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8章 低头认怂(三更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78章 低头认怂(三更求月票)

孔令侃色厉内茬的道:“姓徐的,你说什么呢?什么四家?”

  旁边的王沪生便幽幽的道:“还能有哪四家,自然是蒋宋孔陈四家。”

  “胡说八道。”孔令侃怒道,“我警告你们啊,千万不要信口雌黄啊。”

  “信口雌黄?”徐锐冷然道,“民国二十四年,白银危机暴发,美国通过白银法案,大量购入白银,导致中国银根紧缩,国内的各大银行陷入空前的钱荒,数以万计的民族企业因为借不到周转资金而陷入到绝境。”

  停顿了下,徐锐接着说道:“这时候,你们蒋宋孔陈四家是怎么做的?作为中国事实上的统治集团,这个时候,你们非但没有承担起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控制白银外流、稳定国内金融秩序,帮助陷入绝境的民族企业度过难关,而是……”

  王沪生紧接着说道:“而是助纣为虐,疯狂推波助澜,先是你孔家通过转手白银贸易赚取巨额差价,再是蒋家不作为,任由国内的金融秩序恶化,再由宋家以近乎巧取豪夺的方式强行控股国内各家银行,最后由陈家大肆收购濒临破产的民族企业。”

  徐锐再接过话茬道:“通过这次危机,你们蒋宋孔陈四家吃得满嘴流油,但是在你们的王座下,倒下的却是中国银行业以及实业家们的累累尸骨,你说我吃相难看,哈哈,跟你们四家比,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

  “你胡说些什么呢?简直不知所谓。”孔令侃听得心惊肉跳。

  作为老孔家的长子,当年蒋宋孔陈四家借白银危机的好机会,大发国难财的内幕,他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外界却很少有人知道,因为要弄懂这些很困难,甚至就连国内金融界以及实业界,也将这笔账算在了美国人头上。

  孔令侃真想不明白,徐锐一个当兵的又怎么会知道得这么多?

  徐锐又道:“还有,说到践踏股票交易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孔家父子的打算,你们根本就没有想过长期控股包头茶贸公司,而只是想把股价炒上去,然后在最高位出逃,最后却留给股民一地鸡乱,我没冤枉你们吧?”

  孔令侃惶然说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你否认也没用。”徐锐冷冷一笑说,“既然你们老孔家敢践踏股票交易法,那就不要怪老子践踏股票交易法,既然你们蒋宋孔陈四家的吃相这么难看,那也就不要怪刚成立的包头保安公司的吃相难看,相比你们,保安公司至少拿了钱会办事,更不会留下一地鸡毛给接盘的无辜的股民,是吧?”

  孔令侃自然不可能接这个茬,赶紧岔开了话题。

  孔令侃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沉声道:“徐团长,这么说保安公司入股包头茶贸公司并占股九千万股的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并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徐锐摇摇手指说道,“但我只能给你两个选择:一,按之前双方的口头约定,补足三百万原始股差价;或者就是现在这样,你们承认包头茶贸公司的股份扩容到一亿股,除此再没有第三个选择。”金玉良缘,绝世寒王妃

  孔令侃的脸色立刻垮下来,因为他一个都不能选。

  第二个选项就不用多讲了,真要是照这么个搞法,他们孔家父子费半天劲,最后却成了为他人做嫁衣裳,这肯定不成!第一选项,他们孔家倒是愿意,问题是,小姨夫那里根本就过不了关,小姨夫恨徐锐入骨,才不会答应这个条件。

  看到孔令侃为难,姚大海立刻帮腔道:“徐团长,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如果公子两个都不选会有什么后果吗?”

  徐锐很配合的道:“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姚大海哼声说道:“真把公子得罪狠了,直接拍屁股走人,损失的无非就是之前付出的三百多万元购股款项,但是从此之后,包头茶贸公司就别想再从陕西购入一斤茶叶,却不知道那时候损失最大的,又是谁?”

