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0章 搞粮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60章 搞粮食

不过看完之后,蒋委员长却又有些心惊肉跳,因为徐锐信中跟他说,他会抽时间专程到重庆来“看望”他,虽然徐锐说的隐晦,但是蒋委员长又岂能听不出来,徐锐这根本就是在赤果果的人身威胁,就差直接说斩首了。

  面对徐锐这样一个怪物级别的存在,蒋委员长不可能不担心。

  万一徐锐真来了重庆,真对他下手,官邸的卫队能挡得住吗?

  事实上,别说是徐锐,就是冷铁锋来了,委员长官邸卫队也未必挡得住,蒋委员长至今对冷铁锋的枪法记忆犹新。

  当下蒋委员长再没有心思议事,将几个心腹幕僚匆匆打发走,然后问王世和:“我让你找武林高手组建卫队的事,进行得怎么样了?”

  王世和回答说:“从武当山、青城山还有峨眉山请来了一些所谓的高人,但大多都是徒有虚名的江湖骗子,徒手格斗甚至还打不过卫队的官兵,不过也有几个真正的高手,但是他们不愿意加入军队,说什么闲云野鹤惯了,受不得约束。”

  蒋委员长说道:“不惜代价也要把他们请来,就算他们不愿意加入军队,但是至少可以传授格斗术给卫队的官兵。”稍稍停顿了下,又接着说道,“徐锐怎么样我们不知道,但是梁营长有多厉害你是知道的,如果梁营长来重庆要对我下手,你们能挡得住吗?”

  王世和便点点头说道:“委座放心,卑职知道怎么办了,一定会把事办好。”

  蒋委员长又接着说道:“说到徐锐,这家伙之前似乎去了一趟苏联,是吧?”

  王世和点头说:“是的,好像回来没几天,也不知道他去苏联做了些什么?”

  军统局的情报系统在国内还是很强大的,触角已经伸到了角角落落,甚至在日本也有军统的情报站,但是在别的国家尤其是在欧洲,军统就无能为力了,所以,蒋委员长并不知道徐锐去欧洲具体做了些什么。

  蒋委员长道:“肯定没什么好事,多半又是跑去向苏联哭穷求援去了,你回头给戴雨农打个电话,让他加强一下对包头的情报搜集工作,就算是没办法接近徐锐,接近他身边的核心人员难道也办不到?我就不相信了。”

  “好的。”王世和赶紧掏出钢笔快速的记录好。

  蒋委员长又说道:“还有针对陕甘宁匪区以及包头的经济封锁,一定要继续下去,确保不让一粒粮、一枚针进入到匪区,哼,没有原料,包头的工业区就算建起来又能如何?他们根本造不出一粒子弹、炼不出一滴油!”

  王世和犹豫了下,还是小声说道:“委座,绥远刚刚遭受了百年一遇的特大雪灾,傅作义为此专门发来电报,请求国民政府拨款赈灾,另外还要求国民政府立刻从陕西国库解送一批粮食前往绥远救灾,否则绥远就要闹饥荒了。”

  蒋委员长冷然道:“又跟我来这套,这次我不会轻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国统区的那些个省主席都学会了一样本事,每到关键时刻就向中央政府报灾,不是遭了旱灾、遭了水灾,就是遭了蝗灾、风灾或雪灾,反正就是一样,省里没有一分钱、一粒粮给中央。

  王世和便不再多说什么,他虽然知道傅作义跟别的省主席不一样,是个正直之人,但是他能够做的,也只有这样了,无论如何他都是蒋委员长的侍从室长官,他绝对不可能为了傅作义去触碰蒋委员长的逆鳞!

  蒋委员长又道:“世和,你电告胡宗南,继续加强对陕甘宁匪区还有包头的封锁!绥远的雪灾由中央派专人去调查,等查实了再考虑赈灾的事,但既便赈灾,也要谨慎行事,确保不让一粒粮食流入包头匪区!”

  “是!”王世和恭声答应。

  ……

  整个绥远遭受了百年一遇的雪灾,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反应冷漠,但是延安却迅速启动了救灾工作,不只是救灾工作,对于包头工业区的建设,延安方面也是竭尽全力支持,不仅是物资上的,还有金钱上的全力支持!

  王沪生、徐锐正围在冷铁锋的床前憧憬着闪电战时,柳眉便带着一纸电报走进来,喜出望外的说道:“老徐、老王还有老兵,告诉你们个天大的好消息!延安刚刚发来密电,要拿出五十万两黄金支援包头工业区建设!”

  “嗯?”

  “什么?”

  “这有这事?!”

