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2章 千里追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52章 千里追杀

    冷铁锋追杀一个鬼子,十多天了没有任何消息,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冷铁锋已经牺牲了,另外一种可能是冷铁锋追不鬼子,但鬼子也摆脱不了冷铁锋,两个人之间形成了僵持,所以一直在兜圈子。



    王沪生倾向于前者,认为冷铁锋已经牺牲。



    徐锐却倾向于后者,认为两人陷入了僵持。



    以冷铁锋的战斗力,除非遇到井千代子,否则自保是绰绰有余的,但是次到黑谷伏击商队的鬼子以及后来袭击包头的小鬼子间,显然并没有井千代子,所以冷铁锋多半是跟逃跑的鬼子僵持住了。



    不过,既便是僵持,局面对于冷铁锋来说也是不利的,因为这场追逐或者追杀的主动权已不再操在冷铁锋手里,而是已经到了对面小鬼子的手里,小鬼子完全可以像牵牛一样把冷铁锋引诱进入到日占区,然后召来援军,一起对付冷铁锋。



    当然,冷铁锋也可以选择半途放弃,不进入到日占区。



    但是以徐锐对老兵的了解,不到最后一刻,他是绝不会放弃的,这也是徐锐最欣赏老兵的一点,跟他一样的坚忍不拔!



    所以,老兵很可能已处于危险之!



    既便暂时没有危险,也要尽快找到!



    当下徐锐顾不长途飞行后的劳顿,一声忽哨将大王召了过来。



    大王的恢复力惊人,如果换成人类,伤筋动骨至少也要一百日,可是大王做完手术才过了七八天,已经可以瘸着右腿奔跑了,当然,由于右腿仍然还打着石膏,只剩下三条腿可以发力,所以跑不快,但是行动是没问题了。



    然后,徐锐把大王带到了包头东郊的山谷,也是卓力格图家,再让肖雁月回家里翻找出来老兵的一双旧袜子。



    大王嗅过袜子之后,便立刻在地到处嗅吸起来,



    看着大王像无头苍蝇般来回的乱窜,王沪生便有些担心的说道:“老徐,这都已经过去十多天了,大王还能闻出老兵的气味吗?”



    徐锐说道:“老王,这你小看大王了。”



    换成是一般的猎犬或者野狼,都已经过了这么久,没准真辩识不出了,但是大王可是野狼的王者,他的嗅觉远胜过一般野狼,所以别说是区区十多天,算是过了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大王都能够从空气嗅出气味。



    说话之间,大王便停了下来,盯着其一个方向,翻起了嘴唇,并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嘶吼声,这点它跟猎犬有着本质的区别,若是猎犬,这时候该狂吠不止,但大王却只是翻起嘴唇,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嘶吼声。



    “找着了!”徐锐闷哼了一声,低喝道,“大王,走!”



    大王便立刻甩开三条狼腿,向着前方狂奔而去,徐锐翻身跨雷响牵过来的战马,迅即追了下去,王沪生自然不放心,让钻山豹带着雷响等十几名狼牙也跟了去,不片刻,徐锐等十余骑,便跟着大王消失在前方苍茫的地平线。



    ……



    徐锐的判断完全正确。异界之神器降临



    冷铁锋没有遇到危险,甚至还在继续追杀鬼子。



    这十多天的追杀下来,至少已经追出了千里!



    但是他已经失去主动,现在只是被动的跟在小鬼子的屁股后面,始终没办法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他也想过放弃,但是一想到之前被摧毁的肉制品罐装厂,再想到这个小鬼子很可能已经掌握工业区的方位,便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一旦让这个小鬼子把工业区的具体方位带回到了张家口,也意味着华北方面军将掌握工业区的确切方位,那华北方面军直属第三飞行团的轰炸机,能对包头工业区展开精确轰炸,这是察哈尔独立团无论如何承受不了的。



    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把前面的那个小鬼子干掉。



    所以,冷铁锋凭借着顽强的毅力,不眠不休的一路追杀了下来。



    随身携带的干粮早已经耗尽,而且也没有地方补充,因为前面那个该死的小鬼子专挑渺无人烟的荒野戈壁走,所以冷铁锋只能够吃树皮、草根,运气好的时候还能够逮几只田鼠或者野兔来吃,有一次冷铁锋还逮到了一只傻狍子。



    不过由于时间不够,无法生火,所以只能生吃。



    十多天的茹毛饮血,再加十多天的连续追杀,冷铁锋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头发已经乱成鸡窝,脸也已经胡子拉碴,最吓人的,还是他的一对眼睛,此刻已经布满了密集血丝,看去像个野人。



