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1章 更大胆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81章 更大胆些

    一种异样的气氛便立刻将会议室笼罩。



    如果事实真的如延安方面猜测的那样,日军之所以调整对华策略,真是为了从正面战场抽调足够的兵力,向各个敌后根据地发起大规模的扫荡作作战,那么,他们就真没必要继续讨论反攻目标了,因为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到今天为止,尽管察哈尔独立团已经扩充到两万两千余人,尽管苏联援助的三个师的全套苏械准备已经全部到位,三个t-4b型坦克营也已经到位了,九个步兵营的训练也是卓有成效,已经形成了战斗力,但是……



    但是这点实力跟侵华日军相比较,却还是不够看。



    不要说整个侵华日军,既便是华北方面军的实力,也要远远胜过察哈尔独立团。



    据可靠情报,华北方面军下辖第一军、第二军以及驻蒙军,总兵力达五十万人!这还不包括两个野战重炮兵旅团,四个战车联队!还有一个飞行集团!这样一个军事集团,绝对不是察哈尔独立团能够正面硬扛的。



    在今天之前,华北方面军因为要控制河北、山东、山西以及河南等广大战领区,还要对晋西北的晋绥军、中山条、河南战场的中央军及苏鲁战区的于学忠部保护高压态势,所以真正能够抽调出来,用于扫荡八路军根据地的兵力其实十分有限。



    但是,现在,随着日军再次调整对华策略,由之前的政治诱降为主、军事进攻为辅,转为政治诱降为主、军事防御为辅!就可以预见,蒋委员长和国民党军队一定会落井下石,那么日军就能从正面战场抽调出大量的机动部队。



    简单一点说,之前察哈尔独立团的敌人仅只有冈部直三郎的驻蒙军,而且驻蒙军还需要分出相当的兵力提防晋西北的晋军,以及绥远的绥军,再一个,对绥南、察南以及晋北的治安警备也要分散相当兵力,所以说,驻蒙军真正能够、用于对付察哈尔独立团的总兵力,其实也就一个师团,甚至可能还不到。



    正是因为这,察哈尔独立团才敢想着反攻。



    因为以察哈尔独立团当下实力,对上鬼子一个师团真不怵!



    但是,现在,随着日军再次调整对华策略,情况立刻就大不相同了,跟国民党军之间达成默契后,华北方面军就能够将囤积于中条山、河南、以及苏鲁边区的十几个野战师团,调回到广大占领区,展开大规模的治安肃正战了。



    既便是最保守的估计,冈部直三郎的驻蒙军也将会补充进三个师团!甚至五个师团!因为正如刚才王沪生所说的,由于有包头工业区的存在,察哈尔独立团肯定是华北方面军的第一等的打击对象,所以腾出一半兵力扫荡包头根据地,也是在情理之中!



    这种情形下,察哈尔独立团不想着怎么守住老窝,还要想着打反击,那就是找死了,徐锐是自信,但是绝不自大!他可不会狂妄到认为以察哈尔独立团的实力,能够硬扛小鬼子五个甚至八个师团,只有白痴才会这么狂妄无知!



    看到徐锐皱着眉头始终没有吭声,王沪生便问道:“老徐,你怎么说?”



    徐锐的心下有些困惑,从逻辑上,延安方面的分析并没错,因为延安方面做出这个判断的也是老情报了,但是直觉却告诉他,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徐锐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日军再次调整对华策略,应该另有所图!



    但这仅只是直觉,他并没有凭据。红警之从废土开始



    所以,徐锐也陷入到了两难之中。



    会议室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徐锐脸上。



    与会的全都是徐锐的老部下,他们全都见证过徐锐的“神奇”的判断力,似乎只要徐锐做出判断,就鲜少有出错的时候!所以,这也养成了他们对徐锐的一种依赖,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难题,等着团长做出决定就可以了。



    但是这次,徐锐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说到底徐锐也只是人,而不是神仙。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徐锐长考了至少五分钟之久,才终于一咬牙说道:“老王,要不然先这样,反扫荡的工作立刻就抓起来,但是反击作战的准备也不能停下来,我们必须做好两手准备,以免到时候应变不及,眼睁睁看着战机流失!”



    “行!”王沪生很干脆的说道,“就这么办!”



    ……



    会议结束了,与会的委员和主官都离开了。



    偌大的会议室里便只剩下徐锐、王沪生和冷铁锋三人。



    确定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会议室,徐锐问道:“老王,影子还是没回应?”



