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4章 死守大同(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94章 死守大同(求月票)

在张家口,驻蒙军司令部。

  大同道属于驻蒙军的防区,所以,在右玉县遭受攻击的第一时间,安达二十三便将已经这一消息上报给驻蒙军司令部。

  这会,驻蒙军司令冈部直三郎正在作战室里紧张的等待前方消息。

  冈部直三郎已经在第一时间下令,让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紧急集结,但是,要不要派第二旅团前往大同增援,还需要进行评估,一个是要看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击力度,再一个就是要看归绥方向的傅作义所部是否会联动?

  因为情报显示,徐锐跟傅作义私交极好,所以两人极可能再次联手作战。

  直到这个时候,冈部直三郎才终于深切的感受到了兵力不足带来的窘迫。

  如果手上有足够的机动兵力,冈部直三郎根本不会为此感到苦恼,第一时间就命独立混成第二旅团驰援了,可是,现在,他却必须慎之又慎,因为除了察哈尔独立团之外,他们驻蒙军还需要提防另外的一个强敌,就是傅作义的绥军!

  时至今日,驻蒙军仍旧只有两个师团、一个独立混成旅团加一个骑兵集团,之前说要扩充到五个师团,只是放的烟幕弹,事实上,驻蒙军的规模不仅没得到任何扩充,反而抽走了两个骨干联队,扩骗为新的步兵师团然后编入新编成的远东方面军了。

  不仅如此,第二十六师团和第一一零师团的炮兵联队都被抽走了,现在这两个师团都只剩下一个独立山炮兵大队,还有各个步兵大队的轻重机枪也被抽调走了一部分,用于加强新编成的远东方面军的火力。

  大本营为了远东会战,也是拼尽了全力了。

  也就是说,驻蒙军的战斗力非但没有增强,反而出现了很大削弱。

  正因为这,冈部直三郎才会为了要不要派援兵驰援大同而伤脑筋。

  正等待间,副官松本浩忽然急匆匆走进来,顿首说:“司令官阁下,大同急电,继右玉县城失守之后,左云县城亦告失守,察哈尔独立团正沿包大公路朝着大同快速推进,安达将军已经放弃收缩兵力在大同与敌决战,转而分兵拒守各地,以尽可能迟滞敌军速度,为驻蒙军主力部署防御争取时间。”

  “纳尼?”冈部直三郎的一颗心瞬间便堕入九幽谷底。

  他已经想到大同的战局不会乐观,却还是没有想到会糟糕成这样。

  驻蒙军参谋长田中新一沉声说道:“司令官阁下,大同不容有失,所以还是赶紧令独立混成第二旅团前往驰援吧。”

  冈部直三郎却没敢下令。

  田中新一便又上前一步,急声说:“司令官阁下,不能再犹豫了!”

  冈部直三郎吸了一口气,正要下令时,又一通信参谋匆匆走进来,顿首报告说:“司令官阁下,乌兰察布急电,绥军倾巢出击了!”

  “八嘎!”田中新一顿时气急败坏的道,“偏偏这个时候!”

  在冈部直三郎、田中新一他们的心目中,傅作义之绥军的威胁绝不比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稍弱,因为从直观上,绥军是一个集团军,而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仅只是一个团,而且察哈尔独立团驻扎在包头,绥军却驻扎在归绥,离他们要更近。武神空间

  得知绥军倾巢出击,田中新一立刻知道,派独立混成第二旅团驰援大同的计划,已经彻底化为泡影,安达师团恐怕只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死守大同了!至少,在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派谴的援军赶过来之前,驻蒙军司令部是派不出部队去增援了。

  当下冈部直三郎长叹一声,说:“田中君,立刻将大同还有乌兰察布的电报转呈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再电令第二十六师团,为了大日本皇军的荣光,为了大日本帝国的荣光,为了天皇陛下的荣光,务必发扬武士道之决死精神,死守大同直至最后一刻!”

