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7章 附骨之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27章 附骨之蛆

借助遁术,町田龙二终于摆脱了身后狼牙的追杀,不过他也很清楚,这只是暂时的,身后这个狼牙拥有超越常人的追踪术,之前他们至少已经拉开了好几十里,而且还是这样的暴风雪天气,却依然还是能够追上来,现在更不在话下。

  因为现在他们两个人的距离顶天了也就五六百米。

  这么近距离,那个该死的狼牙分分钟就能追上来。

  所以,在暂时摆脱了狼牙之后,町田龙二脚下绝不敢有片刻的停留,选中了一个方向便向前拔足狂奔,一直跑出去几公里,而且中间还转换了两个不同的方向,在转换方向的时候还尽可能的利用忍术隐匿了形迹以及气息。

  然后,町田龙二才终于敢停下来包扎右肋的伤口。

  装着给养的大背包平时由战马驮着,已经跟战马、帐篷一起遗失了,町田龙二也想折返回去找回背包,但是经过再三考虑之后,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这么做实在是太冒险了,万一那个狼牙埋伏在那里呢?岂不是自投罗网么?

  好在,身上还携带了一个小型背包,里边就装了一个急救包。

  打开急救包,冒着刺骨的寒风还有暴雪解开身上军装,发现血已经浸透了。

  只见右肋中间被利刃拉开了一道足有三寸多长的伤口,好在刺进去并不深,不然足以致命,但既便是这样,由于他一直处在高强度的奔跑而没能停下来歇口气,所以从伤口渗出的鲜血已经染红里衣,甚至连外层的呢子军装都已经浸透了。

  清理完了伤口,洒上磺胺粉,然后再快速的缠上纱布。

  草草包扎完了,町田龙二便再次开始了逃亡,这一次,他就不再变换方向、也不再刻意隐匿形迹或者气息,因为他明白,对真正的追踪高手来说,他的忍术仅仅只能够争取一点微不足道的时间,而根本无法彻底的摆脱对手追踪。

  而且施展忍术也是要代价的,会极大的消耗他的体力。

  所以,完全犯不着浪费体力施展什么忍术了,全速往前逃命就是了。

  当然,也不是说完全就不使用忍术了,而是要把忍术用到关键地方!

  然而,在这样的暴风雪天气之中逃亡,真的是非常辛苦,而且非常考验一个人的精神意志,漫天风雨中就你一个人的孤寂和萧索,真能够让人发疯,狂奔了差不多二十公里,町田龙二的体力便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他饿了!

  必须得吃点东西了,不然就跑不动了!

  然而,背包里的几包饼干早就吃完了,已经没食物了。

  而且,暴风雨却下得更大了,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更糟的是,天色也黑了下来,雪原上的视野就更差了。

  町田龙二似乎一下就被逼入到了绝境,生存状况堪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身后狼牙至少被他拉下了二十里,虽然没有十分明确的证据,但是町田龙二有这样的自信,毕竟他只需要埋头往前跑就是了,而身后狼牙在追踪的同时,还需要经常停下来分辩方向,以免追错了方向。

  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只不过町田龙二并没有乱了方寸。

  抓一把雪塞进嘴里,任雪水慢慢融化,再流淌入喉管,嗓子眼里的那股子火烧火燎的感觉终于好了些,不过肚子却是更加的饿了,咕噜咕噜直叫!确实很饿,但是町田龙二的意识却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明,然后便翻身趴倒在了雪地上,开始侧耳聆听。

  片刻之后,町田龙二的身体便突然从雪地上纵起,然后疾探双手,像刀子一样刺穿没过大腿根的积雪,径直插进积雪之下的草地,并且从隐藏在草地下数寸的地洞之中、揪出了一只肥硕的野鼠,野鼠还是活的,吱吱直叫。

  嘿嘿一笑,町田龙二一下将野鼠撕开,去除内脏再剥皮,然后将带血的鼠肉直接塞嘴里大口咀嚼起来,而且还嚼得咯吱咯吱的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吃什么美食呢,其实不过是只野鼠而已,而且还是生肉!

  吃完野鼠,町田龙二便感到体力有所恢复。

  然后,町田龙二便选中一个方向继续逃跑。

  ……

  过了差不多三个小时,一人一骑便出现在了町田龙二刚刚生吃野鼠的地方。

  这个身影并不是别人,当然就是冷铁锋了,冷铁锋先是在町田龙二的帐篷附近埋伏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意识到町田龙二不可能再返回,便毫不犹豫的骑上町田的战马,然后根据徐锐传授给他的追踪术,顺着町田龙二留下的气息追了下来。

  由于要分辩方位,再加上中间又受了町田龙二的忍术迷惑,所以浪费了不少的时间,等到他追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这里毕竟是在绥远,小鬼子要想逃回日占区至少也得好几天!

