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4章 无差别射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04章 无差别射击

一千米开外,公路边的一个小山包上,源义重还有南云亲一郎这两个老鬼子正举着望远镜在注视着战场。

  望远镜的视野中,公路上还有公路两侧的山坡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日军的尸体,从日军身上流淌下的鲜血,几乎将公路还有山坡都给染红,看到这一幕,两个老鬼子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这伤亡,真的是太大了!

  不过没办法,因为阿南惟几下给他们的是死命令,阿南惟几很明确的告诉他们俩,如果不能在明天天亮之前夺回紫荆关,就让他们切腹以谢,现在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距离明天天亮最多也就十六个小时了。

  好在,步兵第一大队的牺牲,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至少,剩下的两百多残兵已经突入中国人的阵地!

  源义重和南云亲一郎有理由相信,只要让日军的官兵突入到了中国人的防御阵地,那么就意味着战斗的结束,因为白刃格斗,中国人从来就不是他们的对手,这个已经被之前无数次的战斗所证明过了,想来这次也是不会有丝毫例外。

  想到这里,两个老鬼子便不由得稍稍松了一口气。

  但是很快,两个老鬼子的脸色又再一次变得难堪。

  因为他们忽然间发现,事实与他们想象中似乎有些出入,在步兵第一大队剩下的两百多号残兵突入到中国人的防御阵地之后,战斗并没有立即结束,日军并没有在白刃战中表现出砍瓜切菜的优势,甚至于还处于劣势!

  “纳尼?”源义重的眼睛瞬间瞪大,握住望远镜的双手,也瞬间凸起一根根青筋。

  独立混成第八旅团自从编成之后就一直在华北战场转战,从来就没去过华中战场,也就没机会见识独立团在白刃战之中的表现,这时候第一次看到,源义重简直就不敢相信,居然还有中国军队能够在白刃战中杀败日军?

  “八嘎牙鲁!”南云亲一郎看清之后,更是狠狠咒骂起来。

  然后,南云亲一郎又咬牙切齿的对源义重说道:“源义君,察哈尔独立团的战斗力果然名不虚传,步兵第一大队看来是顶不住了,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命令支援火力还有炮兵大队对交战区域实施无差别炮击,把他们统统的干掉!”

  “嗯。”源义重重重点头说,“也只好这样做了。”

  “哟西!”南云亲一郎欣然点头,又扭头吩咐身后传令兵,“命令,重机枪第八中队、重机枪第十五中队,独立山炮兵第十五大队,还有驻屯战车队之炮兵队,立刻对前方交战区域实施无差别射击!”

  “哈依!”

  ……

  前方战场上。

  惨烈的白刃战仍在继续。

  独立团的骠悍在徐岑溪这个连长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到现在,他已经干掉了至少十一个鬼子,其中包括两个军官!

  “给我去死!”徐岑溪一个突刺,将猛扑过来的鬼子兵刺了个透心惊,再一脚将重伤垂死的鬼子踹倒在地。游丐

  深吸了一口气,徐涔溪正欲寻找下一个目标时,眼角余光忽有所察觉。

  急回过头看时,徐涔溪便吃惊的看到,五百米开外的鬼子支援阵地上,所有的重机枪都已经猛烈的开火了,几乎是同时,炮弹掠空的短促尖啸声也划破头顶虚空,霎那间,徐岑溪的瞳孔便急剧收缩,狗曰的鬼子,竟然无差别射击?

  下一个霎那,徐涔溪便无比凄厉的咆哮了起来:“全都有,卧倒,快卧……”

  然而遗憾的是,徐岑溪的第二个“倒”字还没来得及喊出口,鬼子的机枪火力便已经倾泄了过来,霎那间,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纵横交错的子弹轨迹便已汇聚成一张大网,将整个战场都笼罩在其中,铁与血的大网之中,正在殊死搏斗的鬼子和独立团官兵便如割倒的野草般一片片倒伏下来。

  徐涔溪也被其中一道子弹轨迹扫中,强壮的身体先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然后仰面向后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紧接着,一排排的炮弹便攒落下来。

  转眼间,炮弹爆炸产生的耀眼红光,产生的硝烟以及溅起的烟尘,就已经充满了整个战场,面对突如其来的机枪扫射还有炮击,无论是鬼子还是独立团官兵,都显得准备不足,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机枪扫倒,被炮弹爆炸的硝烟彻底笼罩。

  ……

  看到这一幕后,源义重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无比狰狞的笑意。

  再然后,源义重又扭头对南云亲一郎说道:“南云君,第一道防线已经是突破了,为了尽可能的节约时间,后面就让驻屯战车队也投入到进攻吧?”

