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4章 让鬼子配合我们-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64章 让鬼子配合我们

    冈部直三郎的电报送到小岛吉藏跟前时,李铭鼎的新编三十四师已经从旗下营镇撤了下来,并且也已经跟骑兵第二十六联队会合了。



    李铭鼎甚至都已经被带到小岛吉藏面前。



    看着面前的鬼子中将,李铭鼎下意识的就要把手伸向腰间去掏手枪,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站在小岛吉藏身边的那个鬼子大佐,给了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那老鬼子的眼神就跟一把剔骨刀似的,似乎能够看穿他的内心。



    “李桑。”小岛吉藏热情的向李铭鼎伸出手,以生硬的普通话说道,“你们中国有一个很有名的成语,叫弃明投暗,我代表大日本帝国、大日本皇军还有天皇陛下,热烈的欢迎你前来弃明投暗。”



    随行的刘黑七一脸便秘的表情,小声提醒:“将军阁下,是弃暗投明。”



    “哦对,叫弃暗投明。”小岛吉藏有些尴尬,自嘲的道,“是弃暗投明。”



    李铭鼎落寞的摇摇头,颓然说:“什么弃暗投明,不过是混口饭吃罢了。”



    “傅作义克扣你们师军粮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小岛吉藏并没有李铭鼎的冷淡而感到羞恼,反而更加坚信李铭鼎并非诈降,因为他觉得,李铭鼎这样的反应才完美的符合一个绥军降将的反应,如果像刘黑七一个样,他就真该怀疑了。



    顿了顿,小岛吉藏又接着说道:“不过你放心,既然你们已经归降皇军,那么你们师的军粮就由皇军来提供,我向你保证,皇军绝对不会短少你们师哪怕一斤军粮,而且,如果你们在战斗中表现优异,还会有奖励,大大滴的奖励。”



    李铭鼎这才拱拱手说道:“那就多谢小岛太君了。”



    小岛吉藏看得出李铭鼎有些意志消沉,而且也有些累,当下便不再多说,示意刘黑七带李铭鼎下去,新编三十四师也被暂时安置在卓资县,虽然冈部直三郎已经下了指示,要将新编三十四师调到大同,但是这个事一时半刻急不来。



    ……



    新编三十四师被暂时安置在卓资县城,但是随后就要被调去大同的消息,很快就通过秘密渠道送回到了归绥。



    傅作义和叶启杰得知消息便有些犯懵。



    这是怎么说的?新编三十四师要被调到大同?那他们之前的所有安排不全落空了?那这个粮食还怎么抢?



    “得。”叶启杰一拍双手,叹气道,“我们搭台子唱了半天,冈部直三郎这个老鬼子也确实打赏了,只可惜,打赏的却是法币!一文不值!”



    叶启杰说的有些夸张了,不过法币已经严重贬值却是真的。



    傅作义揉了一下太阳穴,沉声道:“要不然,将错就错打大同?”



    “这恐怕不行。”叶启杰立刻劝阻,“大同可不比乌兰察布,乌兰察布只驻了小鬼子一个骑兵集团,几个师的伪蒙骑兵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在大同,却足足驻扎了小鬼子的一个主力师团,此外还有数量不少的伪军。”


极品上仙
    大同的伪军都是投降的晋绥军,战斗力不弱,至少不是伪蒙军这样的弱鸡。



    “大同确实不行。”徐锐也说道,“要想在短时间内吃掉鬼子一个主力师团,几乎没有可能,然而大同到太原和北平的距离,都只有不到三百公里,一旦大同遭到攻击,从太原、北平过来的鬼子援军,可以快速赶到,到时候我们就骑虎难下了。”



    “那你说咋办?”傅作义没好气道,“难道就这样半途而废?”



    徐锐嘿嘿一笑,说道:“傅长官你着什么急呀?新三十四师不是还没被调去大同么?冈部直三郎这老鬼子不配合,咱们想个法止让他配合,不就结了么?”



    “想个法子让冈部直三郎配合?”傅作义闻言顿时间心头一动。



    叶启杰也反应过来了,沉声道:“徐老弟,你的意思是说压上去?”



    “对,让一零一师还有新三十二师立刻压上去。”徐锐一拍地图,大声道,“摆出全面攻击卓资县城的架势。”稍稍停顿了下,又接着说道,“傅长官最好再召集媒体记者,发表一份讨贼宣言,让鬼子别接收李铭鼎师,否则我们不保证乌兰察布的安全。”



    “妙,妙啊!”叶启杰拍手说道,“这样一来,既可以让鬼子对李铭鼎更放心,不再怀疑他是诈降,还很有可能使得冈部直三郎改变主意,将新编三十四师留在乌兰察布,以充实乌兰察布的防卫力量,毕竟,我们北路军还是有点战斗力。”



    徐锐微笑着说:“叶长官谦虚了,北路军不是有点战斗力,而是很有战斗力,冈部直三郎绝不敢等闲视之,定会认真应对傅长官的威胁。”



    傅作义回过头,笑吟吟的打量着徐锐,一半真一半假的说:“徐老弟,我忽然间开始有些担心了,你说要是将来有一天我们成为了对手,我们北路军能打得过你?到时候你不得连皮带肉把我们吞喽?”



