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5章 大同光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95章 大同光复

    陈学冬双手握紧成拳垫于胸下,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既便是胸下垫着拳头,陈学冬都能够感觉到地面上传导过来的剧烈震颤,这种烈度的震颤,至少也得是120mm口径以上的大炮发射的炮弹,足可以将人活活震死!



    陈学冬的一个同村发小就是这样子被活活震死的,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是晋绥军68师的一个排长,也曾经在抗日战场上跟小鬼子殊死拼杀。



    可现在,陈学冬却是所谓的皇协军的一个小连长,成了一个汉奸,并且带着一个连的伪军被鬼子赶到大同的南门城垣上,鬼子的意图很清楚,就是拿他这一个连的伪军当炮灰,以尽可能消耗察哈尔独立团的炮火。



    察哈尔独立团的炮击仍旧还在继续。



    “轰隆隆……”一阵巨大的声响自右前方传过来。



    不用抬头,陈学冬都能猜到,肯定是南门城垣已经被炸塌了一段,大同南门城垣原本就已经年久失修,两年前鬼子进攻大同时,已经遭受过了一波狂轰滥炸,这次又遭到察哈尔独立团更加猛烈的炮击,终于承受不住了。



    转瞬之间,一段超过二十米的城垣便已经垮塌掉,巨大的烟尘漫天扬起,很快就将整个南门城垣遮掩在其中,陈学冬抬眼看去,只见视野之内尽是滚滚的灰白烟尘,整个世界除了灰色以及白色,再也没有别的颜色存在。



    然而察哈尔独立团的炮击仍在继续。



    所以,陈学冬绝对不敢起身,既便他所在的这段城垣距离垮塌的缺口只有不到十米,且已经摇摇欲坠,他也一动不敢动,因为趴着不动,这段城垣未必就一定会塌,但是如果这时候跳起来,绝对会被四下溅射的炮弹破片以及断砖、碎石给打成筛子,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兵,陈学冬深切的明白这一点。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炮击终于结束。



    又过了至少五分钟,弥漫在南门城垣上的硝烟还有烟尘终于散开。



    从垛堞后面探起头,定睛往外看时,陈学冬的眼睛一下就瞪圆了,只见,夜空之下,火光中,十几辆黑漆漆的庞然大物正喷吐着滚滚黑烟,在向着城垣逼近,仅只是看了一眼,陈学冬便认出来那是坦克,竟然还有坦克!



    陈学冬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中国人的军队居然会有这样的阵仗!



    陈学冬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中国人居然会拿大炮来轰炸小鬼子,而且还会开着坦克来打小鬼子,一霎那之间,陈学冬的思维产生了错乱,这个也太假了吧?土八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阔了?这装备水平,简直比鬼子还要更像鬼子!



    不仅是陈学冬,南门城垣的所有伪军全都懵了。



    懵的不只伪军,还有刚刚从城内顶上来的鬼子。



    看到城外中国军队居然有坦克引导,领头的鬼子中队长立刻傻了,然后便立刻命令陈学冬带着伪军连出城,到城垣外面去构筑第一道防线,陈学冬和伪军连的官兵一听就炸了,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出城那不是送死么?



    鬼子中队长却根本不关心伪军死活,执意要伪军出城。



    讲真,在鬼子眼里,所谓的皇协军基本与狗没啥区别。霸道总裁强索爱



    陈学冬立刻就火了,左右都是个死,与其死在自己人的枪口之下,那还不如跟狗曰的小鬼子拼了,当下陈学冬便掏出镜面匣子,把带队的鬼子中队长给毙了,手下的伪军见状,便也纷纷举起手中步枪,跟鬼子展开混战。



    ……



    城外。



    姚磊挎着波波沙,弯着腰跟在坦克后面往前走。



    姚磊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突击队长,这回何光明终于老老实实留在了指挥部,再没有跑到前线来跟他抢活干。



    负责引导的T-34B型坦克一边前进,一边发炮。



    夜空下,便时不时的绽放出一团团耀眼的红光。



    不片刻,南门城垣便已经被炸出了好几个缺口。



    眼看距离南门城垣已经只剩百余米,姚磊一扬手中的波波沙冲锋枪,正要下令突击,前方城楼上却突然之间枪声大作。



    这什么情况?城内有友军?姚磊便立刻愣住了,没听说大同城内有我党的游击队啊?倒是听说有地下党的几个交通站,但光靠几个交通站,显然不可能在城头闹出这么大阵仗,这至少也得是一个连以上的混战。



    但姚磊终究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仅只片刻,便迅速做出了决断,当即率领一连官兵越过引导的坦克,踩着垮塌下来的废墟冲上了城楼,等到上了城头之后,姚磊才发现,居然是伪军阵前反水,跟押阵的小鬼子发生了激烈火并。



    在一营一连跟伪军的夹击之下,一个中队的鬼子很快就被消灭干净,陈学冬也被带到了姚磊的面前。



    姚磊问:“叫什么名字?”



