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1章 乌兰察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61章 乌兰察布

乌兰察布,伪蒙疆自治政府驻地。

  除此之外,还是驻蒙军骑兵集团的驻防地,鬼子骑兵集团原本驻扎在包头,后来包头光复之后,便把驻扎地改在了乌兰察布。

  顺便说下,马场正郎被击毙之后,原骑兵第四旅团的旅团长小岛吉藏便接替了骑兵集团集团长的职务,骑兵第四旅团的旅团长则由骑兵第二十六联队的联队长桥本通义接任,而骑兵第一旅团的旅团长由陵部橘树接任。

  小岛吉藏跟着刘黑七走进伪蒙军骑兵第四师驻地,用生硬的普通话问道:“刘桑,町田君他人在哪里?”

  “将军阁下,这边走。”刘黑七躬着腰在前面引领。

  刘黑七阴差阳错之下,在半路上救下了町田龙二,不过一开始他并不知道这小鬼子竟然是华北方面军直属特战大队的大队长,以为只是个潜入蒙古的特高课的间谍,因为当时町田龙二并未穿军装。

  直到町田龙二苏醒后,刘黑七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便不由得吃了一惊。

  不过吃惊之余却又有些莫名惊喜,因为这次他意外的救了个日军的大佐,无疑就是立了个大功,今后不仅是有机会靠上町田龙二的关系,就是在新任的骑兵集团的集团长小岛吉藏的面前,也能说得上话了。

  所以一路上刘黑七悉心照料重伤的町田龙二,唯恐这小鬼子熬不住死了。

  好在町田龙二这小鬼子的体质不是一般强悍,看着仿佛随时都可能咽气,可每天早上去察看时,却依然还在喘气,而且时间一天天过去,身上的伤势还在缓慢复原,等到回到乌兰察布时,甚至已经可以坐起来活动了。

  不过为了邀功,刘黑七并没有急着把町田龙二送走,而是屁颠屁颠的跑到驻蒙军骑兵集团驻地去向小岛吉藏报告,说他把町田龙二给救回来了。

  町田龙二带着特战大队开拔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除了一开始还有零星消息传回来,后来就直接失联,不要说小岛吉藏,甚至就连冈部直三郎或者阿南惟几都不知道町田龙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听说刘黑七把町田龙二救回来了,小岛吉藏便赶紧过来了。

  刘黑七把小岛吉藏带到了医务室,正好看到一个护士在给町田龙二换药。

  看到小岛吉藏,町田龙二便赶紧从病床上站起身来,顿首道:“将军阁下!”

  “町田君,你快坐下。”小岛吉藏赶紧搀着町田龙二坐回床上,接着问道,“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町田龙二摆摆手,又道,“将军阁下,我有重要情报报告。”

  小岛吉藏微微一摇头,町田龙二便意识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便立刻闭嘴。

  小岛吉藏又回头对刘黑七说道:“刘桑,这次你替皇军、替帝国立下了大功,皇军和帝国一定会嘉奖你的,不过现在,我得带町田君回去检查身体。”

  “哈依,哈依!”刘黑七激动得满脸通红,连声说,“能够为大日本皇军、大日本帝国还有天皇陛下效劳,是我的荣幸。”

  “哟西。”小岛吉藏欣然道,“你的,朋友的大大的。”

  在刘黑七点头哈腰的相送下,小岛吉藏带着町田龙二出了伪蒙军骑四师驻地,直到上了小岛的轿车,町田龙二才沉声说:“将军阁下,我已经搞清楚包头工业区的方位,并且已经画成了详图,拜托您赶紧派人送回到张家口。”

  一边说,町田龙二一边从贴身的衬衣口袋里边摸出了一小团皱皱巴巴的物事。

  不过下一刻,两个老鬼子便立刻傻眼了,尤其是町田龙二,眼睛瞬间都直了。

  八嘎,好好的地图怎么浸水了?烂掉了?这岂不是意味着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小岛吉藏迅速镇定下来,说道:“町田君,不要慌,慢慢打开地图,看看你在上面做的标识还在不在?只要标识在,那就没有问题!”

  町田龙二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小心的展开那团纸。

  片刻之后,町田龙二便一把将那团地图扔在了地上,然后咆哮起来。

  小岛吉藏伸手捡起地图,却发现上面所有的图案线条都已经糊掉了,根本就看不清哪是河流哪是山川哪里又是道路,这还没有什么,可恨的是,町田龙二用铅笔在地图上做的标识早已痕迹全无,什么都没了,半点都没留下!

  町田龙二发泄了好半天,终于冷静下来。

  小岛吉藏问道:“町田君,你还能回忆起多少?”

