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6章 先发制人(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86章 先发制人(上)

“什么?沿铁路线北上?”

  “怎么会这样?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没错,在紧贴黑龙江东岸的苏联国境内,的确有一条铁路,但是从同江附近沿铁路北上直到赤塔,足足两千公里!这也太冒险了吧?”

  “是啊,在没拿下伯力,在没有解除身后威胁之前长驱北上,太冒险了!”

  “打仗,不是这样打的,这根本就是冒进,不计后果的冒进,智者不取!”

  在听完翻译的转译之后,在场的日军高级将领一下就炸锅了,纷纷表示质疑。

  由于质疑的日军高级将领实在太多,以至于翻译根本就转译不过来了,只能瞪大眼睛茫然的站在那,不知道应该转译谁的发言。

  最后还是山下奉文总结了一下发言,让翻译官转过成为德语。

  听完翻译官的转译之后,隆美尔的脸色便立刻垮下来,该死,这些日军高级将领难道都是些白痴吗?闪电战理论原本就是对传统军事理论的颠覆,你们却拿传统军事理论的一点论点来反驳我?这是在逗我呢,还是在逗我呢?

  闪电战理论真是对传统军事理论的颠覆。

  比如说德军灭法国之战,由几十个精锐师组成的德军快速打击集群直接就绕过了马基诺防线,从边缘切入法国腹地,按照传统军事理论,此时法军只需从马其诺要塞派出一支偏师西出,切断德军的后勤补给,德军就只能投降了。

  法军也的确是这么做了,但根本没什么卵用。

  因为德军根本就没有过多的考虑过后勤保障,在绕过马其诺防线之后,也没有回过头来强攻马其诺,先设法吃掉马其诺的法军重兵集团,而是长驱直入,径直杀奔巴黎去了,结果消息传开后,驻守在马其诺防线的法军重兵集团立刻就军心动摇。

  巴黎失守之后,驻守在马其诺的法军更是一夜之间就土崩瓦解。

  与之对比的是,德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与法国老实打阵地战,结果就是在索姆河、马恩河打成了相持战,死伤了几百万人都无法越过英法联军防线半步!所以,闪电战理论就是对传统军事理论的彻底颠覆,而且效果出奇的好!

  但是要想跟在场的这些深受传统军事理论思想禁锢的日军高级将领说清楚其中原理,并不容易,隆美尔耸了一下肩,对闲院宫载仁说道:“殿下,请务必相信我,快速打击集群在渡过了黑龙江之后,一定要沿着铁路线快速北上。”

  闲院宫载仁并没有立刻表态,而是沉声说道:“隆美尔将军,我承认,我们对于贵军的闪电战理念还是缺乏足够的了解,但是寺内君还有小矶君他们的担忧也并不是全无道理,所以还是通过兵棋推演来进行决定,好吗?”

  “当然。”隆美尔淡淡的道,“那就请开始吧。”

  对于兵棋推演,隆美尔充满了信心,如果按照他的游戏规则,在场的这十几个日军高级将领就是绑在一块,也绝不是他的对手!反过来,如果是按照传统军事理论的游戏规则,那么他就是拼尽全力,结果也是有败无胜。家旗再扬

  好在,整个游戏规则是由他来确定。

  ……

  回头再说苏军。

  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和日本的关东军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发动一波闪电战,苏联远东方面军却也没有闲着。

  朱可夫同样也在准备发动一波攻势。

  刚刚接到电报,包头工业基地生产的第一物资,包括五百吨航空煤油、五百吨柴油、一百吨汽油、五十吨的牛羊肉罐头外加十万件皮大衣,已经从包头发出,大约半个月后可以输送到库伦,再过三天就能够输送到伊尔库茨克车站。

  这样,远东方面军西部集群的燃油储备就增加到二十天作战所需。

  是的,没错,远东方面军的情况比日军方面估计的还要更加糟糕,如果闲院宫载仁真的采纳了隆美尔的首选方案,直接出兵西伯利亚腹地,那么远东方面军的西部集群甚至就连一个月的时间都坚持不下来,就会粮尽粮绝被迫投降。

  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也一样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很遗憾的是,闲院宫载仁没有敢采取这个计划。

  朱可夫并不知道他直接指挥的远东方面军西部集群已经在不经意间躲过一场劫难,而是仍旧在专心孜孜的盘算着,协同东部集群夹击赤塔,歼灭盘踞在赤塔的石原莞尔所部,并打通西伯利亚铁路,以彻底逆转远东战场的不利局面。