    陈学冬回答道:“陈学冬。”



    姚磊嗯了一声,又问道:“部队番号,职务?”



    陈学冬蔫头耷脑的答道:“皇协军,呃不,是伪军……”



    “闭嘴。”姚磊不耐烦道,“我是问你小子当汉奸之前的部队和职务。”



    陈学冬的脑袋便越发的耷拉下来,小声说:“晋绥军六十八师,排长。”



    “我去,果然是晋绥军,难怪打起仗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姚磊闷哼一声,又道,“不过反正了就好,临行之前我们政委就交待过,只要你们伪军能够反正,幡然醒悟,并且在战斗中立下战功,过去的事情那就一概不追究。”



    “是是。”陈学冬连连点头,又道,“长官放心,我们一定好好表现,争取重新做人。”



    姚磊嗯了一声,又问道:“大同城内的地形想必你一定很熟吧?还有鬼子的防御部署,你知不知道?”



    “熟熟。”陈学冬连声道,“鄙人自小在大同长大,对这里的每条街、每条小巷都了如指掌,鬼子的防御部署不太清楚,但是我知道小鬼子的师团部在哪个地方,如果长官信得过鄙人,鄙人这就愿意带着你们过去捣毁了鬼子的师团部。”男生女生:青春进行曲



    姚磊闻言顿时目光一厉,像刀子般刺进陈学冬眸子。



    陈学冬坦然的与姚磊对视,神色间没有一丝的畏惧。



    足足过了数秒,姚磊问道:“鬼子师团部离这远不远?”



    “隔了三条街,街上有鬼子重兵把守。”陈学冬点点头,又接着说道,“不过,鄙人还知道一条小巷,可以直接穿过去。”



    姚磊便立刻扭头喝道:“傻大个!”



    一个身材魁梧的战士挎着波波沙走过来:“连长,你叫我?”



    赵大傻是一连一排的排长,姚磊和老弟兄习惯了叫他傻大个。



    姚磊嗯了一声,说道:“你带上一个班跟他走,去端了鬼子的师团部。”



    “保证完成任务!”赵大傻答应一声,又扭头对陈学冬摆了一下脑袋,“走吧!”



    陈学冬便立刻一猫腰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赵大傻也带着一个班的弟兄,跟着钻进了那条小巷子,当然,说是一个班,其实有一个排,足足有五十多人,而且都是从大梅山过来的精锐老兵,装备也都是一色的波波沙冲锋枪。



    有了陈学冬这地头蛇带路,这支精兵很快就摸到安达二十三的师团部外。



    这个时候,安达二十三已经将师团部的参谋、通信兵、勤务人员都武装了起来,并且分派到了外围的防线上,整个师团部除了几个参谋,就只剩下几十个女通信员,安达二十三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把这几十个女兵也调到前线去。



    可怜的老鬼子,完全没有想到一支精兵已经无声无息的摸进他的师团部。



    接下来的战斗,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面对装备了波波沙冲锋枪的五十多精锐,安达二十三和师团部里仅剩下的几个参谋、以及几十个鬼子女兵,可以说是毫无反抗之力,不到片刻功夫,整个师团部所有人就全部被击毙,没留一个活口。



    安达二十三这老鬼子也被波波沙冲锋枪扫射成了筛子。



    师团部遭到摧毁,外围的鬼子便立刻陷入到混乱之中。



    陈学冬更是自告奋勇,帮助察哈尔独立团联络另外几个伪军连长、营长,发现大势已去的伪军,便纷纷反正,帮着察哈尔独立团打鬼子,甚至就连大同城内的百姓,也自发站出来打鬼子,城内的小鬼子直接就陷入到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可怜的小鬼子,还妄想在大同跟察哈尔独立团打巷战,却不知道,大同是中国的城市,没有老百姓的掩护和支持,根本就连在城内立足都很费劲,还打个毛线巷战?淞沪独立团当初之所以能在上海跟小鬼子打巷战,主要还是因为有上海的百姓支持。



    仅仅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大同城内的枪声就渐渐的稀疏了下来,城内鬼子的有组织的抵抗已经全部摧毁,只剩下零星鬼子躲进民房里负隅顽抗,但是仅凭这零星的鬼子残兵,已经不足以改变大同光复的大局。



    大同,光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