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2章 绥军哗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62章 绥军哗变

“什么,几百万斤?”傅作义瞠目结舌了。

  徐锐挠了挠头说道:“五百万斤肯定是有,再多就不敢保证了。”

  自从丢掉绥远之后,小鬼子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反扑,有道是大军未动,粮草先行,要想调集大军发起绥远会战,事先囤积一批军需物资是非常有必要的,其中尤其以粮草的囤积最为重要,而且必须得尽可能的靠近前线,这样便于补给。

  当然安全也要考虑,要不然让傅作义的绥军抢了可不行。

  而乌兰察布完美的符合鬼子的要求,一是离归绥比较近,再就是安全上也有保障,因为驻蒙军的骑兵集团军就驻扎在乌兰察布,除了骑兵集团之外,在乌兰察布还驻扎了伪蒙军的几个骑兵师,纸面上的兵力还是很多的。

  所以冈部直三郎在乌兰察布囤积了大量的粮草。

  这对于傅作义和察哈尔独立团来说都不是秘密。

  “五百万斤?!”傅作义重复了一句,遂即就反应过来了,说,“你小子说的是小鬼子囤积在乌兰察布的粮食吧?”

  徐锐装出很意外的样子,讶然说道:“傅长官原来也知道?”

  “废话!老子能不知道?”傅作义没好气的道,“老子盯上这批粮食至少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不过,这批粮食可是不怎么好取。”

  傅作义并没有糊弄徐锐,他早盯上这批粮食了。

  在半个多月前绥远省开始降下暴雪,傅作义就已经预见到这将会是一场大雪灾,所以已经在提前考虑粮食的问题了,陕西省或许有点余粮,但以傅作义对蒋委员长的了解,恐怕不会给,就算给也是杯水车薪。

  所以最终还得自己想法。

  如果有钱的话,还可以花高价到日占区去买粮。

  可是遗憾的是,傅作义这个绥远省主席穷得很。

  所以只能抢了,可是打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只是打劫卓资、凉城、和林格尔这样的小县城,没有太多油水不说,风险其实也不小,可是如果打劫大同、乌兰察布这样的大城市,油水倒是足,风险却太大!

  至少单凭三十五军风险太高,一个不慎还会把老本赔掉。

  徐锐到来之前,傅作义正在因为这件事犯愁呢,一方面,单凭三十五军一家之力,根本没把握拿下大同或者乌兰察布这样的大城市,可是另一方面,如果找八路军合作的话,傅作义又担心吃哑巴亏,就跟上次拿包头换归绥一个样。

  傅作义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真怕了。

  却没想到,他还没找呢,徐锐倒先找上门来了。

  徐锐说道:“想要拿到乌兰察布的粮食,说难也难,说不难却也不难,就看我们两家能不能通力合作,要是能够通力合作,拿到粮食是不难的。”

  傅作义并没有立刻答应,问道:“你说,怎么个合作法?”

  徐锐说道:“二一添作五,不管乌兰察布有多少粮食,都是一家一半。”

  “不可能!”傅作义断然拒绝道,“你小子只有一个团,老子这可是有一个军,你一个团要跟老子一个军二一添作五,哪有这个道理?”

  徐锐却也不着急,笑吟吟的道:“傅长官,账不是你这么算的,我们两家的合作可不是做小买卖,做小买卖,确实是谁下的本钱多谁就该占大头,但是大买卖就不能再按照这个规矩来分了,得看双方谁出的力更多。”

  傅作义没好气道:“老子一个军,出力还不及你一个团?”

  徐锐反问道:“那我想问傅长官,单凭你们一家能做得成这笔买卖吗?”

  见傅作义不吭声,徐锐笑着说道:“不能吧?这就对了,无论是你们三十五军,还是我们察哈尔独立团,都没办法单独做成这笔买卖,所以从这点来看,我们双方出的力,根本就是相等的,那么得了好处自然也得要五五分账。”

  傅作义一下就气乐了,摇摇头说:“你这是哪国的歪理?”

  不过,紧接着傅作义便脸色一肃,又说道:“不过,只要你真能拿下乌兰察布,就分你们一半粮食也是未尝不可。”

  傅作义倒是也挺干脆,直接就拍板合作了,因国他看得非常明白,如果不合作,单凭三十五军一家是无论如何也拿不下来乌兰察布的,所以就算二一添作五,那也是赚的,总比看着乌兰察布囤了那么多粮,却一粒粮都拿不到要强得多,是吧?

