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6章 斩首成功(斩几张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16章 斩首成功(斩几张月票)

由于夜色的掩护,正向前全速行军的芬军小分队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后已经悄无声息的多了一条尾巴!

  莫子辰一边滑行,一边小声问徐锐:“团长,怪了。”

  徐锐一边控制着滑行的速度,一边问道:“哪里怪了?”

  莫子辰道:“这些芬兰人为什么不直接用电台向指挥部报告消息,而非得大老远的跑回指挥部报告呢?这不多此一举么。”

  “你怎么知道他们就没向指挥部发电报?”徐锐说道。

  “这不明摆着么。”莫子辰道,“发了电报,干吗还急吼吼赶回去。”

  “这你就不懂了。”徐锐摇头,“电报只能够说个大概,具体详情,还得侦察部队当面报告才能说得清,所以,如果仅仅只是知道滑雪小分队出事,是不足以成为芬军指挥官调整防御部署的依据,如果要调整部署,就必须知道具体的详情。”

  莫子辰哦了一声,不吭声了。

  ……

  徐锐的判断很准,事实就是这样。

  事实上,早在进入到山谷之后的第一时间,找过来的这支芬兰军队,就向基里洛夫斯科耶的前线指挥部发出了一封急电,将大概的情形报告上去,然后就得到了曼纳海姆以及西拉沃斯的指示,命令他们派人回指挥部当面报告。

  因为电报由于受到篇幅局限,很难对事件具体的描述。

  接到前线指挥部的回电之后,这支芬兰军的指挥官立刻派了一个班,迅速赶回基里洛夫斯科耶面呈,这个可怜的指挥官,完全不知道,当时正有一支特种部队,像守候猎物的野狼一般守候在芬军附近,正等着芬军给他们带路。

  奉命返回指挥部的这支芬军,倒也够谨慎,一路上居然连续变换了几次行进方向,有两次还故意派了人断后,以确定身后有没有跟踪,还有一次居然分成两路,可遗憾的是,这点小伎俩在狼牙面前根本不起作用。

  徐锐很容易就识破了芬兰军的这点小伎俩。

  急行军四小时后,大约在深夜十一点左右,前方夜幕下终于出现星星点点的灯光,莫子辰等狼牙队员见状顿时精神一振。

  ……

  基里洛夫斯科耶,芬兰国防军前线指挥部。

  曼纳海姆毕竟已经年岁大了,七十多岁的老人家,精力不可能再像三五十岁的青壮年那样充沛,所以熬到十点就撑不住,在作战室隔壁的休息室里躺下了,不过,曼纳海姆之所以敢躺下,跟局面尚可也不无原因。

  苏联红军的攻势虽然很猛烈,也的确给芬兰军的防线造成了很大压力,但是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兵,更作为曼纳海姆防线的缔造者,曼纳海姆却比谁都更清楚,苏军如果只是保持这样的攻势,是攻不破曼纳海姆二重防线的。

  快则二十四小时,慢则两个昼夜,苏军的攻势就会衰竭。

  到那时候,芬军就可以全线反击,这一来,苏芬战争第一阶段的奇迹,就有可能再次上演,继梅列茨科夫之后,铁木辛哥也将在他曼纳海姆手下折戟沉沙,所以,他必须借这个机会养足了体力,打反击,没有体力支撑可不行。末世之留下小鱼干!

  曼纳海姆可以休息,西拉沃斯却不敢休息。

  作为前线指挥官,西拉沃斯还得坐镇指挥。

  “报告,九号防御阵地的反坦克炮弹打光了!”

  “收到,立刻从七号保障基地调拨半个基数!”

  “报告,五号防御阵地的步兵营伤亡过半,请求增援!”

  “收到,立刻从四号基地抽调一个连过去,告诉劳尔,就算拼到最后一兵一卒,也绝不能后退半步,五号防御阵地绝不能丢!”

  “报告,一号防御阵地的重机枪弹药告急!”

  “该死,不是刚刚才调拨了一个基数过去,这么快就又打完了?这样,再从零号保障基地调拨半个基数弹药,告诉一号阵地的机枪手,省着点打!”

  各种各样的情况一个接一个上报到指挥部,不过都被西拉沃斯处理得井井有条。

  还是那句话,这次总攻苏联红军投入的兵力虽然庞大,兵器数量也是十分可观,对芬兰国防军造成的压力也的确很大,但是局面仍旧还是可控的!

  处理急务的间隙,西拉沃斯甚至还有闲心过问调查小分队的事。

  轻抿了一口咖啡,西拉沃斯扭头问副官道:“达比奥,调查小分队还没有回来?”

