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9章 粮食到手(三更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69章 粮食到手(三更求月票)

小岛吉藏的反应还是很快的,不过还是晚了。

  因为战场上的对手永远不会按你的节奏打仗。

  骑兵第二十五联队准备从粮仓附近阵地转进时遇到了大麻烦,之前一直被他们压着打的绥军新三十四师突然间由守转攻,而且是不惜代价的猛攻,鬼子的骑兵第二十五联队对此明显准备不足,吃了点小亏,战况立刻就陷入到了胶着。

  驻防城北的鬼子迟迟得不到援军,很快全线崩溃。

  到天亮时分,绥军和察哈尔独立团各一部就像是两枚锋利的锲子,深深的锲进了乌兰察布的北城区,不仅与控制粮仓的新三十四师完成会师,且在北门到粮仓间建立起了一条宽度超过百米的通道。

  而这个时候,从归绥动员的运输队早就已经到位。

  通道一打开,运输队的百姓便立刻推着大车进城,开始装运粮食。

  苦心人,天不负,中国军队在这次夺粮之战中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甚至就连老天爷也来帮忙,今天是个阴雨天,而且云层压得极低,这就使得鬼子的航空兵根本无法出动,得不到航空兵增援,单单凭驻蒙军骑兵集团的力量,已经无力恢复城北阵地,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中国人把粮食运出城外。

  ……

  城西,在驻蒙军骑兵集团司令部。

  桥本通义大步走到小岛吉藏面前,顿首说道:“集团长,骑兵二十五联队的进攻又一次遭到瓦解。”顿了顿,桥本通义又说道,“绥军其实并不可怕,察哈尔独立团名声虽大,战斗力其实也就那么回事,真正可怕的还是狼牙大队。”

  “狼牙大队?”小岛吉藏的眉头立刻蹙成一团。

  “哈依。”桥本通义再次顿首说道,“狼牙大队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他们的狙击手,对皇军的基层军官及机枪手构成了致命的威胁,骑兵第二十五联队的几次进攻之所以全部遭到瓦解,就是因为有几十个狼牙狙击手存在。”

  “八嘎!”旁边的町田龙二咬牙道,“要是我的特战大队还在就好了。”

  桥本通义的脸色便立刻垮了下来,不吹牛你是不是会死?你们特战大队要真厉害,也不会才刚出动,就让人狼牙大队给灭了。

  小岛吉藏叹了口气,说道:“命令,各骑兵联队及皇协军各师不用再进攻了,全部由进攻转入防御,加强各自阵地的防御部署。”

  到了这个时候,小岛吉藏终于想通了。

  囤积在乌兰察布的一千多万斤的粮食,是肯定保不住了,如果现在由攻转守,至少还可以保住乌兰察布这个前进基地,但是如果再跟对方消耗下去,那么甚至连乌兰察布这个前进基地也可能保不住,毕竟进攻的消耗可是比防御要大得多了。

  桥本通义还是有些不甘心,低声说道:“集团长,要不命令山炮大队对城北区域的几条主干街道实施炮火封锁?就算没办法阻止支那人把粮食运走,也至少可以对他们的运输队造成一定的伤亡,绝不能就这样让他们把粮食给运走。”神棍你别走

  就这样让中国人把粮运走,皇军的脸面往哪搁啊?

  “算了。”小岛吉藏却还是很清醒的,摇摇头说道,“只靠几个山炮大队的炮击,又能对支那人的运输队造成多大伤亡?”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更何况,山炮大队的弹药储备也是不多,万一打完炮弹,支那军突然反攻,到时怎么办?”

  “哈依!”桥本通义一顿首,不再吭声。

  ……

  半个小时之后,在乌兰察布盟的北门。

  徐锐跟傅作义、叶启杰等绥军高级将领站在城门上,看着一队队满载粮食的大车从脚下的城门甬道中通过,然后碾过皑皑的雪地,滚滚驶向归绥城,叶启杰使劲的吸了一口,发现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麦粒的醇香。

  “真香哪。”叶启杰叹息道,“上等的小麦!”

