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5章 决死反攻(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05章 决死反攻(求月票)

    “连长!”铁牛的眼睛一下就红了,怒道,“你能行的,你别想当逃兵!”



    “铁牛,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徐涔溪的声音越发的虚弱,又道,“临行之前营长可是说过了,窑台沟能不能坚守到天黑,关系到紫荆关能不能守住,而紫荆关能不能守住则关系到这次闪电战能否成功,关系重大……”



    铁牛道:“连长,正因为关系重大,你才重要挺住啊,我不行,我担不起指挥二连的重任的,只有你才能行!”



    “屁话。”徐涔溪摇头道,“你能行……”



    话音还没有落,两人的耳畔便听到了一阵阵的嘎吱声。



    两人急回头看,才发现笼罩在阵地上的烟尘和硝烟已经非常淡,已经可以看清楚前方公路以及两侧山坡之上的情形了,但只见,十几辆黑乎乎的鬼子坦克已顺着公路还有公路两侧平缓的山坡,缓缓的碾压过来。



    “我艹!”铁牛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叫道,“坦克?!”



    “快去!”徐涔溪的眼神却骤然间变得凌厉,厉声道,“快去啊!”



    “我不!”铁牛的倔强劲上来,梗着脖子道,“就是死,我也要跟你死在一块,连长,我们独立团从来就只有战死的好汉,而没有临阵脱逃的懦夫!”



    “临阵脱逃你妹啊,这是命令!”徐涔溪怒道,“执行命令!”



    看到徐涔溪真怒了,铁牛凛然,然后只能红着眼睛转身走了。



    目送铁牛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徐涔溪的脸上慢慢浮起一抹惨然的笑意,然后挣扎着爬行过去,从旁边战友的遗体上搜集了十几枚手榴弹,然后将手榴弹捆成一束,然后揣着集束手榴弹,滚到了公路上,静静等待着鬼子坦克到来。



    前方树林,铁牛正气喘吁吁的往一排的阵地走。



    倏忽之间,铁牛听到身后传来了轰隆一声巨响。



    “连长!”铁牛惨叫一声,眼睛立刻就下来了,但是脚下的速度却更快,飞一般的越过一道小山梁,进入到一排阵地。



    ……



    紫荆岭。



    凛冽的朔风中,何书崖的身影显得有些瘦削。



    警卫员走过来,试图将臂弯上挎着的羊绒大衣披到何书崖身上,却让何书崖摆摆手拒绝了,何书崖并非刻意想要自虐,而是在以往的艰苦的战斗环境之中,养成了一个习惯,必须在一个冰冷的环境,才能够保持大脑的高度清醒。



    只有脑子清醒,才能够进行高速的脑力运转。



    此时此刻,何书崖的脑子就在高速运转之中。



    紫荆岭的地形无疑是极端不利的,很难坚守!



    因为从易县过来的鬼子至少有两个步兵联队,还有炮兵、坦克,甚至不排除还会有航空兵的助战,而他们二营却只有轻wǔ qì!就连一门重炮都没有,更不要说坦克,航空兵也由于包头机场距离太远,无法对紫荆关进行有效支援。



    在这种情形下,一味的死守显然是守不住的!



    “对,要进攻!”何书崖的眸子里忽然浮起一抹疯狂之色,被朔风冻得有些青紫的脸庞上也涌起一抹潮红,从骨子里,何书崖就不是个喜欢冒险的人,但冒起险来,却远比一般人更加疯狂,这一点真是颇有徐锐之风!魔禁之万物冻结



    何书崖,不愧是徐锐的得意门生!



    心中有了计较,何书崖当即将一连长林蔚、三连长六辰还有警卫排长王大柱叫过来,开始分派任务、部署反攻!林蔚三人听完了之后,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情况?在这样极端不利的情形下,还要打反攻?



    “说甚,连长你说甚,反反反攻?”



    “我去,连长不是吧,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连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太冒险了。”



    林蔚、六辰还有王大柱的反应都是如出一辙。



    看到林蔚三人这样子,何书崖却更坚定了反击的决心。



    连林蔚他们三个都没有想到,对面的小鬼子就更加不会想到他们二营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大举反击,而这,就具备了孙子兵法上说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战术基础,有了这个战术基础,再辅以犀利的指挥,就至少有六七成的把握了!



    毕竟,他们二营的战斗力在独立团也是首屈一指!



    虽说这次由于行军急,二营没有携带任何重wǔ qì,但是这也不是攻坚战,小鬼子眼下正处于进攻态势中,绝对不可能修筑什么防御阵地,一旦遭到强力反击,仓促之间由攻转守也来不及构筑什么防御阵地,所以没有重wǔ qì关系不大!



