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4章 信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74章 信赖

深夜十点,何书崖再次起来巡查营房。

  何书崖并不是针对谁,而是已经养成了习惯,睡觉之前必定要查一次营,这个习惯是徐锐教给他们的,几乎每一个从青训队走出来的人,都“染”上了这样的习惯,只不过何书崖贯彻得最彻底,既便是在根据地时也是雷打不动。

  现在到了绥军的地盘,何书崖更不可能松懈。

  何书崖故意没打手电,借着夜幕的掩护悄然走向前方的哨兵。

  那个哨兵十分的警觉,隔着至少有五六十米远便听到了何书崖的脚步声,当即便端起手中的三八大盖,厉声喝问:“什么人?口令!”

  “一二三!”何书崖轻咳了一声,又道,“回令。”

  哨兵这才垂下了手中三八大盖的枪口,回答道:“七八九。”

  片刻之后,何书崖走到哨兵面前,那哨兵便赶紧抬枪敬礼。

  何书崖摆摆手,又问道:“小麻雀,这里没有什么情况吧?”

  那个哨兵刚想要说没有,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耳畔忽然听到一阵隐约的马蹄声,当下便又端起三八大盖,拿枪口瞄准了前方漆黑的夜空,几乎同时,何书崖也听到马蹄声,当即便从腰间掏出手枪,又把手机的机头张开来。

  片刻之后,马蹄声便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雪原之上,甚至于已经可以看清楚几个黑影了。

  小麻雀再一次举起手中的三八大盖,厉声喝道:“什么人,口令?”

  骑马过来的并不是别人,正是徐锐、王沪生他们两个,他们自然是不知道大梅山独立团的口令,因为何书崖根本就没想到徐锐会来归绥迎接他们,所以也就没想到将口令通报给徐锐知道,所以一下子根本就回答不上来。

  不过徐锐还是大声喝道:“我是徐锐,找你们何团长。”

  看到徐锐他们答不上来,小麻雀本能的就想扣下扳机。

  何书崖却已经听出来这是徐锐的声音,当下赶紧制止。

  得亏何书崖正好在这里,要不然这误会可就闹大发了。

  何书崖制止了小麻雀,然后迎上前来,喜不自禁的道:“团长,你怎么来了?”

  说话之间,徐锐和王沪生便已经纵马来到何书崖面前,旋即两人又翻身下马。

  王沪生首先迎上前来,先照着何书崖的胸口捶了一拳,又笑着说道:“小何啊,可是比以前黑多了,不过也壮实多了。”说完之后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何书崖几眼,接着说,“也比以前威风多了,看上去也像个真正的团长了。”

  何书崖便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轮到徐锐,他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回来了就好。”

  跟王沪生寒暄时,何书崖没什么反应,但是听了徐锐这轻巧的一句,何书崖却立刻感到喉头有些发堵,眼圈也是霎那之间就红了,在人前的时候,何书崖已经可以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天大的委屈他都能够憋在肚子里,滔天的怒火也能不形诸于色,但是他终究只是个十九岁的青年,当他遇到了可以信赖的人,依然还是会流露出各种情绪,其中就包括离家受了委屈的孩子、再见到家中长辈时的情绪。

  徐锐的一句回来了就好,一下就勾起了何书崖的情绪。

  但是何书崖还是忍住了,然后再啪的立正,向着徐锐敬了一记军礼,然后扯开嗓子声嘶力竭的大吼道:“报告团长,大梅山独立团代理副团长兼二营长何书崖,率全团官兵共计两千九百零七人,前来报到,请您……训示!”

  徐锐便回了一记军礼,肃然说道:“稍息。”

  片刻之后,等徐锐回到大梅山独立团临时指挥部时,其余各营的营长,像黄守信、石长庆、岳振生、丁文豹、秦刚等人也闻讯赶到了,底下的连长、排长像李海、黑皮、孙长河等等就更多了,这里也包括了淞沪独立团的军官。

  当初淞沪独立团从上海突围后,转移到了大梅山根据地,遂即就被合编为一个团,淞沪独立团的番号被取消,所以石长庆、岳振生等原淞沪独立团的军官便变成了大梅山独立团的军官,这次也一起跟着来到了绥远。

  这下徐锐的那些老部下,除了已经牺牲的万重山外,基本上都到齐了。

  不过徐锐一个个看过去,却发现少了几张熟悉面孔,便不由纳闷的道:“咦,老何、小妖还有钢子他们几个哪去了?”