  孔令侃心头一动,叹息道:“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孔令侃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想拿这个来拿捏徐锐。

  可惜,徐锐根本不吃这套,徐锐哂然道:“既然国民政府和孔公子长要这么做,那我们也没办法,说到底现在包头工业区已经建成,我们已经可以通过燃油、被服以及牛羊肉罐头等工业品的对苏贸易,源源不断的赚取利润,茶叶贸易已经不重要了。”

  稍稍停顿了一下,徐锐接着说道:“但是,我想要提醒孔大公子的是,茶叶贸易不仅关系到包头乃至绥远的数千家商号的切身利益,更关乎陕南以及湖广几十万乃至上百万茶农的身家性命,还有沿途无数的税卡厘金,呵呵。”

  说到最后,徐锐只是呵呵了两声,因为已经无需再多说了。

  总而言之,茶叶贸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利益太广了,既便蒋委员长,当时也只能捏着鼻子默认,而不敢贸贸然叫停茶叶贸易,以老孔家的能量,就更加不敢了,所以孔大公子也只是嘴上说说罢了,真做是绝对不敢的。

  孔大公子带着姚大海这个狗腿子灰溜溜的走了。

  王沪生再问徐锐道:“老徐,白银危机的事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徐锐说道,“这种事情我还能骗你?”

  “那他们蒋宋孔陈四家可真是有够坏的。”王沪生道,“这不是与民夺食,发国难财么?作为统治阶级,怎么可以这么做?”

  徐锐说道:“难不成,你还真以为他们是什么好东西?”

  王沪生摇摇头,又道,“不过,老徐你觉得老蒋会给钱么?”

  虽然竞拍理事会名义上的主事人是孔令侃,但是谁都知道,孔令侃要听孔祥熙的,而孔祥熙背后又站着蒋委员长,所以他们察哈尔独立团要拿到七千两百万的差价,没有蒋委员长点头是绝不可能的。

  王沪生不认为蒋委员长会妥协。武侠长生记

  徐锐却冷笑说:“这钱他老蒋给得给,不给也得给,形势已经由不得他了!以前是我们求着他老蒋,现在轮到他反过来求我们了!”

  ……

  在重庆,蒋委员长官邸。

  蒋委员长再次召集了一干心腹幕僚在开会,只不过这次开的不是军事会议,所以召集的也不是陈诚、何应钦、白崇禧这一干高级将领,而是换成了陈布雷、孔祥熙、陈立夫等一干经政界幕僚,戴季陶也被蒋委员长破例请了来。

  自从西安事变后,蒋委员长跟戴季陶之间就再不复之前的亲密,不再像之前那样事事问计于戴季陶,但这次,却破例将戴季陶请了来。

  蒋委员长对孔祥熙说道:“庸之,把情况跟大家说说。”

  孔祥熙便把徐锐开出来的两个选项都说了,然后说道:“此外,徐锐还开出了一个附加条件,就是让国民政府立刻取消对陕甘宁边区、以及包头等各个抗日根据地的经济封锁,因为事关重大,所以委座专门请诸位来共商国是。”

  陈立夫立刻说道:“经济封锁绝对不能取消。”

  陈布雷便哂然道:“然而让人十分尴尬的是,对包头的经济封锁早已经名存实亡了,据我所知,不仅是傅作义默认绥远的农牧民们出售牛羊肉、皮毛以及粮食给察哈尔独立团,甚至就连陕西的胡宗南、甘肃的马步芳、宁夏的马鸿逵也在向包头出售石油、矿砂、煤炭、木料等资源产品给包头,以换取包头的工业制成品。”

  陈立夫作色怒道:“那就更不能解除对包头的经济封锁了,要不然,包头的工业实力只会越发强大,到时候就更无人可制了!”停顿了下,陈立夫又厉声说道,“彦及兄别忘了,包头可是一个完整的工业区,能够生产军工产品的!”

  陈布雷摊了摊手,懒得再跟陈立夫无谓的争执。

  以现如今的局面,局面已经完全逆转了,还封锁个毛线?

  真要搞经济封锁,那也是人家共统区反过来封锁国统区,没见人家傅作义、胡宗南、马步芳还有马鸿逵全都已经开始巴结徐锐了么?并不是他们想要无视中央的政令,而是因为跟徐锐做生意能够给他们带来丰厚的经济利益。

  这种情况下,就算中央撤换各省的省主席也是于事无补。

  更何况,像马步芳、马鸿逵这些地头蛇,根本撤换不了。

  蒋委员长将目光转向戴季陶,和声问道:“季陶,你觉得呢?”

  戴季陶轻轻叹息一声,说道:“如今包头已经建立了重工业,能够生产党国急需、急切之间又无法从国际上买到的产品,比如汽油、沥青等,假以时日,包头还会推开纺织、制药等轻工业,到了那个时候,就该我们反过来求着他们别搞封锁了。”

  “我晓得了。”蒋委员长点点头,心中似乎已经有了决定。

  形势比人强,事到如今,由不得蒋委员长不低头认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