  朱可夫的能力还是有,但他手中可打的牌不多。

  表面上,朱可夫直接指挥的远东方面军西部集群足足有七十万人,但是,由于西伯利亚地区的原始丛林以及恶劣的道路条件,可供选择的攻击线路非常之少,这就导致了苏军的兵力优势根本就发挥不出来。

  苏军的装甲部队占据着绝对的数量优势,但由于燃油供应跟不上,十成的战力只能发挥出不到三成战力,再加上日军装备了火箭筒,所以,苏军的坦克部队根本没办法在实战中取得压倒性的优势,航空兵就不用说了,完全不是关东军航空兵的对手,几乎被打成狗,制空权都彻底的丧失,要不是苏军装备了大量的高射炮,局面就更加困难。

  所以说朱可夫的选择余地并不大,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拼消耗。

  苏联的工业基础远比日本要雄厚,持续拼消耗,最后首先撑不住的一定会是日本,而不会是苏联,对这一点朱可夫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朱可夫制定的作战计划,也无外乎就是加强攻势,加速石原莞尔所部的兵力、物资的消耗。

  ……

  一转眼过了半个月,时间进入到了三月的中旬。

  这时候,察哈尔独立团的九个步兵营已经全部整训完成,形成了战斗力。

  六个骑兵营经过一个冬天的休整,也是嗷嗷叫,饥渴到不行,各个营从营长以下,每一名官兵,都渴望着来一场空前的大仗!权力暗战

  坦克营的训练也在夜以继日进行。

  最为重要的是,按照徐锐的计划,察哈尔独立团已提前将相当数量的燃油、弹药输送到了绥南、察南、冀北甚至冀中根据地。

  随着时间流逝,察哈尔独立团内部的气氛日渐变得紧张起来。

  因为按照估算,日军的这次大型军事行动将在四月上旬发动,这也就是说,最多再过半个多月,谜底就要揭晓,如果最终的结果是日军冲着八路军而来,麻烦就大了,因为察哈尔独立团错过了最为宝贵的备战的时间!

  所以这是一场赌博,空前的豪赌。

  但是事实证明,徐锐再次赌对了!

  这天上午,徐锐跟何书崖、黄守信等几个心腹再次聚在一起,对拟定的作战计划进行反复的查漏补缺,尽可能的不留下死角。

  推敲半天,依然没发现什么漏洞。

  何书崖道:“团长,至少从目前看,这个作战计划已经不存在任何纰漏了,至于实战效果如何,那就要看实战当中的表现了。”

  黄守信道:“现在就只剩一个悬念,日本人的首要目标究竟是什么?”

  “对此,我却认为不存在任何悬念。”何书崖道,“我完全支持团长的判断,小鬼子的真正目标肯定是也只能是苏联,而不是我们八路军。”

  黄守信道:“理由呢?为什么鬼子的目标只能是苏军?”

  何书崖道:“理由很简单,就算我们八路军遭到重创,中国战场的形势也不能得到根本性的逆转,远东战场的形势更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但如果远东的苏军遭到重创,不仅远东战场的形势会转瞬之间逆转,中国战场的形势也将受到影响。”

  停顿了下,何书崖又说道:“所以,鬼子的目标只能是苏联。”

  黄守信道:“你说八路军遭到重创,对远东会战没什么影响,恐怕不对吧?别的我就不说了,我只说我们包头工业区,如果包头失守了,苏联远东方面军顷刻之间就会丧失一个重要的补给基地,形势就更不利。”

  停顿了下,黄守信又说道:“而且,首先解决八路军游击队,再解决国军,最后解决苏联远东方面军,这也符合先易后难原则,我认为,这完全没毛病。”

  两人正争执不下之时,王沪生忽然走了进来,说道:“老徐,影子来电了!”

  “是吗?”徐锐闻言顿时精神一振,中村俊终于认清了现实,终于来电了?

  “是的。”王沪生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过,他并没有提及小鬼子的意图,而只是说了另外两件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情。”

  徐锐问道:“哪两件事情?”

  王沪生道:“第一件事,日本国内发起了一场捐献铁器的运动,号召全日本的百姓将不必要的铁器全部上交给国家;第二件事,此前有报道说,有个德国外交使团到日本访问,中村俊已经查明,那根本就不是外交使团,是军事顾问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