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5章 守株待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795章 守株待兔

莫子辰拿雪杖使劲的点几下,从身后追上徐锐,然后问道:“团长,我们去哪?要不然直接去维堡吧?”

  维堡是整个曼纳海姆防线的核心,也是芬兰国防军的前线指挥部所在,莫子辰的意思就是杀上维堡,直接摧毁芬兰国防军的前线指挥部,彻底瘫痪曼纳海姆防线的指挥系统,这的确是一种有效而又激烈的报复手段。

  “维堡当然要去,但不是现在!”徐锐点点头,又道,“先收拾芬军的滑雪小分队!”

  “芬军的小分队?哪支小分队?”莫子辰闻言先是愣了下,遂即又咬牙切齿的道,“团长,你是说伏击我们的那支小分队?”

  “没错。”徐锐道,“带我去伏击点。”

  “好嘞!”莫子辰答应一声,当即在前面带路。

  没多久,莫子辰便带着徐锐回到了那个滑雪场。

  这时候,整个滑雪场早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寂静,但是站在斜坡顶上往下看,仍可以清楚的看到斜坡中间的十几个爆炸坑,看着就像是一块白布上被烧出了几十个破洞,乌漆麻黑并且丑陋至极,此外还有一些血迹。

  “团长,我们就是在这里让人给伏击的!”莫子辰伸手指了一下斜坡下方,咬牙切齿的道,“看见那个小山包没有?那狗曰的芬军狙击手就躲在小山包顶上,并且事先砍伐了两颗雪松构筑了一个掩体,我们拿他没任何办法。”

  “竟然是个滑雪场杀局!”徐锐沉声说道,“老莫,你们败得不冤!”

  “滑雪场杀局?”莫子辰闻言愣了一下,又问道,“团长,这次伏击还有讲究?”

  徐锐轻嗯一声,沉声道:“这可不是一次普通伏击,而是一次十分高明的杀局,就是相比倒三角伏击也是不遑多让。”

  莫子辰咋舌道:“这么厉害?”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道:“不过,这个滑雪场杀局并不难破解,在爆炸发生的第一时间,你们不要卧倒,如果继续向下高速滑行的话,留给芬军狙击手的时间其实并不多,就算他能干掉我们几个,剩下的队员也能冲到他近前,那时候他就死定了!”

  如果被几十个狼牙狙击手冲到近前,不要说是白色死神西蒙海耶,就算是他徐锐,只怕也是必死无疑,对于自己一手训练出的狼牙队员,徐锐还是很自信的!只是可惜的是,狼牙队员们在关键时刻做出了最错误的选择——卧倒!

  徐锐一说,莫子辰便也立刻明白了,当时就一拍脑门说道:“我艹,瞧我这猪脑子!”

  “这其实也不能怪你们,听到枪声或者爆炸声,必须卧倒,这个已经写进了条令,几乎已经成为每一名士兵的本能。”徐锐摇了摇头,又道,“只不过,我们狼牙大队是一支特种部队,所以一般的条令不适用,这次战斗结束后必须好好总结了。”

  莫子辰重重的嗯了一声,又道:“团长,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去哪?”徐锐狞笑道,“哪儿都不去,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等着那些该死的芬兰猪自己送上门来!”说到这顿了顿,徐锐又说道,“芬兰猪不是跟我们玩滑雪场杀局么?我们就跟他玩玩倒三角伏击阵,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特种作战!”樱花落尽袭卷一生

  “就在这儿等着?”莫子辰茫然的道,“芬兰猪还会来这里吗?”

  “我说他们会来,就一定会来!”徐锐狰狞一笑,又道,“老莫,你带两个小组去十点钟的方位埋伏,阿贵,你带两个小组去两点钟方向埋伏。”

  莫子辰和陈元贵答应一声,各自点起六名队员走了。

  剩下的四名队员却跟着徐锐留在了滑雪场的坡顶上。

  叫驴是四名队员中的一个,当下问道:“团长,我们在哪儿埋伏?”

  徐锐指了指山体棱线以下,狞声说道:“这里,就是最好的埋伏点!”

  叫驴不疑有他,当即跟另外三名狼牙在山体棱线以下两米左右的地方,用随身携带的雪铲掘开了四个雪坑,然后将白色披风往身上一裹,整个人就缩进了雪坑里,徐锐又往四人身上覆盖了少量积雪,整个就已经伪装得差不多了。

  徐锐示意大王自己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挖个坑把自己也给埋了。

  徐锐的判断很准,就在他们隐藏好之后还不到半小时,来时的方向便有了动静,又过了不到五分钟,一队队的芬兰军便从密林中滑出来,走着之字形的线路,飞一般过来,很快就滑行到了“厂”字形斜坡的顶上。

  好家伙,这次过来的芬兰军至少有一百多人!

