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2章 轻装急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02章 轻装急进

灵丘县以西二十里,燕家湾村。

  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部以及主力,已经推进到了燕家湾,但是推进到这里之后就没办法继续往前推进了,因为担任前锋的四营还没有拿下灵丘县城,然而保大公路却是从灵丘县城中间穿行而过的,所以想绕都绕不了。

  徐锐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

  按照原定计划,早上八点左右就应该拿下灵丘县城了,到现在已经整整推迟了五个钟头的时间,然而,更加让人担心的是,至少从目前情形来看,四营还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拿下灵丘县城,这可真的不是什么好兆头。

  因为独立团主力每在灵丘县多耽搁一分钟时间,前面涞源县的小鬼子就会多一分钟的准备时间,而紫荆关的二营就必须多坚守一分钟时间!二营孤军守关,而且没有重武器,还要面对鬼子东西夹击,局面十分严峻!

  唯一能给二营提供火力支援的,就只有航空兵。

  可是遗憾的是,大同城的小鬼子在被歼灭之前,炸掉了飞机场,这就使得飞行团进驻大同机场、并以大同机场为支撑,对察哈尔独立团主力近距离支持作战的意图化为泡影,至少在大同机场修复之前是没有可能了。

  而根据肖雁月刚刚发来的电报,修复大同机场至少也需要一天,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一天时间,二营只在很少的时间内可以得到空中支援,剩下的绝大部分的时间内,将必须以手中的轻武器去硬扛鬼子的重兵集团。

  想到这,徐锐的眉头便蹙紧了。

  二营虽说是察哈尔独立团九个主力营中战斗力最强的,何书崖也是九个营长中战术指挥能力最好的,但是这次的守关之战,毕竟不同于以往的每一次战斗,这次守关,不仅是兵力相差更悬殊,关键地形也非常不利。

  饶是徐锐早已经见惯了大场面,也是不免焦虑。

  就在徐锐心急火燎的当口,石长庆匆匆过来了。

  “石长庆,你他娘的在搞什么?”看到石长庆,徐锐再按捺不住胸中怒火,劈头盖脸的冲石长庆骂道,“按照原定计划,八点钟之前你们四营就应该拿下灵丘县城了,可你自己看看现在几点了?已经一点半钟了,还没拿下灵丘县,你干什么吃的?”

  石长庆蔫头耷脑的站在徐锐面前,被训斥灰孙子也不敢辩解半句。

  没什么好多说的,因为灵丘之战,他们四营确实打得不好,或者更加确切点说,是他这个营长指挥得太弱鸡,关键是大意了。

  石长庆真大意了,不过这也正常,以前在上海,他只是个小营长,现在虽然说名义上仍然只是个营长,但过的是团长的日子,手底下足足有两千多人,而且还有一个营级建制的野炮兵连,装备了十二门122mm口径的野战榴弹炮。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坦克营配合他们四营作战。

  甚至天上也有飞行团的战斗机群配合他们作战。

  正因为这,石长庆觉得这仗已经彻底失去悬念,他就是闭着眼睛,也能够轻松的拿下灵丘县城,所以,在争取到前锋任务后,石长庆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不仅思想上缺乏足够的准备,行动上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大唐刺客

  结果在推进到一个叫土窟的地方时,却遭到了鬼子的顽强抵抗。

  灵丘县的鬼子宪兵队长名叫土屋猛,这小鬼子并非陆大军校生,甚至连陆军士官学校也没有上过,但却是早稻田大学的高材生,而且学的建是建筑工程学,这个小鬼子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再结灵丘县城西郊的黑龙河以及铁路,构筑了一道防线。

  这道防线虽然只是临时构筑的防线,却很好的利用了有利条件。

  土屋猛先是让鬼子工兵炸掉了黑龙河上的公路桥,然后在距离黑龙河两公里的铁路线上停了一节装甲车厢,这节装甲车厢是半个月前让八路军游击队炸坏的,因为没有修好就临时停放在灵丘火车站,结果就变成了土屋猛手中的利器。

  土屋猛派了一个连的伪军驱赶着当地百姓,将这节装甲车厢推到距离黑龙河公路桥两千米的距离上,然后在地上挖了个凹槽,别出心裁的将装甲车厢安放成四十五度倾角,然后依托这节装甲车厢在黑龙河的东岸构筑了阻击阵地。

