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5章 一个都别想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05章 一个都别想活

“啊~”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声自前方山谷蓦然响起。

  “停!”正向前高速滑行的西蒙海耶蓦然间扬起右手,人也停下来。

  身后跟进的九个芬军狙击手便也纷纷跟着停止前进,弗里德曼更上前问道:“西蒙,刚才那声惨叫是怎么回事?”

  西蒙海耶摇了摇头,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因为西蒙海耶也不是非常确定,他只是感到有危险,小时候跟着爷爷在深山中打猎,严酷的生存条件造就了他对于危险的敏锐预知,就在刚才,他背脊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恶寒,这是他的直觉在他向预警,前方有未知的危险!

  弗里德曼还想再问,前方山谷却蓦然响起一声凄厉的狼嚎:嗷呜~~

  “狼?!”弗里德曼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遇到狼可不是好事,尤其是在大雪封山的严冬,狼就变得更加的危险,因为在大雪封山之后,狼寻觅不到食物,就会变得更加具有攻击性,人类也将成为它们菜单的选项。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只是一头狼,危险性并不大。

  毕竟对于一支军队而言,一头狼还是很容易解决的。

  然而,西蒙海耶却不愧是猎户出身,他已经从这声凄厉的嚎叫中听出不一样的东西,摇摇头说道:“不对,这声狼嚎不同于别的,似乎隐含着某种信息……”

  “你说什么,隐含着某种信息?”弗里德曼愕然道,“不可能吧。”

  “我记得小时候听过这样的嚎叫,是什么意思来着?让我想想,让我想想。”西蒙海耶陷入了回忆之中,拼命的想要从尘封的记忆中找出这声嚎叫的意味,片刻之后,一道闪光蓦然划过他的脑海,叫道,“我想起来了!”

  弗里德曼道:“西蒙,你想起什么了?”

  就在这时候,前方山谷中那声凄厉的狼嚎已经慢慢的沉寂下去。

  但是下一刻,四周的群山以及密林之中便立刻响起无数的狼嚎:嗷呜呜呜~~

  “我的上帝,狼群!是狼群!”弗里德曼顿时脸色大变,惊叫道,“该死的,狼群!”

  另外几个芬军狙击手也是脸色凝重,在这样的深山老林,而且还是在夜间,跟一个狼群正面遭遇,这个可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

  弗里德曼立刻在胸前反复划起十字,一边划十字一边说:“但愿只是路过,但愿这狼群只是路过,上帝保佑,上帝垂怜我们吧。”

  但是,西蒙海耶的一席话很快就击碎了弗里德曼的幻想。

  “别祈祷了,上帝不会降下神迹的,我已经回想起来了,刚才的那声嚎叫,是狼王在向它的狼群大军下达攻击的命令,它们不仅是已经发现了我们,而且就要进攻了!”西蒙海耶冷冷的接着说道,“所以,准备战斗吧!”

  说完,西蒙海耶便将莫辛纳甘步枪挎回肩上,却从靴帮里拔出了两把匕首。

  作为一名资深猎户,西蒙海耶比谁都更清楚,在光线非常之差的密林之中,对付狼群匕首要比步枪更加的管用,因为步枪打完一发之后,还需要拉拴退壳再推弹上膛,如果遭遇的是一群狼,仅只这片刻耽搁就足可以要了你的命!趋吉避你

  匕首则不然,匕首可以连续不断的进行撩刺。

  然后一扭头,却看到弗里德曼等几个芬军狙击手正在仓皇不迭的推弹上膛,西蒙海耶便立刻怒道:“蠢货,你们是想要害死自己的战友吗?”

  狼群的进攻,可是跟人类军队的进攻截然不同的。

  狼群一旦发起进攻,立刻就是一场近距离的混战,在这样的混战之中开枪,很容易误伤到自己人,先不说跳弹的威胁,子弹在打穿狼的身体之后仍旧还有巨大的动能,仍可以对别的目标构成威胁,何况现在是在夜间,这就更加危险。

  “用刀!”西蒙海耶怒道,“全都用刀,不要用枪!”

  弗里德曼等几名芬军狙击手如梦方醒,赶紧将步枪挎回肩上,又擎出匕首。

  而这个时候,狼群的进攻已经开始了,庆幸的是,在他们前方还有别的芬军小分队,这些芬军小分队首先遭到了攻击,不幸的是,这些芬军小分队就没有西蒙海耶这样的老手,并没有临时换匕首,而是直接用枪进行反击。

  一霎那之间,野兽撕咬声、人类的惨叫声、咒骂声以及枪声,就响成一片。

  不过受到时间的推移,枪声越来越稀,人类的惨叫声却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凄厉,西蒙海耶他们很容易就能从脑子里想象出这样一副画面:一个接一个的芬兰兵被扑倒在地,然后被一群野狼撕扯成碎块,血流淌满一地,惨不忍睹!

