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8章 反攻北平(三更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88章 反攻北平(三更求月票)

    这段公案还得从一二八上海抗战说起。



    因为西方列强干涉,一二八上海抗战最终以日军退兵,上海被划定为非军事区而告一段落,但是日军的航空兵,尤其日 běn海军航空兵的狂轰滥炸,给中国的老百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之后国民政府就兴起了一股空军热。



    在国民政府以及各界爱国志士的号召之下,不仅是海外的华人华侨,国内各个阶层的爱国人士,甚至就连小学生都踊跃捐款购买飞机,为了防止政府机构伸手,这些捐款并不经过政府部门的手,而是由民间机构直接购买飞机,再捐给军队。



    但是,如果你以为国民政府的特权阶层真就不会伸手了,那就图样图森破了。



    事实上,国民政府的特权阶层有的是办法,他们没办法从捐款的源头上伸手,就想到了从采购入手。



    凭着跟国府领袖蒋委员长之间的亲密关系,以孔祥熙和蒋夫人为首的小团体,很容易就获得了从海外采购战斗机的差事,然后通过以次充好、翻新旧机等花样,将一大批老旧或者残次战斗机,从欧洲买回到国内。



    时任总参谋长的杨杰看不惯孔大部长还有蒋夫人的吃相,告到蒋委员长那里,结果非但没能够起到杜绝贪腐现象的作用,反而把自己的职务给撸了,蒋委员长一纸调令,直接将杨杰踢到苏联,当了中国驻苏公使。



    说正事,蒋委员长心不在焉听杨杰说了没几分钟,便想随便找个借口打发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戴局长匆匆进来了。



    “委座!”戴局长根本不顾及杨杰正在说话,直接打断道,“包头急电!”



    蒋委员长闻言顿时脸色一变,正要示意杨杰、孔大部长还有蒋夫人三人暂避时,戴局长却又说话了,苦笑说:“委座,这消息不用保密,因为徐锐早已经通过各家通讯社,传扬得尽人皆知了,包头那边的消息,其实到来得最晚。”



    蒋委员长没心思顾及细节,问道:“什么事情?”



    戴局长吸了口气,沉声道:“徐锐在两小时前发表公开讲话,扬言要反攻北平!”



    会客厅里有着片刻的寂静,包括蒋委员长在内,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



    徐锐要反攻北平?凭你区区一个察哈尔独立团,居然就妄想反攻华北首府北平?能不能别闹?北平要是这么容易反攻,还能够轮到徐锐你?



    足足过了至少有好几分钟,蒋委员长忽然大笑起来。



    紧接着,孔大部长也跟着笑了起来,然后是蒋夫人,笑得那真叫一个花枝乱颤,不过戴局长没有笑,还有杨杰也没笑。



    好半晌,蒋委员长才终于止住笑声。



    定定神,蒋委员长又说道:“徐锐要反攻北平,再没有比这更加好笑的事情了。”



    “是啊。”孔大部长深以为然的道,“这个徐锐,稍微取得一点成绩,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他还真以为,将察哈尔独立团扩编到两万,就可以在华北为所欲为了,殊不知他这点兵力,都还不够日 běn人塞牙缝的。”贪婪的夏燹



    “达令。”蒋委员长也笑道,“这个徐锐还真是幽默,还挺会讲笑话。”



    很显然,尽管徐锐在此之前取得了一系列辉煌战绩,在第三次的淞沪会战期间,甚至还取得了全歼日军近卫师团的战绩,但这并不足以使得蒋委员长他们相信,徐锐可以凭借察哈尔独立团反攻北平,因为防御战跟进攻战是完全不同的。



    在防御作战中,徐锐可以很好的利用山地或者街巷,并且这小子非常善于演讲,非常善于鼓舞人心,所以手下的军队往往可以爆发出超强战力,这样也就有机会以弱胜强,在各方面都不占据优的情况下创造奇迹。



    但是进攻作战,却不是这样。



    比如反攻北平,就不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打仗,而是在日军的地盘上打仗,如果没了主场作战的便利,徐锐善于阵前演讲、善于鼓舞人心的特长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进攻作战,更多的还是阵地战。



    徐锐善于巷战,善于山地作战,但是在阵地战当中,他的表现相对就平庸得多,总而言之就一句话,如果缩在包头不出洞,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还可以跟小鬼子掰掰腕子,至少打赢鬼子两三个主力师团还是有把握。



    但是如果真的离开包头打反击,深入华北跟鬼子打阵地战,只怕连鬼子的一个主力师团都扛不下来,那时候等待着察哈尔独立团的,只能是全军覆灭!



