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6章 变故(三更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66章 变故(三更求月票)

总攻的时间就定在今夜子时,狼牙大队的六十多名特战队员也已经借着夜幕掩护,悄无声息的潜入乌兰察布城内,此时,都已经运动到驻蒙军骑兵集团司令部外围潜伏下来,然而小岛吉藏和町田龙二却毫无察觉。

  小岛吉藏甚至还有心情喝酒,并且把町田龙二叫来陪他一起喝。

  不过小岛吉藏喝的是二锅头,而不是大多数鬼子军官喝的清酒。

  跟町田龙二碰了下杯,小岛吉藏一仰脖子就把一盅二锅头喝干,然后砸砸嘴说道:“这二锅头才是男人喝的酒啊,相比之下,帝国产的清酒实在是太绵软。”

  町田龙二点点头说道:“相比清酒,这二锅头的酒劲确实大多了。”

  小岛吉藏拿起筷子夹了几粒花生米,扔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道:“自进入近代之后,中国的国力开始急剧的衰弱,但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底蕴还在,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比如说这二锅头,就堪称是白酒之中的王者,威士忌跟它比就是渣,至于那什么红酒之类,那根本就是小娘们儿喝的酒。”

  町田龙二却摇摇头说:“我听说茅台酒才是中国的白酒之王。”

  “茅台酒?”小岛吉藏说道,“有机会,倒一定得品尝一二。”

  “将军阁下想喝茅台还不简!”说到这,町田龙二的声音便嘎然而止。

  没有听到町田龙二后面的话,小岛吉藏轻嗯了一声,问道:“町田君,你怎么……”

  最后一个“了”字还没出口,町田龙二忽然间竖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看到这一幕,小岛吉藏顿时之间心头一凛,因为小岛吉藏也是一个老兵,从町田龙二身上,他已经意识到司令部很可能遭受到了袭击,因为太守安静了。

  对于狼牙大队的本事,小岛吉藏早有非常清醒的认识。

  狼牙大队东京都能去,连天皇陛下都差点让他们杀了,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司令部?

  町田龙二抓起桌上的纸和笔,沙沙写道:“将军阁下,司令部出事了,多半是狼牙,你赶紧找个安全地方躲起来!”

  说完,町田龙二便掏出短刀,转身欲走。

  然而,小岛吉藏却一把抓住了町田龙二,摇了摇头,然后又提起笔写道:“町田君,你不要出去,你一个人绝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我这里有条地道,你跟我一起走,跟部队汇合之后再回过头来收拾他们!”

  说完,小岛吉藏便绕过大板桌走到了靠墙的壁柜前,再使劲将壁柜给推开,后面便出现了一扇门,再伸手打开门,一股阴风便立刻从中吹出来,却不知道是通向哪里,小岛吉藏回头向町田龙二招招手,弯腰钻了进去。

  町田龙二撇撇嘴,不过还是跟着钻了进去。

  不过在钻进去前,町田龙二却在外面洒了一些粉末。

  町田龙二进来后,小岛吉藏再伸手在墙上轻轻一按,身后的门便自动关上,原本移到一侧的壁柜也立刻回位,地道里的光线黑了下来,然后只听啪的一声轻响,小岛吉藏打开了一盏手电筒,一束的光线便立刻照亮黑暗的地道。
大能源家
  ……

  书房恢复了原样,仿佛两个老鬼子从来就没出现过。

  又过了片刻之后,一人一犬便率先冲进来,那人不是别人,便是狼牙大队的大队长冷铁锋,肖雁月激烈反对,终究还是拗不过冷铁锋,冷铁锋还是亲自率领狼牙大队,发起了对驻蒙军骑兵集团司令部的斩首战。

  不过那一犬,却不是大王。

  大王伤势还没好,徐锐没敢让它参与斩首。

  现在紧跟在冷铁锋身边的,却是狗王二皇!

  半个多月前,二皇就跟着豆豆从延安过来,从此二皇就正式回归老部队了。

  如今的二皇已经完全长成,体型绝不比大王差多少,也是一样的威风凛凛。

  二皇一进到小岛吉藏的办公室就来回乱嗅,很快就一路嗅到大板桌的后面,再然后也不知道吸进了什么,开始连续而又剧烈的打喷嚏。

  冷铁锋赶紧冲过来查看时,却发现地上撒了不少白色的粉末,而且这些白色粉末带着淡淡的刺激性气味,看到这一幕,冷铁锋的脸色霎那之间便黑下来,显然,二皇的嗅觉已经让这些白色粉末破坏了,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了。

  只不过冷铁锋并没有泄气,迅即闭上眼睛,将听觉释放出去。

  然而很遗憾的是,并未听到想听到的动静,倒是听到好几个沉重的脚步声。

  冷铁锋睁眼看时,便看到钻山豹和韩锋已经联袂冲进办公室,钻山豹说道:“队长,我们已经搜遍所有房间,都没能够找到小岛吉藏!”