  “团长,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呢。”何书崖便立刻说道,“他们几个被傅作义请去他的指挥部吃酒席了,而且我怀疑傅作义没安什么好心,他一定会在酒席上提出让老何他们几个率领西北军的老部队回归西北军的序列。”

  徐锐闻言只是哈哈一笑,说道:“书呆子,要对你的战友有信心才是,老何他们几个是不会轻易受别人蛊惑的,就算傅作义也是不行。”

  何书崖道:“傅作义若蛊惑不成,有可能会强行扣人。”

  “这个就更不用担心了。”不等徐锐说话,王沪生便笑着说道,“小何,你初来乍到,对绥远的情况还不是十分了解,你放心,就是借傅作义天胆,他也不敢扣人。”停顿了下,又笑着问徐锐道,“老徐,是吧?”

  何书崖还真不太了解绥远的情况。

  他只知道,傅作义去年秋天在察哈尔独立团配合下光复了大半个绥远省,年底之时,又打了乌兰察布,虽然没光复乌兰察布,却抢到了一千多万斤的粮食,这个事,何书崖他们远在苏北根据地,都是听说了的。

  何书崖却是不知道,绥远军和国民政府在宣传的时候,刻意的隐瞒了察哈尔独立团参战的情况,也淡化了徐锐的指挥,所以给予外界的感觉就是,乌兰察布的胜利,就是傅作义亲自指挥、第三十五军一家打的。

  出于团结的考虑,徐锐也没拆穿。

  傅作义喜欢吹牛,那就让他吹去,只要不对察合尔独立团的利益构成实质性的损害,徐锐并不介意给傅作义更多荣誉、名声,名声和荣誉这东西又不能饭吃,是吧?树大招风,要是风声太响,反而会招来祸事,是吧。

  正因此,何书崖才会认为傅作义在绥远的势力非常大。

  何书崖根本就想象不到,现在傅作义的实力已经遭到徐锐全面碾压。

  当下何书崖便道:“团长,傅作义的三十五军还是很强大的,而且,西北军的战斗力一贯就很强悍,所以我们绝不可以大意。”

  “书呆子,就听政委的。”徐锐道,“没事。”

  何书崖却还是有些担心,继续说道:“可是……”

  “没什么可是。”徐锐摇摇手打断了何书崖,又说道,“书呆子,你快跟我说说,大梅山那一仗是怎么打的?怎么就打成那样了?”

  王沪生也说道:“是吧,铁打的大梅山根据地,怎么说丢就丢了?”

  何书崖的神情便立刻变得凝重起来,将那一战的始末娓娓道出来。

  ……

  与此同时,三十五军司令部的酒席也已经到了尾声。

  必须承认,傅作义在老西北军将士中还是很有威望,尤其是宋哲元淡出军界后,傅作义更是成为了老西北军中仅剩的一杆大旗,到了这个时候,说傅作义是整个老西北军的精神领袖也毫不为过,至少傅作义是这么认为。

  傅作义也一直以重振西北军为己任。

  只可惜,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西北军作为一个军事集团,早已经事实上走入了历史的垃圾堆,所以无论傅作义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恢复昔日荣光了。

  但是何光明他们几个对傅作义还是十分之敬重的,傅作义敬酒,他们也是来者不拒,所以喝到现在,酒量素来极好的何光明也已经喝得半醉,姚磊、朱晨、嵇程还有铁钢几个,更是已经倒在桌上人事不省。

  看看时机已经差不多,叶启杰便连连的给傅作义使眼色。

  傅作义便轻咳了一声,假装很随意的问道:“光明老弟,荩臣已经为国捐躯了,五十九军的番号也已经被撤销了,现在你们就是想归建也不可能了,但老这样留在八路军,怕也不是长久之计,不知今后你们有什么打算?”

  也真是难为傅作义了,居然打听到何光明他们营,当初仅只是借调给徐锐指挥,从始至终,张自忠就没说过要把何光明营送给大梅山独立团,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傅作义要求何光明营归建,还真没毛病。

  何光明没听清前半句,但听到了后半句,当下说:“打算?我还能有什么打算,到了绥远之后接着抗日打鬼子呗。”说到这停顿了下,又嘿嘿的笑道,“傅长官,除了打仗,我们也不会干别的,你说是不是?”

  “不是。”傅作义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们还归建不?”

  “归建,当然得归建。”何光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不过,还没等傅作义和叶启杰两个人高兴片刻,何光明又紧接着说道,“我们不远千里从苏北来到了绥远省,可不就是来归建的么?真好,我们又能在团长的麾下作战了。”

  傅作义和叶启杰的脸色便立刻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