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7章 夺粮之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67章 夺粮之战

突如其来的枪声不仅惊动了乌兰察布城内的鬼子,伪蒙军也被惊动了。

  枪声响起时,刘黑七还没有睡下,所以反应很快,顾不上相好的撒娇,第一时间就带着卫队冲出了住所,匆匆往骑兵第四师驻地赶,结果经过新三十四师驻地时,却发现操场上早已经是火把通明,几千人早已经完成集合了。

  再扭头一看,骑四师的军营里却仍旧是死寂一片。

  刘黑七便叹了口气,心忖绥军就是绥军,素养可比他的骑四师高多了。

  再定睛一看,刘黑七便看到李铭鼎大步走了出来,当即便上前打招呼:“李老弟,你们师反应可够快的,你看看我们骑四师,打枪都半天了,可是这帮兔崽子却还是没反应,这可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真气死我了。”

  “刘哥说笑了。”李铭鼎摆了摆手,又道,“对了刘哥,弹药上哪去领?”

  刘黑七摇摇头,说道:“李老弟你有所不知,弹药不用我们去领,皇军会送来的,我们在军营等着就行了。”

  “那多耽误事。”李铭鼎皱眉说道,“万一皇军没有把弹药送过来,绥军却已经打进城来了,那可怎么办啊?”

  “那没有办法,说到底咱们跟皇军之间终究隔了一层,人家不相信咱。”刘黑七摇了摇头,又说道,“不过李老弟,老哥我提醒你一句,命就一条,没了可就没了,所以你和步十师的弟兄们真不用这么积极。”

  顿了顿,刘黑七又说道:“上了战场,也不要直布愣登的往前冲,明白?”

  刘黑七说的无疑是经验之谈,他是真拿李铭鼎当兄弟了,把他保命的经验都拿出来跟李铭鼎分享了。

  两人说话之间,隔壁骑兵第四师的驻地终于也有了反应,一队队的伪蒙骑兵从营房里呵欠连天的跑了出来,然后又开始忙忙乱乱的找马,安装马具,乱得一塌糊涂,饶是刘黑七早已经习惯了,也不免在李铭鼎面前感到很没面子。

  这时候,城北、城西的枪声已经十分密集了。

  刘黑七也不知道是根本没有把绥军放在心上,还是根本打算出工不出力,居然也不急着回驻地去整顿部队,而是继续留在李铭鼎的身边。

  李铭鼎心里却暗自焦急,因为拿不到弹药他们师就只能等着,这种看着友邻部队在跟敌人殊死相搏,自己却只能站在旁边干瞪眼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但是再不好受也只能够耐着性子等着,因为,越是关键的时候越是得冷静。

  于是乎,李铭鼎只能有一搭没一搭跟刘黑七闲聊着、干等着。

  过了一刻多钟,但在李铭鼎的感觉中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

  终于,前方大街上终于出现一辆边三轮摩托,到了近前之后,便从边斗里跳下一个鬼子少佐军官,用日语哇啦哇啦说了一大通。

  随即驾驶后座便跳下来一个翻译官,对李铭鼎和刘黑七说道:“李师长、刘师长,桥本太君让你们赶紧带部队去军火库取弹药,绥军的攻势非常的凌厉,徐锐的部队也来了,皇军快顶不住了,让你们领了弹药之后赶紧去北门还有西门战场支援。”[综]捉妖不成反被压gl

  刘黑七愣了下,茫然问道:“怎么是桥本太君?小岛太君呢?”

  翻译官便说道:“司令部刚刚遭到了狼牙袭击,小岛太君已经不知所踪,现在是桥本太君代替指挥。”

  刘黑七刚刚摸出一支香烟叼在嘴里,闻言便立刻哧溜掉在地上。

  那个鬼子少佐便立刻喝道:“快快滴,还不快快滴的去领取弹药。”

  不等刘黑七发话,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的李铭鼎便立刻转身回头,喝道:“全都有,目标军火库,跑步~~走!”

  很快,李铭鼎便带着新三十四师来到军火库前。

  这时,守卫军火库的鬼子早已经把弹药搬出来,在大门口堆得跟小山似的。

  看到李铭鼎带着新三十四师的数千官兵开过来,那些鬼子便立刻紧张起来,临时增设的十几挺机枪便齐刷刷的转过来,拿黑洞洞的机枪枪口对准了新三十四师的官兵,小鬼子还是足够警惕,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在十几挺鬼子机枪威胁下,新编第三十四师官兵开始排着队上前领取弹药。

  本来一切都挺顺利的,但是弹药领取到一半时,一个鬼子军官忽然气喘吁吁的从军火库里冲出来,一边冲着李铭鼎和新三十四师官兵大吼。

  站在旁边负责沟通的翻译官便立刻跟着大吼道:“太君说了,先别领弹药了。”

