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7章 先发制人(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87章 先发制人(下)

    徐锐闻言先是目光一凝,沉声问道:“这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我想想。”王沪生回忆片刻后答道,“好像是半个月前的事。”



    “半个月?”徐锐闻言目光再次一凝,断然说道,“这么说起来,小鬼子的意图就已经是确凿无疑了!”



    王沪生道:“确凿无疑?究竟是冲着谁?”



    徐锐说道:“毫无疑问,冲着苏联远东方面军去的!”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影子在电报中提及的这两件事情,看似风牛马不相及,其实却提供了两条很重要的线索,先说第一件事,鬼子在全国范围内发起捐献铁器的运动,这就只有一种解释,鬼子工厂急需大量废旧钢材!”



    王沪生点了点头,说道:“这从逻辑上也解释得通。”



    徐锐又道:“鬼子在短时间内搜集这么多废旧钢材做什么用?如果是要赶造军舰,并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够造出来的,如果是为了造飞机或枪炮,则似乎犯不着这么大动干戈,这么一分析,答案就呼之欲出了,没错,就是为了赶造坦克!”



    “造坦克?”王沪生道,“这跟之前的判断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而且大有关系。”徐锐道,“道理也非常简单,如果小鬼子的目标是我们八路军游击队,华北方面军现在所装备的坦克就足够用了,又何必短时间内赶造坦克?根据排除法的原理,这批坦克就是为苏军准备的,所以,鬼子的目标是苏军!”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还有,影子说的第二件事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这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半个多月之前抵达日本的那个德军顾问团,应该是来指导鬼子关东军,向苏联远东方面军发动闪电战的,所以说,鬼子的目标是苏军!”



    王沪生长长的哦了一声,恍然道:“这么说还真有可能。”



    停顿了下,王沪生紧接着又问道:“如果小鬼子的目标真是苏军,真的对苏联远东方面军发动闪电战,这一仗他们会怎么打?”



    “关于这,我已经跟老兵、秀才、书呆子还有守信讨论过了多次。”徐锐拿出铅笔在地图上刷刷画了两条弧线,又在弧线的顶端画了两个尖,形成两个箭头,然后又拿铅笔指着这两个箭头说道,“鬼子如果打闪电战,无非这两个方向。”



    王沪生低头去看时,只见这两个箭头中的一个以北平作为始发点,穿过蒙古高原直插西伯利亚的腹地,另一个箭头则以哈尔滨为出发点,先往东从同江过河,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的远东段,往北迂回赤塔的身后。



    看清楚这两个箭头,王沪生不由得瞠目结舌。



    因为在他的观念里,这两个选择无论是哪个,堪称疯狂不计后果,打仗嘛,又哪里有这样不顾及身后,只顾着一头往前冲的?真这么打,痛快的确是痛快了,然后呢?孤军深入好几千里,后勤怎么保障?这不扯淡么?



    当下王沪生皱眉道:“老徐,你这个靠谱么?”



    徐锐说道:“如果只是小鬼子自己,不靠谱,但如果有德军顾问团的指导,那就是大概率事件,不过相比之下,我认为小鬼子采取第二种方案的可能性更高!”说完,徐锐又拿箭头在第二个箭头底部画了一个叉。宫廷穿越之误撞恶少心



    旁边何书崖和黄守信不约而同点头。



    显然,两人也认同徐锐的这一判断。



    王沪生完全没头绪,茫然道:“理由呢?”



    徐锐说道:“很简单,如果小鬼子选的是第一种方案,以北平作为发起点,那么此刻早就应该暗中向北平集结坦克部队以及步兵了!考虑到保密,鬼子肯定会对此进行百般的遮掩隐匿,但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痕迹。”



    王沪生道:“根据地下党组织提供的情报,鬼子步兵的确在向北平集结啊。”



    “不不不,老王你理解错了,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徐锐摇摇头说道,“眼下向北平集结的不过几个步兵师团,如果要对西伯利亚发起闪电战,至少也得集结起十个以上的坦克师团外加二十个以上的步兵师团!”



    点了点头,王沪生忽然问道:“老徐,这是不是意味着,苏军会面临危险?”



    “何止是危险!”徐锐沉声道,“如果鬼子的关东军足够大胆,按着我在地图上画出的这条线路往前打,苏联远东方面军的东部集群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这也就是说,自赤塔市以东的苏联领土,都有可能落入鬼子的魔爪!”



