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9章 训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79章 训练

    包头北郊,特种兵训练场。



    账上有点钱了,徐锐便立刻在包头北郊圈出一大片荒地,建了个大型训练场,这个训练场包含了步兵、骑兵、装甲兵的训练场所,不过隐藏在最深处同时也最为神秘的,还是特种部队的训练场,这里有一大片的白桦树林。



    这会徐锐正跟冷铁锋站在一座木楼上,俯视着下方的训练场。



    训练场上,两百多个苏军特谴队员挥汗如雨,正在拼命训练。



    看着一个又一个苏军特谴队员敏捷的翻高墙、过独木桥,再匍匐爬过铁丝网,然后五百米冲刺,冲刺完了,来不及喘口气,紧接着就是移动靶射击,表现居然都很不错,在经历了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技能训练之后,还能打出九十环以上的成绩!



    看得出来,冷铁锋是花了心思的,并没有因为这支部队是苏军特谴队就藏私,这也是徐锐特意要求的,他并不介意替苏联训练一支真正意义的特种部队,但是有些东西,比如泡药澡强化体魄之类的,却不可能告诉苏联人。



    还有一些厉害的特种作战的战术,也绝对不可能教给苏联人。



    “看上去不错。”冷铁锋一咧嘴,又道,“但也只是看着不错。”



    稍稍停顿了下,又道:“精锐从来不是练出来的,而是战场上打出来的,他们要成为一支真正的特种部队,还得到战场上接受血与火的锤炼。”



    徐锐点点头说:“会有这机会的,而且不会太久了。”



    想了想,徐锐又说道:“不过,在正式上战场之前,还是安排几次摸拟对抗,让狼牙教训一下他们,免得他们上了战场后,因为狂妄丢掉性命。”



    “好的。”冷铁锋说道,“我回头就去做个训练计划。”



    “很好,那我就先走了,老兵你继续。”徐锐拍拍冷铁锋肩膀,转身离开了。



    离开了特种部队训练场,徐锐又来了装甲兵训练场,训练场上,一个连的t-26轻型坦克正摸拟集团冲锋,但只见,十多辆轻型坦克在开阔的草原上拉出了锋矢阵形,喷吐着滚滚黑烟,以最大速度向前冲锋。



    一边往前冲锋,十余门主炮一边还连续不断开炮。



    引擎轰鸣,炮声隆隆,履带滚滚,扬起漫天烟尘。



    大漠苍茫,看上去真有一股驰骋沙场的铁血气息。



    片刻之后,训练结束,十几辆坦克减速缓缓回转。



    看到徐锐居然站在训练场外,领头的那辆t-26坦克便立刻掉了一个方向,径直向着徐锐行驶了过来,相距不到两米时,才嘎吱一声停下来,然后炮塔的顶盖打开来,头上戴着坦克帽的梅九龄从炮塔里边钻出来。



    梅九龄冲着徐锐挥了一下手,说:“团长,你咋过来了。”



    徐锐笑道:“我去了特种兵训练营,顺道过来看看你们。”



    停顿了下,徐锐又问道:“你们坦克营训练得怎么样了?”铁血蛮王



    “坦克数量还是有些少了,只能一个排一个排轮着训练,进度太慢。”说起训练,梅九龄的表情便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又道,“团长,苏联援助的t-4b型坦克什么时候才能够到位啊?眼看都要到三月中旬了。”



    斯大林答应的96辆t-4b型坦克至今还没有到位,不过,这倒不是他想要赖账,或者有意拖着不给,实在是因为连远东方面军都还没有装备一辆t-4b型坦克,所以必须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从乌拉尔坦克厂运过来。



    但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运力实在太紧张,迟迟腾不出运力来运输这批t-4坦克,所以一拖就拖到了现在,不过苏联方面也做出了一定的补偿,让朱可夫的远东方面军额外先援助了一个t-26坦克连,供察哈尔独立团训练用。



    梅九龄又说道:“团长,你也知道,t-26坦克是轻型坦克,跟我们将要装备的t-4b型坦克却是中型坦克,这两者的技术参数完全不同,驾驶要求也截然不同,所以我们就算是练好了t-26,换装t-4b之后也需要一段熟悉时间。”



    稍稍停顿了下,梅九龄又道:“如果三月下旬之前坦克仍旧不能到位,那我们坦克营形成战斗力,至少也要到五月中了!”



    徐锐点点头说:“你别急,坦克已经在路上了。”



    梅九龄不信道:“团长你每次都说已经在路上,这都已经在路上走了快一个月了,从库伦到包头,也就九百多公里,用得着走那么长时间?”



