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5章 玉石俱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35章 玉石俱焚

    “子弹生产线?”斯大林闻言一愣。



    斯大林还真不知道这事,是朱可夫一手操办的。



    徐锐便解释说:“是这样,作为整个合作计划的一部分,朱可夫同志向我们察哈尔独立团援助了一条Dshk重机枪子弹生产线,但是,斯大林同志,你懂的?”



    “我懂,我明白的!”斯大林大手一挥说,“只要你能帮助西北方面军脱困,我立刻让朱可夫从乌拉尔工业区整体搬迁一家小型兵工厂前往包头,工程师也一并派过去,从工厂建设调试到生产,一概不用你们操心。”



    顿了顿,斯大林又接着说道:“从此你们不仅可以生产重机枪子弹,更可以生产Dshk高射重机枪,只要有足够的原材料,你们想生产多少挺重机枪都没问题,哦对,炼钢厂朱可夫有没有给?如果没有,我现在就特批给你。”



    这时候,徐锐就是提出要从斯大林身上割肉,斯大林也会满口答应。



    没别的,实在是因为西北方面军一旦被全歼,引发的连锁反应实在太大了,万一纳粹德国因此对苏联红军的战斗力产生严重的误判,进而将首要打击对象换成了苏联,苏联立刻就会面临生死存亡的威胁!



    相比之下,对察哈尔独立团的那点援助根本就不算什么。



    但徐锐的德性是有便宜要占,没有便宜创造便宜也要占,好不容易揪住斯大林的软肋又岂能轻易放过?



    徐锐又道:“炼钢厂已经有了,但是还有个问题,包头工业区建起来之后,安全就是个难题,因为我们察哈尔独立团并没有空军,根本阻止不了日军轰炸机的轰炸。”



    “这简单。”斯大林慷慨的道,“我让朱可夫援助你们一个飞行团的战斗机。”



    这个确实很慷慨了,一个团的战斗机,那就是一百架,足够保护包头领空了。



    但是徐锐还不满足,接着说道:“可是,我们察哈尔独立团没有那么多飞行员。”



    “这个也容易解决。”斯大林便逐渐开始有些不耐烦了,皱着眉头说道,“我可以让朱可夫同志从远东方面军借调两百名飞行员给你。”



    徐锐却是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爽不爽、耐烦不耐烦,那都是你的事,我又不是你爹,凭什么迁就你?非得照顾你的感受?



    徐锐又道:“还有个事,我们包头根据地刚刚遭遇了百年一遇的大雪灾,眼下正面临严重的生存危机,所以这边事了之后,我们想尽快返回国内!”



    斯大林道:“行,只要西北方面军的处境转危为安,我亲自送你们登机!”



    说完之后,不等徐锐再次说话,斯大林又抢着说道:“徐锐同志,现在,你总可以说说你的办法了吧?”



    徐锐说道:“斯大林同志,这里说话不太方便,我们去作战室吧。”99种死法(快穿)



    斯大林道:“徐锐同志,西北方面军危在旦夕,我们还是尽快吧。”



    斯大林的意思,就是不用再多此一举了,还是赶紧在这里讲解吧。



    徐锐摇摇头说:“斯大林同志,你用不着担心,如果西北方面军能够按照我说的去做,时间是足够的,最终是一定可以转危为安的。”



    刚刚徐锐还说只有六七分把握,现在却变成一定了。



    看到徐锐坚持,斯大林便只能耐着性子跟着来到俱乐部的作战室。



    作战室里边有现成的摸拟沙盘,不过演示的仍还是卡累利阿战场,却已经不适用于现在的局势,所以徐锐让俱乐部的军官找来一张瑞典的地图,摊在桌子上,徐锐先拿起蓝色铅笔在地图上画了条线,从瓦萨一直延伸到维堡。



    斯大林的脸色便再次阴沉下来,因为这便是瑞芬联军的穿插路线。



    徐锐又拿起红色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两个红色箭头,一个箭头从赫尔辛基指向维堡,另一个箭头从列宁格勒指向维堡,最后在维堡所在方位打了一个大大的叉叉,意思即是说,苏军即将在维堡与瑞芬联军决战。



    斯大林下意识的点点头,这是苏军统帅部的决定。



    徐锐画完之后却摇摇头,沉声说:“斯大林同志,如果苏军统帅部真决定这么做,那么我就只能非常遗憾的通知你,西北方面军的全军覆灭只怕是很难避免了,限于恶劣的天气条件和道路交通,西北方面军是不可能重新打通维堡的。”



    斯大林默然,因为这与伏罗希洛夫、布琼尼的判断一致。



    停顿了片刻,斯大林又闷闷的问道:“那么,西北方面军该怎么做?”