  ……

  真实的杀戮场面比想象中更加的血腥。

  距离西蒙海耶他们还不到一百米开外,一个十六人的芬军小分队已经陷入狼群包围。

  由于夜色以及密林的掩护,直到狼群逼近到十米之内,芬军小分队才发现,芬军小分队仓皇间开枪射击,却没能对蜂拥而至的狼群造成太大杀伤,仅仅损失了几头狼,狼群就已经冲撞进了芬军小分队中间,遂即展开撕咬。

  一个芬兰兵刚要推弹上膛,一头体型健硕的青狼便已经猛扑过来。

  芬兰兵躲闪不及,一下就被那头青狼扑倒在地,下一刻,那头青狼便张开大嘴猛的咬下来,芬兰兵慌乱之间,右手食指下意识的扣下扳机,只听叭的一声,射出的子弹却没能打中身上的青狼,反而将几米外的另外一个芬兰兵摞倒。

  下一个霎那,青狼的血盘大嘴便已经恶狠狠的咬了下来,再使劲的一撕扯,便从那个芬兰兵的脖子上撕下一大块血肉,芬兰兵吃疼之下立刻惨烈的哀嚎起来,不过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那芬兰兵还是拼尽全力,一脚将身上的青狼蹬飞出去。

  但是不等芬兰兵翻身爬起,五头青狼便同时猛扑了过来。

  这些畜牲居然还懂得分工,其中四头青狼分别咬住芬兰兵的四肢,使得那个芬兰兵动弹不得,最后一头青狼借机欺近芬兰兵面前,照着他的咽喉一口咬下来,这一下,准确的咬断了芬兰兵的喉管,芬兰兵双腿踢腾了两下,便再也没有动弹。红石大陆

  几乎是同时,另外的十几个芬兰兵也遭到了狼群的攻击。

  半盏茶功夫,一整个芬兰小分队十几个芬兰兵便已经全部被咬死,最惨的那个芬兰兵连腹部都被撕咬开,肠子内脏撒得到处都是。

  ……

  在狼群身后,徐锐率领二十名狼牙狙击手,就像是幽灵般峙立着。

  由于大王已经下达了命令,而且狼群也已经熟悉徐锐他们的气息,所以没有一头野狼回头攻击徐锐他们,只在大王的嚎叫声的指挥下,向着前方林海雪原中的上百个芬军小分队发起潮水般的攻击。

  既便隔着几百米,狼牙队员们也仍旧能够清晰的听到狼群的撕咬声、芬兰兵的咒骂声及临死前的哀嚎声,当然还有枪声,有不少芬兰兵慌乱之下胡乱开枪射击,不过在这样惊慌失措的前提下开枪,很难命中目标。

  能感觉得到,芬兰人的处境很不好。

  听着此起彼伏的凄厉惨叫声,狼牙们的汗毛都倒竖起来。

  莫子辰咽了口唾沫,涩声说:“没想到狼群还挺厉害的?”

  “是啊。”陈元贵也悚然说道,“上次在不儿汗山,没觉着狼群有这么恐怖啊。”

  说起来,狼牙大队也是跟狼**过手的,就是那次在库伦东郊的不儿汗山深处,而且交手的对象就是大王所率领的狼群,但是那次交手留给狼牙队员的印象并没有多恐怖,他们兵不血刃就瓦解了狼群的进攻,甚至还生擒了狼王大王!

  但前方正在上演的这场厮杀,却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那不一样。”徐锐摇摇头说,“上次在不儿汗山,我们是早有防备,而且还事先升起了篝火,面对狼群,有跟没有构筑起火墙是截然不同的!何况,上次在不儿罕山遇到的狼群的规模,远远不及今天的这个狼群!”

  莫子辰说道:“芬兰人为什么不升火?”

  “说的轻松。”陈示贵摇头说,“这寒冬腊月加大雪封山,急切间上哪去找干柴,没有干柴,你怎么生火?拿雪来生火么?”

  莫子辰又道:“团长,我们做点什么?不会就这样干等吧?”

  “当然不会。”徐锐狰狞的笑了一下,又道,“芬兰人不是傻瓜,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这个狼群有狼王指挥,所以一定会想办法先干掉狼王,且不出意外的话,出手的一定会是西蒙海耶率领的小分队,所以我们只需要守着大王就行!”

  莫子辰轻嗯了一声,又说道:“那我们就等着!”

  徐锐再次狞笑一声,又说道:“芬兰人想拿西蒙海耶当作钓饵,钓我们狼牙这条大鱼,却是想的太美了,这回,老子不仅要吞了他的钓饵,还要把垂钓的钓手也一并吞喽,参与这次猎杀的芬兰人,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