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5章 赶上好时候了(三更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75章 赶上好时候了(三更求月票)

别有用心的酒宴终于结束了。

  夜幕下,何光明踉踉跄跄的走出了三十五军司令部大门,他还算好,至少还能够自己走路,像姚磊、朱晨、嵇程还有铁钢他们四个,早已酩酊大醉、人事不省,搀都搀不住,所以只能由各自的警卫员背着往外走。

  何光明的警卫员小跑了几步,从大门外的拴马桩上解下战马牵过来,何光明伸手牵住马缰,抬腿就往上跨,结果一下没有踩到马镫,险些摔倒在地,幸好他的警卫员反应快,一把伸手搀住了,又扶着何光明上马。

  上了马,何光明又回头向着亲自送到大门口的傅作义和叶启杰挥了挥手,朗声道:“傅长官,还有叶长官,你们请回吧,不必相送!”

  傅作义没吭声,叶启杰却道:“路上小心。”

  “没事。”何光明哈哈一笑,转身打马走了。

  看着何光明他们十人十骑消失在长街之上,叶启杰幽幽的道:“总座,就这样算了?”

  傅作义也幽幽说道:“新吾兄,你难道就没有看出来吗?这个何光明,是面带猪相,心中嘹亮,表面上似乎对于我们的暗示一无所知,但其中他的心里明白着呢,人心已不在我们这边了,说什么都白搭,都白搭呀。”

  “可也真是见鬼了。”叶启杰道,“真不知道共产党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他们到了徐锐手下不过只是个营长,可要是到了咱们三十五军,立刻就是团长,甚至旅长!如果能打几个胜仗,晋升师长也不是没有可能。”

  “哪有什么迷魂汤。”傅作义摇了摇头,幽幽的说道,“无非就是希望罢了。”

  “希望?”叶启杰闻言默然了,作为三十五军副军长,他又岂能看不出来,国军或者说国民党已经烂到了骨子里,指望国军或者国党打败小日本,根本是绝无可能的,就现阶段的中国,唯一有希望领导中国人民战胜日本侵略的,只有共党!

  虽然心里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事实却终究是事实!

  ……

  回头再说徐锐那边。

  何书崖也已经把大梅山之战的始末说完了。

  听完何书崖的叙述,徐锐和王沪生便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原来,在大梅山根据地失守的背后,还有这么多的曲折!

  何书崖自责的说道:“团长,我没用,没能够守住大梅山,让你失望了。”

  “书呆子,这不能怪你,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徐锐拍了拍何书崖肩膀,又道,“在当时那种情形之下,就算我回去,只怕也是没什么用。”

  王沪生也点点头说:“是啊,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军事问题了。”

  看到何书崖、梅九龄他们这些营长、连长还有排长有些消沉,徐锐便又说道:“不过现在没事了,这次来包头,你们可算赶上好时候了。”

  说完,徐锐又对王沪生说道:“老王,跟他们说说。”

  在场的几十个营长、连排长,便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王沪生。

  王沪生轻咳了一声,又说道:“是这,年底前,察哈尔独立团刚刚进行了扩编,眼下部队规模已经扩充到了九个步兵营。”全能武侠系统

  听到这里,在场的营连排长们都没有什么反应。

  才九个营,真没什么大不了,就一个师的建制,想当年大梅山独立团最鼎居时,可是足足有十八个营,所以九个营真没啥大不了。

  但王沪生的下一句,却立刻使得他们的眼睛亮了起来。

  王沪生又接着说道:“不过我要说的是,这九个步兵营,只是名义上的营而已,事实上每个营的总兵力都超过了两千人,这根本就是一个团的建制,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其中原因你们也懂的。”

  “就是怕蒋委员长不高兴呗。”

  在场的营连排长异口同声回答,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徐锐笑道:“所以说,你们名义上是营长、连长和排长,但其实过的都是团长、营长还有连长的日子,都升官了,高兴吧?”

  包括何书崖在内,所有人都嘿嘿的笑了。

  实话实说,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升官呢?

  王沪生微微的一笑,接着说道:“这也就是说,咱们察哈尔独立团虽然名义上仍只是一个师,但其实已经下辖九个步兵团外加五个骑兵营,哦对了,有一点我要特别说明,这九个步兵团外加五个骑兵营,装备都是一色的苏械装备。”

  停顿了下,王沪生又道:“其中每个步兵营还有一个炮连!”

