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2章 艰难抉择-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82章 艰难抉择

    在东京都,日本陆军部。



    三天之前,经过两个月的颠簸之后,隆美尔率领的德军顾问团、以及马科斯率领的一个中队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终于抵达东京。



    本来是不用这么长时间的,但是这个时候英法两国已经对德宣战,英国皇家海军已经封锁了英吉利海峡和苏伊士运河,所以隆美尔他们没办法直接乘船出海,而是先走陆路到奥地利,再到意大利,然后到非洲。



    因为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所以足足用了两个月的时间。



    经过两天的休整以及恢复,今天闲院宫载仁正式在陆军部召见隆美尔的顾问团,共商大计。



    什么大计?自然是远东战场的大计。



    日军大本营这次真的是下定决心了,赌上国运,也要在远东战场取得突破,然后再回过头来集中全力解决中国事变!这无疑是一场大决战,而给予日本人最大信心的,就是隆美尔率领的顾问团,按道理来说,将自己国家的命运寄托在别国派谴的顾问团身上,这是十分愚蠢并且冒险的,但日本已经别无选择了!



    如果任由中国战场还有远东战场继续糜烂下去,日本迟早会被拖垮、拖死!而如果奋起一搏,或许还能杀出条血路!是一点点被拖垮拖死,还是奋起一搏杀出条血路,这样的选择似乎不难选择,但凡有点判断能力的都会选择后者。



    为了展示日本人的敬意,闲院宫载仁亲自来到了陆军部大楼的大门外等候,跟随在闲院宫载仁身后的,还有陆军大臣寺内寿一、陆军次长小矶国昭,以及即将走马上任的关东军装甲军的司令官山下奉文!



    四人身后,还有一大群的陆军少将。



    这个阵仗,日本人可谓是将星荟萃。



    等待间隙,闲院宫载仁忽然想起来,问小矶国昭道:“小矶君,关于这次德军顾问团来日的保密工作,务必要做好。”



    “哈依!”小矶国昭顿首道,“殿下放心,保密工作已经安排好,对外只宣称是德国的一个外交使团,绝不会有人知道,这是德军的谴日顾问团。”



    “哟西。”闲院宫载仁欣然点头,又道,“还有对华策略的调整,对外最好也有一个说得过去的说辞。”



    “殿下,这个也安排好了。”寺内寿一接过话说道,“对外宣传是为了从正面战场收缩兵力,对敌后战场的中共游击队发起大规模的治安战,尤其徐锐盘踞的包头根据地,更是皇军的重点打击对象,卑职已经授意阿南君暂时扩充驻蒙军的建制,由之前的两个师团又一个独立混成旅团,扩充为五个师团又四个独立混成旅团。”



    “哟西。”闲院宫载仁点头说,“做得很好。”



    说话间,一支车队从大街上逶迤行驶过来。



    “来了。”闲院宫载仁见状立刻挺直身姿。



    ……



    车厢里,隆美尔正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远东地图。网游之我是NPC重生



    日尔曼人的认真是出了名的,隆美尔既然挂上了谴日顾问团首席顾问的头衔,便立刻将日军面临的困境当成了自己的事,在动身离开柏林之后,他就开始研究远东战局,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等到达东京的时候,他对远东的地形已经了如指掌,对于远东战场上苏军跟日军的态势图,也已经了然于胸了。



    甚至于,隆美尔脑子里已经想好了这仗应该怎么打。



    只不过,这还只是隆美尔的一个大致的设想,能否最终落实,还要看日本关东军的装甲集群的实力,以及关东军各个步兵师团的机动能力决定,如果关东军的装甲集群不够强大,步兵师团的机动能力不足,那么这个设想就没办法实现。



    坐在身边的朗格上尉忽然问道:“将军阁下,你真认为日军能够打成闪电战?”



    朗格上尉是隆美尔的副官,是顾问团的一员,同时也是隆美尔的专职日语翻译,他因为赴日留过学,所以对日军的古板和教条颇为了解,在他看来,日本人根本就不可能接受像闪电战这样激进的军事思想。



    隆美尔微微一笑,说:“朗格上尉,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打不成闪电战的军队,而只有不懂闪电战、更不会指挥闪电战的指挥官!”



    朗格摇摇头说道:“将军阁下,希望你跟日本人接触之后,还能够这么认为。”



    “我对此充满了信心。”隆美尔微微一笑,又道,“要不然,日本陆军部恐怕也不会大费周章请我们来日本,是吧?”



