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1章 攻势遇阻(泪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01章 攻势遇阻(泪求月票)

卫立煌神情一凝,沉声道:“但是怎样?”

  郭寄峤一摊双手,又说道:“但是如果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势受阻,那么北平、保定、太原乃至于张家口的鬼子都会倾巢而出,向陷入泥泞的察哈尔独立团发起向心攻击,真要出现这种情形,徐锐纵有通天之能,只怕也是撑不了太久的。”

  卫立煌点了点头,沉声道:“你说的对,此时的察哈尔独立团就像是一头体型不大、但是速度却极快的野牛,如果能一直保持高速冲刺的势头,杀伤力还是十分可观的,但是,一旦慢下来,失去了速度的优势,立刻就会被蜂拥而上的鬣狗撕成碎片!”

  郭寄峤接着说道:“那时候,共产党之前吃进去的,全都得吐出来,甚至还会把老本都赔个精光。”停顿了下,又说道,“所以总座,你别看现在共产党的形势一片大好,但其实中间暗藏着很大的风险!而且我认为风险爆发的概率极高!”

  卫立煌哼声说道:“我不管察哈尔独立团的这一波攻势能够持续到什么时候?也不管共产党这次反攻最后是个什么结果?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国民军的一个老兵,冲着徐锐为国而战的赤子之心,无论如何也得帮个场子!”

  郭寄峤脸色微变道:“总座,委座可是有过严令,在察哈尔独立团大举进攻期间,绝对不可以擅自出击,所以……”

  “委座不了解华北的情况。”卫立煌不由分说就打断了郭寄峤,又说道,“更何况,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立刻命令十五军北出闻喜,向临汾方向攻击前进,再命令二十七军东出沁水阳城,向晋城、长治一线攻击前进,还有第九军,立刻集结待命。”

  郭寄峤瞠目结舌道:“总座,这不好吧?”

  卫立煌不由分说道:“执行命令吧。”

  郭寄峤便立刻不再多说什么。

  ……

  在北平,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笠原幸雄沉声说道:“庆幸的是,独立混成第八旅团一部及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主力已经抵达易县,距离紫荆关不过五十里,而察哈尔独立团主力却仍然被阻挡在灵丘县,距离紫荆关至少还有两百多里,而且中间还隔着一座徕源县城。”

  阿南惟几点点头说:“也就是说,皇军仍旧还有机会。”

  “哈依!”笠原幸雄一顿首说道,“只要独立混成第八旅团及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能抢先夺回紫荆关,就可以凭借紫荆关天险,将察哈尔独立团挡在太行山以西,不出十天,察哈尔独立团就会陷入弹尽粮绝的困境之中,届时皇军大举反击,就有很大的机会将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全歼在蒲阴径中。”

  阿南惟几欣然点头。

  ……

  重庆,国军统帅部。

  蒋委员长和几个心腹幕僚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自从昨天察哈尔独立团发起进攻之后,蒋委员长和几个心腹幕僚就茶饭不思了,甚至连觉都没心思睡了,整个晚上一直呆在统帅部的作战大厅里的,到现在都已经熬成熊猫眼了也依然是不肯回家,现在真是连跟女人那个啥的心思都没有了。网王之猫型傲娇萝莉

  由于情报来源的匮乏以及滞后,蒋委员长和几个心腹幕僚经常无法及时获得第一手的消息,这就使得蒋委员长和几个幕僚着急得不行,比如说现在,因为迟迟没有察哈尔独立团的最新消息,他们三个就都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蒋委员长他们三个甚至于比察哈尔独立团、比徐锐这个当事人都还要更加关心这次反击战的成败。

  当然,蒋委员长和几个幕僚打心眼里希望徐锐吃败仗。

  看到戴局长从外面走进来,陈诚和何应钦便立刻停止交谈。

  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蒋委员长也霍然睁开眼睛,虽然没问,但是他的眼神还有脸上的表情,早就已经将蒋委员长的心情表露无遗了。

  这种时候,戴局长也不敢再卖什么关心,一进来就报告说:“委座,刚刚接到北平站电报,说他们已经派了一个别动队前往紫荆关,并带了一部电台,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别动队现在应该已经到达紫荆关附近,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了。”

  陈诚便立刻无比失望的道:“等了这半天,你们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何应钦道:“雨农兄,你们在涞源、灵丘、易县等地就没有情报站?”

