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3章 诈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63章 诈降

张家口,驻蒙军司令部。

  冈部直三郎和驻蒙军参谋长田中新一正在焦急的等待消息。

  从窗外的皑皑白雪上收回目光,冈部直三郎问田中新一道:“田中君,你觉得绥军哗变会是真的吗?这中间会不会有问题?”

  冈部直三郎这老鬼子还是很谨慎的。

  田中新一想了想说道:“卑职以为,这应该是真的。”

  冈部直三郎哦了一声,又道:“田中君就这么肯定?”

  田中新一哈依了一声,说道:“原因很简单,因为绥远省遭受了百年一遇的暴雪,粮食供给已经成了一个大难题,而傅作义这个人还是有点风骨的,部队再困难,恐怕也不会从绥远的百姓口中夺食,所以,绥军的军粮肯定会出现严重短缺。”

  冈部直三郎道:“田中君,你是说,绥军哗变是因为缺粮?”

  田中新一说道:“民以食为天,一支军队如果断粮,肯定会军心不稳!如果主官处置不当,发生哗变也并非不可想象之事,古往今来这样的惨疼教训难道还少吗?”

  冈部直三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显然是被田中新一说服了,因为这样的例子,在日本的战国时代也有不少。

  稍稍停顿了下,田中新一又道:“就是不知道,哗变的具体是绥军哪个部队?”

  “这个倒无妨。”冈部直三郎说道,“傅作义的绥军还是很有战斗力的,无论是他起家的老部队第一零一师,还是几个新编师,战斗力都是十分之强悍,所以无论哪个师哗变,如果皇军能够争取过来,就能极大扭转绥远的敌我态势。”

  田中新一深以为然的道:“是啊,晋军六十八师副师长蔡雄飞归降皇军,就极大扭转了晋西北的敌我态势,使得原本不利于皇军的形势开始得到逆转,更使得第一军的安全防卫压力得到了极大缓解,希望我们驻蒙军也能有这好运。”

  两人说话之间,冈部直三郎的副官快步走进来,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骑兵集团急电,绥军哗变确有其事,哗变的部队是驻防旗下营镇的新编三十四师,师长李铭鼎已经派人前来联络小岛将军,表示愿意归降皇军。”

  “哟西。”田中新一欣然道,“司令官阁下,看来事情成了。”

  冈部直三郎却还是非常小心,摆摆手说道:“松本君,立刻致电乌兰察布,让骑兵集团做好出兵接应准备,但不可轻出!”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先看看新编三十四师会不会跟傅作义的部队打起来,如果打起来,再接应不迟。”

  田中新一说道:“司令官阁下,有这必要吗?”

  稍稍停顿了下,田中新一又接着说道:“眼下皇军是很困难,但是支那军的情况相比皇军有过之而无不及,正是因为这,各个战场都出现了大面积的归降浪潮,甚至就连以前曾经在徐州战场重创过皇军的孙良诚、庞炳勋所部也是归降了,所以,我并不认为李铭鼎的新编三十四师归降皇军会有什么问题。”

  冈部直三郎却摆摆手,说道:“田中君,你读过三国演义吗?”时光不及他情深

  “三国演义?”田中新一有些不高兴道,“这是名著,卑职当然读过。”

  冈部直三郎点点头说:“既然田中君你读过三国演义,那就应该听说过一句话,诸葛一生唯谨慎!诸葛亮之所以征战一生鲜有败绩,并不是因为他有过人的智慧,而是因为他用兵足够谨慎,所以避免了许多过错。”

  田中新一闻言默然。

  ……

  归绥,二战区北路军指挥部。

  “小鬼子不上钩啊。”傅作义以手扶额,皱着眉头说,“徐老弟,咋整?”

  徐锐从李启杰手中接过电报,看完之后微笑着说道:“急什么急?好戏才刚开锣,傅长官你就急着让人家打赏,那咋行?”

  嘿嘿一笑,徐锐又接着说道:“人家粉丝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粉丝?”傅作义满头雾水,“好好的咋又扯到吃上去面了,你个吃货。”

  徐锐赶紧干咳一声,解释说:“傅长官,我说的粉丝不是吃的那个粉丝,而是指,就像是以前上海滩、北平的那些京剧票友。”

  “票友啊。”傅作义没好气的道,“不过老子可不是戏子。”

  徐锐笑道:“我们在这搭台唱戏,然后专门等着小鬼子拿粮食来打赏,这个其实跟戏子也差不太多了,叶长官,你说是不是?”