  “那当然,这可是从冀中运来的今秋的小麦。”傅作义说道。

  看着粮车碾过公路之后留下的一道道车辙印,傅作义也是感到无比的满足。

  这次的夺粮之战虽小有波折,尤其是对驻蒙军骑兵集团司令部的斩首战没能成功,更是成了一个变数,但是这个变数终究没有酿成大患,凭借着徐锐高超的战术指挥,终于还是将形势扭转过来,终于还是抢到了乌兰察布的粮食。

  美中不足,就是参战各部的伤亡还是大了些。

  徐锐却还是有些遗憾,说道:“可惜了啦,小岛吉藏这个老鬼子太难缠了。”

  停顿了下,徐锐又道:“这个老鬼子要是再贪心些,再让骑兵集团攻一会,双方的实力对比就极有可能发生逆转,那时候我们或许就有机会一举拿下乌兰察布,要是能把乌兰察布这枚打入绥远的钉子拔掉,那小鬼子可就被动了。”

  “老弟,你就知足吧。”叶启杰摇摇头说道,“能打成这样就不错了,小岛吉藏真要是发了狠,让手下的骑兵集团玩命进攻,我们未必就能守得住城北的通道,别到时候乌兰察布没拿下,反而把到手的粮食又搭进去。”

  “那倒不至于。”傅作义摆摆手,又接着说道,“先不说新三十二师跟徐老弟的几个骑兵营已在北门左右两翼构筑起完备的防御工事,就算是没构筑好工事,小鬼子要想从我们手中夺回北城,重新关闭北门通道,那是绝无可能的。”

  稍稍停顿了下,傅作义又说道:“不过我们要想拿下乌兰察布,怕也不可能,毕竟从张北增援过来的鬼子一一零师团最快明天上午就能赶到,这么点时间,就想要全歼鬼子骑兵集团,那就只能够不惜代价的猛攻,这代价可就太大了。”

  叶启杰点头说:“是啊,就算最后抢在鬼子一一零师团赶到之前拿下乌兰察布,我们只怕也没有足够时间打扫战场,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亏本买卖,我们坚决不干,要不然多来几次,我们三十五军就可以取消建制了。”

  徐锐嘿嘿一笑,不再多说什么,因为傅作义说的无疑是正确的。回到蛮荒纪

  打仗,并不能只考虑胜负结果,还得考虑成本,尤其是中国还处于弱势一方时,就更得考虑成本,要不然,赢了也是输了!

  看到徐锐心情还算不错,叶启杰便不失时机的说道:“徐老弟,总座有个事情,想要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伸手?”

  徐锐笑嘻嘻说:“傅长官的面子我又岂能不给?”

  说完,徐锐看了傅作义一眼,又说道:“说吧,只要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我绝对没有二话,一定照办。”

  “绝对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叶启杰连声说,“甚至对你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

  徐锐哈哈一笑说:“却不知道,傅长官想要小弟我办什么事呢?”

  傅作义便转过头,目光灼灼的盯着徐锐,说;“帮我们绥军也训练一支特种部队,这对于你来说,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吧?”

  “原来是这个事,这确实不难。”徐锐微笑说,“也是巧了,正好苏联也托我帮他们训练一支特种部队,有道是一个羊是赶,一群羊也是放,反正要帮苏联政府训练特种部队,不如索性也帮绥军训练了,只是,这个……傅长官你也应该知道的。”

  一边说,徐锐一边伸出右手食指跟大拇指,做了个搓钱动作。

  “我懂,当然懂。”傅作义不由得哈哈大笑,旁边的叶启杰也是跟着笑。

  一边笑,傅作义忍不住又跟叶启杰交换了一记眼神,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意外,还有一丝欣喜,他们都没想到,徐锐竟然会答应得如此干脆,叶启杰甚至于都已经做好了跟徐锐进行长篇大论的思想准备。

  谁曾想,这些说辞一句都没用上。

  笑完了,傅作义又大手一挥说道:“老弟,你开个价。”

  叶启杰也很大度的说道:“要钱、要粮还是要装备,你尽管开口就是!”

  “好啊。”徐锐呵呵一笑,又道,“苏联政府请我给他们训练特种部队,开出来的价码是一家兵工厂,设备的安装调式由他们负责,工程师还有技术人员也由苏联指派,甚至前期的生产也由苏联政府提供半成品。”

  “这个……”傅作义和叶启杰的脸色便有些不太好看。

  徐锐却仿佛没看见两人的脸色,又道:“除了兵工厂,苏联政府还答应援助我们察哈尔独立团三个师的全套苏械装备,其中就包括了三个炮兵团,顺便再说一句,不是小鬼子的那种七五小炮,都是一零五口径的野战榴弹炮。”

  “那个……”傅作义和叶启杰的脸色已经十分僵硬了。

  徐锐却还是自顾自的说道:“还没有完呢,苏联政府还答应援助我们一个飞行团,下辖四个伊尔十五战斗机中队,哦,飞行员也由苏联红军委派,总之在到达中国战场之后,立刻就能形成战斗力,说真的,我可真的没有时间训练飞行员。”

  “那个什么……”傅作义已经快哭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