    越过一片稀疏的小树林,前方是一大片开阔地。



    两行足印从近处一直延伸到远处视野尽头,视野尽头,是一大片的白桦林。



    不用多说,这两行足印肯定是那个该死的鬼子留下来,并且已经逃进了前方的那片稀疏的白桦林里边,只不过,这也有可能是个假象,那个小鬼子有可能倒着退回来,埋伏在附近的某个隐秘处,等他从近处走过时再暴起偷袭。



    尽管之前没发生过,但是这并不代表以后也不会发生。



    尽管已经筋疲力尽,但冷铁锋仍然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观察了会,冷铁锋小心翼翼的绕开了前方的一个雪凹。



    山雪厚,像这样的雪凹下面很可能隐藏着一道地缝,一不小心掉进地缝,那麻烦大了,如果换成平时体力充沛的时候,这当然是没什么问题,可现在冷铁知的体能已经接近枯竭,这样的一道地缝极有可能要了他的小命,小心为。



    “嘎吱!”



    “嘎吱!”



    皮靴踩在厚厚的积雪发出清脆的声响,在寂静的雪原显得十分的突兀。



    冷铁锋一边吃力的踩着积雪前行,一边竖起耳朵聆听,周围的世界跟死了似的,一片死寂,天地间只剩下他粗重的呼吸,还有嘎吱的踩雪声,这种枯寂、孤独还有荒芜,换成意志力薄弱的,说不定已经崩溃了。诱妻入怀:老公,手下留情!



    冷铁锋虽然还没有崩溃,但是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



    最直接的体现,是冷铁锋的六识已经出现严重下降,他的视觉、听觉、嗅觉还有第六感都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下降,当然了,下降最严重的还是体能,好在,前面的小鬼子也是好不到哪里去,情况或许他还要糟糕。



    走了不到百米,冷铁锋便感觉自己喘得厉害,体力透支了!



    必须吃点东西,要不然,算追了小鬼子,只怕也没有体力把他干掉。



    当下冷铁锋便很明智的停下脚步,掏出匕首,走到旁边一堆微微凸起的雪堆旁边,不出所料,刨开积雪后底下便是一簇灌木,灌木底下是枯黄的牧草,牧草不能吃,但是草根却富含纤维糖份,在这样的荒野,已经是算是一种很好的营养物质。



    将狙击步枪搁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再弯下腰,用匕首刨开地表挖掘草根。



    刨出草根之后,冷铁锋甚至都懒得清理泥土,直接塞进嘴里咀嚼起来,一股带着淡淡的泥土腥味的汁液,缓缓流淌入喉管,然后顺着食管流淌下去,原本空荡荡、火烧火燎的胃部终于好受了一些,体力也略有恢复。



    冷铁锋正想再多挖掘几根草根时,耳畔忽然传来一声异响。



    猛然一个探手,冷铁锋便将搁在脚边的狙击步枪抓了过来,不过下一刻,冷铁锋脸却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因为不到十米外,一只野兔竟然刨开积雪,傻乎乎的从洞窟里探出一颗脑袋,正瞪着警惕的眼睛往四周张望。



    这样一只野兔,足够冷铁锋完全恢复体力了。



    没有片刻犹豫,冷铁锋迅即举起了狙击步枪。



    一声闷响过后,那只倒霉的野兔便一头歪倒在了雪地,鲜血也从小小的身子流淌出来,染红身下雪地。



    冷铁锋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一把捡起野兔,旋即用匕首给它开膛破肚,清理内脏,然后胡乱的去了皮毛,然后根本顾不拿积雪清洗,便直接拿匕首切下一条腿,塞进嘴里叭唧叭唧的猛啃了起来,腥味有点重,勉强也能下咽。



    一只野兔下肚,冷铁锋的体力终于得到恢复。



    当然,体力可以恢复,但是精力却是不可能得到恢复的,因为冷铁锋已经整整十一天没有睡一个囫囵觉了,这十几天来,最多是在天降暴风雪时,找个避风的洼地胡乱眯一小会,或者在某个山洞里躺一会。



    总之,冷铁锋已经困到极致。



    如果不是他的意志足够顽强,早已经倒下睡死了过去。



    抓起一把积雪使劲搓了下脸,又拿匕首在大腿内侧轻轻刺了一刀,伴随着嫩肉被刺穿时爆发的钻心的剧疼,冷铁锋的意识终于恢复清醒,然后顺着那行足印,一路追了下去,很快追进了前方那片稀疏的白桦林。



    追进白桦林后,冷铁锋的眼睛忽然眯了起来。



    因为雪地延伸的那两行足印,忽然间消失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