  叶启杰只是呵呵笑,可不敢接这茬。

  傅作义轻哼了一声,说道:“徐老弟,说正经的,小鬼子轻易不上钩,我们也不能老这样子等下去吧?要不然,这戏可就穿帮了。”顿了顿,又道,“要不然我让一零一师还有新三十二师压上去?先把架势拉开?”

  “不行啊,总座。”叶启杰一下就急了,连忙说,“一零一师还有新三十二师的官兵可不知道事情真相,还有新三十四师也只有少数几个主官知道内情,真要是让一零一师还有新三十二师压上去,肯定得打起来。”

  叶启杰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一旦真的打起来了,局面就不可控了。

  原本只是诈降,想要诱使鬼子上当来着,千万别最后弄假成真了。

  傅作义道:“可也不能一直这样耗着吧?不然让小鬼子一看,咦,傅作义怎么还不派部队弹压?这不符合他的作风啊,不就穿帮了?”

  叶启杰为难的道:“这倒也是个事,这可怎么办?”

  徐锐却嘿嘿一笑,说道:“这事还不简单,找几个替死鬼呗。”

  “替死鬼?”傅作义立刻反应过来,说道,“伪蒙军的战俘?”

  五原会战结束后,绥军大举反攻连续攻占了不少旗县,也抓了不少伪蒙军战俘,其中一部分战俘已经加入到了绥军,但也有不少绥军还关押在战俘营里,当免费苦力使用,这个傅作义还是向徐锐学的,徐锐才是始作俑者。

  傅作义当即拍板,说道:“就这么干!”
都市时尚修仙
  ……

  小岛吉藏已经带着骑兵第四旅团赶到卓资县。

  随行的还有刘黑七的伪蒙骑兵第四师,町田龙二也跟着来了,小岛吉藏原本并不想让他来,但是町田龙二非要跟来。

  卓资县驻了一个宪兵中队外加伪蒙军一个团。

  宪兵队长木谷一夫和伪蒙军团长早早的就已经等在城门口了。

  看到小岛吉藏的装甲车碾开厚厚的积雪过来,木谷一夫便赶紧迎上前来。

  小岛喜藏弯腰钻出车门,一眼看到木谷一夫,便立刻询问道:“木谷君,旗下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傅作义的绥军主力有没有压上来?”

  “上来了。”木谷一夫哈依一声,又道,“而且已经打了一仗。”

  “索得嘎。”小岛吉藏闻言大喜,不过还是再次询问道,“真的打起来了?”

  “哈依,真的打起来了。”木谷一夫顿首答道,“这是侦察兵亲眼看到的,而且傅作义的绥军还死了不少,得有好几百人吧。”

  “那就没问题了。”小岛吉藏终于彻底放了心,遂即回过头喝道,“命令骑兵第二十六联队立刻展开攻击队形,向着营下旗方向攻击前进。”顿了顿,又对木谷一夫说,“木谷君,你立刻派人联络李铭鼎,让他们放弃营下旗往后撤。”

  “哈依!”木谷一夫重重一顿首,转过身去了。

  ……

  张家口,驻蒙军司令部。

  冈部直三郎搁下电话筒,对看着自己的田中新一说道:“田中君,确定了,李铭鼎的新编三十四师刚刚遭到傅作义绥军主力攻击,不过绥军主力没占到便宜,攻势遭到新编三十四师瓦解不说,还死伤数百人。”

  “哟西。”田中新一说道,“司令官阁下,现在你总该放心了吧?”

  冈部直三郎轻嗯了一声,又道:“那么现在新的问题又来了,田中君,你认为应该将李铭鼎的新编三十四师安置在哪里呢?”

  “当然安置在乌兰察布。”田中新义不假思索的道。

  冈部直三郎却似乎还没有想好,皱眉道:“理由呢?”

  “理由有三。”田中新一竖起三枚手指说,“第一,乌兰察布是抗击傅作义三十五军的第一线,将新编三十四师安置在那里,可以充当第一重屏障;第二,明年开春反击时,新编三十四师可以充当皇军的前锋,拿他们充当炮灰;第三,将新编三十四师安置在那里,还可以鞭策伪蒙军,李延年这些人最近有些太懈怠了。”

  冈部直三郎点头又摇,说道:“可是,田中君你想过没有,万一这只是一出戏,万一新编第三十四师只是诈降呢?”停顿了一下,冈部直三郎又说道,“真要是这样,将新编第三十四师安置在乌兰察布,简直是引狼入室。”

  田中新一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的担心也有道理,防人之心还是要有的。”

  顿了顿,田中新一又提议道:“要不然,就将新编第三十四师安置到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