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0章 日军意图-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80章 日军意图

    在偌大的训练场上转了一圈,徐锐刚回到团部,迎面就遇到了王沪生。



    “老徐,你跑哪去了?我正到处找你呢。”一看到徐锐,王沪生便立刻迎了上来,然后兴冲冲的道,“让你说着了,老蒋真的认怂了。”



    “是吧。”徐锐呵呵一笑,又问道,“他怎么说?”



    王沪生摇了摇头,笑着说:“刚刚孔大公子来了,他转述了老蒋的意见,说是国民政府可以补足三百万原始股的差价,也就是七千二百万元,但是还有个附加条件,就是包头炼化厂必须每年向国民政府提供五千吨汽油,而且得平价。”



    “汽油?还平价?”徐锐一下乐了,“做他的清秋大梦!”



    顿了顿,又说道:“都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想着摆谱,跟老子讲条件,老王你直接给老蒋发电报,告诉他,汽柴煤油就别想了,不要说平价,就是高价也买不到!不过沥青却可以免费提供,可以用来固化西南的公路网。”



    徐锐虽然看不上蒋委员长,但是现阶段,抗战的主力仍然还是国军无疑,如果蒋委员长这个时候率领国军投降了鬼子,对于中华民族来说则无疑是灭顶之灾,所以,他并不介意给国民政府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此时的滇缅公路才刚刚建成通车,但是由于路面没有进行过固化,经常会因为雨水冲涮出现沆洼甚至塌陷,并导致交通事故,如果能用沥青对滇缅公路以及成昆公路进行固化,无疑可以极大增加这条生命线的安全系数及运输能力。



    王沪生犹豫道:“老徐,要不然还是给老蒋留点面子,象征性给个一两千吨的汽油?这点汽油我们还是挤得出来的。”



    包头炼化厂是苏联援建,援建之前也已经约定,炼化厂生产的轻质燃油必须得优先保证远东方面军的供给,但是远东方面军急需的是柴油还有航空煤油,汽油需求量却是不大,所以挤出一两千吨汽油确实是不是难事。



    徐锐理解王沪生的心情,他是担心拿不到差价。



    当下徐锐说道:“也行吧,但是平价绝对不行。”



    “那就开高价!”王沪生欣然道,“我这就去办。”



    ……



    察哈尔独立团方面的意思,很快就通过孔令侃反馈到了重庆。



    蒋委员长听了当然很生气,他自认为已经做出很大的让步了,就连近乎于讹诈的七千两百万元的差价他都答应补上了,可是徐锐这家伙却仍旧不肯知足,居然提出来要国民政府花高价从包头买汽油,简直是岂有此理。



    不过除了生气,蒋委员长却根本拿徐锐无可奈何。



    到了这个时候,徐锐已经根本不怕他的经济封锁,一个让蒋委员长感到无比憋屈的冷酷事实就是,徐锐现在甚至已经有实力反过来对他实施经济封锁了!比如说燃油,国民政府就生产不了,但徐锐的根据地可以生产。



    国民政府对燃油的需求是很大的,现阶段只能够通过刚刚落成的滇缅公路,不远千里从缅甸输入,美英政府在向国民政府出口燃油时其实并没有开高价,但是由于滇缅公路恶劣的道路条件,使得运输的成本居高不下,结果就推高了燃油的价格。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徐锐开出的价格虽然高,但是跟从缅甸输入还是便宜一大截。



    所以,蒋委员长并没有选择余地,只能咬牙接受徐锐的条件。



    “行,那就按他们开出的条件办!”蒋委员长拿文明仗跺了跺地板,以带有浓重宁波地方口音的普通话说,“不过,总有一天,这笔账得连本带利讨回来!”



    “委座英明。”孔祥熙赶紧恭维了一句,心下却长出了一口气,说真的,孔祥熙是真的担心蒋委员长又闹出幺蛾子,包头茶贸公司的风波好不容易有了解决的机会,要是再因为这点小插曲而黄了,那他们老孔家可真的是老本都赔进去了。



    征得蒋委员长同意之后,孔大部长终于放心的离开了。



    目送孔祥熙的身影离开,蒋委员长又一个电话把戴局长叫了来。



    不到半小时,戴局长便匆匆赶到了蒋委员长官邸,又径直来到二楼书房。



    看到戴局长弯腰走进来,蒋委员长立刻放下毛笔,站起身边擦手边问道:“雨农,之前让你办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蒋委员长说的是将包头工业区落成的消息,透露给日本人知道。



    戴局长答道:“回禀委座,已经通过可靠的渠道透露给日本人了。”



    蒋委员长嗯了一声,又问道:“那么,日本人那边可有什么反应?”