  “如果仅只是对着地图,恐怕是回忆不起太多。”町田龙二摇了摇头,又道,“要是能够到达包头附近,或许还能够回想起大概方位。”

  “这就可以了。”小岛吉藏道,“等到明年开春,驻蒙军大举反攻之时,你跟第三飞行团的轰炸机群一起去,引导着轰炸机群实行精确轰炸。”

  町田龙二不无懊恼的道:“看来也只能这么办了。”

  町田龙二也知道小岛吉藏这是在安慰他,因为由他在空中引导轰炸难度很大,首先谁也不敢保证天气状况,万一天上有云存在,根本就看不清楚地面,何况从高空往下看跟在地面上看到的地形地貌,是完全不能相比的。

  小岛吉藏又拍了拍町田龙二的肩膀,笑着说道:“町田君,别再愁眉苦脸了,你应该感到庆幸才对,毕竟,能够从狼牙手下逃回性命的可是没有几个,甚至就连小鹿原君也折在了狼牙的手里,所以,你真应该感到庆幸。”

  町田龙二哈依一声,又道:“让将军阁下见笑了。”

  说话间,车队便已经到了驻蒙军骑兵集团所属野战医院。

  小岛吉藏没有下车,说道:“町田君,我不放心你的伤势,所以你还是先到野战医院去仔细的做一个全身检查,等后等我视察完了粮仓回来,再给你接风洗尘,我可是听冈部将军说过,你的酒量很不错,今晚我们得好好的喝上两杯。”

  “哈依。”町田龙二一顿首,目送着小岛吉藏离去。

  ……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徐锐也到了归绥。

  “这不是徐团长吗?”傅作义好整以暇的打量了徐锐一眼,又说道,“什么风把您给吹到我们这穷乡僻壤来了?”

  “瞧你这话给说的。”徐锐一屁股就坐到了傅作义对面席上,嘿然说,“归绥要是穷乡僻壤,那包头岂不成了不毛之地了?”说完,徐锐便抓起桌上的西凤酒坛,往面前的酒杯了倒了满满一杯,然后端起一口干了。

  傅作义便赶紧伸手夺回酒坛。

  “你小子真不拿自个当外人。”傅作义摇了摇酒坛,发现没剩多少,脸上便不由得流露出肉疼之色,没好气道,“老子就剩下这两口西凤酒了,结果一半倒进了你小子肚子里,我就知道,你小子一来就准没好事。”

  徐锐抹了抹嘴说道:“傅长官这话可说错了,还真有好事,大好事。”

  “就你?”傅作义斜睨一眼,嘁一声又说道,“还大好事,不要是祸事我就满足喽。”

  事情过去都已经好几个月了,傅作义心里还满满都是怨念,关键在拿归绥交换包头这件事情上,他让徐锐给耍了个彻底,原本以为占了大便宜,完了回头一看,好家伙,竟成了人家的前哨了,他还没有办法反悔。

  再一个,包头茶贸公司这事,徐锐也一点面子不给,半点好处都没分润给他,这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不管怎么说他傅作义好歹还是绥远省主席,是吧?绥远省内的肥肉,老子这省主席不说一个人独吞,居然连口汤都不给喝,说出去谁他妈信?

  所以说,傅作义对于徐锐的怨念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可深!

  徐锐却也不介意,笑嘻嘻的说:“傅长官,这次真的是好事。”

  傅作义自然不信,轻哼一声说:“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什么好事?”

  徐锐道:“傅长官,我这次来归绥是专程送粮食来了,你说这个算不算好事?”

  “粮食?!”傅作义闻言顿时间眼前一亮,现在他最最希望听到是这两个字,可是最最害怕听到的也是这两个字,他希望听到部下跑来跟他说,中央已经同意从陕西解送粮食来绥远赈济灾民,却害怕听到手下的师长、团长还有各旗各县的旗县长跑来找他要粮。

  说真的,自从绥远降下暴雪之后,傅作义整个人都快要被粮食问题给逼疯了。

  不过傅作义眸子里边的惊喜一闪便又消失,哼声说:“你小子少拿老子开涮,这场暴雪袭击的可是整个绥远省,你们包头的粮食都不够吃呢,还有多余的粮食送给我们?再说你小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好心、这么大方了?”

  “天地良心。”徐锐叫屈道,“我什么时候小气过?”

  傅作义说道:“那你倒说说,给我送来了多少粮食?”

  “具体多少我还真不知道。”徐锐摊了摊手,眼看傅作义的脸色黑下来,便又赶紧接着说道,“怎么也得有几百万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