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3章 大战前夕-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83章 大战前夕

    “不行!”徐锐断然道,“我们还是要做好反攻准备!”



    尽管从各方反馈回来的信息全都纷纷指向一个事实:鬼子从正面战场收缩兵力,甚至不惜对国军采取守势,是为了集中精力对付八路军根据地,但越是这样,徐锐心中的那种隐约的直觉就越发强烈,小鬼子这么做,分明是在欲盖弥彰!



    王沪生沉声道:“老徐,你确定要做好反攻的准备?”



    “确定!”徐锐沉声道,“而且,还要把重点放在反攻的准备工作!”



    “什么?将工作重心放在反攻的准备工作上?”王沪生吃惊的道,“老徐,如果判断失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徐锐断然道,“如果判断失误的话,包头根据地将遭受灭顶之灾!”



    “知道你还坚持这么做?”王沪生皱眉说道,“老徐,我们的家底不比小鬼子,可经不起一点损失,要是包头根据地失守,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徐锐道:“老王,相信我,绝对不会出现这种局面的!”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之前我还仅只是一种隐隐约约的直觉,认为小鬼子搞出这么大的动作,意图肯定不寻常!但是由于缺乏情报支撑,我还不敢断言。”



    “但是现在已经有了情报支撑。”王沪生道,“而且都是反向的支撑!”



    “正因为都是反向的支撑,我才更加的坚信自己的直觉!”徐锐道,“老王,从各方面反馈回的消息,都无一例外的指向同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小鬼子是冲着我们来的,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么?什么时候小鬼子的保密工作做得这么烂了。”



    “说的倒也是啊。”王沪生皱眉道,“这个确实可疑。”



    “这叫欲盖弥彰!”徐锐断然说道,“所以我敢断言,小鬼子一定另有意图!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小鬼子的真正目标肯定是、也只能是苏军!”停顿了下,徐锐又将目光投向了冷铁稀,又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完全可以采取更大胆的作战计划!”



    “老徐,真采取更大胆的作战计划?”冷铁锋沉声道,“你确定?”



    “确定!”徐锐重重点头,然后说道,“因为刚才我忘了跟你说了,我们其实还拥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同时还有一支强大的援军!”



    “优势?援军?”冷铁锋茫然的道,“什么优势?从哪来的援军?”



    徐锐嘿然说道:“我们的优势是本土作战,可以得到华北几千万百姓的鼎力支持!至于援军么,嘿,自然就是华北地区的各个根据地,在冀东、冀中、察南、绥南以及太行山中可是隐藏着至少三十万八路军!”



    顿了顿,徐锐接着说道:“反攻一旦打响,这三十万八路军绝不会坐视!到那时候,整个华北大地的鬼子都会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彻底淹没!”



    “老徐,你这是要以小搏大,以区区一个团长调动整个晋察冀根据地的主力部队!”冷铁锋终于反应过来了。霸酷校草赖上天才校花



    顿了顿,冷铁知又兴奋的道:“那时候,关东军自顾不暇,根本就不可能抽出兵力驰援华北,而华中、华南的鬼子先不说道路遥远且还有新四军阻击,就算他们冲破这两道阻拦赶到了华北战场,也已是强弩之末,不堪一击!”



    徐锐又一拳重重砸在桌子上,嘿然说道:“到了那个时候,就算不能够将华北日军连根拔起,也至少要打掉他的半条命!而华北的各个根据地更可以趁机空前壮大,我八路军的主力部队也将迎来一波空前的壮大!”



    冷铁锋道:“这样一来,不说华北局面彻底逆转,至少也是极大的好转!而小鬼子在华北面临的局面,无疑会空前恶化!”



    徐锐和冷铁锋一唱一和,越说越兴奋了。



    王沪生却听了个满头雾水,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



    “停停停,你们给我打住!”王沪生一脚跨进徐锐和冷铁锋两个人的中间,强行遮挡住两个人的视线,然后皱眉说道,“我说老徐,还有老兵,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什么以小搏大调动整个晋察冀的主力部队?什么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我怎么听太不懂呢?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却瞒着我这个政委,这样好吗?”



