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3章 危如累卵(三更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33章 危如累卵(三更求月票)

远在德国,自从隆美尔带着大本营卫队前往瑞典之后,元首便始终通过无线电波、在时刻关注着北欧战场的局势。

  对于隆美尔组织并指挥的这次闪电战,元首更是关注。

  此时此刻,在狼穴的巨大的作战室里,云集了德军的一大批高级将领,德国国防军第十九军的军长古德里安中将,负责战况解说,古德里安也是闪电战理论的缔造者,并且指挥在第十九军在对波作战中创造了惊人的战绩。

  根据前线传回的电报,古德里安讲解完了战场的局势,到最后总结时说道:“这是一次完美的闪电战,隆美尔将军对闪电战理论的运用已经达到了极致,无论是战前隐蔽,还是在攻击发起之后、对装甲力量以及空中力量的集中运用,还是突破之后快速向前穿插,都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再不能奢求更多了。”

  对隆美尔,古德里安毫不吝啬溢美之词。

  不仅是因为隆美尔跟古德里安理念相同,更因为古德里安确实很欣赏隆美尔。

  停顿了下,古德里安又说道:“相比对波作战,这次攻占维堡的军事行动的难度要高得多,穿插的距离也更加远,当然,最终的战果恐怕也会大得多,若不出意外的话,此刻集结在赫尔辛基及附近的苏军是完了。”

  元首问道:“你是说,赫尔辛基的苏军已经完了?”

  “除非出现奇迹。”古德里安耸了耸肩,又说道,“否则集结在赫尔辛基附近的几十万苏军肯定是完了,因为维堡一失守,不仅苏军囤积在那里的海量军需物资化为乌有,甚至就连列宁格勒通往赫尔辛基的后勤补给线都被完全切断。”

  元首低头看着北欧地图,眸子里有莫名的精芒一闪而过。

  古德里安又说道:“北欧天气原本就极其严酷,在冬天就更加严酷,一旦后勤保障通道遭到瑞军切断,被困在赫尔辛基的苏军主力,甚至连跨海撤回列宁格勒都不可能,因为如果没有足够给养,他们的步兵根本走不了多远。”

  元首说道:“可是维堡还没失守,不是么?”

  “这只是暂时的。”古德里安肯定的说道,“最长不超过二十个小时,也就是到明天傍晚之前,维堡必定易手!”停顿了一下,古德里安又道,“因为维堡的所有防御设施都是向东而设的,对于来自西边的攻击几乎毫无防御可言。”

  元首重重点头,眸子里的神采更加的明亮。

  ……

  与此同时,克里姆林宫里边也是灯火通明。

  硕果仅存的两位苏联元帅,伏罗希洛夫跟布琼尼,都已经被斯大林召到了克里姆林宫内的巨大作战室,不过相比狼穴,克里姆林宫里的气氛就要压抑得多,无论是斯大林,还是伏罗希洛夫或者布琼尼两位元帅,全都眉头紧锁。

  叼着烟斗深吸了一口,布琼尼将嘴里的烟斗卸下,然后说道:“从空军的侦察结果来判断,突然出现在维堡西北的瑞芬联军并非一支小部队,而是一支人数至少超过十万人、坦克至少超过五百辆的大兵团,此外还有不明数量的火炮!”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瑞芬联军显然是蓄谋已久。”伏罗希洛夫沉声道,“而西北方面军明显准备不足,由于攻占维堡之后并没有停留,而是一鼓作气往前继续推进,所以并没有在维堡构筑工事,甚至连芬军的防御工事也没改,但是这些工事都是向东而设,对抵御来自西北方向的进攻,几乎毫无用处,所以维堡的失守已经是不可避免。”

  “是的。”布琼尼点点头说,“唯一悬念,是维堡还能撑多久?”

  伏罗希洛夫道:“据我判断,最多恐怕也不会超过二十个小时。”

  “我的判断也差不多。”布琼尼道,“明天天黑之前肯定会失守。”

  伏罗希洛夫接着说道:“芬兰的局势已经危如累卵了,因为维堡一旦失守,不仅意味着囤积在那里的天量物资化为乌有,更意味着连接列宁格勒与赫尔辛基两地的铁路及公路运输的全面中断,集结在赫尔辛基的西北方面军主力很快将陷入弹尽粮绝的困境。”

  两位苏联元帅在那分析战况,斯大林却是没有做声,只是叼着烟斗默默抽烟。

  但是布琼尼却已经从斯大林阴沉的脸色看出了他心中的紧张,不可能不紧张,一旦集结在赫尔辛基附近西北方面军主力遭到瑞芬联军围歼,不仅意味着第二阶段的对芬作战的彻底失败,更有可能把之前吃进肚里的战果全都吐回去。

  就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如果这次对维堡的奇袭真如契卡所分析的那样,有德军的顾问团在幕后指挥,那么这次的惨败就极可能导致德军统帅部对苏联红军的战斗力出现严重的战略误判,然后,德国就极有可能将苏联列为优先打击目标。

  真要是这样的话,对于苏联来说就不啻于严重灾难。

  想到这,斯大林就再也坐不住了,维堡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守。

  “不行!”斯大林从嘴里卸下烟斗,斩钉截铁的说道,“维堡绝不能丢!”

