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9章 空战(跪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899章 空战(跪求月票)

    鲍里斯、维克多、瓦连京各自驾驶着一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编成一个三机编队,率先从云层之中钻了出来。



    在三人身后,另外九架战斗机也编成了三个梯队。



    苏联援助的一百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是从朱可夫的远东方面军调过来的,但是飞行员却是徐锐专门向斯大林提出要求,从铁木辛哥的西北方面军调过来的,因为徐锐曾经与鲍里斯他们并肩战斗,更信任西北军的飞行员。



    鲍里斯他们也没让徐锐失望,到今天为止还没有损失一架战斗机。



    当然,这也跟飞行团还没有遭遇真正意义上的抵抗有关,无论是在右玉县、左云县还是大同之战,飞行团都没有遭遇太大的抵抗,中间除了有两架破旧不堪的鬼子战斗机曾经向他们发起自杀式的撞击外,就只剩下来自地面的高射机枪扫射。



    这种力度的抵抗,当然是不可能对鲍里斯他们构成威胁。



    从云层中穿出来的第一时间,鲍里斯便看到了前方公路上正在行进的鬼子。



    看到无数的鬼子步兵正排成四路纵队,沿着公路向着前方浩浩荡荡的开进,鲍里斯便立刻嗷嗷的叫起来,然后向两侧跟进的瓦连京还有维克多连续打出手势,瓦连京、维克多回了一个欧凯的手势,然后,就准备俯冲下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鲍里斯忽然从眼角余光发现,前方天际似有几个微不可察的小黑点一闪而过,难道是大雁?鲍里斯下意识的松开操纵杆,再抬眼往前看,便看到,十几架战斗机从东北方向的空域向着这边猛扑了过来。



    由于高度上的落差,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战斗机机翼下涂的膏药图案。



    膏药图案?过来的是日 běn人的战斗机!发现这一点之后,鲍里斯便立刻兴奋的嗷嗷叫嚣起来,比刚才发现地面上的日 běn军队还要更加的兴奋,因为,相比俯冲扫射步兵,鲍里斯显然更喜欢跟对方的飞行员进行空中的狗斗!



    空中狗斗,特妈才是战斗机该干的事!



    几乎同时,维克多、瓦连京他们也发现了快速接近的鬼子战斗机。



    鲍里斯向着维克多、瓦连京连续打出手势,然后猛的一拉操纵杆,座下的伊尔十五战斗机便立刻机头向上翘起,开始急速的爬升!螺旋桨飞机时代,在进入狗斗之前抢占高度上的优势,是十分有必要的。



    因为谁抢占了高点,谁就抢占了先机。



    紧随鲍里斯的身后,维克多、瓦连京以及随后跟进的十余架伊尔十五战斗机,也纷纷跟着大迎角爬升,对面过来的鬼子战机见状,自然也不甘落后,当即跟着向上爬升,高空中就出现了非常滑稽的一幕,中日双方的二十多架战斗机开始了爬升比赛。



    这个时候,双方战斗机性能上的差距立刻就显现出来了,鬼子装备的九六式舰载战斗机性能也就一般,但是相比伊尔十五型战斗机却还是略胜一筹,爬升了不到五百米,鲍里斯便果断的放弃了,由大迎角爬升进入到平飞。
怒斗九重天


    为啥放弃?因为比爬升比不过鬼子的九六式舰载战斗机。



    十二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放弃了爬升,进入到平飞姿态,从东北方向扑过来的十六架九六式舰载战斗机却继续向上爬升,直到取得足够的高压优势,再接筋头向下俯冲,从身后咬住了十二架伊尔型战斗机的屁股。



    但是鲍里斯他们毕竟有经验,既便是失了先机,也仍旧是不及于乱。



    霎那之间,十二架伊尔十五型战机便各自做出战术规避,有的桶滚、有的一个大迎角爬升再接着筋斗,还有的甚至做出钟摆机动,鬼子战斗机凭借高度优势取得的那一点点的小优势,很快就被鲍里斯他们化解掉。



    这个过程中,没有一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遭到击落。



    发现自己驾驶的战斗机很轻松就摆脱了敌机的锁定,鲍里斯便立刻怪笑起来,然后隔着舷窗给僚机飞行员维克多打手势。



    菜鸟,这些日军飞行员都是菜鸟,干死他们!



