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8章 破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68章 破城

冈部直三郎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移门而出时,便看到副官松本浩跟参谋长田中新一脸色凝重的站在他的卧室外。

  看到冈部直三郎移门出来,田中新一便立刻顿首说:“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乌兰察布急电,不久前投诚过来的绥军新编三十四师果然有问题。”

  “纳尼?”冈部直三郎心头一跳,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田中新一又道:“大约半个小时前,乌兰察布突然遭到支那军攻击,甚至就连小岛君的司令部也遭到狼牙大队的袭击,刚投诚过来的步兵第十师趁机发动叛乱,现在乌兰察布已经乱成一锅粥,小岛君请求司令官阁下赶紧派援军!”

  “八嘎。”冈部直三郎道,“情况有这么严重?”

  田中新一说道:“据小岛君的推断,这次傅作义第三十五军的主力,以及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主力,极可能全都来了,再加上有皇协军步兵第十师从内部捣乱,乌兰察布的局势的确不容乐观,要不,让一一零师团赶紧前往增援?”

  “好吧。”冈部直三郎点点头说道,“那就赶紧让一一零师前往增援。”

  虽然冈部直三郎并不认为乌兰察布会有危险,毕竟这可是伪蒙疆自治政府的首都,驻扎了一个骑兵集团外加一个宪兵大队不说,还有伪蒙军的好几个骑兵师呢,就算是傅作义的绥军倾巢来犯,也绝不会在短时间内失守。

  既便是加上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也是一个样。

  但是有句话说的好,谨慎总是不会有大错,乌兰察布是明年开春反击的前进基地,囤积在乌兰察布的一千万斤粮食绝不能出任何问题!

  “哈依!”田中新一一顿首,转身匆匆走了。

  ……

  卓资县,北路军前线指挥部。

  地瓜匆匆走进作战室,附着徐锐耳朵轻声低语,站在对面的傅作义、叶启杰还有几个参谋的目光便立刻投了过来,而且一个个都满脸期待。

  徐锐却故意使坏,说:“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驻张北的鬼子一一零师团已经出动,虽然大雪封路会对鬼子的行军造成一定阻碍,我察北的游击队也会拼尽全力在沿途打阻击,但是最多也就拖住两天时间。”

  叶启杰和几个参谋的脸色立刻垮下来。

  这可真是一个糟糕至极的坏消息,张北的鬼子会赶来增援乌兰察布,这其实早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他们也为此做了充做准备,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张北的鬼子会来得这么快,这边才刚刚打响,张北的鬼子立刻就出动了,这是什么鬼?

  “鬼子的反应竟这么快?”一个参谋皱眉说道,“仿佛知道我们全盘计划似的。”

  “难道我们中间有内鬼?”一个参谋沉声说道,“把我们的计划事给了小鬼子?

  傅作义的脸色也黑下来,训斥道:“瞎咧咧什么,小鬼子也不是傻瓜,能够从蛛丝马迹判断出我军的意图并不奇怪。”

  顿了顿,傅作义又扭头对徐锐说:“老弟,张北的鬼子援军来得比计划中更快,留给我们的时间也比预期中更紧张,你有什么建议没?”纯白少年请你等我

  傅作义的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放弃了。

  没能捞到粮食固然可惜,但总比把所有本钱赔光要好。

  “没事。”徐锐微微一笑,又说道,“我还有个好消息,刚刚新编三十四师已经在狼牙大队的配合下,拿下了城北粮仓,守粮仓的两个鬼子步兵中队已经遭到全歼,而粮仓里的粮食却未损一粒,也就是说,只要攻破北门,就能往外运粮了!”

  听到这,叶启杰和指挥部的几个作战参谋立刻欢呼起来。

  傅作义虽然没有欢呼出声,但也用力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因为此战的意图并非夺取乌兰察布,而是夺取城中粮食。

  当然了,要是真能够全歼鬼子伪军、并且光复乌兰察布,那是再好不过了,但是谁都知道,这个难度太高了。

  徐锐却语气一转,又说道:“不过我们也不能高兴得太早,狼牙大队没能斩首成功,终究还是留下了祸根,小岛吉藏这老鬼子确实厉害,不仅是凭借仅有的蛛丝马迹判断出了我们的真正意图,第一时间将张北的援军调来,而且,还调集了大量的兵力向粮仓发起反扑,新三十四师由于弹药补充不到位,打得十分的困难。”

  “这个没什么。”傅作义却一摆手说道,“凡事有利则有弊,反之,有弊则必然有利,小岛吉藏调集大量兵力疯狂反扑,势必就会严重削弱外围的防御,这却客观上使得我们突破乌兰察布的外围防线变得更容易。”

  顿了顿,傅作义又狞声说:“我决定,集中兵力猛攻北门一个点!”

