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5章 对华战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55章 对华战略

先不说察哈尔独立团,回头再说说小日本。

  两天前,华北方面军司令官阿南惟几接到了大本营的命令,让他返回日本开会,阿南惟几不敢怠慢,安排好军务,便立刻搭乘飞机先从北平直飞奉天,然后在奉天跟刚就任关东军总司令的梅津美治郎汇合,然后转机直飞东京。

  这会儿,两个老鬼子乘坐的专机刚过汉城。

  阿南惟几从舷窗外收回目光,回过头对坐在对面的梅津美治郎说道:“梅津君,你知不知道这次天皇陛下召我们回东京,有什么事情?”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梅津美治郎一摊手说。

  顿了顿,梅津美治郎又说道:“不过我倒是知道,天皇陛下除了征召我们两个,多田君也是奉召了,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应该是有什么大事需要商议,否则也不会把我们三个驻外方面军总司令一起召回去。”

  阿南惟几沉吟着说道:“这么说起来的话,南下还是北上要出结果了?”

  在日军内部一直存在着南下还是北上之争,南下派主张席卷东南亚,以解放亚洲名义从英法两国手中争夺殖民地,北上派则主张对苏开战,从苏联手中夺取整个远东地区,继续谋夺西伯利亚,从远东地区,日本也能获得发展所需的足够资源。

  正因此,究竟北上还是南下,两派势力争论得非常之激烈。

  “阿南君,我倒是不这么看。”梅津美治郎摇了摇头,又道,“我倒是觉得,天皇陛下这次召我们回国,跟南下北上之争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停顿了下,又接着说道,“这次召我们回国,很可能是要调整对华战略。”

  “调整对华战略?”阿南惟几茫然道,“不是刚刚调整过么?”

  武汉会战结束后,小日本的确调整了对华战略,由之前的军事进攻为主、政治诱降为辅调整为政治诱降为主、军事进攻为辅,所以阿南惟几才有此疑问,难道说对华战略又要改回军事进攻为主?可是,帝国似乎是没有足够实力啊。

  当下阿南惟几困惑的道:“又要改回军事进攻为主?”

  “军事进攻为主?”梅津美治郎摇摇头,哂然说道,“阿南君,你恐怕太高估帝国的财力了,以此时帝国的财政状况,支撑远东会战都已经是十分吃力了,又哪里还有更多的资源发动对中国内陆的大规模攻势?”

  阿南惟几茫然道:“那还能怎么改?”

  “改还是能改的。”梅津美治郎道,“进攻改防御嘛。”

  阿南惟几闻言便愣了一下,愕然道:“进攻改防御?”

  “是啊。”梅津美治郎点点头,又道,“以帝国目前的财政窘迫,中国战场恐怕只能暂时采取守势了,还是先集中所有资源打赢了远东会战,然后再调关东军主力进关,回过头来解决中国事件,否则就会陷入旷日持久的战争泥潭中。”

  “这恐怕不对吧。”阿南惟几这会终于反应过来,反驳道,“苏联的战争潜力强过中国一百倍都不止,关东军在远东战场只是勉强坚守而已,以目前的状况,就算是帝国倾尽全力只怕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打赢远东会战。”错惹腹黑尸王:盛宠爆萌仙妻

  顿了顿,阿南惟几又接着说道:“所以,在中国战场采取守势,却把所有资源投入远东战场,只会使得局面变得更加糟糕,我觉得,帝国还是应该继续加大对中国战场的兵力以及资源的投入,同时继续加紧对蒋政府的施压,以期尽快结束中国事件,然后再集中全力对付苏联,这样胜算更高。”

  梅津美治郎便立刻闭上了嘴巴,不再跟阿南惟几争论,因为他们两个在这里争得面红耳赤毫无意义,究竟是什么样的结果,到了东京不就知道了?

  当下机舱里便陷入到了寂静中,两个老鬼子不再交流。

  不过梅津美治郎的消息还是要比阿南惟几更灵通一些。

  这次闲院宫载仁以裕仁的名义召开的御前会议,讨论的主要议题,的确是集全国之力打赢远东会战,为了确保远东会战的全面胜利,中国战场只能采取守势,在局部地区,甚至不惜以出让土地换取国民政府的媾和。

  但是正如阿南惟几刚才所说的,苏联的战争潜力可是比中国强出一百倍都不止,所以在此之前,闲院宫载仁是绝对不敢有此奢望的,但来自柏林的一个越洋电报却促使闲院宫载仁改变了看法,转而对打赢远东会战充满信心。

  ……

  在东京,皇居。

  经过几个月的中西医联合治疗,裕仁的病情终于有所起色,虽然大多时候依然是浑浑噩噩,但好歹每天能有几小时的清醒。

  这会儿,裕仁脑子就是清醒的。

  正因为此刻裕仁的脑子清醒着,所以才会对闲院宫载仁的决定感到十分吃惊。

  “皇叔祖?”裕仁幽幽的说道,“你这是又一次在赌国运啊?明治年间赌国运,帝国最后的确赌赢了,但那时候帝国的对手是腐朽的清王朝,可是现在,帝国的对手却是比清王朝强大十倍不止的苏联,这能赌赢吗?”