    王沪生闻言脸色大变,急声道:“不行,得赶紧向苏联示警!”



    “示警当然是必要的!”徐锐点了点头,又摇头说,“但是,光示警还不够,我们还得给苏联红军力所能及的帮助。”说到这顿了顿,徐锐眸子里忽然变得异常的犀利,又说道,“更何况,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个天大的好机会!”



    “好机会?”王沪生茫然的道,“你这话又怎么说?”



    徐锐说道:“如果小鬼子真如我所说的,要对苏联远东方面军东部集群发动闪电战,这几乎可以说是赌国运之战,为确保此战获胜,小鬼子全部的战争资源都会向关东军倾斜,正因此,鬼子才不惜在中国战场采取防御态势。”



    王沪生轻轻嗯了一声,又道:“然后呢?”



    徐锐又道:“这个时候,小鬼子其实最怕我们反攻!”



    “倒也是。”王沪生道,“难怪前段时间,鬼子会一反常态故意放出风声,声称要对华北的敌后根据地发起大扫荡,这是典型的舆论战哪,试图通过舆论上的攻势蒙蔽欺骗我们,迫使我军将精力投入到防御,这样小鬼子就安生了。”



    “这只是小鬼子的如意算盘。”徐锐嘿然道,“我们可没有上当。”



    王沪生重重的嗯了一声,又说道:“老徐,果然还是你有远见。”



    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华北的鬼子想要安稳度过这段时间,我们偏不如他意,他们越是害怕我们这个时候反攻,我们越是要反攻!总而言之,鬼子越是希望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不做,鬼子越不希望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我家有个穿越门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沉声说道:“所以呢,我们要先发制人!”



    “先发制人么?”何书崖沉声道,“先于鬼子动手之前,向华北日军发起闪电战?”



    “没错!”徐锐重重点头,又说道,“先于鬼子动手之前,向华北日军发起闪电战!”



    说完了,徐锐又扭头对卓力格图说:“阿图,立刻电话通知各营主官前来团部开会!哦对了,把中央通讯社驻包头记者项影小姐也请来,列席会议!”



    卓力格图答应一声,转身匆匆走进隔壁的通信处打电话去了。



    王沪生却茫然问道:“老徐,你在搞什么鬼?让项影列席会议?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小娘皮是军统派来的间谍!”停顿了一下,又说道,“眼下国民党跟小鬼子可是互通有无,如果让军统知道我们的计划,就等于小鬼子知道了。”



    徐锐嘿嘿一笑,说:“没错,我就是要让鬼子知道我们的计划。”



    何书崖首先反应过来,说道:“团长这是虚实之计啊,不过传统的虚实之计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团长却反其道而行之,实则实之,虚则虚之!”



    徐锐笑道:“有些人就是这样,你越是说真话,他越是不相信。”



    王沪生也终于反应过来了,翻白眼道:“老徐,你可够狡猾的。”



    徐锐只是嘿嘿一笑,老实不客气的笑纳了王沪生的这一句赞誉。



    ……



    两小时后,在重庆。



    蒋委员长正在统帅部的办公室里召见前参谋长杨杰。



    在国民军的诸多高级将领中,杨杰绝对是一号人物,被日本陆军界公认的中国军事家只有三个半,杨杰就是其中的一个!白崇禧只能算是半个,剩下的两个,蒋百里将军已经在去年病死了,刘帅却在共产党阵营。



    此时,杨杰已经从苏联回国,他在担任驻苏大使期间,还是做了大量工作的,至少替中国争取到了大量的援助。



    不过,在这个时空,由于徐锐的搅和,导致苏联和中共有了更加深入的接触,以至于出现了包头工业区这么个意外存在,这就使得蒋委员长对杨杰的感观出现大打折扣,蒋委员长这认为是杨杰工作不力所导致的。



    所以,杨杰从苏联回国已经几个月了,也多次提出要向蒋委员长述职,却都被蒋委员长以档期太紧为由拒绝了,说白了,就是老蒋不想见杨杰!不过,也不能一直拖着,所以今天老蒋还是抽出时间让杨杰来述职。



    要说,蒋委员长讨厌杨杰这个前参谋长也是到了一定境界,见就见吧,居然还让孔祥熙这个实业部长、还有蒋夫人在场,整个民国无论谁都知道,孔大部长和蒋夫人一贯视杨杰为眼中钉肉中刺,说起这个还有一段公案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