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0章 反攻开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90章 反攻开始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

  这两天来,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是变着法儿的造势。

  这真反常,别家打闪电战,讲究的是战前隐蔽推进,发动时则雷霆万钧,但是徐锐却来了一个反其道而行之,战前敲锣打鼓搞宣传,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他要打北平,到最后甚至延安都专门来电报询问,却让徐锐敷衍过去了。

  徐锐大张旗鼓的造势,效果可以说极好!

  绥远以及周边的局势骤然变得紧张起来,不仅是绥远周边的朔州、大同、乌兰察布、张北以及张家口等地的鬼子驻军开始变得紧张,甚至连驻扎在归绥及附近各县的傅作义第三十五军各师也开始紧张起来。

  绥军也怕,怕小鬼子按捺不住先打过来。

  此时此刻,二战区北路军的司令部里已经挤满了人。

  傅作义大步走进作战室,叶启杰等将领以及十几个高参便纷纷挺身立正。

  傅作义随意的摆了摆手,目光却落在了作战室中央那巨大的摸拟沙盘上,然后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叶启杰道:“今天早上,独立团要在包头召集各家媒体召开新闻发布会。”

  “你说甚?新闻发布会,这个时候?!”傅作义闻言顿时神情一凝,说,“难不成徐锐这家伙真的打算反攻北平不成?”

  叶启杰道:“再过两小时,就该有消息传过来了。”

  “那就等!”傅作义说道,“看他究竟搞什么名堂。”

  ……

  与此同时,在包头。

  察哈尔独立团团部的大会议室已经临时被布置成了新闻发布现场,王沪生让团部的干事在会议室的北侧摆了两张长桌,上面蒙了块红布,立刻就成了主席台,在主席台下则摆了二十多张小椅子,却是给应邀的各路媒体记者坐的。

  王沪生带着两个干事刚把麦克风搬上主席台,一大群记者便冲破了团部警卫的阻拦,潮水般涌进了发布会现场,看到情势已经不可阻挡,王沪生便示意团部的警卫人员退出去,任由各家通讯社、报社以及杂志社的媒体记者落座。

  原定在上午十点才开始的发布会便提前开始。

  王沪生站到麦克风的后面,试了一下音效后,便说道:“行,那就开始……”

  最后一个吧字还没有说完,底下便有十几个记者同时站起来,纷纷举起右手,有几个记者甚至不等王沪生允许,便按捺不住大声的发问。

  “王政委,我是中央日报社驻包头记者王铮,我想请问……”

  “王政委,我是密勒氏评论报的记者威尔逊,我有个问题……”

  “王政委,王政委,我是法新社特约记者华夫,我想请问,你们察哈尔独立团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底气,竟然敢于公然喊出反攻北平的口号?”

  王沪生摆了摆手说:“那个,请大家一个一个问。”

  然后王沪生便将右手伸向法新社特约记者华夫,朗声说道:“那么现在,我先来回答华夫先生的问题,首先我要纠正华夫先生的不当用词,反攻北平不是什么口号,而是一次实打实的军事行动,我们中国武装力量的一次战术反攻!”绝世逆袭凤栖凌苍

  换成徐锐,就不会说战术反攻,而会说战略反攻。

  不过王沪生要比徐锐低调得多,只敢说战术反攻。

  “哦上帝,实打实的军事行动。”华夫难以置信道,“真的吗?”

  “这当然是真的。”王沪生以十分笃定的语气说道,“而且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最新的消息,这次战术反攻的序幕已经拉开,我察哈尔独立团的先头部队,已经在昨天晚上悄然运动到右玉县境内,这会,应该已经向右玉县城发起进攻了。”

  “哦上帝,已经开始了么。”底下立刻响起一片低低吸气声。

  “是的。”王沪生重重点头,“中华民族的反攻已经开始了。”

  ……

  在归绥,北路军司令部。

  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走进作战室,向傅作义和叶启杰报告道:“总座,副总座,刚刚接到包头的电话,察哈尔独立团政委王沪生,刚刚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宣称,独立团的反攻已经正式的展开,其先头部队已经向右玉县城发起攻击了。”

  “说甚?真开始反攻了?”

  “右玉县城?竟然是右玉县城?”

  “我的老天,徐锐的胃口可够大的!”

  “可不是么,这分明是一记右钩拳,想要把晋北重镇大同一口吞喽!”

  “这个家伙,也不怕撑破肚子?大同可是驻扎了鬼子的一个主力师团,虽说只是个三单位制的丙种师团,但那也是个师团,一个师团啊!”