  伏罗希洛夫跟布琼尼对视了一眼,摊摊手说道:“斯大林同志,这恐怕是没办法了。”

  “不,还有办法!肯定还有办法!”斯大林摇了摇手,又说道,“我知道,至少有一个人能有办法,是的没错,他肯定有办法!”

  伏罗希洛夫跟布琼尼满头雾水道:“还有一个人?谁?”

  “我们的中国朋友,徐锐同志!”斯大林其实也不确定徐锐是否能有办法保住维堡,但是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就连伏罗希洛夫和布琼尼这两个苏联元帅都没辙了,斯大林只能病急乱投医,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徐锐的身上了。

  毕竟,徐锐在之前的对芬作战中表现优异。

  徐锐?伏罗希洛夫和布琼尼面面相觑,这家伙能行吗?

  对于徐锐,伏罗希洛夫跟布琼尼绝不陌生,而事实上,徐锐在整个苏联早已经是声名在外了,现在在几百万苏联红军之中,还没听过徐锐大名的,恐怕已经不多了,但是他们只知道徐锐擅长特种作战和大兵团作战,防御战好像非他所长。YY男神的错误姿势[系统]

  “他能行,徐锐同志一定能行!”仿佛是为了说服伏罗希洛夫跟布琼尼,又仿佛是为了说服自己,斯大林喃喃低语了几句,又扭头吩咐他的秘书,“安娜,你马上安排好专列,哦不不,还是安排专机吧,我要直飞列宁格勒面见徐锐同志!”

  “好的。”女秘书答应一声,转身匆匆走了。

  ……

  前线发生了这么重大的变故,徐锐不可能不知道。

  事实上,当铁木辛哥意识到维堡有可能失守之后,第一时间就给列宁格勒的留守处发去了一封电报,让留守处的负责人立刻通知徐锐:狼牙大队的休假立刻取消,再让徐锐率领狼牙大队紧急开赴维堡,并接手维堡的防御工作。

  徐锐对此早有预料,所以在接到通知之后并没有太过吃惊,但是狼牙大队的一干队员们却是吃惊极了,在留守处的苏联军官离开之后,正在俱乐部餐厅里用餐的五十多个狼牙队员便立刻炸了锅,一个个开始很热烈的讨论起来。

  “我的乖,这是什么情况?维堡要失守了?”

  “额滴娘,这是什么操作?画风转变太快,跟不上节奏啊。”

  “瑞芬联军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厉害了?竟然奇袭维堡?”

  “我的妈,这下大事不妙,维堡一旦失守,赫尔辛基的苏军主力就完球了。”

  “好家伙,这下铁木辛哥那家伙该吓尿了,哦不对,肯定是屎都吓出来了。”

  看到手下的一干狼牙越说越难听,徐锐便闷哼一声,喝道:“差不多行了,不要背后编排人家,怎么说人都是方面军司令员。”

  五十多个狼牙队员这才讪讪的住嘴。

  地瓜已经过了极度虚弱期,已经过可以到餐厅吃饭,当即接着话茬说道:“就是,人家可没亏待咱们,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派那么多漂亮女兵、女军官来陪我们解闷,做人要讲良心是吧?不然挨雷劈的。”

  说完之后,地瓜顺势揽住身边女军官纤腰,微笑说:“娜塔莉娅,是不是?”

  娜塔莉娅嫣然一笑,又凑上香唇在地瓜的脸颊上啧的亲吻了一下,瞬间在地瓜的右脸颊上留下一个猩红的唇印。

  徐锐瞪了地瓜一眼,又对一干狼牙队员说:“行了,吃完了赶紧回去收拾,一刻钟之后到俱乐部的大门口集合!”徐锐并不觉得此时狼牙大队奔赴维堡还能有什么用,但是该尽到的义务他们还是要尽到,所以维堡还是要去的。

  只不过,狼牙大队才刚刚在俱乐部大门口完成集结,还没有来得及开拔呢,军官俱乐部的负责人便匆匆追出来,对徐锐说:“达瓦里希,刚刚接到斯大林同志的急电,让你们先等等,斯大林同志已经亲自赶过来了,他想要与您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