  这下子完球了,因为超过一千米后,T-34B型坦克主炮的穿甲能力就大为减弱,根本没办法打穿斜着放置、并且专门加固的装甲车厢。

  可要抵近射击,就必须跨过黑龙河公路桥。

  坦克要想过河,就必须修好黑龙河公路桥。

  可要修复桥梁,就必须首先解决装甲车厢,因为鬼子在装甲车厢内架了重机枪,采用四十五度的仰角射击,完全封锁了黑龙河公路桥,使得四营官兵还有试图修桥的当地民兵根本就没办法靠近桥梁。

  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石长庆一筹莫展。

  这七八个钟头,石长庆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先是用炮兵连狂轰滥炸,但是没用,然后派步兵过河包抄两翼,也没用,小鬼子依托装甲列车修的防御阵地很坚固,涉水过河的三连攻了十几次都没有能够攻下来,却伤亡了几百人。

  实在是没辙了,石长庆甚至想到了挖地道,准备从黑龙河岸边挖一条地道过去,直通到鬼子装甲列车底下,然后用炸药炸掉鬼子的装甲列车,也真亏他能想出这么个办法,真要等到他把地道挖通了,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去了。

  石长庆过来时,赶来助战的当地民兵都还在挖呢。

  看到石长庆一声都不吭,半句辩解都没有,徐锐的气便稍稍的消了些,心忖老石的能力虽然欠缺了一些,但是认错的态度还是极好的。

  当下徐锐又问道:“说吧,到底什么情况?”

  石长庆这才把四营遇到的情况原原本本说了。

  听完了之后,徐锐的一对浓眉一下就蹙紧了,说道:“这么看来,灵丘县的鬼子宪兵队长是个硬碴子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利用现有资源,构筑起针对性这么强的防御工事,也真是没有谁了,不过你小子也真是笨到家了,挖地道,挖到猴年马月啊?”深宫宠,重生演技派皇后

  石长庆急得抓耳挠腮的道:“团长,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么,我真没辙了。”

  “现在知道急了?现在急已经晚了。”徐锐哼声说道,“但凡当初你警惕性高些,在营主力赶到之前,先派一个步兵连过去骚扰,说不定就能阻止鬼子将那节装甲车厢搬到黑龙河东岸的阵地上,那样的话修桥就容易多了。”

  石长庆尴尬的道:“我这不大意了么。”

  顿了顿,石长庆又涎着脸问道:“团长,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没有,都让你打成这鸟样了,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徐锐没好气的道,“眼下,就只能够采用最笨的办法了,但绝对不是挖地道!”停顿了下,徐锐又道,“你立刻联系当地的党组织,动员乡亲们填河,在黑龙河上游或者下游狭窄处填出一条通道。”

  “填河?”石长庆闻言摇头如拨浪鼓,“不可能的,团长,黑龙河可宽,要想在河上填出一条通道,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这比挖地道还要费劲得多。”

  “你小子懂个屁。”徐锐没好气的说道,“谁让你在河上填出一条通道了?”

  顿了顿,徐锐又道:“眼下正值早春季节,黑龙河水位已经降到最低点,先设法找到河床最狭窄处,然后在河底淤泥上铺一层长圆木,通过三五辆坦克还是有可能,哪怕最后只过去一辆坦克,也足够干掉小鬼子的装甲车厢了。”

  石长庆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徐锐道:“既然已经明白了,还不赶紧去填河!”

  “是!”石长庆答应了一声,转身飞也似的去了。

  徐锐又回头对身后的几个营长说道:“四营要在黑龙河上填出一条通道,首先要搜集足够的木料,没有三五个小时怕是不行的,再加上解决灵丘县鬼子驻军的时间,等团主力穿过灵丘县时,怎么也得傍晚时分了。”

  秦刚、黄守信等几个营长纷纷点头。

  黄守信更是沉声说:“团长,我们不能给涞源的小鬼子这么多准备时间,万一涞源的小鬼子也效仿灵丘的鬼子,给我们来这样一出,那可就糟了。”

  “守信说的对。”徐锐点点头,沉声说道,“所以,不能等重装备跟进了,必须马上派一个营轻装前往涞源,替团主力提前扫清障碍。”

  几个营长便纷纷举手,叫道:“团长,我!我去!”

  除了紫荆关的何书崖,还在大同的何光明,刚刚离开的石长庆,剩下的六个步兵营长此刻都在徐锐的面前,徐锐凌厉的目光从六个步兵营长脸上逐一扫过,又说道:“这次我把丑话说前头,要完不成任务,就给我到炊事班背大锅去!”

  听到徐锐这话,大多数营长便不敢吭声了。

  只有黄守信昂然说道:“团长,我去!”

  PS:这几天就保持两更,7号爆更,至少10章连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