  韩锋环顾四周说:“队长,这里也没找着么?”

  “应该是提前溜了!”冷铁锋说着,伸手从地上拈起一小撮白色粉末,又道,“而且还有小鬼子的特种部队护卫!”

  “啊?”

  “什么?”

  钻山豹和韩锋闻言瞬间变了脸色。

  这可是计划外的情况,根据情报,乌兰察布没有鬼子的特种部队啊?

  “不过也用不着惊慌,就算小岛吉藏这老鬼子跑了,要想恢复骑兵集团的指挥系统,也没那么容易。”停顿了一下,冷铁锋又道,“豹子,你带领一个战斗小组留下来继续搜索,找到痕迹之后继续追杀老鬼子!”

  “是!”钻山豹答应一身,转身去了。

  冷铁锋又扭头对韩锋说道:“锋子,你带一个战斗小组,将城内的电话线路破坏掉,要破坏彻底,小岛吉藏这老鬼子虽然跑了,但是走得非常的急,不要说电台,估计连密码本都没能带走,要恢复电台通讯没那么容易,所以多半会用电话。”

  “是!”韩锋答应一声,也带着一个战斗小组匆匆去了。

  冷铁锋又带着剩下的几个战斗小组,直扑粮仓而来。

  ……

  小岛吉藏失踪的消息很快传回卓资县城的前线指挥部。

  “出了点小变故。”徐锐走进作战室,对着正围在地图前跟几个作战参谋讨论的傅作义和叶启杰说道,“狼牙大队对鬼子司令部的斩首战非常顺利,但是,找遍了整个司令部,却也没有找到小岛吉藏。”天外飞医

  傅作义和叶启杰立刻变了脸色。

  小岛吉藏没授首,也就意味着小鬼子的指挥系统没有遭到摧毁,这个对于即将展开夺粮之战的绥军还有察哈尔独立团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小鬼子有指挥跟没有指挥,爆发的战斗力将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等级。

  叶启杰便立刻打起了退堂鼓,对傅作义说:“总座,这下麻烦了,小岛吉藏很可能意识到新三十四师有问题,就不会再发给他们弹药,要不然,还是变更新三十四师的任务吧?不要再去夺什么粮仓了,立刻向西或者向北突围!”

  “不行!”傅作义断然拒绝道,“这时候了,哪有临阵退缩的道理!”

  顿了顿,傅作义又咬紧牙关说:“命令一零一师,还有新三十二师,按照原定计划,向乌兰察布盟发起总攻!”说完之后,又回头对徐锐说,“老弟,这时候你们察哈尔独立团可不能打退堂鼓,要不然老哥我就完了。”

  徐锐说:“傅长官说笑了,我们察哈尔独立团从来就不知道临阵退缩四个字怎么写,在我们字典里,从来就只有迎难而上。”

  “很好。”傅作义沉声道,“那就下令总攻吧。”

  徐锐没半点犹豫,扭头对身后跟着的地瓜说:“地瓜,命令各骑营,立刻按照原定计划向乌兰察布发起总攻,告诉马飞他们几个,给我往死里打。”

  “是!”地瓜轰然应喏,然后转身去了。

  ……

  对于李铭鼎还有新三十四师的军官来说,这注定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夜已经很深了,但是新三十四师的师部会议室里边仍旧是灯火通明。

  李铭鼎背着手,正在会议室里来回踱步,时不时的还会停下来看一眼窗外,看上去好像正在等待什么似的。

  偌大会议室里,聚集着将近五十个军官。

  新三十四师所有连以上主官全都到齐了。

  除了三个团长,底下的营长、连长全都不知道内情,一个个都巴巴的看着李铭鼎,等着李铭鼎给他们开会,也有机灵的军官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安静的等待着李铭鼎发话。

  时间在等待中一点点的流逝。

  某一刻,会议室窗外忽然绽起一道亮光。

  众人急扭头看,便看到窗外漆黑的夜空之中已经升起了三发红色的信号弹,看到这三发红色信号弹,会议室里的军官立刻骚动起来,这个时候,就是感觉再迟钝的人,也已经意识到今天晚上即将会有大事情发生。

  紧接着,城外便响起激烈的枪声爆炸声。

  李铭鼎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霍然转身,厉声说道:“紧急通知!”

  下面坐着的三个团长便猛的挺身站起来,下一霎那,几十个营长、连长也纷纷跟着站起身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李铭鼎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