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8章 一夫当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98章 一夫当关

与此同时,在紫荆关的城头。

  夺取紫荆关的战斗波澜不惊,甚至不用何书崖的二营参战,只是狼牙大队就轻松收拾了驻守在紫荆关里的一个中队的鬼子外加伪军一个营。

  趁敌不备,夺取紫荆关并不是问题,问题是之后必须守住!

  冷铁锋直愣愣的盯着何书崖,问道:“书呆子,真的不用?”

  “真不用。”何书崖扯了扯身上军装,淡然说,“你们狼牙大队可是一支战略级别的军事力量,若拿来消耗在高强度的阵地战中,那是极大的资源浪费!更何况,前面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你们,可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

  冷铁锋默然,因为何书崖并未瞎说,前面的确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使命在等着他们,比如摧毁北平的机场,比如潜入沿途的大城市搞破坏,又比如对敌军指挥部实施斩首作战,此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使命就是,搜集情报!

  在这一次的闪电战之中,任务最沉重的就是他们狼牙大队。

  但既便这样,冷铁锋也还是想在紫荆关尽可能多逗留半天,以尽可能的给予二营力所能及的援助,哪怕只是帮着他们狙杀几名鬼子的前线指挥官也好,因为紫荆关即将迎来小鬼子潮水一般的猛攻。

  二营在这里,很可能要面对鬼子整个旅团、整个师团乃至几个师团的猛攻!

  完全能预见,这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何书崖在同期的青训队学员中,的确是表现最优异的,二营的战斗力也堪称各步兵营最强,但是要想以一营之力硬扛鬼子整个师团乃至几个师团的猛攻,却仍是力有未逮!

  无论如何二营也只是个步兵营!

  因为机动的需要,原本配属二营的炮兵连都临时被划走了。

  冷铁锋皱了一下眉头,又说道:“半天,我们就只留半天,天黑之后就走!”

  “真的不用。”何书崖微微一笑,又道,“队长,我知道你心下在担心什么,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无论是一天,还是三天,无论小鬼子来一个旅团,还是一个师团甚至两个师团,都休想从我们二营手里夺回紫荆关。”

  何书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淡淡的,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决心。

  冷铁锋瞳孔微微一缩,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点头说:“好。”

  片刻之后,冷铁锋便带着狼牙大队走了,他们没有走大路,而是走的山中小路,一行百余人很快就消失在黄土岭茂密的森林中。

  何书崖从黄土岭上收回目光,又让警卫员去把三个连长叫过来。

  三个连长中,一连长林蔚,大家族出身,甚至还曾经上过北大,只可惜还没毕业,北平就沦陷了,他跟着同校师长一路往南方转移,最后又在长江边上参加了大梅山独立团,后又进入青训队三期,是何书崖的学弟。

  二连长徐岑溪也是个世家子弟,不过他是在上海参加的独立团。综全民进化计划

  三连长六辰,六这个姓氏可以非常罕见,但却是个古老的姓氏,可以一直追溯到战国时代的宋国六公子,跟林蔚和徐岑溪是世家出身不同,六辰却是贫苦出身,没有上过学,甚至于就连扁担倒了都不知道是个一字。

  但是在参加大梅山独立团之后,六辰通过自学,文化水平提高很快,到现在他不仅能看地图,甚至还可以进行图上作业了。

  这三个连长的出身是各不相同,有一点却相同,那就是都是东北籍。

  自从万重山牺牲之后,何书崖便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独立团当中东北籍将士的核心,二营的基层军官及战斗骨干也以东北籍老兵为主,甚至就连二营的新兵,也招募了大量流浪到绥远的东北籍难民,这个也是为了提升战斗力。

  因为中国人的乡土观念非常重,亲不亲故乡人,这样的观念已经融入到了骨髓里,因为语言以及风俗习惯的原因,同乡聚集在一起,往往可以爆发出更加强悍的战斗力,这在近代中国已经多次被证明过了,比如湘军、楚军和淮军。

  言归正传,三个连长很快就被叫到何书崖面前。

  对于何书崖这个营长,林蔚他们三个连长还是很尊重的,不仅是因为万重山临死之前特意交待过他们,称打回东北去的希望就寄托在何书崖的身上,更重要的是,何书崖在多次大战中都表现出了高超的战术指挥能力。

  在察哈尔独立团还有这么一种说法,说何书崖是徐锐真正的衣钵传人。

  何书崖的目光从林蔚三人脸上扫过,缓缓说道:“紫荆关的地理位置有多么重要,想必不用我多说了,但我还是想要重复一遍,哪怕二营全营拼光,紫荆关也绝对不能失守,否则我们独立团的这次闪电战,所有的努力,统统都会化为乌有!”

