  猎杀了一个芬兰散兵小队,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徐锐当即剥光了一个芬兰军人的衣裳,将它的内裤扔到大王的面前,然后伸手拍了一下大王的脑袋,大王便立刻会意,低头对着那条内裤狂嗅了一通,片刻后,大王便扬起头,目露凶光,上嘴唇翻起露出獠牙,喉咙深处也发出低沉的嘶吼声。

  徐锐再松开揪住大王颈毛的手,大王便立刻箭一样窜出去。

  “出发!”徐锐当即踩上雪撬,然后以滑雪竿往雪地上猛的一撑,整个人便踩着雪撬飞速的滑出去,地瓜和其余的狼牙队员也纷纷跟上,前后不到片刻功夫,六十名狼牙队员便已经消失在林海雪原之中,只留下一道道淡淡滑痕。守护甜心之泪色蝶影

  ……

  在列宁格勒,西北方面军司令部。

  熬了几天夜,昨天晚上铁木辛哥终于得以睡了个囫囵觉,司令部的参谋们也都知道司令官这几天累坏了,所以没有来叫醒他,一直等到早上十点过,铁木辛哥睡到自然醒,这才起身洗漱,然后慢悠悠的来到了作战室。

  看到铁木辛哥进来,作战室里的作战参谋纷纷立正敬礼。

  铁木辛哥摆了摆手,随意的问道:“怎么样,狼牙大队有消息吗?”

  铁木辛哥原本只是很随意的一问,这才一天,他根本没抱什么希望,在他看来,狼牙大队就再怎么厉害,也至少需要三五天,才可能摸清楚曼纳海姆防线外围的布防情况,然后再把情报发送回来,引导轰炸机去轰炸。

  然而,让铁木辛哥十分意外的是,他的话音才刚落,伊万便立刻回答说:“有,狼牙大队已经发现了芬兰军的两处保障基地,并且已经将具体方位发送了回来,只等我军的轰炸机群赶到后,他们就会在地面点燃狼烟,引导轰炸!”

  “哦,是吗?”铁木辛哥讶然道,“已经发现了两处芬军保障基地?”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铁木辛哥又道:“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赶紧命令轰炸机群前往轰炸啊!哦对了,别忘了再派一个战斗机飞行团护航,芬兰空军的战斗机力量虽然在昨天遭受重创,但是仍然还有一定数量战斗机,不能够大意。”

  “是!”伊万答应一声,转身去给空军基地打电话了。

  很快,列宁格勒附近的几处空军基地便同时忙碌起来,十几分钟之后,二十多架图波列夫重型轰炸机便从两处空军基地同时起飞,几乎同一时间,至少一个中队的伊尔战斗机也从另外的一处空军基地起飞。

  在空中完成编队之后,这个由二十多架图波列夫重型轰炸机及三十多架伊尔战斗机组成的庞大机群,便掉头向西,向着卡累利阿地峡上空扑过来,只不过,这个庞大的机群却并没有太过深入卡累利阿地峡。

  距离谢尔托洛夫小镇还有五公里远时,机群突然降低飞行高底。

  谢尔托洛夫小镇是曼纳海姆三重防线的第一重防线的核心阵地,同时也是监测苏联空军的前哨阵地,小镇上的监测哨发现苏联空军的大机群居然没有越过谢尔托洛夫继续向西,而是突然间降低了飞行高度,不由得纳闷了。

  就在芬军的监测哨迷惑不解时,前方密林中骤然腾起两股黑烟。

  下一刻,低空中盘旋的苏军轰炸机群便立刻一分为二,分别扑向了黑烟腾起的地方,在飞临目标空域的上空之后,二十余架图波列夫重型轰炸机的机腹便猛然打开,遂即一排排的航弹便如雨点般倾泄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