    “这次不骗你。”徐锐笑道,“真的已经在路上,最多三天就能到包头。”



    “团长,你说的是真的?”梅九龄闻言大喜道,“真的三天后能到包头?”



    “真的。”徐锐微笑点头,又道,“不过坦克到位之后,你可得加紧训练,四月下旬之前必须得形成战斗力,听见没有?”



    “团长你放心。”梅九龄便啪的立正,朗声道,“保证完成任务。”



    “继续训练吧。”徐锐拍了拍梅九龄的坦克帽,梅九龄便立刻兴冲冲的小跑回去,爬上炮塔之后还不忘回头向徐锐敬了一记军礼,然后一缩身钻进了炮塔,再然后那辆t-26轻型坦克便立刻又喷吐着黑烟开回到队列之中。



    很快,换了一拨坦克兵再次开始训练。



    徐锐看了一会,又继续往前走,来到了骑兵训练场地上。



    骑兵训练场足足有好六个,正好供六个骑兵营同时训练。



    徐锐现在站的,就是骑六营的训练场,骑六营是不久前扩编的,而营长就是有着“花马钢刀”美誉的铁钢,铁钢也是梅山独立团下属骑兵营的营长,由他出任新编成的骑六营的营长,可谓实至名归,没有一个人提出质疑。



    虽然少了一条胳膊,但是对铁钢骑术的影响却十分有限。



    策马驰骋在训练场,铁钢依然风驰电擎,挥舞起斩马刀,依然跟一道雪练似的,只见人马过去,训练场两侧的草人首级便纷纷落地,这等精湛骑术、刀法以及骑术的融合,简直神乎其技,列队的骑六营官兵一个个都看傻了。


龙道武神
    直到铁钢示范完了,骑六营官兵才反应过来,热烈鼓掌。



    铁钢示意官兵肃静,正要讲解骑术要领,一扭头忽然看到徐锐站在训练场一侧,便赶紧策马迎上前来,先在马背上向徐锐敬了一记军礼,又大声说:“报告团长,察哈尔独立团骑兵第六营正在马术训练,请您训示,营长,铁钢!”



    徐锐回了一记军礼,大声回答道:“继续训练。”



    “是!”铁钢轰然应喏,又策马回到队列之前,厉声喝道,“刚才我的示范动作,全都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两百多官兵轰然应喏。



    “我听不见。”铁钢怒道,“没吃早饭吗?”



    “看清楚了!”两百多官兵便立刻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声势滔天。



    “嗯,很好!”铁钢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又道,“一连一排,你们先来!”



    二十余骑便立刻从队列中策马走了出来,很快在训练场上一字排开来,然后伴随着铁钢一声断喝,便同时催动战马,向前飞奔出去。



    徐锐只在骑六营的训练场上停留几分钟,便又来到了步兵三营训练场。



    在训练场上,三营的两千多名官兵正在热火朝天的训练,营长黄守信也没有闲着,而是亲自担负起了警卫排的训练。



    大梅山独立团的两千多残部已经打散充实进察哈尔独立团各个步兵营,全都成了各步兵营的基层指挥员及战斗骨干,在补充进了大梅山独立团的两千多老兵之后,察哈尔独立团各步兵营的精神风貌立刻有了脱胎换骨的提升。



    看到徐锐过来,黄守信立刻安排警卫排的官兵原地休息,然后快步向徐锐迎上来。



    还不等黄守信立正敬礼再报告,徐锐便抢着说道:“守信,我就是出来随便转转、随便看看,你不用管我,继续训练去吧。”



    黄守信便说道:“弟兄们已经练了一上午,正好休整一下。”



    徐锐便也不再要求训练,问道:“守信,训练情况怎么样?”



    “情况很不错。”黄守信回答道,“各旗成立民兵大队时就已经进行了一定的训练,所以都有了一定的底子,现在训练起来就更是得心应手了,看样子,一个月的基础队列训练至少可以缩短到半个月,然后就能开展各项军事技能训练。”



    按解放军标准,基础队列训练至少也要搞三个月,但现在毕竟是战争时期,而不是hé píng年代,所以能腾出一个月的时间搞基础训练就不错了,就这都是徐锐强制要求,别的部队甚至只搞半个月的基础训练,或者干脆就不搞。



    徐锐摇了摇头,说道:“守信,一个月的基础不能再缩减,一定要一个月!在青训队的时候我跟你们说过,队列训练虽然枯燥乏味,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用,其实不然!因为这是凝聚一支部队的集体意志的关键步骤!”



    “明白!”黄守信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



    因为集体意志,是战斗力的直接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