  苏联援助的是三个炮团,但是察哈尔独立团只是一个团级单位,你一个团级单位下面却有三个炮兵团,这真不像话,是吧?所以徐锐就想了一个办法,把这三个炮团拆了,分成九个炮兵营配备到每个步兵营,当然,只能用连级编制。

  “炮兵连?”梅九龄道,“团长,应该是炮兵营吧?”

  “就你鬼机灵。”徐锐道,“没错,名义上的炮兵连,其实就是炮兵营!”

  “哦耶!”梅九龄立刻挥拳怒吼道,“团长,我可跟你说好了,这九个步兵营里,你无论如何得分给我一个,不然我可跟你急啊。”

  “呀嘿。”徐锐笑着对王沪生说道,“老王,见过不要脸的,不过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要官跑官不说,居然还他妹威胁我,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这个我不管。”梅九龄嘿嘿的笑道,“反正得给我一个营。”

  徐锐把脸一板,冷然道:“非常遗憾,这九个营没你什么事。”

  “啊?凭什么又没我的份?”梅九龄闻言一张脸便立刻垮下来。

  何书崖、黄守信、石长庆等人便立刻笑起来,这就叫言多必失。

  只不过,徐锐的脸只扳了不到一秒钟便立刻又乐了,笑着说道:“梅秀才,这九个步兵营的确没有你什么事,因为我给你留了个更重要的位置。”

  梅九龄的眸子里便立刻流露出异样的精芒,他已经有所预感了。

  果然,徐锐紧接着又道:“我闹了个坦克营,你给我当营长去。”鉴宝人生

  “坦克营?”梅九龄闻言顿时欣喜若狂了,大叫道,“团长,你说坦克营?!”

  “瞧你那点出息。”徐锐没好气的道,“只是名义上的坦克营了,但其实……”

  梅九龄稍稍失望,不过很快又调整好心情,笑着说:“能有一个坦克连也不错。”

  王沪生实在看不惯徐锐这么捉弄人,立刻抢着说道:“秀才,别听老徐瞎咧咧,什么坦克连,是三个坦克营,所以,你也快当坦克团的团长了!”

  “政委,你说啥?”梅九龄便立刻感到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三个,坦克,营!?”

  多少回,梅九龄曾经在梦里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指挥着整营、整团的坦克在辽阔大地上驰骋,履带所向、炮管所向,鬼子伪军望风披靡!可是梦醒之后,陪着梅九龄的却仍旧只是那二十多辆日造九五式坦克,而且油料都耗尽了。

  不久前,随着大梅山根据地的失守,就这二十多辆九五式都保不住,转移之前,梅九龄被迫将所有坦克都炸掉,梅九龄原以为,从此之后他再不会有再次驾驶坦克的机会,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又有驾驶坦克的机会了!

  更令梅九龄兴奋的,这次是一个团!

  一个团,一个团啊,一个坦克团啊!

  徐锐一正脸色说道:“秀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记得!”梅九龄道,“团长你说过,有朝一日,我将会指挥整团、整师的坦克集群,驰骋在祖国的辽阔大地上,打得敌人屁滚尿流、闻风丧胆!”

  “没错。”徐锐说道,“你很快要过上这样的日子了。”

  “哦耶!”梅九龄举奋的道,“团长,我简直快要爱死你了。”

  “滚粗。”徐锐笑骂了一句,又说道,“不过,老子丑话说在前头,到时你小子要是表现没达到预期,要是没能够把我在课堂上教给你们的东西用出来,到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应该懂得的。”说完又对何书崖和黄守信,“还有你们也是一样。”

  何书崖、黄守信和梅九龄啪的立正,大吼道:“请团长放心,保证不辱使命。”

  徐锐点了点头,正要再训斥几句时,何光明醉熏熏的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人事不省的姚磊他们几个,当然,依然是警卫员背着。

  看到徐锐之后,何光明打了个酒呃,茫然说:“咦呀,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呢?”

  徐锐便立刻照着何光明的屁股上猛踹了一脚,笑骂道:“你狗曰的装什么装?”

  何光明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有些恼火的叫道:“团长,你狗曰的怎么真踹啊?”

  “咦呀,你狗曰的还骂人。”徐锐便立刻将皮带解下,作势要往何光明身上抽。

  何光明便立刻一骨碌爬起来躲到王沪生身后,惨叫道:“政委,团长他打人了,咱们八路军可是官兵平等,不兴打人,你得赶紧处置他。”

  PS:写完这一段铺垫,就要到本书最大的高潮了,大兵团、闪电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