    如果只是一般的机枪火力,火箭筒就足可以摧毁!



    这次轻装急进,二营没带重wǔ qì,火箭筒却带了!



    当下何书崖对王大柱说道:“大柱,你们警卫排装备火箭筒最多,所以这次反攻,由你们警卫排担纲主攻!”



    “是!”王大柱轰然应喏。



    既然何书崖已经下定决心,他们作为部下,就只有服众命令了。



    何书崖轻嗯一声,又说道:“反攻开始之后,你们警卫排不用去管别的,只管贴着公路向前突击,你听清了,是贴着公路而不是沿着公路向前突击,就是跟公路保持五百米左右的距离,向前平行突击,千万不要冲到公路上面去!”



    王大柱重重点头,大声道:“明白!平行突击!”



    何书崖点了点头,又扭头对六辰说:“六子,你们三连的任务是保护警卫排身后,警卫排发起平行突击之后,小鬼子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会有以下的反应,一是从前方堵截,二是从侧面挤压,三是从身后包抄。”



    顿了顿,何书崖接着说道:“前方堵截的鬼子交给警卫排,你们三连负责阻击侧面以及身后包抄过来的鬼子,确保警卫排可以心于旁骛的向前突击!然后,等警卫排摧毁了鬼子辎重部队之后,立刻从几公里长的侧翼向鬼子盘踞的公路发起总攻击!”



    “明白!”六辰重重点头道,“我们会保护好警卫排侧后,到时总攻击。”



    何书崖最后把目光投向林蔚,沉声道:“老林,你们一连的任务最重要,因为单单靠警卫排的突击以及三连的侧翼攻击,是不足以彻底打垮鬼子的,只有你们一连从正面一路平推过去,才能够真正的彻底的把小鬼子打垮!”四神器之青龙剑



    林蔚道:“营长放心,一连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很好!”何书崖点点头说,“你们回去准备吧,然后等我xìn hào!什么时候看到三发红色xìn hào弹升空,什么时候开始反攻!”



    “是!”林蔚三人轰然应喏。



    然后,三人各自转身去了。



    ……



    此时,在二连一排阵地上。



    铁牛已经担负起连长职责,正指挥一排的官兵,依托公路及两侧平缓的浅丘树林,进行殊死抵抗。



    小鬼子的攻势非常的凌厉。



    至少一个大队的鬼子步兵,在一个坦克中队的引导下,沿着公路及公路两侧的浅丘一路碾压过来,坦克履带碾过之处,两侧山丘的草木纷纷被碾倒在地。



    “咻!”一枚火箭弹拖曳着长长的尾焰,从前方山梁呼啸而下。



    一辆正顺着山坡向前开进的九七式轻型坦克瞬间就被打个正着,火箭弹直接从坦克前装甲穿进去,然后在车厢内轰然爆炸,爆炸产生的气浪一下将炮塔的顶盖弹开,紧接着又有滚滚的白烟从炮塔中卷涌而出,隐隐还有火光。



    “狗曰的,我让你嚣张!”铁牛恶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又扭头大吼道,“二狗子,火箭弹,快点装弹!你他妈快点!”



    连叫几声,始终没有应答。



    回头一看,只见二狗子已经倒在血泊中,背上的弹药箱也翻倒在地上,而且里边已经空了,一箱四发火箭弹已经打完。



    “狗艹的!”铁牛咒骂一声,抬头怒吼道,“火箭弹,谁他妹有火箭弹?”



    没人回应,由于是轻装急进,每个小组携带的火箭弹数量原本就不多,警卫排的火箭弹数量会多一些,但是急切间也是没办法调过来。



    火箭弹已经全部打光,鬼子坦克却还剩下有六七辆!



    这个时候,局面就十分被动,铁牛一咬牙怒吼起来:“**员集合!”



    一声令下,一排的五名**员便聚集到铁牛面前,原本有六名党员,只是二狗子刚才就已经牺牲了。



    “手榴弹!”



    铁牛又是一声怒吼,三十多颗手榴弹很快被收集起来,捆成了五捆。



    “我先上!”一个年龄最大的**员没有片刻的犹豫,怀抱着一捆手榴弹就猫腰迎了上去,迎向冲在最前面的那辆鬼子坦克,但是小鬼子也不傻,跟进保护的鬼子步兵纷纷掉转枪口,对准那个**员老兵猛烈开火。



    **员老兵前扑、侧滚、走之字,各种战术规避动作,奈何鬼子的火力太密集,在距离鬼子坦克还剩十米时,终于还是中弹,很不甘心的倒下了。



    “起来啊,快起来!”铁牛和所有的一排官兵齐声呐喊。



    奇迹般的,那名**员老兵便真的一个翻身坐起来。  (s:)