    朗格耸了耸肩,转移话题道:“将军阁下,如果将关东军换成是德军,你需要多少军队才能消灭苏联远东方面军?”



    “你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意思,我想想啊。”隆美尔微微一笑,还真的在脑子里简单的计算了一下,然后肯定的道,“我想,能有四个装甲师加十个摩托化步兵师,就足可以消灭远东地区的五十万苏联红军,但如果要想把西伯利亚的七十万苏军也给全歼,那就至少需要十个装甲师外加二十个摩托化步兵师。”



    朗格又道:“苏联远东方面军分为远东集群和西伯利亚集群两个集群,如果将军阁下手上有十个装甲师加二十个摩托化步兵师,应该先打哪一个集群呢?”



    “朗格上尉,你错了,不用打两个。”隆美尔微笑着说,“只要打一个就够了。”



    “只要打一个就够了?”朗格茫然的问道,“哪个?为什么只打一个就够了?”



    隆美尔微笑说:“如果我手上有十个装甲师加二十个摩托化步兵师,而且这些部队的军事素养不弱于德军,那么我就会这么做!”



    说完,隆美尔便拿起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一条弧线。



    最后,又在弧线的末端画了个尖,形成一个箭头。



    朗格定睛看时,只见这个箭头并不是从满洲出发,而是从中国的北平出发,向着西北一直穿越了蒙古高原,径直插向伊尔库茨克身后的腹地,朗格粗略估算了下距离,发现这个箭头的长度,至少超过了两千公里,便不由得有些咋舌。



    朗格吃惊的道:“将军阁下,这个突进距离有些远了吧?”娇妻在上



    “远吗?并不!”隆美尔摇摇头说,“如果我手上能够有十个装甲师外加二十个摩托化步兵师,完成这个战术目标并不是难事。”



    停顿了一下,隆美尔又道:“如果实现了这个战术目标,集结在伊尔库茨克的七十万苏联红军就会成为瓮中之鳖,西部集群的七十万苏军一旦被歼,东部集群的五十万苏军也就孤立无援了,除了缴械投降,再没有别的选择。”



    朗格道:“那就让我们看看,日本人有多大的实力和野心吧。”



    隆美尔将目光转向车窗外,正好看到了陆军部的大楼,以及在大门口列队的那一大群日军高级将领,当下微笑着说道:“很快,我们就能够知道了。”



    ……



    在包头,察哈尔独立团团部。



    王沪生呼叫了影子一个下午,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确定影子不可能再有回复了,王沪生回到会议室,对正在探讨作战计划的徐锐还有冷铁锋两人说道:“老徐,影子没回应。”



    徐锐道:“看来,影子是真出问题了。”



    冷铁锋立刻说道:“那就让他准备好接受惩罚吧。”



    他们手上可是保留着中村俊的把柄,只要将录音放出去,中村俊乃至于整个中村家族立刻就会遭受灭顶之灾!



    徐锐却摇摇头说:“这事不急。”



    王沪生接着说道:“老徐,影子虽然没什么回应,但是我还是跟我党潜伏在北平、天津两地的地下党组织取得了联络,从他们反馈来的消息,鬼子这次从正面战场收缩兵力,的确是为了对付我们的敌后根据地,尤其是我们察哈尔独立团,更是他们的重点打击对象,据说驻蒙军的兵力规模要扩充到五个师团加四个独立混成旅团。”



    “五个师团外加四个独立混成旅团?”冷铁锋凛然道,“阿南惟几和冈部直三郎这两个老鬼子,还真够看得起我们的。”



    王沪生点点头说:“所以,我的意见,还是全力准备反扫荡吧。”



    停顿了下,王沪生又道:“毕竟我们的人力物力都有限,而即将到来的这波扫荡,可以预见其烈度将超乎我们想象,甚至就连两次淞沪会战也会相形见绌,所以,我们应该将有限的人力物投投入到反扫荡的准备工作中去。”



    冷铁锋立刻将目光投向徐锐,这事最后还得徐锐拿主意。



    王沪生也是神情凝重的看着徐锐,别看他平时经常跟徐锐顶牛,还时不时的拿政委的否决权来否决徐锐的一些决定,但每到关键时刻,他还是会毫无保留的信任徐锐的判断,并尊重徐锐的决定!他也在等着徐锐做出最终决断。



    徐锐背负双手开始来回踱步,这无疑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好半晌后,徐锐突然间驻足,一拳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