  王沪生和冷铁锋顿时面面相觑了。

  五十万两黄金?这几乎是把当初从大梅山解送到延安的黄金储存全拿出来了吧?没准延安还往里倒贴了,这样的支持力度,真可谓是极大了!当然了,这也从侧面反应出,延安对包头工业区的建设也是寄予了厚望。

  王沪生很快回过神来,兴奋的道:“这下工业区的建设资金有着落了!”

  说完了,王沪生又扭头对徐锐说:“老徐,这下你不用去天津搞钱了。”

  “天津?去天津搞钱?”冷铁锋、柳眉还有肖雁月顿时闹了个满头雾水。

  王沪生便把之前徐锐的想法说了,柳眉便立刻说道:“我反对,老徐你可别忘了,你才是察哈尔独立团的主心骨,你这次一去苏联就是一个月,现在刚从苏联回来,便马上又要去天津,你见天的不在团里,这怎么行?”

  冷铁锋不假思索的道:“我也反对!”

  顿了顿,冷铁锋又道:“就算要去,也是应该让我去。”

  “休想!”肖雁月便立刻跳起身来,跟孙二娘似的叉着腰说道,“我提议,立刻就此事召开团党委会,集体讨论决定!”

  王沪生便冲徐锐摊摊手,表示我也很无奈啊。

  这事如果拿到团党委会上讨论,那肯定被否,王沪生身为政委,有一票否决权,却没有一票通过权,换句话说他可以否决掉别人的提议,却不能让某项提议得以强行通过,就算是徐锐这个团长和他联起手来也不行。

  “行行,不去就不去嘛,你们这么激动干啥?”徐锐赶紧举手。

  徐锐其实也不是非去天津不可,不管怎么样,天津都是沦陷区,还是个大城市,鬼子必定重兵驻防,所以此行还是具备相当的危险性的,如果遇到了从冷铁锋手中脱逃的那个鬼子特种兵,或者直接遇上井上千代子,甚至连徐锐自己都会面临危险。

  既然现在资金问题已经解决了,徐锐自然也不愿意再冒这个险。

  稍稍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现在资金的问题暂时是解决了,但是粮食短缺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正好老叶和雁子都在,团党委成员都已经到齐了,那就顺便讨论一下,应该怎么解决这个粮食问题?”

  柳眉说:“陕甘宁边区还有河套根据地的大生产运动开展的不错,今年的秋粮都获得了一个大丰收,中央已经明确表过态,会竭尽全力支援粮食给包头赈灾。”

  “老叶,不能够事事依赖延安。”徐锐摆摆手说道,“何况受灾的是整个绥远省,可不只是包头一隅,难道我们就只管包头百姓的死活,就不管其余各旗各县的百姓死活了?这可不像是我们共产党人应有的胸襟气度。”

  柳眉连忙摆手说:“老徐,我不是这个意思。”

  徐锐便立刻说道:“那你就是同意我刚才的提议了?”

  “好吧。”柳眉无奈的道,“我同志你的提议,粮食还是要多搞一些。”

  徐锐又把目光转向王沪生、冷铁锋和肖雁月,问道:“你们的意见呢。”

  冷铁锋举手说道:“我同意,但我还有个条件,我必须参与这次行动。”

  肖雁月便立刻撅着小嘴说道:“我反对,不过我不是反对这次的行动,而是反对让冷铁锋同志参加这次行动。”

  冷铁锋立刻急了,坐起身说:“这不行……”

  肖雁月柳眉倒竖,叉着腰说:“冷铁锋同志,你的身体已经严重透支!”

  肖雁月这一发威,冷铁锋便立刻蔫了,这要是以前,他还敢跟她叫板,但谁让肖雁月现在怀孕了呢?孕妇可是不能生气,否则会影响胎儿发育,当下冷铁锋只能拿求助的目光看向徐锐还有王沪生两人,两人却装作没看见。

  王沪生轻咳一声,然后说道:“我原则上同意,但是……”

  徐锐的脸色便立刻黑了下来,如果王沪生反对,那就算其余几个党委成员全部同意也没用,因为他这政委有一票否决权!

  顿了顿,王沪生又接着说道:“但是老徐,我还要看你的整个行动计划,如果太冒险的话,我是不会同意的,打个比方,如果你再提出要去北平,或者天津搞粮食,我是不会同意的,但如果是张家口或者说大同,还是可以考虑的。”

  徐锐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老王你高估我了,搞粮可比搞钱难多了,如果是钱,几辆卡车就能轻松带走,但是粮食的运输却是个大问题,所以别说北平或天津,就是大同或者张家口也够呛,我的目标是伪蒙政府驻地,乌兰察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