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2章 首战告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92章 首战告捷

何光明挎着波波沙冲锋枪,跟在编号为001的T-34B坦克身后,几乎没怎么开火,就轻松的突入到了鬼子的前哨阵地。

  小鬼子的战斗力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弱,但是也绝对没有他们想象当中那样强大,如果打纯粹的阵地战,小鬼子的表现不会这么差,何光明的第一营如果不付出相当的代价,是绝对不可能拿下这处前哨阵地的。

  但遗憾的是,这根本不是纯粹的阵地战。

  这是闪电战,或者说,机械化合同作战!

  这对小鬼子来说,也是全新的军事课题!

  “西内!”

  “天皇陛下板载!”

  歇斯底里的呐喊声骤然自前方响起。

  何光明急扭头看,便看到几个鬼子步兵端着刺刀,从一个地下掩体冲出,显然,这几个鬼子的精神已经崩溃,要不然就不会放弃坚固的掩体,端着刺刀迎着中国人的坦克,发起绝望的冲锋,这叫送死!这根本就是自杀!

  几乎是下意识的,何光明掉转枪口并扣下了扳机,挎在胸前的波波沙冲锋枪立刻噗噗的怒吼起来,灼热的子弹顷刻间像密集的雨点猛泼过去,那几个绝望冲锋的鬼子步兵瞬间就被扫倒在地。

  不过,仍还有一个鬼子兵没有咽气,那鬼子兵仰起头,异常凶狠的瞪着何光明,挣扎着从腰间解下一颗手雷,打开保险,作势要朝何光明扔过来,何光明毕竟是一个老兵,又怎么会给小鬼子这个机会?

  何光明垂下枪口,立刻又是一梭子。

  噗噗噗的枪声中,那个鬼子的胸口立刻被扫射成筛子。

  已经打开保险的甜瓜手雷便立刻滚落在鬼子脚边,何光明一闪身躲到坦克身后,旋即就是轰的一声巨响,大量滚烫的泥砂顷刻间便冲天而起,又扑簌簌的掉落下来,不少砂粒打在坦克身上,又溅射到何光明的脸上,烫得他直搓牙花。

  无意之间一扭头,何光明看到一个新兵蛋子端着步枪,直愣愣的往前冲,便赶紧一伸手揪住武装带扯了回来,然后训斥道:“缺心眼啊,找死呢?”

  那新兵蛋子愣愣的看着何光明,整个人都木木的,典型的新兵综合症状。

  何光明再没有理会那新兵蛋子,一扭头吼道:“小妖?找一具喷火器过来!”

  跟在何光明身后的姚磊便在心下好一顿腹诽,你娘嘞,老子这个突击队长怎么就混成了传令兵了?可是没辙,谁让何光明是他的营长呢?回过头一招手,一个大梅山出身的老兵便立刻背着喷火筒上来,对着前方地下掩体的入口就是猛的一家伙。

  鬼子的这个地下掩体修得讲究,坦克炮由于射角缘故打不着。

  但是喷火筒不存在射击的死角,无论什么掩体,只要让喷火筒接近到射程之内,那么等待着掩体内守军的下场就只有一个,就是被烧成灰!

  一道炽热的火舌,呼喇喇的飙射进了地下掩体,持续数秒后,火焰熄灭。枭王盛宠:爆追腹黑小兽妃

  片刻的寂静之后,地下掩体里便传出来凄厉的惨叫声,然后,几个浑身冒火的鬼子便手舞足蹈的从中冲出来,果然不出何光明所料,地下掩体里还躲了好几个鬼子,刚才那新兵蛋子如果直愣愣往前冲,这会多半已经被摞倒。

  几个鬼子带着浑身的烈焰,从地下掩体里冲出,四下里奔走。

  何光明、姚磊还有各自的警卫员同时扣下扳机,那几个鬼子立刻被摞倒,姚磊还是不放心,又从腰间解下一颗手榴弹,拉着导火索之后扔进了地下掩体,轰的一声,地下掩体的入口处便有一股青烟袅袅冒出来。

  完成这一切之后,姚磊再回头把手一招,带着一个排的弟兄,再次跟上前方那辆编号为零零幺的T-34B坦克,这时候,他们已经突破了鬼子的前哨阵地,前方右玉县城那低矮的城墙也已经遥遥在望了。

  小鬼子在城垣上的防御就要严密得多了。

  不等察哈尔独立团的坦克逼近五百米内,鬼子阵地上的六七挺九二式轻重机枪就率先开火,密集的子弹雨点般泼过来,打得坦克丁当作响,却毫发无损,何光明弯着腰跟在坦克身后,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畅快。

  “痛快,真痛快!”何光明哈哈大笑道,“这仗打得才叫痛快。”

  然而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叫乐极生悲!何光明笑声还没落,突然有一道耀眼的火舌从前方城头上攒射过来,一下就命中了左侧的一辆T-34B坦克炮塔,旋即轰的一声爆炸,耀眼的红光瞬间就迷乱了所有人的视线。

  “我艹!”何光明猛的惊叫一声,然后气急败坏的道,“火箭筒!”