  “哈依!”田中新一重重一顿首,转身去了。

  ……

  在大同,第二十六师团司令部。

  察哈尔独立团航空兵的轰炸以及俯冲扫射已经停止了,因为天色将黑,没有夜间作战能力的伊尔十五型战斗机必须返航了。

  接到驻蒙军司令部的回电之后,安达二十三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让他们务必发扬武士道之必死精神,死守大同直至最后一刻,那就是说,驻蒙军司令部不会派谴哪怕一兵一卒前来增援大同了。

  ……

  傍晚时,徐锐的团部便前移到了燕子山镇。

  何光明带着警卫排早早的就等在了公路边,看到团部的车队开过来,何光明便赶紧一扯身上的军装,然后快步迎上前。

  嘎吱一声,徐锐乘坐的吉普车便停在路边。

  徐锐弯腰从后座跳了下来,对何光明说道:“老何,打得不错。”

  何光明嘿嘿一笑,脸上的得意再隐藏不住:“团长,其实我们一营连一成的力气都没有用出来,实在是鬼子太不经打。”

  随行的坦克营长梅九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哂然道:“这次要不是有我们坦克营配合你们进攻,你看小鬼子经不经打?”

  何光明摆摆手说:“梅秀才,我还真不是吹,小鬼子的战斗力相比之前,真的出现了很大程度的削弱,至少,比我们以前在大梅山遇到的那些鬼子差远了!先一个,是武器装备的水准下降很多,不仅是火炮少了,机枪的数量也少多了。”

  停顿了下,何光明又接着说:“士兵素质就更没法比,以前在大梅山时,我们独立团拼刺刀也就跟小鬼子拼个半斤八两,可现在,我们打大同的鬼子就跟虐菜似的,三个小鬼子都拼不过我们一个老兵,也是奇了。”

  “这一点不奇怪。”徐锐说道,“这就更加的证明了我的推断。”

  何光明茫然问道:“什么推断?”

  “小鬼子要集中全部战争资源,对苏联远东方面军发起总攻!”徐锐道,“为了确保打赢针对苏联远东方面军的这一次总攻,日军大本营甚至不惜将华北、华中战场的精兵、装备大量调往东北,编入关东军的序列。”HP话说重生

  顿了顿,徐锐又道:“正是因为被抽调走了大量精锐老兵以及轻重武器,所以华北方面军的战斗力才会出现很大的下降,正因为这,日军大本营才不惜再次调整对华策略,在正面战场上对国军采取守势。”

  徐锐还有句话没说,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先发制人,悍然发起这次反攻。

  因为现在的华北方面军是最孱弱的时候,要是再过几个月,华北方面军就能完成对防御的重新部署,刚刚补充进来的新兵也将通过对敌后根据地的扫荡作战获得战斗经验,华北方面军的战斗力也就能够得到恢复。

  “原来是这么回事。”何光明恍然大悟。

  徐锐又说道:“不过接下来的大同攻坚,将会是一个考验!”

  “这我知道。”何光明重重一点头,说,“大同毕竟驻守了鬼子的一个主力师团,这肯定将会是一场恶战,对此我早有心理准备!”

  “你又错了,大同哪来的一个师团?”梅九龄不以为然道,“我们这次的攻击,发起得如此突然,驻守大同的二十六师团根本来不及收拢兵力,所以,绝大部分鬼子还分散驻扎在周围各县、各个据点内,大同城内的鬼子充其量也就一个联队,再就是一些直属队,比如炮兵、工兵、辎重兵啥的,战斗力十分有限。”

  徐锐摇头说:“既便是这样也不能大意。”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扭头对何光明说道:“老何,你记住,除了你们一营,我不会再给你留下一兵一卒,也就是说,从头至尾都要靠你们一营对付大同及周边的鬼子,如果这一仗打不好,会是一个什么后果,不用我多说吧?”

  何光明便立刻啪的立正,昂然道:“团长放心,一营绝不会让你失望。”

  “很好,那我就在路上等你捷报。”说完,徐锐便又钻回到吉普车内,一拍卓力格图的肩膀,说道,“阿图,直接去浑源县。”

  “好嘞。”卓力格图挂上一档,脚下一踩油门,吉普车立刻向前滑行。

  何光明赶紧退到了公路的一侧,先冲着徐锐的吉普车挥了挥手,再回头看,便看到原本停泊在公路上的车队再次向前行进,先是几十辆载重卡车拖曳着一门门榴弹炮,再是一辆辆的T-34B型坦克,然后又是一辆接一辆的苏联卡车。

  直到整个车队都消失在公路上,何光明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转身哼着小调回到自己的营部,这个时候,一营炮连的十二门122mm口径的野战榴弹炮已经全部展开,一根根又粗又长的炮管已经笔直的指向大同城。

  还有协同一营作战的十二辆T-34B型坦克也已经在大同南门外一字摆开来,坦克引擎也已经发动好,只等何光明一声令下,就可以引导步兵向大同南门城垣发起进攻,何光明没有一丝的犹豫,当即下达了攻击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