    顿了顿,蒋夫人忽然又质疑道:“戴局长,这不会是徐锐的玩笑话吧?”



    “玩笑?”孔大部长愣了一下,也附和道,“是啊,既便像我这样对军事一窍不通的门外汉都能够看出来,反攻北平只能是死路一条,徐锐可不是军事的门外汉,恰恰相反,他的军事造诣可是极高,又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呢?”



    戴局长摇头说:“回夫人的话,徐锐是不是在开玩笑,卑职不敢断言。”



    稍稍停顿了下,戴局长又说道:“不过,据卑职所知,徐锐之前的多次公开讲话,还没有一次食言而肥过。”



    戴局长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倾向性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杨杰忍了半天,终于没有忍住,沉声道:“委座,夫人,徐锐的公开讲话是真的,这显然是他的虚实之计……”



    “虚实之计么。”蒋委员长说道,“耿光,你的意思是说,徐锐扬言反攻北平是虚,真实目的其实另有意图?”稍稍停顿了下,又道,“那么,徐锐此举的真正意图又是什么?”



    杨杰连忙摇头,说道:“委座,卑职的意思并不是这个,卑职是想说,徐锐此举借用了虚实之计,但在实际运用中却又反其道而行之,传统意义上的虚实之计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徐锐却相反,来了个实则实之,虚则虚之。”



    “实则实之,虚则虚之?”蒋委员长说道,“你是说,反攻北平是真?”



    “对,是真。”杨杰肯定点了点头,又说道,“我知道,这听起来非常难以置信,甚至于非常疯狂,但是如果委座全盘了解过苏芬战争,并且知道苏芬战争其实是徐锐指挥,就不会觉得反攻北平有什么奇怪了……”网王之平凡之路



    杨杰言犹未尽,还要再说时却让蒋委员长直接打断了。



    “耿光,你不必再讲了。”蒋委员长伸手打断了杨杰,然后直接将案头上他刚刚读完的曾文正全集扔过来,冷然说,“你把这本曾文正集带回去,好好的读一读,等读完了再认真写篇读后感交上来,相信我,你一定会因此而获益无穷的。”



    杨杰瞠目结舌,看着手上捧着的曾文正全集彻底凌乱了。



    好半晌,杨杰终于回过神来,抱着曾文正全集怏怏走了。



    想跟剑客交流情节的读者请加一下剑客的公众号:jmjk1977



    “这个杨耿光。”目送着杨杰的身影远去,孔大部长幽幽说道,“还公认的军事家呢,去了一趟苏联,脑子都坏掉了。”



    ……



    在北平,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徐锐发表的是公开讲话,鬼子方面自然也是得到了消息。



    相比蒋委员长他们的不相信,小鬼子对此却是空前重视,几乎是在得知这一消息的第一时间,华北方面军司令官阿南惟几便立刻召集一干心腹幕僚,召开了一次紧急幕僚会议,研判徐锐这份公开讲话的真实意图。



    这会儿,作战课长金光惠次郎正在发言。



    “司令官下。”金光惠次郎猛然起身,先向着阿南惟几重重顿首,然后接着说道,“卑职以为徐锐的讲话,不可以全信,但是也不能够一点都不信!不出意外,近期察哈尔独立团将肯定会展开一波大的军事行动,但是要说他们会反攻北平,却不可能。”



    相比**这边,鬼子对徐锐的这次公开讲话的确更重视,但是有些传统层面的理论,或者传统层面的经验,却不是那么容易突破,蒋委员长他们不信察哈尔独立团敢反攻北平,小鬼子这边也不相信,徐锐真的敢反攻北平。



    对于金光惠次郎的这一判断,阿南惟几还是完全认可的。



    轻轻嗯了一声,阿南惟几又道:“那么,金光君以为,徐锐的真正意图会是什么?”



    “这个不好说。”金光惠次郎脸上露出一丝赧然之色,摇摇头说,“请恕卑职无能,实在是判断不出徐锐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这样啊。”阿南惟几的眉头一下蹙紧。



    就连一贯足智多谋的金光君也判断不出徐锐的意图?这可麻烦。



    定了定神,阿南惟几又将目光投向另外十几个幕僚,沉声说道:“诸君,都说说你们的看法吧,徐锐的意图究竟会是什么?”



    遗憾的是,十几个幕僚讨论了好半天,都不得要领。



    最后没辙,阿南惟几只能把这一情报上报到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