  还没等闲院宫载仁说话,东条英机就抢着回答说:“天皇陛下,苏联的确要比腐朽的清王朝强大十倍都不止,但是,在远东战场苏军有着无法弥补的天然劣势,那就是在苏联的欧洲腹地跟远东之间交通不便,所以,就算苏联有一百分的战争潜力,但在远东战场,恐怕就连十分都发挥不出来,嘿嘿。”

  裕仁忧心忡忡道:“可就算这样,关东军也难说有必胜之把握,毕竟,远东会战全面爆发到现在已经快一年,关东军却连一次像样的反攻也是组织不起来,局面颓丧如此,你们又从哪来的信心,关东军能够速战速胜?”

  东条英机嘿然道:“陛下,你听过闪电战吗?”

  裕仁闻言顿时满脸茫然:“闪电战?把天上的闪电引下来作战?”

  寺内寿一便立刻瞪了东条英机一眼,这半年多陛下浑浑噩噩的,又怎么可能听说过刚刚才冒出来的闪电战军事理论?当下说道:“陛下,闪电战是一种战术,半年前由德军在波兰战场上首创,其核心就是将装甲集部集中使用,快速向敌方纵深穿插,在快速截断敌方撤退通道的同时,快速摧毁敌军的抵抗意志。”樱若雪飘零:如果童话不忧伤

  闲院宫载仁也接着说道:“在德波战争之中,德军的闪电般发挥了超乎想象的作用,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之内,上百万的波兰国防军便惨遭德军全歼,波兰遂即宣布投降,不过最经典的,却是不久前才刚刚结束的苏芬战争。”

  东条英机接过话茬说道:“在这次苏芬战争中,德军隆美尔少将,率领一支瑞典装甲部队快速穿插到苏联红军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维堡,聚集在赫尔辛基附近的超过五十万苏军险些成为瓮中之鳖。”

  裕仁被闲院宫载仁、寺内寿一和东条英机三个人说得有些脑子晕,赶紧揉着太阳穴对三人说:“等等,朕脑子有些乱,你们先让朕捋一捋。”

  闲院宫载仁三人便立刻闭上嘴巴,不敢再多说。

  好半晌,裕仁终于把事捋清楚了,皱着眉头说:“皇叔祖,你们三个的意思是,闪电战非常的厉害,如果皇军借助闪电战术,就可以快速战胜苏联远东方面军,是这样吗?”

  “哈依,就是这样。”东条英机道,“而且在远东会战全面爆发之前,石原君就已经在满洲组建了两个装甲师团,后来又建了四个装甲师团,如果再将帝国本土、朝鲜以及中国战场的所有坦克集中到满洲,又能够组建四个装甲师团。”

  寺内寿一沉声说道:“有了十个装甲师团,就足以发动一场闪电战!”

  闲院宫载仁接着说:“如果关东军能够集结起十个以上的装甲师团,再加上二十个以上的步兵师团,以摧古拉朽之势打到伊尔库茨克附近,就足可以摧毁苏联远东方面军全体官兵的抵抗意志,进而迫使一百多万苏军官兵缴械投降。”

  裕仁听得心惊肉跳,集结十个以上的装甲师团?这个也太亏张了吧?

  当下裕仁吃声说道:“皇叔祖,你们说得是容易,可真打起来未必吧?”

  顿了顿,裕仁又道:“别的就先不去说他,光是谁来指挥就是个问题,帝国有能力的高级将领不少,但是懂得闪电战的恐怕是没有吧?”

  东条英机嘿嘿一笑,沉声说道:“天皇陛下,懂得闪电战理论并不难,但是要想掌握闪电战的精髓却是大不易,帝国诸多高级将领中间,确实没有一个人能够指挥闪电战,但是这并不是问题,因为很快就会有一个深谙闪电战精髓的德国将领被派来帝国!”

  裕仁闻言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一个德国将领,让德国人来指挥皇军?”

  “那当然是不可能,德国人仅仅只充当军事顾问。”闲院宫载仁摇摇头,又说道,“真正指挥这支快速打击军团的另有其人,他就是在刚刚在大梅山扫荡作战中立下大功的第十一军司令官,山下奉文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