  火箭筒的秘密早已经被鬼子知悉,石原莞尔的第七军甚至早已经大量装备,并且在赤塔战场上给予苏联红军的装甲兵团重创,关东军已经大量装备火箭筒,有少量火箭筒流入并装备华北方面军,自然是一点都不奇怪。

  何光明原以为那辆坦克肯定完了。

  然而,片刻之后何光明睁眼看时,却看到那辆坦克竟毫发无损,依然还在旷野上吭噗吭噗的爬行,唯一的异样就是,炮塔前方的绿色底漆已经被烧焦一片,像块伤疤,此外就是炮塔的装甲保护层凹了一个坑,但也仅仅只是个浅浅的凹陷。

  “哇,酷!”姚磊和一连官兵见状,不约而同欢呼起来。

  守在城垣上的小鬼子却全都傻眼了,火箭弹竟打不穿对面坦克?

  下一霎那,那辆挨了一发火箭弹的坦克便咚的一声发炮,一道红光瞬间攒射到前方五百米外的城墙上,然后就是轰的一声巨响,城墙立刻塌了一截,守在上面的十几个鬼子、包括刚刚发射火箭弹的那个鬼子,瞬间就被倒塌的城垣废墟掩埋。

  T-34B型坦克的主炮口径足足有89mm,其杀伤力比起鬼子豆战车的37 mm口径主炮可是强出太多了,连鬼子的豆战车都能在攻城略地中大杀四方,察哈尔独立团所装备的T-34B型坦克就更加用不着多说了。死亡神座

  十二辆T-34B型坦克先后纷纷发炮,硝烟弥漫,炮声隆隆,前方右玉县城的西段城墙便纷纷塌陷下来,小鬼子依托城垣而修建的防御工事,转眼间就已经被轰击得七零八落,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一营一连便突入到城内,开始与鬼子展开巷战!

  刚开始时,小鬼子还试图通过巷战,大量杀伤察哈尔独立团的有生力量,但是在巷战开始之后没多久,鬼子就无比绝望的发现,这根本就是一厢情愿!察哈尔独立团不仅是比他们更善于打巷战,关键是城内的老百姓都帮着对方打。

  也就是说,城内的鬼子不仅要抵挡正面的攻击,还要时刻提防来自于背后的冷枪,甚至就连协助作战的伪军也成群成群的倒戈,掉转枪口,帮察哈尔独立团打他们,所以说,这仗根本就没法打,不到两小时,右玉县城便彻底失守。

  据守在右玉县城的一个步兵大队也遭到了全歼。

  中午时分,何光明趴在编号为零零幺的坦克上写了一张便条:首战告捷,右玉县城已经拿下!然后让通信员骑上快马,报告给独立团团部!

  ……

  徐锐的团部设在新店子镇,离右玉县城八十里,离归绥也就一百多里地。

  得知徐锐的团部就隐蔽在新店子镇,傅作义哪里还能坐得住?当即就带着卫队排,直奔新店子镇而来,这会儿傅作义才刚赶到。

  “徐老弟,你真不够意思。”傅作义见面就埋怨,“到了老哥我的地头上,居然也不打声招呼?你这是不拿老哥我当你的兄弟哪。”

  “傅长官言重了,言重了。”徐锐笑呵呵的说道,“知道你忙,这不是怕打扰你么。”

  “打扰个什么呀,不存在。”傅作义一摆手说道,“我说老弟,我们三十五军盯上右玉县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可是块硬骨头,你能拿得下来不?要不,老哥我把一零一师给你调过来,配合你一起打?你要是过意不去,就在完事后给点儿好处。”

  “这就不麻烦了。”徐锐嘿嘿一笑说,“右玉县不过开胃小菜,也就分分钟的事情。”

  跟在傅作义身后的副官便噗的笑出声,不屑的道:“开胃小菜?分分钟的事情?徐团长还真的是好大的口气。”

  “说甚呢,闭嘴!”傅作义便立刻训斥。

  不过傅作义只是表面训斥,骨子里也不认为察哈尔独立团能够快速拿下右玉县城,要知道鬼子可是在右玉县城经营了快两年了,不仅修建了完备的防御工事链,守军方面,除了有一个鬼子步兵大队,还有伪军的一个团!

  徐锐嘿嘿一笑,懒得跟傅作义多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通信员气喘吁吁的闯进来,看到徐锐便立刻啪的立正敬礼,然后喘息着报告说:“团长,首战告捷,右玉县城已经拿下!”

  傅作义闻言便立刻愣在那里,右玉县城打下来了?

  傅作义的副官阎虎更是嘴巴张得能塞进一枚鹅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