  “让战车队也投入进攻?”南云亲一郎闻言有些犹豫,“是不是先缓缓?”

  源义重便说道:“南云君,我知道你在担心,担心战车队如果有所损失,那么等察哈尔独立团主力到来时,我们就没办法拿出对等的筹码来阻止对方的坦克集群了。”

  “源义君,难道你就不担心吗?”南云亲一郎皱眉道,“种种迹象表明,察哈尔独立团的确装备了大量的苏制坦克,如果没有对等的筹码阻止察哈尔独立团的坦克,我们就算及时夺回了紫荆关,只怕也是守不住哇。”

  阿南惟几交给他们两个的任务,可不仅仅只是夺回紫荆关,而且要守住紫荆关,直到后续援军的到来,但如果将唯一的战车队在进攻作战中消耗殆尽,等察哈尔独立团的主力部队赶过来的时候,他们还能拿什么来阻止对方的坦克集群呢?

  源义重道:“南云君,刚才的交战情形你也是看到了,只是为了突破支那军的第一道防线,我们就损失了一整个步兵大队,而从这里到紫荆关,至少还有五公里远,在在这五公里中又会有多少重防线存在?”

  停顿了下,源义重又接着说道:“如果每重防线都要损失一个步兵大队,等到我们推进到紫荆关前时,还能剩下多少兵力?然而更为关键的是,这样一重防一重防线推过去,推到紫荆关前又要多少时间呢?八小时?二十小时还是更久?”无限气运掠夺

  南云亲一郎便沉默了,因为源义重的担心也是有道理。

  源义重满脸阴沉的道:“南云君,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拿下紫荆关,不能通过紫荆关天险来阻挡察哈尔独立团推进,就算是留着整个驻屯战车队又有什么用呢?你该不会以为,将驻屯战车队在公路上摆开来,就能阻止察哈尔独立团坦克集群的推进吧?”

  “好吧。”南云亲一郎被说服了,点点头说,“那就让战车队参与接下来的进攻吧。”

  当下源义重便回过头对身后站着的一个鬼子大佐说道:“铃木君,接下来的进攻,拜托你们驻屯战车队了。”

  “哈依!”驻屯战车队的队长铃木次郎重重一顿首说道,“明白了。”

  目送铃木次郎的身影远去,源义重再次举起手中望远镜,一边调整焦距观察前方更远处的敌军阵地,一边对南云亲一郎说道:“南云君,那么接下来的这段时光,就让我静静的欣赏驻屯战车队在战场上的精彩表演吧!”

  “哟西。”南云亲一郎欣然的点头。

  ……

  这时候,笼罩在前方战场上的硝烟已经散开。

  铁牛费力的搬开压在他身上的两具鬼子尸体,挣扎着坐起来,只觉脑袋晕乎乎的,这是典型的脑震荡症状,刚才他被鬼子的一发炮弹的冲击破给波及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炮弹的破片被他身上的这两个鬼子给接住了,要不然早被炸成筛子了。

  晃了一下脑袋,铁牛终于恢复意识,再定睛看时,却看到一副炼狱似的可怕景象,只见整个阵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而且没一具完整的,视野所及,全部都是断肢残躯,有他们三连弟兄的遗体,不过更多的却还是小鬼子的残躯。

  而且整个阵地就跟死了似的,闻不着一点活人的气息。

  “有活着的没?”饶是铁牛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兵,此刻的喊叫声中也不免带着一丝哭腔了,“有喘气的没有?吭一声啊!有活着的倒是吭一声啊!”

  然而遗憾的是,整个阵地仍然旧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的回应。

  “有活着的没?”铁牛仍没放弃,一边在阵地上爬行一边继续嚎叫,“有活着的没?有还能喘气的没有啊?你倒是吱一声啊……”

  铁牛一边爬行,一边发出绝望的嚎叫。

  终于,在他往前爬了五十多米后,耳畔终于听到一阵低低的咳嗽声。

  确定方位之后,铁牛便立刻手脚并用以最快的速度爬将过去,又将几具鬼子的残尸搬开来,然后一个满脸是血的身影便显露出来。

  “连长?!”铁牛便立刻惊喜的叫出声。

  没想到,被铁牛从死人堆里刨出来的竟是徐涔溪。

  “铁牛。”徐涔溪却明显已经受了重伤,虚弱的道,“我不行了,二连就交给你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