  而且,傅作义直接把这次军事行动的指挥大权也交了出去。

  有过五原会战的合作,傅作义对于徐锐的军事指挥已经是十分信任了。

  徐锐也跟着变得严肃,沉声说道:“傅长官够爽快,我再说说行动计划。”

  傅作义示意徐锐稍等,然后命副官拿来了一张地图,在方桌上摊了开来。

  徐锐却摆了摆手,说:“不用地图,这次不用跟鬼子正面硬拼,而是要玩心眼!”

  “不用正面硬拼?”傅作义闻言愣了一下,又问道,“玩心眼?怎么一个玩法?”

  徐锐不答反问道:“傅长官,我听说你们三十五军快要断粮了,这是不是真的?”

  傅作义的脸皮猛的跳了一下,这可是机密,可不能够随便兜底,不过面对徐锐,傅作义觉得隐瞒也是没必要,当下说道:“是,我们的粮食确实所剩无几了。”

  “这就没问题了。”徐锐说道,“粮食不够,底下几个师长跟你之间的关系亲疏,立刻就体现出来了,跟你关系不够亲近的,粮食少给,关系亲近的就多给点粮食,比如说新三十四师的李铭鼎,听说不怎么受你待见,那就不给。”

  “你这叫什么话?”傅作义道,“什么叫不受我待见?我是这种人吗?”

  徐锐摇摇头说道:“傅长官你咋就不明白呢?正因为李铭鼎不受你待见,所以你才不给他的部队粮,只有这样李铭鼎才会对你怀恨在心,然后才会投降鬼子当汉奸,对不对?李铭鼎如果投降了小鬼子,你觉得新三十四师会被安置在哪?”

  “你小子耍的原来是这个心眼,这是诈降哪!不过你真别说,这还真的是一个极好的借口!”傅作义这才反应过来,又说道,“如果我是阿南惟几,一定会把新三十四师放在乌兰察布,如果三十五军打过来,就能顶在前面当炮灰。”

  “得嘞!”徐锐击节道,“只要新三十四师被小鬼子安置在乌兰察布,这事就成了,囤积在乌兰察布的几百万斤战备粮立刻就是我们的了。”顿了顿,徐锐又道,“不过傅长官,诈降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最好就李铭鼎一个人知道。”

  “这恐怕是不行。”傅作义摇摇头说,“光李铭鼎一个人怕是拉不走部队,至少得让底下的三个团长知道内情,要不然这出戏就会演砸了。”

  “行。”徐锐说道,“最多到团一级,否则一旦事情败露,新三十四师可就成了送进狗嘴里的肥肉,回不来了,毕竟鬼子也不傻,不是那么容易骗的。”

  “那就到团一级。”傅作义点了点头,又说道,“再然后呢。”

  “再然后就要见机行事了。”徐锐道,“现在说什么都白搭。”

  “也是。”傅作义点点头说,“我现在就去安排。”

  ……

  回头再说小岛吉藏。

  这会才刚刚巡视完粮仓返回骑兵集团的司令部。

  在这里,徐锐还有傅作义的情报并不完全准确。

  对于明年开春之后的反攻,华北方面军是按照二十万人两个月作战所需准备的,所以总共准备了两千四百多万斤粮食,但是阿南惟几再大胆也不敢把粮食全放在乌兰察布,而是分别放在大同、张北和乌兰察布。

  囤在乌兰察布的粮食总共有大约一千万斤左右。

  对于这批粮食,小岛吉藏十分上心,隔三差五就会去巡视一圈,除了防火防潮,他还担心底下的看守官兵会盗卖军粮,随着小鬼子在中国驻扎的时间变长,军纪开始败坏,渐渐也染上了国军的一些恶习,比如盗卖军粮。

  尤其今年绥远遭遇百年一遇的暴雪,粮价已经开始疯了般上涨,所以小岛吉藏就更加担心粮仓的看守官兵萌生出贪念,为此他还特意将粮站的日籍看守官兵全都召集起来,做了一番十分严厉的训示,防患末然。

  巡视完了粮仓,刚回到司令部还没来得及坐下来歇口气,大板桌上的电话机却突然之间响起了急促的铃声,小岛吉藏心头一凛,赶紧上前抓起话筒,电话那端便立刻传来了阿南惟几威严低沉的声音:“小岛君吗?我是冈部直三郎!”

  小岛吉藏赶紧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我是小岛吉藏。”

  冈部直三郎又说道:“我刚刚接到了方面军司令官的电话,根据特高课提供的情报,驻防在旗下营的绥军某部刚刚发生了哗变,阿南惟几司令官命令你立刻派人前往调查清楚,如果情况属实,则务必争取过来,傅作义的部队还是很有实力的。”

  “哈依!”小岛吉藏一顿首,然后搁下了电话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