    维克多便立刻回了一个手势,对没错,干死小菜鸟!下一个霎那,维克多驾驶的战斗机便一个筋斗咬住了一架鬼子战机,那架鬼子战斗机做了一个桶翻机动,试图摆脱维克多的锁定,但是动作没有做到位,没能摆脱成功。



    说时迟那时快,给克多便轻轻摁下机枪的发射按钮,安装在机翼下的两挺机枪便立刻猛烈开火,机翼前方的虚空中便立刻拉出两道炽热的流光,并准确的命中了前方鬼子战机的右侧机翼,片刻之后,被击中的机翼便冒出滚滚黑烟。



    又过了两秒钟,鬼子战斗机的机翼便猛的折断,然后整架飞机便立刻失去控制,打着旋儿从空中栽了下去。



    成功干掉一架鬼子战斗机,维克多重新调整好飞行姿态,正准备向同伴炫耀时,却发现鲍里斯驾驶的战斗机从左前方呼啸而过,在他身后,一架鬼子战斗机已经凌空爆炸,鲍里斯下手縮hā rén?荻嗔耍?苯哟蛑辛斯碜诱蕉坊?挠拖洹Ⅻbr />



    接下来的时间,这样的场面在空中反复的上演。



    不过,被击落的却无一例外全都是鬼子战斗机,就没有一架伊尔战斗机。



    鬼子的九六式战斗机在性能力甚至要略胜伊尔十五型战斗机,但是驾驶这批战斗机的鬼子飞行员却是菜鸟,都是刚刚从日 běn本土航校毕业,飞行航时甚至连鲍里斯、维克多、瓦连京他们零头都不到,空战经验更是匮乏。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呢?



    原因非常简单,远东会战爆发之初,日军大本营就已经从华北方面军、华中派谴军调走了大批经验丰富的资深飞行员,这批鬼子飞行员是真的非常厉害,到了远东战场之后,立刻将苏联远东方面军的空军打得溃不成军。



    直到现在为止,远东战场的制空权都牢牢的控制在鬼子手中。


从凡人到武神
    然后不久之前,为了彻底打赢远东会战,日军大本营又新编成了一个远东方面军,为了组建直属于远东方面军的第五飞行团,又把中国派谴军中剩下的资深飞行员全调走了,剩下的不是技术水平差,就是刚从航校毕业没几天的小菜鸟。



    当然,日军大本营主观上也不愿意造成这样的局面。



    但是没有办法,没有人会想到徐锐居然会主动进攻!



    日军大本营原本还指着让这些菜鸟飞行员配合华北方面军扫荡八路军,以获得基本的空战经验呢,结果对八路军根据地的扫荡还没来得及展开,察哈尔独立团就向着华北腹地发起了闪电战,结果这些零经验的菜鸟飞行员就仓促之间被派上了战场。



    然而,代价是惨重的,不到半小时,出击的十六架九六式战斗机便被击落了十一架,剩下的五架见势不妙,赶紧掉转机头逃跑,但是已经晚了,面对鲍里斯这样的从苏芬战争中锻炼出来的老飞行员,这些菜鸟飞行员根本没逃生的机会。



    半个小时之后,易县上空的空中遭遇战便宣告结束,结果是华北方面军直属第三飞行团遭到惨败,出击的十六架九六式战斗机,全部遭到击落,而察哈尔独立团的十二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却只有一架战斗机因为机械故障迫降在山中。



    ……



    易县,北门外。



    源义重和南云亲一郎全程目睹了这次空战,看到己方的战斗机遭到全灭,而敌方的战斗机却只有一架坠毁,两个老鬼子气得咬牙切齿。



    “真令人羞耻!”源义重道,“什么时候帝国航空兵的素质差到这程度了?”



    “这恐怕不能怪这些航空兵。”南云亲一郎摇摇头,又道,“主要还是因为第三飞行团中的老飞行员都被调走了,剩下的不是技术差的,就是刚从航校毕业的小菜鸟,打不过苏军飞行员也是一点都不奇怪。”



    源义重郁闷的说道:“可是,没有了制空权,这仗可就难打了。”



    “是啊。”南云亲一郎深以为然的道,“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皇军还从未曾在丧失制空权的前提之下作战,军队的士气肯定会受到严重影响。”



    源义重忧心忡忡的道:“搞不好连行军速度也会大受影响。”



    两个老鬼子说话之间,前方打完空战的敌军战斗机便纷纷掉转航向,向着易县方向猛扑了过来,紧接着,便以两架为一个梯队,向着步兵第八旅团、步兵第十五旅团的行军队列俯冲下来,正在行军的小鬼子便陷入sāo luàn,乱哄哄的四散躲避。



    看着公路上面乱成一团的鬼子步兵,两个老鬼子的眉头立刻蹙紧了。



    这样下去可是不行的,方面军司令部可是下了死命令,中午前必须赶到紫荆关!



    当下源义重便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八嘎,都不要乱,继续前进,不要sāo luàn,统统的不要乱,继续前进,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