  达比奥摇摇头说:“将军阁下,我刚刚去指挥部大门外看过了,还没有。”

  “该死的!”西拉沃斯便有些不高兴,骂道,“这些蠢货在搞什么。”

  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卫兵进来报告:“将军,调查小分队回来了!”

  “回来了?”西拉沃斯精神一振,将手中的咖啡杯递给达比奥,又道,“让他们立刻给我滚进指挥部,告诉我那个该死的山谷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卫兵答应一声,又转身离开了。

  ……

  在芬兰军前线指挥部的东北侧,有一片松林。

  松林的阴影中,正静静的矗立着徐锐、大王还有莫子辰等狼牙狙击手。

  “没错了,这里就是芬兰国防军前指所在地!”徐锐嘿嘿的一笑,嘴角勾起一抹狰狞的杀机,又说道,“山鸡、叫驴,你们两个组留在这,负责支援及接应,老莫、老鹰,你们两个组跟我进去,阿贵,你们组负责摧毁通讯及供电!”

  莫子辰、山鸡、叫驴及陈元贵四人低低应了声是。

  徐锐又扬起右手往前猛然一切,低喝道:“动手!”

  下一刻,陈元贵率领着三名狼牙狙击手率领动手,以最快的速度爬上芬军前线指挥部四周的电线杆,将架设在电线杆上的电话线都给剪断了,紧接着,山鸡、叫驴两个小组的八名狙击手便纷纷开火,很快就将指挥部外围潜伏的芬军岗哨给全部摞倒。

  紧接着,徐锐、大王还有莫子辰、老鹰等七名狼牙狙击手便鬼魅般从东北角的雪松林里冲出来,踩着及膝深的积雪扑向芬军前线指挥部。青翎记

  ……

  与此同时,芬兰前线指挥部的主碉堡作战室。

  曼纳海姆已经被叫醒,正跟西拉沃斯一起询问山谷中的情形,得知山谷中躺满了芬兰军的尸体,少说也有数千具,曼纳海姆和西拉沃斯的脸色立刻变了,因为从这情形看,出击的一百多个精锐小分队和步兵第九团极可能都完了。

  “西蒙呢?有没有找到西蒙?”西拉沃斯又问道。

  当时古斯塔夫在发现了西蒙海耶的尸体之后,并没有立刻派人送还指挥部,而是找了个地方安置下来,他是想等解决了狼牙小分队之后,再带着西蒙海耶的尸体回去,向曼纳海姆和西拉沃斯两人复命,结果事情就这么耽搁下来。

  直到现在,西拉沃斯都不知道西蒙海耶已经死了。

  “没有!”回来复命的芬军班长摇头说,“没有发现西蒙海耶!”

  西拉沃斯闻言松了口气,说道:“这么说,西蒙很可能还活着……”

  话音还没有落,作战室隔壁的通信处突然间响起巨大的吵杂声:“喂喂喂?”

  西拉沃斯不喜欢在自己讲话时被别人打断,有些不高兴的扭头,正要训斥时,却看到一个军官从通信处匆匆走出来,说道:“将军阁下,电话突然打不通了!”

  “电话打不通?”西拉沃斯道,“肯定是电话线又被积雪压断了,还不赶紧派检修兵去检修,这样的小事,也要我来教你?”

  军官刚要分辩说这次情形跟以前不太一样,很可能不是大雪导致,结果话还来得及说出口呢,灯光却突然间熄灭了,整个作战室乃至整个指挥部瞬间就陷入无边的黑暗,包括曼纳海姆在内,所有人都有些懵,这又是怎么回事?

  很快,西拉沃斯就反应过来,大声咆哮道:“该死的,检修兵呢?还不赶紧派出检修兵前去检修输电线路?赶紧去检修!”

  黑暗中响起曼纳海姆的声音:“西拉沃斯,不要着急。”

  西拉沃斯这才压下胸中怒火,开始在黑暗中焦躁等待。

  好在并没有等待太长的时间,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灯光亮起,前线指挥部的电话线路也通了,检修兵的工作效率还是相当不错的,不过西拉沃斯心下还是相当不爽,又让达比奥去将检修连的连长叫来,询问出纰漏的原因。

  不过叫了好几声之后,也没有听到达比奥的丝毫回头。

  西拉沃斯错愕的回头,却发现达比奥已经倒在了地上,在他身边,却站立着一个陌生的芬兰军官,更让他感到错愕的是,这个芬兰军官居然还长着一张东方人的面孔,芬兰国防军中什么时候也有东方人了?该死!下一个霎那,西拉沃斯便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的西拉沃斯赶紧伸手去腰间掏枪,却是晚了,还不等他掏出手枪,那个长着东方人面孔的芬兰军官便一手刀砍在了他脖子上,霎那之间,西拉沃斯便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骨骸碎裂声,毫无疑问,那一定是他的颈骨被人家给劈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