    徐锐嘿然说道:“傅长官未免太杞人忧天了,眼下小鬼子还占着大半个中国,你考虑这些是不是太早了些?”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何况,等打完了小鬼子,没准国共之间的问题就解决了呢?不用再打了呢?”



    “但愿吧。”傅作义敷衍了一句,明显就不信。



    不过,对于徐锐提的建议,傅作义却毫不犹豫的执行。



    当天上午,傅作义便召集绥远的一些媒体记者,发表了一个公开讲话,扬言要对背叛国家、背叛民族的李铭鼎以及新编三十四师追杀到底,要让叛国者付出代价,还警告日军不要接纳李铭鼎师,否则他们就展开报复。



    与此同时,三十五军的一零一师以及新三十二师也拉开战线压了上来,摆开正面进攻卓资县城的架势,在这个大雪封道的隆冬季节,第二轮绥远会战似一触即发,大战的阴云立刻笼罩在了绥远以及察北的上空。



    ……



    当天下午,冈部直三郎便知道了这件事。



    田中新一看完小岛吉藏刚刚发来的电报,极为不屑的道:“傅作义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居然还敢大言不惭向皇军发出战争威胁!还说什么不保证乌兰察布的安全,乌兰察布的安全用得着他来保证?他能保证得了乌兰察布的安全?”力掌诸天



    冈部直三郎说道:“田中君,傅作义可不能够小觑。”



    田中新一刚到任,并未参加过几个月前的五原会战,所以不知道傅作义的厉害。



    但是冈部直三郎却是知道的,跟绝大多数国民党将领比较起来,傅作义算是其中的佼佼者,绥军的战斗力也是很强悍的,如果他们真铁了心要打乌兰察布,仅凭骑兵集团再加上伪蒙军的几个骑兵师怕是守不住的。



    见冈部直三郎如此看重傅作义的威胁,田中新一便也不敢大意,说道:“要不,还是让李铭鼎新三十四师留在乌兰察布?加上李铭鼎的新三十四师,就算还是打不过绥军,但是守住乌兰察布十天半个月总是可以,那时候,援军也就赶到了。”



    冈部直三郎说道:“是否可以抽调二十六师团或独立混成第二旅团到乌兰察布?”



    田中新一摇头说:“二十六师团跟独立混成第二旅团仍在整训中,如果这个时候调往乌兰察布,势必会影响到整训工作。”



    冈部直三郎便立刻不再吭声了。



    因为二十六师团跟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的整训工作做得好或者不好,将直接影响到这两支部队的战斗力,继而就会影响到这两支部队在明年开春的绥远会战中的表现,冈部直三郎对明年开春后的绥远会战寄予了厚望,绝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



    沉吟片刻,冈部直三郎终于还是点头:“好吧,那就让李铭鼎的新编三十四师暂时驻防在乌兰察布吧,好在,通过傅作义的这次公开讲话,至少可以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新编三十四师跟绥军的决裂,已经是确凿无疑了。”



    ……



    当天晚上,冈部直三郎的指示便到了卓资县城。



    看完电报,町田龙二对小岛吉藏说:“将军阁下,我不相信这个李铭鼎!我建议你向冈部司令官发一个电报,最好将新编三十四师调往张北!”



    “没这个必要了。”小岛吉藏摇摇头说,“从目前情形看,无论从新编三十四师与绥军之间的冲突来看,还是从傅作义的反应来看,这都不像是作假。”停顿了一下,小岛吉藏又接着说道,“何况,就算是诈降,那也没什么,毕竟只在在战时,我们才会把弹药下发到皇协军各部,在平时弹药都是由皇军集中保管的。”



    “这倒也是。”町田龙二便不再多说什么。



    小岛吉藏便又吩咐副官去把李铭鼎和刘黑七叫来。



    过了没一会,李铭鼎和刘黑七便联袂来到宪兵队。



    见到李铭鼎,小岛吉藏热情的道:“李桑,休息得怎么样?”



    李铭鼎脸上流露出恰到好处的感激,说道:“还好,多谢小岛太君关心。”



    “李桑太客气了。”小岛吉藏亲热的拍了拍李铭鼎的肩膀,微笑着说道,“今后我们就是同一阵营的友军,所以不必这么拘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