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0章 转入防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70章 转入防御

旁边叶启杰也是听得心惊肉跳,一家兵工厂外加一个飞行团?

  但是徐锐依然没有注意到两人神情有异,自顾自的接着说道:“不过,苏联人如果以为拿这点好处就能把我打发了,那就太天真了,最后由斯大林本人亲自拍板,又给我们加了三个坦克营,而且是最新型号的T-34B型坦克。”

  傅作义和叶启只能干笑,不过比哭还难看。

  “咦,傅长官,叶长官,你们怎么笑得这么难看?脸抽筋了?”徐锐仿佛到这个时候才发现两人神情有异,又说道,“两位长官应该不会是在担心我开价太高吧?那你们可就小看我了,咱们两家是什么关系,是吧?那是过命的交情。”

  “呵,呵呵。”傅作义和叶启杰干笑着,没敢吭声。

  徐锐又说道:“这么的吧,谁让我们两家关系好呢,我就打个折扣吧,傅长官你只要给我两个师的装备,外加五千万大洋就可以了,凭心而论,这要价真的不高,不信你们两位长官算一下,苏联人给的价折算下来值多少钱?”

  “那个什么……”傅作义的腮帮子抽搐了一下,看着天上黑沉沉的阴云说道,“今天的天气不错,我到城外面去走走,这几天可给闷坏了。”

  说完,傅作义便黑着脸下了城楼,不离开不行了。

  再不离开,傅作义担心自己会忍不住骂娘,那就有损形象了。

  徐锐已经笑破肚皮,脸上却仍旧一本正经,又对叶启杰说道:“我还没说完呢,傅长官怎么走了,不过叶长官,我跟你说也是一样的,那个……”

  徐锐话音还没有落,叶启杰便立刻打断道:“那啥,我忽然想起来,还剩一口早饭没有吃完,老弟你也知道的,这人一上了年纪,不吃早饭可不行,哎呀不行,肚子好饿,我得赶紧去吃早饭了,告辞了,有事我们回头说,回头再说。”

  话没说完,叶启杰便已经转身逃也似的下了北门楼。

  目送傅作义、叶启杰的身影消失在城楼下,徐锐终于放声大笑起来,小样,竟然妄想叫我替你们训练特种部队?没被吓死算你们命大!

  不过笑完了,徐锐的脸色却又沉静了下来。

  夺得乌兰察布的粮食之后,察哈尔独立团至少也可以分得五百万斤,有了这五百多万斤粮食,再加上延安还有河套根据地支援的粮食,这个冬天基本上就能熬过去了,套用王沪生的话来讲,确保不会有一个人因为饥饿而亡。

  粮食的问题解决了,工业区的建设资金也解决了,那么接下来,工业区的建设就该重新提上日程,还有对察哈尔独立团的整训工作,也应该尽快的开展了,至于苏军特谴队的训练工作,却不用徐锐动手,自然有冷铁锋代劳。

  徐锐人在乌兰察布,心却已经飞回包头。

  ……

  徐锐只是心系包头,小岛吉藏却马上要魂归东瀛岛了。

  由于遭到中共察北游击队阻击,鬼子一一零师团的援军要比预期中晚到了半天,直到第二天傍晚,第一一零师团前锋,步兵第一一零联队,才终于赶到乌兰察布的东门外,可到了这个时候,城中囤积的粮食早已经被搬个干干净净。只有我存在的时空

  为了搬运粮食,傅作义从归绥运员了五万民夫外加两千辆大车,还有独轮小车,一次就把粮食全部运走了,不仅如此,意犹未尽的绥军甚至把粮仓都拆了,将所有的木料都装上空闲的大车给运走了。

  绥军撤走之后一清点,日军伤亡了将近一千人。

  这对于总共也仅只有六七千人的骑兵集团来说,可谓伤亡惨重,但是跟损失的一千万斤粮食相比,就又不算什么,因为损失了这一千多万斤粮食,不仅仅只是资敌的问题,而是直接影响到明年开春的反攻计划。

  没了这批粮食,驻蒙军就要饿肚子了。

  总不能让驻蒙军饿着肚子反攻绥远吧?