  听到这话,李铭鼎便知道出变故了,要不然小鬼子绝不会在这时候突然变卦。

  但是到了这个节骨眼,夺粮之战就像是射出的箭收不回来了,当下李铭鼎便掏出手枪一枪就把冲他大吼的鬼子少尉给打死当场。

  “给我打!”看到李铭鼎动手,已经领了弹药的新三十四师官兵便纷纷开火。

  守在军火库大门外的几十个鬼子警卫猝不及防,一下被摞倒,李铭鼎一边命令新三十四师官兵继续领取剩余弹药,一边便命令警卫营向军火库发起攻击,要是能够把鬼子的军火库给拿下来,那他们新三十四师可就发了。

  不过,理想虽然丰满,现实却十分骨感。

  军火库大门口的鬼子警卫因为猝不及防,很快就被消灭,但是这几十个鬼子的死也并非毫无代价,他们还是用自己的死为军火库里的鬼子赢得时间,等到李铭鼎率领警卫营发起进攻的时候,里边的小鬼子却已经反应过来了。

  尤其是架在军火库围墙上的那几挺机枪,更给新三十四师造成了严重威胁。

  鬼子军火库的警戒措施还是十分之严密,李铭鼎的警卫营遭到了迎头痛击,短短不到一分钟不到便伤亡了一百多人,不仅是警卫营,上前领取弹药的官兵也遭到鬼子机枪扫射,伤亡了不少,李铭鼎便立刻意识到不宜再强攻。

  毕竟,这次的主要任务是粮食而非军火!
专属妻约
  “撤!”李铭鼎果断打消了拿下军火库的念头,命警卫营留下来牵制鬼子,然后率领已经领取了弹药的新三十四师主力迅速赶往城北粮仓。

  ……

  城西,独立骑兵第四旅团指挥部。

  小岛吉藏和町田龙二已经来到了骑兵第四旅团的指挥部。

  说起来小岛吉藏这老鬼子也真的是命大,不仅司令部有地道,而且正好有町田龙二这个特种兵在,这两条无论是缺了哪一条,小岛吉藏这次都是死定了。

  正是因为小岛吉藏侥幸躲过一劫,使得这次夺粮之战陡然凭添一大变数。

  小岛吉藏毕竟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鬼子,很快就意识到这一切太过凑巧,所以在脱困之后第一时间赶来骑兵第四旅团指挥部,得知桥本通义已经命令伪蒙军及刚投诚的步兵第十师自行前往军火库领取弹药,便立刻取消命令。

  第四旅团的旅团长桥本通义放下电话筒,向站在面前的小岛吉藏报告说:“集团长,军火库报告,刚投诚的步兵第十师果然有问题,皇军命令他们停止接收弹药时,他们非但拒绝执行命令,反而试图趁机攻占军火库。”

  “八嘎!”町田龙二便立刻怒骂道,“我就知道,一定有问题!”

  小岛吉藏却更关心军火库是否安全,急声问道:“军火库没有出问题吧?”

  “没有。”桥本通义摇了摇头,又道,“支那军确实想要趁机袭击军火库,不过遭到了守军迎头痛击,在扔下几百具尸体后向城北方向逃窜了。”

  “城北?”小岛吉藏却不相信新三十二师这么容易就会被守军打垮,转念一想却顿时之间脸色大变,急声说道,“不好,支那军的目标是粮仓,他们要保粮食,赶快命令粮仓守备队做好准备,除了皇军之外,不要让任何部队靠近粮仓。”

  “哈依!”桥本通义一顿首,赶紧的又抄起了电话筒。

  但是下一个霎那,桥本的脸色便垮了下来,苦着脸说:“集团长,电话不通。”

  小岛吉藏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劈手就夺过电话筒,然后使劲的摇动手柄,但是听筒里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八嘎牙鲁。”小岛吉藏便立刻感到透心凉。

  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表明这是个严密的计划!

  这时候小岛吉藏已经完全反应过来,当下对桥本通义说:“桥本君,立刻派出骑兵通信员前往城北粮仓,让高桥君立刻烧掉所有的粮食!”

  “纳尼?”桥本通义闻言一愣,说,“烧掉粮食?”

  “对,烧掉所有粮食。”小岛吉藏道,“一粒都不许留下!”

  “哈依!”桥本通义终于反应过来了,然后转身匆匆去了。

  小岛吉藏又对另一个鬼子军官说道:“服部君,立刻派出骑兵通信员前往宪兵队还有骑兵第一旅团,让他们立刻分出一半兵力,赶往城北粮仓增援!再致电驻蒙军司令部,请求冈部司令官立刻派兵来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