    “暂时还没听说有什么反应,既便有反应,我们也还没有打听到。”戴局长摇了摇头又说道,“不过,倒是有个好消息。”



    “好消息?”蒋委员长问道,“什么好消息?”



    戴局长道:“潜伏在东京的眼线刚传回消息,据说不久前日本裕仁天皇召开了一次御前会议,专门探讨了新的对华策略。”



    蒋委员长皱眉问道:“日本的对华策略又要调整了?”



    听说裕仁又召开了一次御前会议,并专门讨论新的对华策略,给蒋委员长的第一反应就是日本政府又要由刚刚确立的政治诱降为主、军事进攻为辅,回到之前的军事进攻为主、政治诱降为辅,这对中国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戴局长察颜观色,立刻知道蒋委员长误会了。



    当下戴局长说道:“委座不用担心,日本政府的对华策略不会再回到军事进攻为主、政治诱降为辅,而是要改为政治诱降为主、军事防御为辅助了!”



    “什么。”蒋委员长道,“政治诱降为主,军事防御为辅?”



    “是的。”戴局长说道,“这意味着,中国战场的日军将全面停止军事进攻,其中就包括了仍在对峙之中的长沙战场。”顿了顿,又道,“这足以说明,之前透露给日本人的消息还是起到作用了,日军停止正面战场的攻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为了集中精力对付敌后战场的共军,而徐锐的部队,绝对是日军的最优先打击对象!”摄政王的农门小妻



    “嗯,你分析得有道理。”蒋委员长说道,“肯定是这样。”



    顿了顿,蒋委员长又对王世和说道:“世和,你去给统帅部打个电话,让敬之立刻以统帅部的命义,致电各个战区,这段时候,停止跟日军之间的一切军事行动,尤其要警告九战区的薛伯陵,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向日军发出任何军事挑衅。”



    “好的,我这就去打电话。”王世和答应一声,转身匆匆离开了。



    戴局长阴阴一笑,顺着蒋委员长的未尽之意道:“既然日军要收缩兵力、全力对付敌后战场的共军,那我们就不妨帮他们一把,让他们跟共军打个两败俱伤!这样,各战区的国军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这岂不是更好么?”



    蒋委员长大笑道:“知我者,雨农也。”



    ……



    中共的情报能力,比军统只强不弱。



    军统都知道的事,中共岂能不知道?



    几乎是同一时间,延安方面也侦知了日军再次改变对华策略的绝密情报,然后迅速反馈给了各个敌后根据地,让大家提高警惕,显然,延安方面对日军意图的判断,跟蒋委员长如出一辙,都认为日军要收缩兵力扫荡我根据地。



    包头的察哈尔独立团也接到了延安的示警。



    延安电报过来时,徐锐正在召开作战会议。



    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讨论四月上旬开始的反攻的作战目标!



    虽然现在还只是二月下旬,离四月上旬还有一个半月,但是,大军未动、粮草先行,有些事情却必须事先准备起来了,别的先不多说,作战目标必须得确定下来了,只有确定了作战目标,接下来才能够更进一步拟定作战计划。



    不过说子没几句,就接到了延安来的电报。



    看完电报,王沪生立刻说:“老徐,看来我们的反攻计划要胎死腹中了。”



    参与会议的柳眉、肖雁月、冷铁锋、江南、何光明、石长庆等团党委成员及营以上主官顿时面面相觑,发生什么事了?



    徐锐说道:“老王,你胡说什么呢?”



    “你还是自己看吧。”王沪生说完就把电报递过来。



    徐锐看完电报之后,一对剑眉便也立刻紧紧锁起来。



    等冷铁锋等人都传阅完了电报,王沪生又接着说道:“目前看来,小鬼子已经充分认识到了包头根据地对他们构成的威胁,所以不惜在正面战场上采取守势,也要腾出足够的兵力全力对付我们,而我们包头根据地,定是首要打击对象!”



    “指望国军会帮我们牵制日军,这个恐怕不切实际!”停顿了下,王沪生又道,“所以我们就先不要讨论反攻了,还是准备迎击将到来的扫荡吧,可以预见到,鬼子的这波扫荡,强度将超乎想象,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