  所以,这次的失利极有可能导致明年开春的反攻计划胎死腹中。

  作为驻蒙军骑兵集团的集团长,小岛吉藏必须为这次失败负责。

  在之前的五原会战中,骑兵集团的表现就非常之糟糕,那时候,冈部直三郎就已经为他们向阿南惟几求过一次情,阿南惟几希望骑兵集团能够知耻而后勇,不仅没有处罚作战不力的骑兵集团官兵,甚至还恢复了他们的职务。

  但是骑兵集团的表现,却毫无疑问要让阿南惟几再次的失望了。

  尽管在实战中有诸多客观因素,但小岛吉藏并没有找什么理由,而是在第一一零师团开到乌兰察布之后,便开始准备切腹,还特意邀请町田龙二给他监刑,小鬼子的切腹自杀其实是有很多讲究的,并不是随便拿刀往自己腹部一刺就行了。

  町田龙二认为这次失利的主要责任其实不在小岛吉藏,所以劝道:“小岛君,我最后再慎重的劝你一句,这次的失利责任不在你,所以你完全不必为此切腹,为什么不等阿南阁下从东京开完会回来之后再做决定呢?”

  小岛吉藏道:“町田君,皇军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失利,不仅仅只是损失了一千多万斤军粮,而是很可能导致明年开春的反攻胎死腹中,如此严重的后果,必须得有人来承担,除了我,难道还有第二个人选吗?”

  町田龙二闻言便沉默了,因为他无从反驳。

  小岛吉藏缓缓法起军刀,拿刀尖对准下腹,一边又说道:“町田君,我死之后,有劳你把骨灰带回去交给我的夫人。”

  “哈依!”町田龙二顿首。

  小岛吉藏惨然一笑,正要发力刺穿自己腹部,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町田龙二急扭头看,便看到一个扛着中将军衔的老鬼子已经昂首阔步的走进来。

  这老鬼子不是别人,就是来援的第一一零师团的师团长,桑木崇明,看清楚指挥部里的情形之后,桑木崇明脸色微变,问道:“小岛君你这是做什么?”寒门闺秀

  然后,不等小岛吉藏答话,桑木崇明又道:“来之前司令官阁下就专门叮嘱过,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制止你切腹,我原本以为司令官阁下是多此一举,没想到小岛君你还真打算切腹以谢天皇,你这样公然违抗司令官阁下的命令,真的好吗?”

  小岛吉藏苦笑道:“桑木君你又不是不知道,乌兰察布之败很可能导致明年开春的反攻胎死腹中,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必须得有人为此而负责,如果我切腹的话,只能让司令官阁下为难,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桑木崇明讶然道:“小岛君,你难道没听说?”

  “听说?”小岛吉藏茫然道,“听说什么呀?”

  桑木崇明摇头说:“帝国的对华策略即将做出重大调整,整个中国战场都要由进攻转入到防御了,所以明年开春恐怕不会有什么反攻了。”顿了顿,又道,“这么说,小岛君你所犯下的过失,似乎也不是那么严重,是吧?”

  “纳尼?”小岛吉藏茫然道,“没有明年开春的反攻了?”

  “恐怕是没有了。”桑木崇明摇头说,“我的陆大同学正好在大本营任职,据他讲,御前会议都已经召开过了,决议也已经下达了,只是还没有下到我们驻蒙军而已,但我想,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吧。”

  “当啷。”小岛吉藏手中刀掉落在地。

  一屁股瘫坐在地,小岛吉藏如释重负。

  ……

  小岛吉藏如释重负,冈部直三郎却是怅然若失。

  为了明年开春的这次大反攻,冈部直三郎准备了整整一个冬天,他不仅在乌兰察布、大同以及张家口囤积了两千多万斤粮食,不仅储备了维持十万大军两个月作战所需的弹药,甚至就连作战计划都已经拟定好了。

  还有驻蒙军下属的各个部队,也在加紧整训。

  只等明年开春雪化,驻蒙军就能发起反攻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大本营却突然一纸电令:对华策略再次做出调整,由之前的政治诱降为主、军事进攻为辅,转为军事防御为主、政治诱降为辅!此外,中国战场所有部队,立刻终止一切之战略进攻。

  未及开始的绥远反攻就这样胎死腹中了。

  此刻,冈部直三郎心中别提有多难受了。

  作为驻蒙军参谋长,田中新一的心情比冈部直三郎更加的糟糕,因为整个作战计划乃是他联合十几个作战参谋,花了好几个昼夜制定的,大本营这道命令,直接就让他们几个昼夜的心血付诸东流,也给了他的雄心沉重一击。

  不过心里再是不爽,田中新一还是得安慰顶头上司几句。

  田中新一低声劝道:“司令官阁下,大本营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以当下帝国的财政窘迫,的确无法同时支撑中国战场以及远东战场的大规模攻势,而相比之下,也的确是远东战场更加重要一些,所以大本营此举也是无可厚非。”

  冈部直三郎默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