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9章 欧陆风云(跪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19章 欧陆风云(跪求月票)

与此同时,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总统官邸。

  芬兰自独立以来的第四任总统卡利奥正在召开国务会议。

  卡利奥召开的这次紧急国务会议,全部议题就只有一个:如何应对苏军入侵?

  等与会的阁僚以及部长到齐之后,卡利奥便立刻示意国务秘书可以开始了,国务秘书便立刻将刚接到的关于曼纳海姆防的最新战报通报给与会高官。

  “先生们,刚刚接到前线的急报,曼纳海姆第二重防线已经遭到苏军突破,眼下苏军的装甲兵团已经越过了基里洛夫斯科耶,正沿着七号公路向着维堡方向快速挺进,此外,苏联空军也已经开始了对维堡的狂轰滥炸!”

  国务秘书的这一席话,犹如一滴水落入油锅,在座的阁僚部长瞬间就炸了。

  “什么?曼纳海姆的第二重防线已经失守了?不是说可以坚守至少半年么?怎么才三天就失守了?怎么搞的嘛?”

  “西拉沃斯这家伙究竟在搞什么。”

  “这次是曼纳海姆元帅坐镇指挥。”

  “对了,曼纳海姆元帅呢?他怎么说。”

  “没错,曼纳海姆必须给我们个交待!”

  看着群情激愤的阁僚部长,卡利奥的脸色立刻冷下来,沉声说道:“先生们,我很遗憾的通知你们,芬兰元帅曼纳海姆已经被俘,眼下正被关押在苏联红军设在基里洛夫斯科耶的临时监狱里,至于西拉沃斯么,很可能已经阵亡。”

  “什么?西拉沃斯阵亡了,曼纳海姆也被抓?”

  “上帝,这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子?”

  “该死,必须追究曼纳海姆和西拉沃斯的责任!”

  听到这个消息,与会的阁僚以及部长立刻就懵了。

  卡利奥敲了敲桌子,示意众人肃静,接着说道:“当务之急,不是追究西拉沃斯或者曼纳海姆的责任,而是如何度过这场危机!由于曼纳海姆的第二重防线的溃败太过突然,以至于驻守在第二重防线上的芬兰国防军主力撤不下来,所以,现在,以维堡为核心支撑的第三重防线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兵力以及物资。”

  这就是芬兰所面临的最大的困境——兵力不足!

  芬兰毕竟是个小国,全国常备军的兵力只有区区七万,苏芬战争爆发之后,经过全国总动员之后,也就二十万,由于曼纳海姆防线是依托卡累利阿地峡分为前后三重,当第一重防线失守后,芬兰国防军的主力就部署在了第二重防线之上。

  如果第二重防线也像第一重防线那样,一点点的失守,那么既便最终失守,芬兰国防军的主力也可以从容后撤,就仍然有机会依托第三重防线站稳脚跟,可是,现在,第二重防线却突然间溃败,芬兰国防军主力根本来不及撤退,立刻就放羊了。

  这样一来,曼纳海姆的第三重防线就很难再发挥有效作用了。

  停顿了下,卡利奥又道:“若不出现奇迹的话,维堡将在五天内失守,最多半月,苏联红军的装甲集群就将会兵临赫尔辛基城下!先生们,现在我们该讨论一下迁都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将首都迁往瓦萨。”八神

  听到这话,阁僚和部长们一下又炸了。

  “不行,瓦萨只是个小型的港口城市,怎么能作为芬兰首都?”

  “我同意,瓦萨虽然只是座小城,但是与瑞典只隔一道狭海,而且现在狭海封冻,所以很容易获得来自于瑞典志愿军的援助。”

  “我反对,为什么不试着苏联人合作?”

  “该死的,你是想出卖芬兰的主权吗?”

  会议室里吵得不可开交,卡利奥也只能够挠头。

  徐锐这只是蝴蝶在卡累利阿地峡扇了两下翅膀,结果在欧陆卷起了一场滔天飓风!由于苏军在苏芬战争中取得了远比历史上更为彻底、更为快速的胜利,致使苏芬战争的结果比历史上大相径庭,并由此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

  消息传到西欧时,英国首相张伯伦恰好在巴黎。

  张伯伦这次秘密造访巴黎,只是为了跟法国总统勒布伦再次确定应对德国的方略,因为德国在吞并了苏台德地区以及大半个波兰之后,并没有收手迹象,而是变得更加贪婪,对于邻近的比利时、荷兰、丹麦等国都露出了领土野心。