  “等着瞧吧,徐锐会在大同撞一个头破血流!”

  一霎那之间,作战室里的十几个高参便炸锅了。

  傅作义并没有理会手下这些个参谋的冷嘲热讽,心里早已经沸反盈天。

  事实已经证明,徐锐没有撒谎,而是真要反攻,那么,他们三十五军似乎也不应该袖手旁观,而应该趁此机会打一波反攻,别的先不去说,至少也要把绥东重镇、乌兰察布盟给拿下来,这样归绥也就有了东部屏障。

  当下傅作义说:“新吾兄,让一零一师和新三十二师按原定计划出击。”

  “总座,是不是先缓一缓。”叶启杰低声提醒道,“委座可是有过严令,近期不得对日军发出任何军事挑衅,遑论攻击?”

  傅作义的脸色便立刻垮下来。

  ……

  在重庆,国民革命军统帅部。

  徐锐大张旗鼓的造势,不仅惊动了周边的鬼子,也惊动了远在重庆的蒋委员长。

  得知察哈尔独立团要在今天上午开新闻发布会,蒋委员长甚至早餐都顾不上吃,就带着王世和匆匆奔统帅部而来。

  蒋委员长赶到的时候,陈诚、何应钦、白崇禧等几个心腹幕僚早就已经聚齐了。少校的私制专宠:娇妻太可口

  很显然,跟蒋委员长一个样,陈诚等几个心腹幕僚也一样关心着绥远省的局势。

  几乎是在傅作义得知消息的同一时间,远在重庆的蒋委员长的几个心腹幕僚也得到了察哈尔独立团正在打右玉县的消息。

  “右玉?右玉县城?在这里!”

  两个高参很快从地图上找到右玉县城。

  白崇禧神情猛一凛,沉声道:“徐锐这家伙竟然不走察南线路,而是走了晋北!”

  虽然没几个人相信徐锐真会反攻北平,但是白崇禧还是带着几个高参做了推演,发现从包头到北平,有两条路线可以走。

  首选线路是穿过绥军的防区,先拿下乌兰察布,然后途经怀安、张家口到北平,这条线路的好处是,沿途没有太多险阻,唯一可以称得上险阻的或许就是昌平县的居庸关,但那都已经跟北平近在咫尺了。

  另外一条线路就是经由大同,然后打穿紫荆关,从高碑店、涿州包抄北平以南,在白崇禧和参与推演的那几个高参看来,这条线路很难走,不仅要打大同这样的军事重镇,而且要横穿太行山,一旦被日军堵在紫荆关以西,立刻就会进退失据。

  白崇禧完全没想到,徐锐没有走察南,居然走了晋北线路。

  当然了,白崇禧更没有想到,察哈尔独立团居然真敢反攻!

  不仅是白崇禧,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同样把陈诚、何应钦他们几个震得不轻,蒋委员长更是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上,娘希匹,这什么情况?徐锐这个家伙竟然来真的?他竟然真的打算反攻北平?这不扯淡么!

  老子身为堂堂国民政府领袖,坐拥两百多个主力师,都不敢轻言反攻,哪怕是发起一次小规模的战术反攻,都要再三再四的考量,你一个团长,就一个团的兵力,娘希匹,居然就敢发动大规模反攻,居然就敢反攻北平城?

  你这是打脸哪,你这分明是在打我蒋某人的脸面哪!

  不仅蒋委员长,陈诚、何应钦也是脸上火辣辣的烧。

  不过片刻之后,陈诚却忽然大笑起来,拍着手说道:“哈,事实证明,徐锐这家伙就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已,他要是真想反攻北平,无论如何也不会走晋北这条路,而会走相对容易得多的察南路线,所以这只能证明,他并不是真想打北平。”

  “哦,对对,辞修兄说的对极。”何应钦也连声附和道,“现在看起来,徐锐的目标仅仅只是大同,他就只是想打大同而已,却非说什么反攻北平,不过话说回来,他的这一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还真的挺逼真的,把我们全都给骗过了。”

  “打大同么?”蒋委员长闻言,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徐锐以一团的兵力却敢打大同,同样也会让他这个国府领袖脸上无光,但至少不会让他脸面扫地,因为大同仅只是一个市,国民军虽然很少反击,但光复市府的战例并不是没有,甚至光复省城的战例也有,比如薛岳的第一兵团光复长沙。

  但如果徐锐反攻北平,哪怕只是摆出个架势,并不需要真的打下北平,就足可以让蒋委员长颜面扫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