    徐锐和冷铁锋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



    与此同时,重庆统帅部。



    蒋委员长跟几个心腹幕僚也是心情大好。



    陈诚说道:“委座,种种迹象表明,这次日本人是真的是铁了心要收拾敌后战场上的共产党游击队了,华中战场咱就不多说了,冈部直三郎的驻蒙军据说都已经扩充到了五个师团加四个混成旅,这摆明了就是冲着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去的。”



    “可不是。”何应钦道,“这次倒要看徐锐怎么化解危局。”



    “不好说,真不好说哪。”白崇禧摇摇头,又道,“冈部直三郎的驻蒙军虽然扩充到了五个师团加四个独立混成旅团,但是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也已经扩充到了两万多人,又有苏联援助的飞机大炮和坦克,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被事实打了多次脸之后,白副总长终于长进了。



    至少,白副总长不像再像之前那样看轻徐锐了。



    陈诚却是打不死的小强,既便多次被事实打脸,依然还是无怨无悔唱衰徐锐:“苏联虽然援助了徐锐飞机大炮坦克,但是这些重武器却不是那么好用的,真不是我小觑,就察哈尔独立团的那群泥腿子、牧民,还能驾驶飞机?还会开坦克?我看学会打炮都够呛!所以这些重武器有了等于没有,浪费!”



    何应钦不无遗憾的说道:“苏联援助察哈尔独立团这些重武器,真的是浪费,要是援助给我们该有多好?我们国军要是有了这么多重装备,第五军立刻就能够成为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机械化集团军,那该多美?”



    蒋委员长深以为然的道:“这个的确是太可惜了。”三国风起云扬



    白崇禧说道:“可不敢小看徐锐,这小子每次都能整出出人意料的事情出来,没准他还真能打着开飞机、驾驶坦克还有打炮的人呢?那察哈尔独立团的战斗力可不得了,再加上这小子原本就拥有极高超过的指挥造诣,没准真能够再创造一个奇迹。”



    “创造奇迹?白副总长你想多了。”陈诚摇头说,“这次不可能了。”



    何应钦也道:“辞修兄说的有道理,这次徐锐不可能再创造奇迹了,因为包头既不像大梅山有山川之险,也不像上海有复杂的建筑作为屏障,所以在包头战场,徐锐既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也打不了巷战,而只能跟日本人打阵地战。”



    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而阵地战并非徐锐的强项。”



    陈诚也说道:“关键是,阵地战拼的是双方的实力。”



    白崇禧立刻不吭声了,因为他找不到反驳的说辞了。



    看到素有小诸葛之称的白副总长被陈诚和何应钦两人说得哑口无言,蒋委员长的脸上立刻流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当然,蒋委员长并不是因为白副总长吃瘪而感到愉悦,而是因为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即将吃大亏而开心。



    ……



    在东京都,陆军本部。



    宽敞明亮的作战室里,一个巨大的沙盘已经制作好。



    大沙盘上,远东战场的山川河流、道路桥梁、城市要塞全都被一一摸拟出来,以袖珍版的比例完美的摸拟了出来。



    闲院宫载仁、寺内寿一、小矶国昭等日军高级将领早早的就等在了沙盘边,甚至连海边的一些高级将领也赶了过来,比如海军大臣米内光政,海军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还有第四舰队司令官三井成美。



    要说明的是,米内光政、山本五十六和三井成美,虽然是海军的高级将领,但他们是北上战略的支持者,并坚决反对跟美英开战,或许是因为他们是海军出身的缘故,所以比谁都更清楚招惹美国意味着什么。



    正是因为这,米内光政三人比谁都更加希望远东会战能够赢得最终的胜利,因为一旦远东会战胜出的话,日本就能占领富饶的远东地区以及库页岛,也就可以获得丰富的煤炭、石油以及森林资源,也就用不着再去抢占东南亚地区了。



    正是因为这,米内光政三人早早的就来了陆军部,准备现场观摩德军顾问隆美尔所主持的这次兵棋推演。



    不过,让米内光政他们三个人感到有些不解的是,德军顾问的身影却迟迟没有现身,那个传说中的北欧之狐隆美尔,至今还没有现身。是的,由于在芬兰战场上的精彩的表演,隆美尔已经在欧洲陆军界赢得了北欧之狐的美誉。



    并且,这个美誉还飘洋过海流传到了日本。



    其实,隆美尔这个时候正在听取山下奉文的介绍,在兵棋推演之前,他必须对关东军的家底有一个认知,不然根本就没办法兵棋推演,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