  所以,冷铁锋有的是时间跟小鬼子慢慢玩。

  而且等风雪停了,冷铁锋的追踪术的准确性将会变得更高。

  再加上还有战马,而鬼子却只是徒步逃命,所以,等到暴风雪停后,冷铁锋有足够的把握追上逃跑的小鬼子,早晚的事情!

  追到町田龙二之前所站的位置,冷铁锋便勒马停下,轻轻的吸了两下鼻子。

  一霎那间,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便涌入冷铁锋的鼻际,冷铁锋当即翻身下马,双手齐动将脚下积雪刨开,片刻之后,刨开的积雪中便露出了一团野鼠的内脏,还有皮毛,看到野鼠的皮毛还有内脏,冷铁锋嘴角便立刻勾起一抹狰狞的杀机。

  并没有错,狗曰的小鬼子果然是向着这个方向跑了。

  确定方位没错,冷铁锋便立刻又翻身上马,再次往前追了下去。

  片刻之后,一人一马的身影便又消失在了漫无边际的风雪之中,又过片刻,人马经过之后留在雪地上的足迹便已经被大雪完全的覆盖,就仿佛,那小鬼子还有冷铁锋,从来就没有到过这里似的。

  ……

  天亮之后,暴风雪终于是停了。

  町田龙二从睡梦中醒来,一下就从藏身的草垛坐起。

  这小鬼子的运气真不错,昨天后半夜居然让他找到了一处山坳,更让他惊喜莫名的是,这个山坳的中间还有个营地,看样子曾经是牧民聚居点,牧民也不知道是因为水草耗尽迁走了,还是因为雪太大所以转移到别的营地去了。

  总而言之,町田龙二发现了一处空的营地。

  营地里不仅有干草,甚至还存有少量肉脯。

  顶风冒雪逃亡了将近一个昼夜,町田龙二终于喝到了一口肉汤。

  一罐热腾腾的肉汤喝进肚子里,然后倒在干草垛上便熟睡过去。

  等到早上醒来之时,面前的篝火堆早就已经熄灭了,甚至连灰烬也已经冰凉,不过町田龙二吃饱睡足之后,无论体力还是精力都已经完全恢复,甚至连右肋的伤口处也感觉到了丝丝的痒意,那是伤口就快要结疤了。

  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町田龙二正要将篝火重新升起,再把瓦罐里喝剩下的肉汤煮热了喝掉的时候,心头忽然涌起一丝警兆。

  町田龙二的眉头立刻就蹙紧了。

  八嘎,该死的狼牙又追上来了,简直就是附骨之蛆!

  自从突破境界之后,这小鬼子对于危险拥有了极其敏锐的感知。

  当下町田龙二便从草垛旁边扫来积雪,将火堆以及灰烬覆盖住,又用干草将附近的足迹全部扫平,最后倒着往山谷北边走,一边倒退一边扫除地上的足迹,他不奢求这样的小伎俩能够骗过身后那个追兵,只求耽搁片刻时间也就足够了。

  这些说起来挺复杂,其实做完这些也就片刻的事情。

  ……

  过了大约两个小时,町田龙二的身影早就已经消失。

  山坳的南边却出现了一人一骑,这人自然是冷铁锋。

  町田龙二至少还睡了几个小时,但是冷铁锋却是一夜没睡,不过他没有受伤,也没有失血,所以精神还算不错,至少脸上没有太多的疲惫之色,但是他胯下的东洋战马却已经不行了,开始一个劲吐白沫。

  到了山坳南边之后,冷铁锋先是准备转道往东边走,但是走了几步之后便立刻又折返回来,停在了山坳的入口,嘴角也绽起了一抹鄙夷的冷笑,假的,小鬼子进了山坳!当下冷铁锋便策马径直走入山坳。

  不过走了还没几步,胯下的战马便双腿一软跪倒在雪地上。

  冷铁锋从马背下来,才发现这匹东洋马早就已经体力透支,这也在情理之中,东洋马是引进阿拉伯马改良后形成的新马种,暴发力增加了不少,但是耐力远不如蒙古马,在暴风雪之中走了这么长的时间之后,早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

  没有一丝怜悯,冷铁锋手起一刀结果了这区东洋马。

  既便没了马匹,冷铁锋也有信心徒步追上前面鬼子。

  想逃脱他冷铁锋的追杀,恐怕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