  德国的扩张野望,给英法两国造成了极大压力。

  参与这次会晤的除了张伯伦跟勒布伦以外,还有法兰西陆军元帅贝当,没错,就是法国投降后出任维希傀儡政府元首的那个贝当元帅,不过在这个时候,贝当元帅还是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英雄,因为他的战绩就是凡尔登战役。

  由于英法两国的外交重心都压在德国身上,所以对于苏联与芬兰之间的战争,无论张伯伦还是勒布伦,都不怎么关心,因为芬兰就算真被苏联给吞并了,对于西欧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但是德国一个细微动作,就可能彻底颠覆欧洲的权力格局。

  经过讨论,张伯伦、勒布伦跟贝当三人得出一个一致的结论,那就是纳粹德国已经成了气候,这个时候最为忌讳的就是跟他正面硬刚,而应该祸水东引,尽可能在苏联跟德国之间制造热点事件,最终引诱苏德开战。

  不过要想达成这个目标却不易。

  贝当说道:“通过对波兰的瓜分,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纳粹德国跟红色苏联之间是存在着某种默契的,若不能打破这种默契,我们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只能是往纳粹德国嘴里送菜,而无法引诱纳粹德国对苏开战。”

  “说的是。”张伯伦扼腕叹息道,“波兰这件事,是我失误了。”

  波兰灭国,张伯伦确实要负很大的责任,因为在九月初德军大举入侵波兰之时,张伯伦虽然偕同勒布伦第一时间对德宣战,但是只是宣战,并没有真正派军帮助波兰抗战,结果导致波兰被德国伙同苏联瓜分。
鹤舞月明
  张伯伦的初衷是拿波兰当诱饵,希望苏德两国会因为分赃不均而打起来,这样,以英法两国为首的老欧洲就能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结果却让他跌破了眼镜,苏德两国非但没有爆发战争,而是其乐融融的瓜分了波兰。

  这起事件,也对张伯伦的威信造成了严重削弱。

  所以现在,张伯伦在老欧洲内说话已经不好使。

  正因为这,张伯伦才会跑到巴黎跟勒布伦会晤,要不然他只要一个电报,勒布伦就得屁颠屁颠到伦敦,跟外省总督回国述职一样去觐见他。

  停顿了下,张伯伦又道:“要想让苏德翻脸,确实不易。”

  话音刚落,勒布伦的秘书忽然进来,将一纸电报递给他。

  看完这纸电报后,勒布伦立刻大喜过望,说:“真是太好了!我们正打瞌睡呢,结果就有人给我们送枕头来了。”

  贝当问道:“总统先生,怎么回事?”

  “你们还是自己看吧。”勒布伦说完,就把手中的电报递给张伯伦,旁边的贝当便也侧过头来一起看,看完之后,两人却有些懵。

  贝当说道:“总统先生,这有什么好的?”

  张伯伦也忧心忡忡道:“苏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曼纳海姆防线,兵临赫尔辛基城下也是指日可待,我们已经来不及出兵干预,这时候甚至就连援助武器装备也已经晚了,芬兰被苏联吞并已经不可避免,这简直是危机,勒布伦你怎么反而感到高兴?”

  勒布伦却摇摇头说道:“危机危机,危险之中往往也蕴含着转机,苏联吞并芬兰,从地缘上讲,对于欧洲原有的格局固然是个严重挑战,但是受影响最大的,却并不是我们,而是希特勒的纳粹德国。”

  贝当不解的道:“总统先生,这话怎么说?”

  勒布伦又说道:“因为斯拉夫人贪婪成性,他们对于领土的野心似乎是永无穷尽的,顺利吞并了芬兰之后,他们就极有可能将矛头对准瑞典,借口都是现成的,因为瑞典派出志愿军参与了苏芬战争,所以,苏瑞战争几乎一定会爆发!”

  “唔。”贝当恍然说道,“这个可能性确实非常大。”

  这时候张伯伦也反应过来了,说道:“真要是这样,不仅是瑞典,就连挪威也将面临红色苏联的极大威胁,而挪威不仅是德国重要的铁矿石资源供应国,更是德国的军事盟友,为了保证挪威的安全,德国必然出兵瑞典!”

  贝当皱眉说道:“那么问题来了,如何保证瑞典不会成为第二个波兰,不会被苏联、德国心照不宣瓜分呢?”

  张伯伦和勒布伦便立刻沉默了。

  好半晌之后,张伯伦才又说道:“无论瑞典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波兰,对于我们来说,这都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苏德两国能够毫无芥蒂的瓜分波兰,并不意味着他们也能够毫无芥蒂的瓜分掉瑞典,万一打起来了呢?所以无论如何值得一试。”

  勒布伦也道:“是啊,万一打起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