  林蔚三人重重点头道:“明白!”

  “好,我现在再说说怎么打这一仗。”

  何书崖又把地图摊开,然后指着地图说道:“这一仗的难点在于,当初我们的祖先所以打造紫荆关,是用来抵御来自西北的外族入侵,所以几乎所有的防御设施都向西而设,对于来自东南方向的攻击却缺乏防御的手段。”

  林蔚、徐岑溪还有六辰的脸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

  何书崖所说的这一点,他们其实早就已经发现了,但是并没有考虑太多,现在被何书崖这么一说,他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简单一点说,让小鬼子夺回紫荆关,立刻就会成为阻挡他们察哈尔独立团向东推进的天堑!

  因为从西往东打过来,先是孤悬河西的小金护城,再然后要跨过拒马河,最后才是紫荆关的外城,从外城到南门,不仅要打穿前后三道城防,中间还要攀爬十八盘,简直可以说是步步惊心,不付出惨重代是逾越不了的。

  更重要的是,时间上也是旷日持久!

  但是在抵御来自东边的鬼子进攻时,紫荆关所能发挥的作用却十分有限,因为鬼子一上来就能够直接向紫荆关的南门发起进攻,拿下南门后,就可以发起俯冲打击,这中间根本就无险可守,所以说这一仗将会十分困难。蕙质春兰

  “所以我的意见是……”何书崖点了点地图,说,“不能在紫荆关死守,而要将防线前推到黄土岭、下场、窑台沟,前后部署三重防线,其中尤以黄土岭最为关键,因为这是紫荆关之前最后的屏障,不容有半点的闪失。”

  “营长,把黄土岭交给我们三连吧!”

  “六子,你别跟我抢,黄土岭是我们二连的。”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最后的屏障自然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任务,当然得交给我们一连,那啥,就这么说定了。”

  林蔚、徐岑溪还有六辰三个纷纷主动请缨。

  这就是共产党跟国民党的区别,这要是换成国民党的军队,局面肯定是互相推诿,恨不得别人去才好,但是共产党的部队却不是这样,而是个个争着抢着担负最艰巨的任务,这中间的原因,很值得人深思。

  “好,就你们一连了。”何书崖的目光落在林蔚身上,又道,“我要跟你说明的是,在去年的七月,我们的友军曾经在黄土岭上重挫过鬼子的扫荡部队,还击毙了鬼子一中将,取得了黄土岭大捷,我不求你们一连也像友军一样重挫鬼子,只求你们能像一颗钉子一样,给我钉死在黄土岭,绝不让小鬼子越过黄土岭半步!”

  “是!”林蔚啪的立正,昂然道,“只要我们一连还有一个人在,只要最后剩下的这个人还有一口气在,小鬼子就休想跨过黄土岭半步!”

  何书崖用力一挥手,沉声说道:“行动吧。”

  林蔚等三个连长便迅速带着部队向前开进。

  ……

  与此同时,在易县。

  南云亲一郎率领的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还有源义重的独立混成第八旅团,几乎是同时赶到易县附近,不过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因为走得太急,只来了三个步兵大队,直属部队中的独立山炮大队也没到。

  也就是说,此刻赶到易县的鬼子只有八个步兵大队,外加一个山炮兵大队,剩下的就是工兵、辎重兵、医务兵这样子的辅助兵种了,既便如此,小鬼子的兵力、兵器相比何书崖的二营也仍占据绝对优势,至少是八倍的优势!

  此时此刻,南云亲一郎跟源义重两个老鬼子已经在易县城外碰头了。

  南云亲一郎因为早到了半步,已经从易县宪兵队口中知道一些情况,当下对后到的源义重说:“源义君,袭击紫荆关的支那军据说至少有一个团,而且还有特种部队,所以完全可预见,这一战将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

  源义重闻言,一张老脸便立刻阴沉下来。

  就在这时候,西方天际忽然间响起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两个老鬼子下意识的抬头,便看到十几架战斗机从薄薄的云层之中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