  到了坡顶上之后,这些芬兰军丝毫没有减速,而是直接就从山体的棱线滑过去,在越过山体棱线的那一瞬间,一个个甚至还腾起到空中,飞行了十几米后才重重砸落在地,然后继续飞一般的往下滑行,径直向着斜坡中间滑下去。

  由于速度非常快,从空中滑过的芬兰军根本没有发现,他们脚下还隐藏着狼牙。

  滑行到斜坡中间,就是之前狼牙遭受伏击的伏击点后,这些芬兰军才减速停下,然后开始检查那狼籍的战场。

  几乎同时,另外一群芬兰军也出现在斜坡下。

  从斜坡下方出现的芬兰军人数略少,却也有五十多人,显然,芬军滑雪队这次玩的是两头围堵的套路,试图将刚刚遭受过伏击的狼牙残留全部留在这里,可惜,他们的意图却注定要落空,而且还得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

  徐锐拿枪口将身上覆盖的斗篷稍稍顶开一些,露出一道小缝。

  透过小缝,徐锐一眼就看到了聚集在斜坡中部的一百多芬军,此外,在斜坡脚下还有五十多个芬兰兵,再侧耳仔细聆听了片刻,确定背后的斜坡顶上并没有人,下一刻,徐锐嘴角便立刻勾起了一抹狰狞的杀机,芬兰猪,准备好迎接狼牙的滔天怒火吧!

  狞笑无声,徐锐又透过瞄准镜的视野锁定了一个正在指手划脚的芬兰军军官,然后轻轻的扣下了扳机,耳畔便立刻响起了噗的一声闷响,视野中的芬兰军却是毫无反应,因为加装在枪口的销声器消除了绝大部分的声波。都市大地主

  下一霎那,瞄准镜视野中,那个芬兰军官的脑袋便立刻炸裂了开来,徐锐其实并没有使用违禁达姆弹,只是因为在子弹穿透头盖骨之后,在颅腔内形成了空腔,原本就已经出现了裂纹的头盖骨便立刻承受不住,整个爆裂了开来。

  脑浆四溅,那个芬兰军官便立刻直挺挺倒下。

  突如其来的打击,一下就把芬兰兵给打懵了。

  因为他们根本没听到枪声,甚至不知道子弹是从哪个方向打过来的。

  更让他们意外的,狼牙在遭受如此失败之后,并没有紧急撤离不说,居然还敢留在原地打他们的伏击!这一下大大出乎了芬兰军的预料,眼睁睁看着那个芬兰军官头部碎裂,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周围的芬兰兵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片刻之后,才终于有一个芬兰军官反应过来,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不幸的是,芬兰兵的反应与狼牙竟如出一辙,也是一翻身卧倒在地。

  这下却是方便了徐锐和他身边的四名狙击手,转眼之间,又击毙了十五个芬兰兵。

  一直到这个时候,翻身卧倒的芬兰兵终于确定徐锐他们所在的方位,当时就有一个芬兰军官歇斯底里叫起来:“该死的,十二点方位,他们躲在十二点钟方位!集中火力,往十二点钟方向射击,射击,打死他们……”

  听到命令的芬兰兵纷纷掉转枪口,向着徐锐他们所在方位猛烈开火,遗憾的是,在芬兰兵的火力倾泄过来前,徐锐和四名狼牙狙击手便已经从藏身地翻身跃起,两个纵跃,便已经越过山体棱线,躲到了坡顶的另一侧。

  越过山体棱线前,徐锐和四名狼牙甚至还回头打了一枪,又击毙了五个芬兰兵。

  芬兰兵的火力终于猛烈倾泄过来,打得山体棱线以下部位飞雪四溅,却根本连徐锐他们的皮毛都没有伤着。

  看到徐锐五人消失在顶皮的另一侧,为首的芬兰军官便立刻挥臂喝道:“停止射击,全都停止射击!蠢货,我让你们停止射击!”

  正在猛烈开火的芬兰兵纷纷停止射击。

  刚刚还沸反盈天的滑雪场便立刻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为首的芬兰军官吸了口气,正要派几个芬兰兵到坡顶上去察看一下时,一声子弹的尖啸骤然之间掠空而至,紧接着一发7.92mm口径的尖头毛瑟弹便已经从他的左太阳穴射入,由于跟骨骼的撞击改变了子弹的飞行方向,瞬间造成了翻滚,结果在芬兰军官的颅腔里形成一个巨大空腔,空腔急剧的膨胀,瞬间就将天灵感整个撑裂。

  视野中,就是芬兰军官的天灵盖猛的碎裂,向上飞起。

  紧接着,那个芬兰军官身边的七个芬兰兵也纷纷中弹,而且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头部中弹,就像被锯倒的原木,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