    得知日军的对华策略做出调整,徐锐的第一反应就是找影子来进行核实。



    影子虽然已经不在日军的中枢,但是他职务还在,还是有机会接触到一些非机密的情报的,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些情报根本没什么用,但是对于一名优秀的情报分析人员来说,却可以从这些非机密的情报中分析出有用的情报!



    可遗憾的是,东京刺杀案之后,影子就陷入沉寂,王沪生几次发出召唤,都没有得到回应,后来因为暂时用不着动用影子,王沪生也就没理,心想着等过一段时间,中村俊这老鬼子或许就想通了,就又会向他们tí gòng情报了也说不定。



    见徐锐问及,王沪生便摇头说:“一直都没有回应。”



    冷铁锋怒道:“中村俊这老鬼子,这是要摞挑子啊!索性公布身份算了!”



    “不到时候!”王沪生摇摇头说,“影子虽然没回应,但也没有别的异动,我看还是有机会唤醒的,所以,我们不能太过操切。”



    徐锐沉声道:“老王,再试着召唤。”



    “行,我现在就去试。”王沪生点点头,转身走了。



    王沪生一走,会议室里便只剩下徐锐和冷铁锋两人。



    冷铁锋问道:“老徐,你是不是在怀疑,小鬼子调整对华策略,真正意图并不是为了收缩兵力对付我们?而是冲着苏联远东军去的?”



    “嗯。”徐锐点头道,“十有**就是这样。”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女配



    冷铁锋神情猛然一凝,说道:“要不要提醒朱可夫?”



    “这个倒不用。”徐锐摇头说,“因为苏联远东方面军跟日 běn关东军一直都在死磕,各种军事准备工作早已经做到了极致,就算我们提醒朱可夫,苏军也不可能做得更加多了,说多了,或许反而给苏军添乱。”



    冷铁锋点头道:“你说的也对。”



    徐锐沉声说道:“所以我们绝对不能放弃反攻的计划。”



    冷铁锋点头道:“真要是这样,我们确实应该继续把反攻的准备工作加紧做起来,不然真等到鬼子展开对苏联远东方面军的军事行动,我们再来拟定反攻计划,再付诸实施,那就来不及了,如果强行发动,没准还会被小鬼子打个时间差。”



    稍稍停顿了下,冷铁锋又说道:“反过来,如果我们早就做好准备,等鬼子对苏军展开军事行动之后再发动反攻,威胁无疑就会更大!”



    “对,老兵你这倒是提醒我了!”徐锐闻言顿时目光一厉。



    冷铁锋立刻轻嗯一声,沉声道:“老徐,你又想到什么了?”



    “我之前定的目标还是太小、太保守了!”徐锐狞声道,“我应该更大胆些!”



    “更大胆些?”冷铁锋凛然,接着问道,“你之前选定的目标是什么?更大胆些的目标指的又是哪一个?”



    徐锐刷的摊开地图,拿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红色箭头。



    因为徐锐画的这个红色箭头,以包头为起点,一直横亘了整个绥远省、外加大半个察哈尔省,一直到锡林廓勒!也即是,徐锐之前心里设想的目标就是锡林廓勒!这无疑是个十分大胆的作战计划,因为从包头到锡林廓勒,接近有七百公里!



    画好了箭头,徐锐又讲解道:“这之前,我是这么考虑的,发动一波闪电战,一举拿下察哈尔省,那么我们察哈尔独立团就名正言顺了,而且拿下察哈尔省之后,绥远省就变成了后方,包头就更不容易遭受攻击,这叫以攻代守!”



    “嗯。”冷铁锋点点头,说道,“如果真能拿下察哈尔全省,绥远的安全态势确实能得到极大改善,鬼子如果再想进攻包头,就得担心被我们抄截后路,因为从察南出兵,我们随时可以截断鬼子驻蒙军的退路!”



    徐锐又说道:“但是这样的反击,仍旧是基于防御性思维。”



    以攻代守,本质上还是守,还是防御!只是更主动的防御!



    冷铁锋道:“这么说来,更大胆的目标,一定是基于进攻型思维了?”



    徐锐也没有多说什么,再次抓起铅笔,刷的在地图上又画下一个箭头。



    冷铁锋定睛往图上看,只见徐锐新画的这个箭头跟之前那个几乎如出一辙,只不过,之前的那个箭头是向上翘起,而现在画的这个箭头却是向下弯的,两个红箭头组合在一起,就像毒蛇的蛇信,在地图上吞吐,随时准备择人而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