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3章 殊死较量-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53章 殊死较量

    连续十一天不眠不休的追逃,冷铁锋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町田龙二也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刚开始的时候,町田龙二这小鬼子还想反杀。



    对于自己的意志力,町田龙二还是很自信的,他觉得,既便自己的枪法不如对方,但是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完全可以将身后的追兵拖垮,然后实现反杀!所以,町田龙二没有急着将追兵引向日占区,而是一路向着偏僻蛮荒处引。



    但是不幸的是,正好遇上百年一遇的大暴雪,而且雪停之后天色也没有立刻放睛,而是连续十几个的阴天,町田龙二又没有携带指南针,结果在空旷的雪原之上迷失了方向,而身后的追兵又追得紧,所以只能随便选个方向狂奔。



    就这样,町田龙二一路逃亡到了锡林廓勒盟。



    这方向就完全错了,因为照这个方向逃下去,离驻蒙军所在的张北、大同以及张家口只能越来越远,再往前走,甚至都要进入热河省了,很快就要进入关东军的势力范围了,不过眼下还在察哈尔省境内,还是驻蒙军的势力范围。



    不过町田龙二已经完全搞不清这是在哪里了,而且他严重怀疑已经进入蒙古境内,甚至已经进入苏联也说不定,而无论蒙古,还是苏联,眼下跟日本全都是敌对关系,所以,一旦让蒙军或者苏军给发现,他就死定了!



    毕竟他现在的情况,跟刚开始时已经没法比。



    刚开始的时候町田龙二体力充沛、精力旺盛,可现在他却是又累又饿又困,这时候一旦陷入蒙军或者苏军重围,再加上身后那个中国兵,那就必死无疑!这种情况下,他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所以他决定冒险反击了。



    这会儿,町田龙二就躲在离冷铁锋不到二十米的一处雪面下。



    町田龙二并没有踩着自己的脚印,往后倒退,而是像一只地鼠似的,直接从雪面以下挖了一条通道,钻到这个雪堆躲了起来,由于雪层的厚度超过一米,这小鬼子的身材又不算高大,所以从雪面上看不出一丝的异常。



    ……



    看到雪地上的脚印突然消失,冷铁锋瞬间警觉起来。



    不过,眯着眼睛观察了半天,冷铁锋都没发现四周有任何异常,前后左右的积雪仍然是一片光洁,雪面上甚至于就连细微的鸟爪印都没有一点,既没有风,也没有一丝声响,整个世界就好像完全的凝滞住了似的。



    想跟我交流的加微信公众号:jmjk1978



    视觉失效,冷铁锋并不在意,因为还有敏锐的听觉。



    闭上眼睛,冷铁锋的听觉如蛛丝般向四周漫延开去,霎那之间,刚刚还是一片死寂的世界便立刻变得、充满了勃勃生机,冷铁锋“看到”两只地鼠在打架,就在离他不到十米远的一个地洞里边,还有一只野兔正躲在二十米外的雪面下啃食着草根。



    不过,并没有发现那个鬼子,冷铁锋将他的听觉继续往外漫延。



    然后,冷铁锋就发现了更多的野鼠、野兔,甚至还有一头黑熊,就躲在离他百米外的一个地洞里,睡得正香,冷铁锋可以清楚的听到它发出的轻微的鼾声,再往远去,冷铁锋甚至还发现了一小群黄羊,就躲在一片小树林里边。都市中的奇异幻想



    其中的一只黄羊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倏所竖起耳朵。



    冷铁锋志不在此,便立刻将他的听觉撤走,继续向着远处漫延。



    然而,一直将听觉漫延扩大到千米,都始终没有发现那个鬼子,那该死的鬼子就跟空气般消失了,无影无踪。



    不对,没有消失,他一定躲在附近!



    冷铁锋的听觉顷刻间如潮水般缩回,又霍然睁开眼。



    在睁开眼的同时,冷铁锋的第六感便已经遍布周围,第六感跟视觉、听觉都不同,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没法用言语形容,但是它对于危险的临近有着极其敏锐的反应,只要周围存在潜在的危险,心中便立刻会生出警兆。



    很快,冷铁锋心头便生出一股淡淡的烦恶。



    这股淡淡的烦恶,便是第六感生出的警兆,意味着周围的确是隐藏着潜在的危险!