  “我也是这么想的。”徐锐沉声说道,“我会让狼牙大队配合你们。”

  “很好!如果能有狼牙配合就更好了。”傅作义嘿嘿一笑,又说道,“而且老弟,我也不瞒你,在乌兰察布老哥我还是做了安排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那敢情好。”徐锐对此一点都不意外,不管怎么样傅作义都是绥远省的主席,他在绥远省经营了多年,乌兰察布又怎么可能没有他的隐势势力?就不知道,傅作义隐藏在乌兰察布的实力有多少?一个连?一个营或一个团?

  ……

  在城西,日军骑兵第四旅团指挥部。

  小岛吉藏已经重建起他的指挥系统,并对乌兰察布的所有部队恢复了有效指挥,甚至就连伪蒙军的四个骑兵师也是纳入到体系,不过伪蒙军的战斗力非常差,小岛吉藏也没对他们抱有太大的期望,这一战还是得靠日军。

  骑兵集团的四个骑兵联队虽然才刚刚重建不久,尤其是第一旅团,更是在短短半年之内经历了两次重建,至今基层军官都还没有完全到位,然而既便是这样,战斗力也还是不容小觑的,毕竟这些鬼子兵全都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

  在一开始时,由于指挥上的混乱,日军的确曾陷入短时间的被动,就因为这个,城外的前哨阵地几乎全部失守,不过在小岛吉藏恢复有效指挥之后,鬼子便迅速稳住阵脚,渐渐顶住了绥军以及察哈尔独立团的猛攻。长生道漫漫

  此时此刻,作战室里灯火通明。

  不时有通信兵快步走进作战室,将最新战报呈送上来。

  “集团长,骑兵第十三联队报告,他们已经稳住阵脚,并向对面绥军发动一次反击,夺回了之前丢失的前哨阵地。”

  “报告,骑兵第二十六联队报告,北门防线已经稳住。”

  “报告,宪兵大队报告,已对乌兰察布实施全城戒严。”

  “报告,皇协军骑兵第四师报告,他们已经进入阵地。”

  战报流水般送入作战室,小岛吉藏却连头都没抬一下,他的目光或者说注意力始终都集中在粮仓上,一对眉头也是紧紧锁住,因为就在一刻钟前,粮仓就彻底失去联系,然后增援过去的骑兵第十四联队、骑兵第二十五联队也遭到了阻击。

  小岛吉藏就意识到,城北的粮仓多半已经沦于敌手了。

  虽然对此早有准备,但是粮仓这么快就失守,却还是有些出乎小岛吉藏预料,粮仓越快失守,就越意味着夺取粮仓的绥军有更多时间来部署防御,这也就意味着,日军要想在短时间内夺回粮仓也就越难。

  一旦形成僵持之势,就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想到这,小岛吉藏便再无法淡定,沉声喝道:“命令,骑兵第二十五联队立刻向盘踞粮仓附近的绥军发起总攻,告诉北条君,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务必在天亮之前夺回粮仓,如果天亮前还是夺不回粮仓,就准备切腹以谢天皇吧。”

  “哈依!”通信兵重重顿首,转身就想要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通信兵却匆匆进来,顿首报告说:“集团长,骑兵第二十六联队急电,北门阵地失守,绥军一部已经突入城内!”

  “纳尼?!”原本紧盯着地图的小岛吉藏霍然抬头。

  站在小岛吉藏身边的町田龙二也刷的把目光投过来。

  还有指挥部里的好几个鬼子作战参谋也是面面相觑,就刚才,骑兵第二十六联队才刚刚报告过,北门防线已经稳住,怎么才五分钟不到,北门就失守了?

  小岛吉藏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北门阵地这么快就失守了?”

  通信兵哈依一声,又道:“因为骑兵第二十六联队的指挥部遭到了袭击,而且皇协军骑兵第四师又突然叛乱,皇军猝不及防,才导致了北门阵地快速失守。”

  “八嘎,刘黑七?”小岛吉藏道,“真没想到,这家伙也有问题。”

  “应该不是刘桑。”町田龙二却出人意料的道,“我敢担保他不会有问题。”

  “这个以后再说。”小岛吉藏摆了摆手,又对还没来得及离开的通信兵说,“对骑兵第二十五联队的命令变更,让他们立刻增援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