  “在涞源曾经有个情报站。”戴局长脸上流露出尴尬之色,又说道,“但后来让日军的特务机关捣毁了,因为经费短缺,一直没能重建。”

  蒋委员长的脸色便立刻变得很难堪,怎么又扯到经费上了?

  当下蒋委员长岔开话题道:“包头呢?包头那边有什么消息?”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自从察哈尔独立团发动反击之后,包头的情报站突然就活跃了起来,每隔几个小时就会向重庆传递消息。

  但是,让人奇怪的是,自从天亮之后,包头情报站就再没消息传回。

  多年从事情报工作的经验告诉戴局长,包头情报站或者说裙带花多半已经处在了徐锐的掌控之中,甚至于可能已经叛变了,她传回的消息都是徐锐允许的,而如果徐锐不允许,她甚至连无关紧要的消息都不能传递。

  那么,自从天亮之后,裙带花就再没有消息传递回来,中间很可能隐藏着一个事实,就是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势遇到了阻碍!不然,按照察哈尔独立团推进的节奏,浑源县之后,灵丘县城早就应该拿下来了。

  “没有。”当下戴局长摇摇头说,“不过,我怀疑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势已经遇到阻碍。”

  “是吗?雨农你说说,什么阻碍?”蒋委员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要是察哈尔独立团真的遇到阻碍,那才叫好呢。

  戴局长理理了下思路,沉声说道:“按照之前的节奏,察哈尔独立团平均每隔三个小时就能够拿下一座县城,先是右玉县城,再是左云县城,再然后是大同,然后是浑源县城,但是自从今天凌晨拿下了浑源县城之后,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十个小时,却仍然没有光复灵丘的消息传出,所以我猜测,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势很可能已经遇到阻碍!”大神农

  何应钦深以为然的道:“雨农兄,你的这个推测还是非常有道理的。”

  陈诚道:“我也觉得,雨农兄的推测八九不离十,察哈尔独立团肯定是遇上麻烦了!不过这才正常,他们要是真的势如破竹,一路摧枯拉朽推进到北平城外,那才真叫有鬼了,什么时候日军变得如此孱弱了,对不对?”

  这时候,一个身穿中山装的平头青年忽然走进来,附着戴局长耳朵小声低语了几句。

  戴局长便立刻神情一动,走过来对蒋委员长说道:“委座,北平站派出的别动队已经抵达了紫荆关,并且传回来第一份情报。”

  “是吗?”蒋委员长道,“紫荆关的局势怎么样了?”

  旁边的陈总长、何总长还有白副总长便一下子竖起了耳光。

  戴局长回答道:“察哈尔独立团的航空兵刚刚在易县附近跟日军华北方面军的航空兵打了一场空战,结果察哈尔独立团完胜。”

  “该死!”陈诚便气得直拍桌子,“怎么会这个样子?”

  蒋委员长的眉头不自觉的蹙紧了,又问道:“然后呢?”

  戴局长摇头说:“然后就没有了,还没有新的消息传回。”

  “晓得了。”蒋委员长军挥了挥手,示意戴局长退出去,然后扭头看着陈诚、何应钦还有白崇禧三人,问道,“你们都说说吧,将会是个什么局面?”

  陈诚和何应钦便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一直没说话的白崇禧。

  有过之前的教训,陈总长和何总长已经不敢再轻易下断言了,不然被徐锐打起脸来实在是太疼太疼了,关键还有损他们英明神武的总长形象,你说是吧?所以,他们便把这个光荣的使命让给白副总长。

  白崇禧沉吟了下,然后说道:“刚才雨农兄的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势受到了阻碍,这一点是肯定的!

  停顿了下,白崇禧接着说道:“但是连大同都只撑了不到四个小时,区区一个灵丘县又能撑得了多久?所以我的估计是,今天天黑之前灵丘肯定会光复,然后午夜之前,涞源县城就会相继光复,到明天天亮时分,察哈尔独立团的主力部队就将会推进到紫荆关。”

  蒋委员长扭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挂钟,发现时针堪堪指向下午一点又一刻,距离明天天亮还有大约十八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如果日军不能在十八小时之内夺回紫荆关,那么察哈尔独立团主力东出紫荆关将不可避免。

  想到这里,蒋委员长便有些神情恍惚了。

  这个时候,陈诚幽幽的说道:“我想,察哈尔独立团应该出不了紫荆关,更加到不了北平的,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