    然而,遗憾的是,第六感跟听觉、视觉、嗅觉、触觉、味觉等直接感知方式不同,视觉等直接感知方式可以确定危险的方向、方位甚至确切距离,但是第六感却只能够确定周围隐藏着危险,却无法确定危险来自哪一个方向,距离有多远。



    所以,冷铁锋只能被动的等待着,等着小鬼子先动手。



    不过,时刻保持这样的高度警惕,是极度耗费精神的。



    仅只片刻功夫,冷铁锋的额头上便已经沁出豆大汗滴,眼前的景象也逐渐开始变得恍惚起来,尤其是雪地的反光,白得刺眼,冷铁锋便立刻知道,这样的高度警惕,他已经维持不了太久了,最多五六分钟,他就会筋疲力尽。



    ……



    冷铁锋的情况很糟糕,町田龙二也一样。



    躲在雪地里边的町田龙二是有苦自己知,积雪很疏松,而且他事先挖好了透气孔,所以不用担心会窒息,但是为了尽可能隐匿身形,他把整个身体都缩在了雪地里,看不见,也感觉不到外面是个什么情况。



    冷铁锋只能隐隐约约的感知到町田龙二就躲藏在附近,町田龙二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也只知道冷铁锋的大致方位,在这样的情形下,町田龙二并不敢贸然开第一枪,他对于自己的枪法有自知之明,如果第一枪没能打中对手,那他就完了!



    就一次机会,所以町田龙二不敢不慎重,必须得慎重!



    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町田龙二完全可以一直等下去。



    但是问题是,町田龙二必须得运转忍术才能隐匿形迹,而运转忍术中的敛息术却是需要消耗精力的,而且消耗极大,从开始潜伏到现在只过去不到五分钟,町田龙二便已经感觉快要撑不住了,毕竟他现在又饿又累又困又乏,身体状况糟糕到极致。



    但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无论有多吃力,都只能继续僵持下去。天价萌宠:慕少的女人



    ……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着,冷铁锋额头沁出的汗水更加的密集了。



    某一刻,冷铁铁忽然感到眼前一片漆黑,虽然很快就恢复清明,但是冷铁锋心下却仍是一片的寒凉,因为这是身体正在向他示警呢,如果再不停下来休息,继续强行运转第六感监控周围环境,他就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尽量将呼吸变得最平缓,冷铁锋勉强又坚持地十几秒。



    紧接着,冷铁锋眼前又猛然一黑,而且这次持续了至少两秒钟!



    冷铁锋便知道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不然下次就可能直接昏厥了!在这样的环境,一旦昏厥过去,都不用小鬼子动手,光是体温流失就有可能夺走他的性命,要知道他现在所处的环境温度最多也就零下二十度。



    不能等了,只能动手了!



    下一霎那,冷铁锋猛然抬起右腿,向着前方跨出一步,不过在跨出右腿的同时,整个身体却反而向着后方仰倒下去,在往后倒下的同时,手中的狙击步枪却已经悄然举起,同时将视觉还有听觉同时释放出去。



    ……



    雪地之中,町田龙二刚刚在犹豫,要不要冒险动手时,耳畔忽然听到一声轻响。



    是脚步声!一霎那之间,町田龙二便根据耳朵听到的在脑子里勾勒出一幅图像,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往前跨出一大步,身躯挺直得就像一颗白桦木!没有片刻犹豫,几乎是在听到这声轻响的同时,町田龙二便掉转枪口,然后迅速扣下扳机。



    不过町田龙二也是狡猾,这小鬼子也同样留了个心眼,几乎是在扣下扳机瞬间,他的双腿便重重蹬在面前的松树上,整个人便立刻向后倒滑出去。



    ……



    转瞬之间,冷铁锋向前跨出一步,町田龙二也躲在雪地之中开了一枪,只不过,这一枪并没能够打中,因为冷铁锋在跨右腿的同时,人却反而向后倒下去,躲过了这一枪。



    町田龙二这一开枪,便立刻暴露了方位,冷铁锋人还没有落地,便掉转枪口对着町田龙二藏身的方位开了一枪,不过也同样没命中,因为町田龙二这小鬼子也做出了规避,抢先一跺脚躲了开去,而且正好向着冷铁锋滑过来。



    冷铁锋急拉动枪栓,将弹壳退出,正要再次推弹入膛时,却来不及了,因为町田龙二已经扑到他面前,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已经照着他的心口刺过来,冷铁锋便横转狙击枪,格挡对方匕首的同时,顺势一枪托砸向对方的脸颊。



    这一切说起来话长,其实只在转瞬之间。



    转瞬之间,町田龙二便扑到冷铁锋面前。



    只听叮的一声轻响,町田龙二的匕首正好刺中冷铁锋的狙击枪枪管,一下滑开,不过冷铁锋顺势砸过去的枪托也没能够砸中,让町田龙二猛然一摆头给躲过了,下一霎那,两个身影便已经撕打在了一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