    徐锐再次拿起红色铅笔,又在地图上刷刷划出两个箭头,一个箭头从赫尔辛基往北直指瓦萨,另一个箭头从列宁格勒直指维堡的身后,拦腰切入维堡跟瓦萨之间。



    斯大林见状便立刻愣了,吃惊的道:“徐锐同志,你是说,进攻瓦萨?”



    “对,按照原定的计划,进攻瓦萨!”徐锐说道,“西北方面军所有的准备工作,都是针对进攻瓦萨而做,兵力部署、兵器配置、物资保障,甚至连兵站的设置都为此而设,如果此时突然更改计划,仓促之间由向前推进,转为回师救援维堡,难免会造成指挥混乱。”



    斯大林下意识的点点头,大型会战,最忌讳的就是突然之间改变原定的作战方略。



    徐锐又说道:“指挥一旦陷入混乱就会导致战斗力锐减,西北方面军如果仓促之间回师维堡,十成战斗力甚至很难发挥出四成,而瑞芬联军却集重兵于维堡一线,而且指导思想很清晰,此消彼涨之下结果也就可想而知,斯大林同志你说呢?”



    “很有道理。”斯大林深以为然的道,“回师维堡绝不可行。”
重生之侯府良女


    徐锐又说道:“反之,如果按照原定的作战计划进攻瓦萨,则西北方面军所属各战斗单位就可以按部就班执行,指挥上、官兵思想上都不会出现混乱,而此时瑞芬联军的主力已经前出到维堡一线,后方必定空虚,所以,趁虚拿下瓦萨就将是大概率事件。”



    “说的在理!”斯大林用力的一挥拳,大声道,“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



    徐锐脸上没有表示,心下却是哂然,你们为什么没有想到?因为苏军的军事思想已经完全僵化,上到伏罗希洛夫、布琼尼元帅,下到每一名基层军官,弥漫在苏军中的教条主义思想已经十分严重,要不然,苏德战争全面爆发后,也不会被德军打成狗样。



    不过兴奋了片刻之后,斯大林立刻冷静下来,又道:“不对,还是不对。”



    停顿了一下,斯大林又说道:“就算顺利拿下了瓦萨,西北方面军的处境,也仍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因为瓦萨与苏联本土的联系并未打通,如果得不到后勤保障,西北方面军就算拿下了瓦萨,最终也是仍然难逃覆灭的结局。”



    “那可未必。”徐锐嘿然说道,“拿下了瓦萨,并不能够打通后勤保障通道,却是切断了前出维堡的瑞芬联军主力的后勤保障通道,这样,也就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维堡的联军主力以及瓦萨的西北方面军主力,都成为了孤军。”



    斯大林迅速反应过来,说道:“这时候,比的就是谁先撑不住了?”



    “对,如果是瑞芬联军主力首先撑不住,那么最终完蛋的就是他们,反之,如果最先撑不住的是西北方面军主力,那么结果就很遗憾了。”说到这里停顿了下,徐锐又道,“这是一种玉石俱焚的打法,双方比拼的就是谁的气更长。”



    斯大林目光一闪,说:“其实除了玉石俱焚外,还有第三种选择的。”



    徐锐闻言只是微微一笑,他知道斯大林说的第三种选择指的是什么,就是谈判,跟德国人还有瑞典人划分势力范围,像之前两家瓜分波兰一样再次瓜分掉芬兰,相比独吞,这固然不是斯大林所希望的,却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徐锐又接着说道:“还有,为了确保这个解救计划的成功实施,你最好直接给维堡守军的指挥官下一个命令,让他不要心存任何侥幸,立刻焚毁囤积在维堡的全部物资,以免这海量的军需物资落入瑞芬联军手里。”



    如果囤积在维堡的军需物资落入瑞芬联军手里,那乐子就大了,到时候首先撑不住的肯定是西北方面军,这样的话,德国、瑞典也就不可能再跟苏联谈判,而是一定会坐等西北方面军的全军覆灭,然后再独吞芬兰。



    到了那时候,苏联的西部边境非但得不到改善,反而会变得比之前更加恶劣,因为之前只需要面对芬兰,现在却需要直接面对德国军队了!



    斯大林点头,深以为然的说道:“我这就下达命令!”



    说完了之后,斯大林便立刻招手叫来他的秘书,口述命令之后,再让秘书通过军官俱乐部的电台,立刻将他的命令转发给驻守维堡的第九集团军的司令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